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三十章 廉价的友情

第三百三十章 廉价的友情

全场皆静。

谢如萱刚要迈出门槛的脚陡然停滞,身形紧绷,眼眶骤红。

难以言喻的情绪自肺腑急涌,逼出眼泪。

是委屈,是忏悔,是震惊还是觉醒!

谢如萱不知道此刻萦绕在她心头的感觉该用什么词语形容,是于绝望中看到希望的惊喜,还是于固执中认清无知的羞愧!

她,止不住眼泪。

丁酉不解转身,“凤大姑娘的意思是?”

“我相信谢如萱只是被人利用,不知者不罪,还请丁大人明鉴。”凤天歌的做法没有得到叶清华的认同,甚至连古若尘跟君无殇眼中都有几分惊讶。

“天歌,这种人不值得同情!打从武院入学到现在她处处为难你,平时也就算了,武盟于我们于大齐何等重要,她居然选在这个时候朝你下手,还下这么重的手,根本不值得原谅!”叶清华嗤之以鼻。

“下毒之事,我能断定与她无关。”凤天歌并未改变初衷。

“那封信是她亲手交到你手里的,怎么可能与她无关!”叶清华气的直跺脚。

凤天歌知叶清华是急性子,不再与其争辩,“天歌恳请丁大人,网开一面。”

听到这话,叶清华干脆拂袖离开,行至门口时狠狠撞了谢如萱。

幸有七锁刀搥住地面,谢如萱方不至摔倒。

“既是凤大姑娘担保,本官便将谢如萱暂时排除在外。”丁酉颌首,转身离开。

房间里,一时尴尬。

“诸位如果方便的话,我想与谢如萱单独

说几句话。”凤天歌歉意看向屈平,目光随即转向古若尘,示意其放心。

古若尘心领神会,与君无殇一并离开,且在屈平转动轮椅的时候,容祁却动都没动一下。

“过来推我!”屈平唤道。

未及容祁拒绝,凤天歌先开的口,“有劳容世子替我把屈先生送回皇宫。”

容祁就是想留下来,他想知道凤天歌何致如此宽待谢如萱,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冒不冒险!

可惜,当凤天歌那双几乎带着威胁性的目光投放过来的时候,容祁简直不要太乖。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谢如萱却依旧保持被叶清华撞过的动作,没有回头。

她不回头,凤天歌便不说话。

如此僵持着,气氛倒比原先还要尴尬。

终于,谢如萱缓慢转身,抬起头,“你在同情我?”

“我只是相信你。”凤天歌吃力支起身子,有那么一瞬,她能看出谢如萱想要过来帮忙的动作,却终究,没有迈步。

如果之前,谢府未倒而凤天歌还是个丑八怪的时候,谢如萱绝对相信凤天歌此举别有用心。可现在,她还有什么?

独自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要多么努力的活着才能证明自己还是那位谢府的大小姐!

此时此刻,她的人生已经跌到最谷底!

凤天歌却不一样。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现如今的凤天歌仿佛站在巅峰,她无法企及只能仰望。

如此悬殊的差距,凤天歌说相信她,就

真的只是相信她。

而她,都做了什么?

这一刻的谢如萱,再也坚持不住那一身的骄傲,抛开所有伪装,颓败的像个弱者。

倏然!

就在凤天歌左手搥空,整个身子几欲从床上摔下来的瞬间,谢如萱猛然上前将她扶稳。

执手一刻,谢如萱脸色涨红,“你小心。”

“如果我告诉你,我体内所中剧毒就是凤雪瑶所下,你会怎样?”凤天歌抬头,目色如坚。

谢如萱忽的抽手,一脸肃然,“不可……”

“不可能?你就这样相信她?”凤天歌目光变得深沉且凝重,“凤雪瑶看似温婉纯良善解人意,实则她有多心胸狭窄,多阴险刁钻冷漠无情,你当比我更清楚。”

“你胡说!她心里一直有你这个长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诋毁她?”谢如萱愤怒反驳。

“太学院报名当日,她若心里有我便不该纵容你挑衅,她若心里有你便不该把你当块砖头抛出来引起众多考生注意,以名额之事置我于风尖浪口!之后,她为阻我入考太学院,又是怎么说服你去找黎啸天的?”

谢如萱愣住,“你……知道?”

“碧园赏雪秦洛衣根本没有请你,凤雪瑶为何拽你过去?看到你与我争辩不休她只站在角落里不曾拦你也不曾拦我,看到秦洛衣逐你离开她可曾为你说过半句好话?她来,你陪,你走时叫了她几次!”

“我……”

“你因凤雪瑶与我作对,与秦洛衣作对,凤雪瑶

可曾为了你跟谁作过对?而我与秦洛衣,又是不是真的有把你当过仇人,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凤天歌语气骤冷,音色寒重。

谢如萱有些混乱,她从未想过这些。

“谢府败,凤雪瑶偶尔嘘寒问暖你便以为那是真的对你好,你往昔一腔热血捧给她换来的就是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我当真没见过比这更廉价的友情!”

“你好好想一想,你被人踩在脚下的时候到底谁才是扶你起来的那个人!”

凤天歌根本没给谢如萱细想下去的机会,“之后,在你经历那段不那么好过的日子里,凤雪瑶跟唐思烟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而在那么不好过的日子里你竟还想着替凤雪瑶入狱的事四处奔波,她凤雪瑶出狱之后,可有谢过你?”

没有。

谢如萱曾为此心酸,而她亦给自己找了无数个借口。

“直到你参加武盟,凤雪瑶有多久没找过你了?”凤天歌直视谢如萱,突然停下来,不再开口。

谢如萱茫然抬起头,“三个月……”

“你记得就好。”

凤天歌沉默片刻,“过往凤雪瑶在我眼里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我能容她无知,而今我却不能容她放肆,武盟之后我必会让她为这件事付出代价,届时你若执意帮她,我无话可说。”

凤天歌缓慢闭上眼睛,“言尽于此。”

凤天歌言尽于此,谢如萱心潮却愈渐起伏。

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现眼前,十几年浑浑

噩噩自以为的友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结果,换来的竟然是一封浸着剧毒的信封!

她可以不相信凤天歌,如何能枉顾事实!

气血急涌,谢如萱双目赤红。

“对不起……”谢如萱强逼自己不要掉下眼泪,却如何都抑制不住。

她不想让凤天歌看到这满身的狼狈,夺门而出。

房门吱呦作响,凤天歌睁开眼睛。

她在扫到谢如萱的背影时有些难过,替她难过。

因为尝过背叛的滋味儿,她比任何人都懂得谢如萱这一刻的愤怒绝望,跟悔不当初……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