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把天歌嫁给你

第二百九十一章 把天歌嫁给你

季安庭对时间方位以及星相都有很深入的研究,是以他能根据阳光照射的角度判断出自己身处武安侯府。

那晚他便凭着这样的本事,精准计算出皇宫守卫出现的时间跟地点,才得以让昭阳殿里另外一些人将小皇子安全送出皇宫。

秦淳知道在季安庭这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起身欲走。

“侯爷可否告知,宫里到底是哪位能人查到的这份名单?”季安庭好奇抬头。

秦淳看了季安庭一眼,“时候到了,季公公自然会知道。”

密道闭阖,季安庭握着酒壶的手微紧,他的确知道更多,但他不相信秦淳跟宫里的那个人……

延禧殿,厢房。

容祁盯着屈平看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终是开口,“毒死北冥渊的事儿你能不能先放一放?现在你都自身难保了知道吗?”

“我从来没想过自保。”屈平看淡生死,唯有执念。

“那你保保我!现在我跟你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要出事我会很麻烦的。”容祁拽着椅子凑到药案旁边,特别语重心长道。

“我都自身难保了还保你?”屈平终于停下手里动作,淡漠抬头。

“……”

容祁就这么,成功把天聊死了。

好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才成功化解某位世子的尴尬。

是孙嬷嬷,来传容祁说是楚太后想要见他。

待孙嬷嬷前脚离开,某世子起身先是凑到屈平面前,恨铁不成钢,“想想办法!好不好!”

待容祁走

后,屈平终是松开药杵,双手滚动车轮,去往御医院。

主殿内,楚太后刚好在喝茶,见容祁进来立时搁下茶杯伸出手,眉目尽是慈祥,“容世子过来坐!”

容祁还想着要不要先请个安,楚太后已然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来,“这段时间,容世子在延禧殿住的可还习惯?”

“习惯,特别习惯。”容祁微笑,恭谨又很乖巧回答。

对于眼前这位楚太后,容祁由始至终都是尊重。

除了楚太后曾经的威名,更因为他们之间虽不是血脉至亲,但关系仍在。

反观楚太后,毫不夸张的说,她有多喜欢凤天歌就有多喜欢容祁,如果把凤天歌比作自己的眼珠儿,那么容祁就是另一个。

“习惯就好。”楚太后边说话,边将早就准备好的糕点推到容祁面前,“刚叫御膳房做的,尝尝。”

容祁恭敬不如从命,拿起一块搁到嘴里,“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楚太后抬手倒了杯茶,递给容祁,“喝水,别噎着了。”

“使不得,晚辈自己来。”容祁颇有些受宠若惊。

见其接过茶杯,楚太后轻咳一声,“哀家听说容世子与天歌走的很近?”

“应该不远……但凡凤大姑娘有需要,晚辈都会尽力为之。”容祁摸不清楚太后的心思,回答的便有些模棱两可。

楚太后点头,“那世子觉得我家天歌如何?”

如何?

容祁还真没太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但在楚太后面前

,某人根本不用认真想,“非常好。”

糕点有些干,容祁低头喝了口茶。

“那若哀家把天歌许给容世子做世子妃,不知容世子意下如……”

‘噗—’

原谅容祁喷了。

喷的那叫一个彻底!

好在楚太后武功亦如当年,瞬间抬起的锦帕派上用场。

“对……对不起,晚辈失礼……”容祁脸色涨红。

“无妨。”楚太后眼中笑意依旧慈祥,“容世子还没说,愿不愿意娶天歌呢!”

真的,就连站在旁边伺候的孙嬷嬷都有点儿听不下去了,自家老主子到底是有多看中容祁,才会这样迫不及待把嫡小姐推过去。

“太后若愿意,凤大姑娘若愿意,晚辈不敢不愿意。”容祁私以为自己不这样说,还能怎么说呢。

至于是不是真愿意,看表现吧!

嗯。

后来凤天歌也是同样想法,看表现吧……

“愿意就好,就太好了。”楚太后十分满意容祁的回答,“哀家老了,不可能把天歌收在羽翼下面护一辈子,刚刚容世子既是愿意,哀家有个不情之请。”

“太后客气,您说。”容祁洗耳恭听。

“如若有一日哀家不在了……”

楚太后说到这里时孙嬷嬷急忙上前,有些嗔怨,“太后可不许这么说,您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再活个二三十年绰绰有余的。”

“晚辈也以为太后定能长命百岁。”容祁无比坚定道。

“看你们,哀家只是说如果,如果有那么一天,哀家希望容世

子可以代我照顾好天歌。”楚太后视线重新落在容祁身上,眸色愈深且透出几分希翼。

这是来自一位长者跟尊者的托付,容祁感受到了它的重量。

“必尽我所能。”容祁还以同样重量的承诺。

楚太后微微颌首,“容世子的话哀家记下了,亦放心了……”

作为一个从血雨腥风里走过来的人,楚太后自认看人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她相信容祁绝非池中物,他朝必定能一飞冲天!

她的孙女,刚好就缺这么个男人守在身边。

而于容祁,经年之后当他与凤天歌越走越远,远到他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再走进凤天歌心里的时候,依旧守着这份承诺……

皇宫,御医院。

屈平来找裴卿的时候,裴卿正握着慕容绾绾的珠钗发呆。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他便没必要隐藏什么,尤其是在屈平面前。

“那是绾绾的珠钗?”屈平推动轮椅进来,停在方桌对面。

“滚。”裴卿没有抬头,亦不想看到眼前之人。

屈平知道裴卿为绾绾一夜华发,便知裴卿用情至深。

“是我对不起绾绾,我欠她的你叫我怎么还都可以,在此之前,我求你一件事。”

屈平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他很清楚当年容祁冒险救自己出来的目的,他亦答应过容祁定会将齐景帝救醒。

他不在乎这条命,却不想违背当初对容祁的承诺。

听屈平这样说,裴卿缓慢抬头,“你求我?”

“我希望你能

与我合力,将齐景帝救醒。”屈平看向裴卿,一字一句,异常清晰。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