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整个东郊的狗

第三百一十五章 整个东郊的狗

百里晟知道,自家小师妹看着天真单纯,骨子里那股倔劲儿一点儿不输摄政王。

她若认定的人,哪怕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这也是摄政王宁可舍弃武盟也要成全自己女儿的原因,但可但。

君无殇那个无情无义的呵……

皇宫,御医院。

药室里,裴卿将配好的药液交给屈平,屈平接过之后便将琉璃瓶里的墨绿色药液缓慢倒进装有齐景帝血液的皿盘里。

‘呲—’

失败。

这已经是裴卿跟屈平联手后的第十次失败。

即便他们已经对齐景帝的血进行了无比缜密的研究跟分析,甚至说在他们看来,已经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却依旧失败。

“怎么会这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屈平皱眉,抬头看向裴卿时,亦是同样表情。

看着皿盘中的血液灼烧成焦黑色,裴卿眼中寒光不时跳跃,“以你我之力解成这样,那么下毒之人当是何等功力?”

屈平视线同样落在皿盘里,“当世名医,不过你们与洛羽焦仲四人,会是他们其中之一?”

“你就这点不好,太过妄自菲薄,就他们两个联手都配不出这种效果。”裴卿不以为然。

“可如果不是他们,会是谁?”屈平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当世的后起之秀,实在想不出有谁的医术能精进到这种地步。

与屈平不同的是,裴卿脑子里想的却是上一辈,“倘若是半逍遥,便可以……有这种效果。”

“不可能!”屈平

陡然抬头,“半逍遥周歧死于陨天崖的时候,目击者至少二十人!”

“尸体呢?”裴卿挑眉。

“你知道陨天崖多高吗?”屈平之所以极力反驳,因为他根本无法想象,如果周歧活着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裴卿摇头,“我不知道,你知道?”

屈平沉默,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连他都能从楚国死囚牢里逃出生天,周歧凭什么一定要死。

药室里突然寂静无声,不管屈平还是裴卿都知道,如果真是周歧,如果周歧真站在他们对立面。

那么即便医术高超如他们,都有可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入别苑后的第二夜,苏狐抱着厚厚两层被褥准点过来报到。

对此,凤天歌早有准备。

然。

就在苏狐把被褥铺到床边的时候,窗外突然传来异响。

毋庸置疑,外面有人。

苏狐直接跳起来看向凤天歌,“偷袭的?”

“未必。”凤天歌以为五国新生里随便拎出来一个,都不会是这种轻功。

跳下来莫说没有动静,恨不能在地上砸个坑。

果然,随着房门‘吱呦’响起,一抹月牙白的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苏狐乐了,之前就是因为没够着。

眼见苏狐撸起袖子走过来,容祁直接奔向凤天歌,“歌儿快救我!”

好一声歌儿!

凤天歌忽然想起,她可不是也因为没够着么!

正应了那句求人不如求己的话,在凤天歌毫不犹豫选择助纣为虐之际,容祁直接请出杀

手锏,“言奚笙把国书撕了!”

一语闭,凤天歌立时拉住将将抄起椅子的苏狐。

“你说什么?”凤天歌惊讶看向容祁。

“我说……”容祁慢动作扭头,看向苏狐,“让他出去。”

凤天歌没拦住,苏狐直接把椅子摔过来了。

容祁还不致于连把椅子都躲不过,再然后,苏狐就被凤天歌暂时请了出去。

今夜月色如银,今夜星光灿烂。

苏狐仿若一塑石雕般立在门口,仰望苍穹。

太委屈……

房间里,容祁举步坐到桌边,没有苏狐的世界,安静多了。

“你刚刚说言奚笙撕毁国书,什么意思?”凤天歌坐到容祁对面,正色问道。

容祁瞄了眼桌上紫釉茶壶,“有点儿渴。”

当对面那双阴恻目光落在身上一刻,容祁直接抬手提起茶壶,自顾斟满之后又给凤天歌倒了一杯,“本世子有一个小小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凤天歌吁出一口气,“说。”

“我今晚想睡在你这里。”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今晨容祁刚要从墙角离开便听到苏狐对凤天歌提出这样的请求。

他的女人,房间里睡着别的男人?

必须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啊!

对面,凤天歌看了容祁一会儿,“你还想干什么?”

“还可以干什么吗?”容祁潋滟眸色顿时放光,无比期待反问。

“……”凤天歌忍了忍,“你想睡在哪里?”

同样的问题,苏狐从床指到地,容祁则十分坚决指向床,“睡床,

就睡床!”

凤天歌点头,“许你睡床,说吧,国书怎么回事?”

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容祁便将自己在言奚笙内室纸篓里看到被其撕毁的,且有齐国玉玺印迹的楚国国书一事,原原本本告诉给了凤天歌。

鉴于此事‘容祁’参与过,是以他有足够理由发表意见,“英雄难过美人关,胭脂应该是成功了。”

的确,国书那种东西不可能有两份,言奚笙便也不可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屈先生安全了。”凤天歌心里明白,言奚笙此举便是放弃北冥渊,而她则须找一个适当的机会,与之接触。

正事聊完,凤天歌将站在外面的苏狐叫进屋里。

而此刻,容祁已经率先躺在床上,宣示领地。

“什么情况?”苏狐指向容祁的手指抖动起来,一双剑眉挑成波浪状。

凤天歌的解释十分简明扼要,“他睡床,你睡地。”

那么问题来了。

“你睡哪儿?”苏狐私以为凤天歌应该不会选择与容祁一起睡在床上,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所以凤天歌理所当然会选择与他一起睡在地上!

即便这样他都觉得很不公平,应该他跟凤天歌睡床,让容祁滚下来。

容祁也在想同一个问题,以他对凤天歌的了解,怎么都不可能把床让出去,是以他的歌儿只会选择与他一起睡在床上。

可就算是这样他心里也很不舒服,苏狐是个什么鬼?

“我在屋顶。”相比之下,凤天歌却在自

省,她是不是长的太过和蔼可亲,才会任谁都敢来跟她抢房子?

今晚月色如银,今晚星光灿烂。

凤天歌独自盘膝坐在屋顶上,仰望苍穹。

下面那两个二货能别吵吵了么?

整个东郊的狗都跟着叫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