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零四章 心有所属

第三百零四章 心有所属

此刻见凤天歌迎面走过来,容祁立时加快脚步。

“凤……”

“我要见胭脂。”

这便是压在凤天歌心上的另一块石头,七国武盟之前唯一迫在眉睫之事便是言奚笙的态度。

尤其在胭脂通过容祁之口告知她已承下此事之后,于情于理她都该当面道谢。

而在身份的选择上,凤天歌决定用本尊且由容祁引荐。

这厢,容祁被凤天歌突如其来的要求提的一怔。

他一直以为凤天歌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昨夜才会走掉,现在看,似乎是他想多了?

那昨夜又是为什么?

某世子陷入死循环。

既是由容祁引荐,凤天歌自不必到天衣阁换装,二人入金翠楼时走的是后门,却没有没刻意隐藏踪迹。

归梦阁外,容祁在凤天歌的注视下,敲响房门。

随着房门开启,最先出现在凤天歌面前的是胭脂的贴身丫鬟,丁丁。

“容世子这么早就来啦?”丁丁佯装没看到凤天歌,惊讶开口。

“咳……本世子今日带了位朋友,胭脂姑娘可在里面?”容祁笑意浓浓,眉目如春。

丁丁闻声后瞥了眼凤天歌,“奴婢去问问我家小姐方不方便。”

眼见丁丁重回房间把门叩起来,容祁真是老大不愿意。

这种情况下丁丁不该是尽量抬高自己咩?

让本世子等是几个意思?

反倒是凤天歌,因为知道胭脂不是俗人,又知道容祁是什么人,所以对于丁丁的反应不甚在意。

不多时,丁丁复启房

门,“我家小姐请两位进去。”

待丁丁侧身,容祁先行,凤天歌则跟在后面。

厅门处,彩石玉屏精美绝伦,往里走是一串串水晶穿成的珠帘。

珠帘微动,华光万千。

道道光亮落在玉屏以彩漆描绘的鸾凤上,凤羽流光溢彩,栩栩如生。

凤天歌随容祁走进内室,入眼处一张梨花木的圆桌,桌上摆着一套骨瓷茶具。

镶着碧玉翡翠的圆桌对面,站着一位女子。

便是胭脂。

初见,即惊艳。

若轻云之蔽月,若流风之回雪。

凤天歌一瞬间怔忡,眼前女子与她心中所想的胭脂几乎完美契合,仿佛只有这样的女子站在温玉身边,才称得上完美。

而她,此生只为复仇而来,只为复仇……

“胭脂见过容世子,这位是?”含笑的声音清扬婉约,胭脂盈盈绕着圆桌走过来。

“这位就是本世子之前跟你提过的凤天歌。”

容祁介绍时,凤天歌已然转向胭脂,“久仰胭脂姑娘大名,天歌有礼。”

“凤大姑娘不必客气,坐。”胭脂指着身边一把紫檀木椅,待凤天歌落座,自己则坐到她旁侧位置,“奴家总听容世子提起凤大姑娘,世子说,他能在齐皇城活的尚算安逸亏有凤大姑娘时时照拂。”

凤天歌暗惊,说起照拂……

还是不要说了。

旁侧,胭脂转向容祁,“如果容世子不介意的话,可否让胭脂与凤大姑娘单独呆会儿,有些女儿家的话题,胭脂总不好当着世

子的面说。”

容祁懂,特别懂。

且说容祁离开之后直接跑出金翠楼,绕了一大圈钻进密道,又自密道狂奔回连接归梦阁密室的入口处。

容祁跑的快,是以他贴耳偷听的时候,并没有错过什么。

归梦阁内,容祁走后凤天歌便再无顾忌。

“胭脂姑娘,久仰。”凤天歌重新站起身,面向胭脂时十分正式握拳。

胭脂猜到凤天歌之意,起身还礼,“银面威名,胭脂亦久仰。”

对于胭脂知道自己是银面这件事,凤天歌并不惊讶,“原本在我找赛老板商讨谍路之时便该来拜会姑娘,奈何当时因卫子默之事耽搁了,还望姑娘海涵。”

“凤大姑娘客气。”面对凤天歌如此坦然又坦荡的目光,胭脂反倒有一丝疑惑。

就昨晚这位凤大姑娘的反应,当是对自家世子有情,否则她断不会落荒而逃。

又或者,是她感知错了?

“此番言奚笙入齐,看似针对屈平实则却是假借此事投诚北冥渊,天歌一直苦于无说服言奚笙倒戈之法,听闻姑娘愿意出手相助,天歌感激不尽。”凤天歌没有多余的啰嗦,直抒来意且深施一礼。

“屈平虽不是四海商盟的人,但与我家盟主素有渊源,胭脂这么做也非全然在帮凤大姑娘,所以凤大姑娘不必如此。”胭脂抬手扶起凤天歌时,眸色微转,“此事胭脂之前并未与盟主商议便自作主张,盟主的意思,是不希望我……”

凤天歌

就知道,温玉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人去以色事人。

听到胭脂这样说,她反尔释然。

于是在看到凤天歌眼中愈渐坦荡的目光时,胭脂更加疑惑了。

“天歌此来亦是希望姑娘不必强求,言奚笙若肯放屈先生一马最好,若不肯……就干脆杀了他。”

说服之法凤天歌的确没有,铤而走险之法倒有一个。

言奚笙若真死在大齐,赵王可就有大把的理由发难北冥渊,楚虽与齐关系缓和,架不住赵与楚早有联姻。

所以楚王根本没可能弃赵而与北冥渊合作,他都不与北冥渊合作了,还替北冥渊除掉屈平干什么!

这种方法最大的隐患,就是战争。

“我会尽力。”这一刻临面而视,胭脂莫名从凤天歌身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她根本无法比拟的自信跟气魄。

她不知道凤天歌是不是对自家世子有感情,却可以肯定自家世子对凤天歌并不一样。

“有劳姑娘。”凤天歌诚心感激。

胭脂提壶,似不经意开口,“说句提外话,凤大姑娘以为我家盟主如何?”

“温盟主能于天歌孤立危难之际伸出援手,天歌心存感恩,无以为报。”凤天歌是聪明人,胭脂有意试探她岂会听不出。

好在,她想的很清楚。

“无以为报,以身相许?”胭脂笑言,视线朝密室所在的方向扫了一眼。

“不会,天歌心有所属。”凤天歌不想胭脂误会,索性胡诌。

但也不算胡说

,她的心,许给了仇恨。

后来听到凤天歌这样说的时候,容祁狠狠松了口气且回凤天歌一句,刚好本世子的心许给了佛祖。

那就让本世子渡你一生如何?

但现在,密室里的容祁也就只有一句话。

还我钱!

“姑娘所属……怕不是容世子吧?”胭脂仍有些不放心。

凤天歌想了想,“正是。”

-------------------

写到这里,小云是觉得有必要跟亲们交代一下,剧情大概走向有点儿合纵抗秦跟农村包围城市的意思,先是拉拢六国(卫,南越,楚差不多得手了,赵国其实也接触到了中坚力量),七国武盟之后随着新生接连入朝,就开始全面对抗北冥渊,感情戏……容祁快死缠烂打啦。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