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试药

第三百五十五章 试药

随着地鼠形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凤天歌等人早已挥出千条剑气!

剑气所到之处,无数地鼠朝后掀飞。

只是不等剑落,那些空缺又被后来的地鼠疯狂补充,挣命一样急冲而上。

任谁都清楚,倘若被地鼠冲破包围,那他们将顷刻化作累累白骨!

“试药!”眼见地鼠近在咫尺,凤天歌大吼一声。

于是乎被五人围在圈内的谢如萱跟叶清华迅速将手中药丸捏成药粉,不断变幻方位抛出。

外围,凤天歌等人已经不能长距离挥剑,只能以五柄绝世宝剑筑成密不透风的光影围墙。

与之前遭遇线虫时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项晏手中的紫辰剑,刚从沼泽地里被捞出来就派上用场。

剑气为紫色,挥一挥大有紫气东来之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前地鼠却成海成潮,丝毫无减。

再这样下去耗也能耗死了!

“怎么办?”项晏着急。

还能怎么办!

谢如萱与叶清华动作加快,且在每一种药粉抛出去的瞬间,迅速做出判断。

终于!

当谢如萱将手中青绿色药粉抛飞的刹那,那些地鼠立时由疯狂变成恐惧!

“就是它!”谢如萱二话不说收起别种毒药,将那些青绿色药丸分发到每一个人手里。

几乎下一秒,凤天歌厉声高喝,“把药粉洒到自己身上,冲出去!”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七人捏洒药粉之后迅速变换队形,苏狐说有法宝便被凤天歌排在最前面

苏狐没说谎,摆出队形之后猛然跪到了地上!

众人无语之际,无数淬有剧毒的银针自其膝间狂射出去。

眼前鼠尸成海,众人皆惊,当即冲出数米。

时间紧迫,每耽误一秒药效就会挥散无数。

是以并没有人询问苏狐这么歹毒的暗器囊是哪里来的!

七人一路冲杀狂斩,鼠尸遍布整片樟树林。

尽头处,繁星隐灭,天边破晓。

一夜厮杀终于在凤天歌七人冲出樟树林后,戛然而止。

地鼠只属于黑夜。

密林外,七人累极坐地,拼命喘息的空当再一次,无比亲切的将公孙佩跟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这次顺带着连没出生的都给问候了。

太缺德了有木有!

天已大亮。

距离试练的期限只剩下最后一个白天。

酉时之前出山者,即为胜。

此刻坐在密林外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明白。

最后一日,也最惨烈。

所有预料跟不期预料,所有意外跟意料之外,都会在这一天发生……

皇城,镇南侯府。

自下毒一案伊始,丁酉派衙役围禁侯府以来,凤清一直没有出现。

直到老夫人以死相逼,白绫都挂在梁上方才看到自己长子。

一身戎装的凤清才入钟绮院,老夫人便劈头盖脸一通骂。

各种难听言辞,连后悔生下你这个逆子的话都骂的毫无压力。

凤清静默而立,面无表情。

旁侧,周嬷嬷见老夫人咳嗽,当下过去轻拍,“侯爷就给老夫人认个错,瞧给老夫人气的…

…”

“你闭嘴!”突兀的冷斥声带着浑厚气势陡然响起。

莫说周嬷嬷,老夫人都给吓了一跳。

记忆里自己这个儿子从来没敢这么大声跟自己说过话。

虽说这会儿凤清怒斥的是周嬷嬷,可周嬷嬷是自己身边伺候的,他这是吼谁呢?

“干什么,骂你不高兴了?”老夫人下意识压低声音,脸色依旧十分难看。

凤清漠然看向自己的母亲,“儿子不知为何被骂。”

“你不知道?侯府里发生这么大的事,衙门的人在外面围了四五天你会不知道?”老夫人一股火上来捶胸顿足,气吼吼的样子十分吓人。

也十分的,凉薄。

“丁酉正常办案,有何不妥?”凤清面容平静,冷声抿唇。

“我呸!他一个小小刑部尚书办案办到镇南侯府头上了?是谁给他的权力让他禁老身的足?他凭什么!”老夫人坐在桌边,怒极时狠敲桌面,桌上茶具被震的叮当作响。

“是当朝皇太后授意,当朝太子下旨彻查天歌中毒一案,丁酉乃奉旨查办。”凤清字字冰冷,面容如霜。

老夫人一听炸毛了,“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再说,他奉旨查办那就去查好了,禁足老身做什么?”

“因为母亲跟凤雪瑶皆有嫌疑。”凤清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这个。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自己女儿在擂台上的承受的巨大痛苦,不是亲身感受到楚太后跟孟帝师以及平辽侯的付出,凤清或许会在丁酉

幽禁镇南侯府时出面。

可现在,他有什么理由包庇凶手?

他的女儿,差点死在擂台上!

“岂有此理!老身跟那丑八怪……”

“她叫凤天歌,是我凤清嫡长女!母亲如果不记得天歌的名字,便与下人一起称她一声大小姐!”凤清平生最悔恨之事,便是忽略自己女儿十几年。

从现在开始,他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的女儿,一句不中听的话他都不愿意听到!

只是不知这份迟到的亲情,是不是能换回女儿谅解……

老夫人震惊,她乖巧了四十几年的儿子,被带坏了!

被那个丑八怪给带坏了啊!

“你……你这样跟我说话?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震怒之下的老夫人,心里却隐隐有一丝不安。

“母亲眼里,又有没有我这个儿子?”凤清从来都知道母亲偏爱谁,他不在乎不代表他心里不清楚。

老夫人被凤清问的语塞,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儿子,

“咳……总之凤天歌中毒一案与老身无关,与雪瑶也没关系,多半是谢如萱干的,这事儿你去跟丁酉解释。”老夫人缓和语气,刻意压低了声音。

“此事儿子不会插手,丁酉查到谁,便是谁。”凤清早知母亲之意,此番回来便是表明态度跟立场。

老夫人一听慌了,“你!你这是怀疑老身跟雪瑶害凤天歌?”

“清者自清,母亲不必这样激动。”凤清无意纠缠,“军营有事,儿子告退。”

等老夫人开口,凤清已然转身。

老夫人急的起身,由着周嬷嬷搀扶向前几步,“你走……你走了就别回来!”

凤清不为所动,身影已然消失在钟绮院。

透过窗棂,老夫人呆呆望着尚有些摇晃的门板,心里忽然一空。

莫名的,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