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御飞剑

第二百九十五章 御飞剑

漆黑的夜,苍穹如墨。

凤天歌独自站在锦苑中央,手持斩风。

公孙佩说的不错,简沧冥既已点名,那么七国武盟一人战中,她注定要与简沧冥相遇。

自己与那位骄子的差距就算公孙佩没有直言,凤天歌亦十分清楚。

凭着红尘剑谱,她在剑招上未必会落下风,但内力却还差着一大截。

好在近两日凤天歌修太阴经时,隐约有种欲跨境的感知。

依着公孙佩的意思,她虽不能在七国武盟之前做到御双剑,但御一飞剑尚可。

凤天歌缓慢闭眼,气沉丹田。

微风起,衣袂随轻风鼓动,凤天歌身形却稳如磐石,一动未动。

公孙佩说过,想要御剑,首先要将自己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

说白了就是要培养自身极强的感知力,须能时时感悟周遭空气哪怕是极细微的流动跟变化,才能借空气流动与自己内力加持,随心所欲御控飞剑。

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凤天歌仿佛在神识里看到了无数细小如尘的光点。

就是现在!

凤天歌依照公孙佩的指点,循规蹈矩般将内力灌注于斩风剑。

随着斩风徐徐脱手,凤天歌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前世今生,她第一次尝试御剑!

如公孙佩指点那般,凤天歌没有睁开眼睛,只凭意念跟感知由着斩风在锦苑范围内不停旋转。

皓月当空,星光璀璨。

屋顶上,一抹绛紫色身影静默而立,无声凝视着院中身影。

凤天歌竟能在如此

短的时间里掌握御剑真谛,堪称天才。

他没看错人,独孤艳亦没看错人。

容祁正感慨时,发现问题了。

斩风竟然直朝他来!

绛紫色身影微动,斩风擦肩而过。

毕竟跟夜倾池是一个级别的,容祁想要在不被凤天歌发现的情况下躲过斩风轻而易举。

神识中,凤天歌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她惊喜发现那些原本细微如轻尘的光点正随斩风运行的方向连成星线。

即便公孙佩说过初练御剑切勿心急,然而凤天歌却早已沉浸在神识里的包罗万象,几乎贪婪的想要继续探索。

欲速,则不达!

当凤天歌意识到自己偏离轨迹太远的时候,已经迟了。

身体开始剧烈颤抖,她甚至没办法控制自己与斩风之间牵引的内力。

凉意骤袭,凤天歌猛然睁开双眼便见斩风呼啸而至。

千钧一发!

凤天歌只觉腰际一紧,双脚瞬时离地,温热触感自腰间迅速蔓延。

轻风拂面,月色如银。

当惊慌失措的目光迎上那抹黄金面具时,难以言喻的心安跟释然陡然滋生。

容祁单手揽起凤天歌的刹那,另一只手顺势握住斩风,内力源源不断注入。

明明已经控制住斩风,容祁却突然不舍得落足,于半空中挥动长剑。

简单的招式被容祁演绎出无与伦比的美感跟韵律,一道道光闪倘若不是瞬息而逝,定会在半空中显现出三个字。

凤天歌。

足尖落地一刻,容祁轻轻松开怀中女

子,“凤大姑娘过于心急了。”

惊魂未定的凤天歌根本没注意到容祁刚刚的剑式,她只道脸颊莫名发烫,如果不是夜色浓,她甚至不敢在容祁面前抬头。

这时的心,比刚刚跳的更快。

“是天歌莽撞。”见容祁递过斩风,凤天歌恭敬接在手里,“盟主怎么会……”

“路过。”容祁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同时,金色面具下那张脸早就红成柿子。

刚才他在卖弄什么!

“哦。”凤天歌垂眸,收起斩风。

轻风明月之下,气氛突然变得暧昧。

“对了,屈平传信过来,说是裴卿已经答应与他合力救醒齐景帝,而且屈平也已经答应温某,再不会对北冥渊出手。”容祁不想走,便想着法儿的弄些话题。

凤天歌猛抬头,“裴卿怎会……屈先生又怎会……”

“裴卿所能想到惩罚屈平的手段是让他长长久久的活着,然后再看着自己仇人亦长长久久的活着,裴卿不许屈平动北冥渊。”

因为不想离开,容祁转身走向院中石台,凤天歌跟在后面。

二人临面而坐。

“至于屈平,当是受了裴卿的启发。”容祁记得屈平是那样说的。

只要想到裴卿报复我的手段的确能让我生不如死,我便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过狭隘。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无所有的活着。

“希望皇上能醒……”

“齐景帝一定会醒。”容祁对自己那位生父无感,身为帝王却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保

护不了。

要你何用?

但,却没想过让他死。

皇宫,奉天殿。

那日凤天歌离开后,墨画便依自家主子之意暗中调查永延宫的动向。

结果与墨画听到的一样,叶芷惜的确爱慕沈辞,而她也的确因爱生恨,欲拿当年之事抹黑佟宁与沈辞清白。

更为重要的是,墨画打听到除了查佟宁跟沈辞,叶芷惜还在查凤天歌跟沈辞。

“查谁?”独孤柔移至唇边的茶杯微顿,惊讶抬头。

“查凤天歌与沈辞有染。”墨画据实禀报。

“她疯了?”独孤柔嗤笑,“凤天歌前几日还在本宫这里替她出头!”

“许是她想一箭双雕?”墨画猜测道。

独孤柔不由的搁下茶杯,身子微微靠在椅背上,唇角勾起冷蛰弧度,“一箭双雕?本宫初时以为叶芷惜是对手,当真是高估了她。”

墨画不解,“难道不是?”

“叶芷惜的确是个精明的,可她这次精明过了头,所以爱情这玩意真是能让人变的蠢钝如猪。”

拿独孤柔话说,叶芷惜以为自己是谁?

当年顾紫嫣都没查出来的东西,她叶芷惜凭什么能查出来?

再者,像凤天歌那种级别的人物能不计前嫌选择站在她身边,拉拢都还来不及,竟然敢做暗中捅刀子的事儿。

自掘坟墓也不是这种掘法!

“那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凤天歌?”墨画狐疑问道。

独孤柔点头,“告诉,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白了,现在无凭无据

凤天歌未必信,若风声走漏到叶芷惜那里反而打草惊蛇。

“你出宫一趟,把叶芷惜的事原原本本告诉给秦淳,跟他说,宫里的事你我还能应付,采薇在宫外买通的那些人,叫秦淳想办法解决。”独孤柔轻舒口气,重新端起茶杯,茶香扑鼻,芳香四溢。

诚然现在的她不是特别在乎叶芷惜之前的侮辱,但若能凭此事扳倒叶芷惜,能让她也尝尝从云端跌落尘埃的滋味儿,也还不错……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