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决战

第三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决战

看到前方三抹交缠的人影,凤天歌陡然升起希望。

就在二人疾冲过去刹那,一股无形的强大气流狂啸喷涌。

视线之内,一抹纤弱身影犹如风中枯叶倒飞过来!

君无殇感知到危险抢先跃起,扶抵住那抹身影刹那凤天歌已然擦肩,冲进战局。

“无殇哥哥?”步轻烟将将站稳,回望时一双杏眼清眸流转,惊喜过望。

君无殇未语,微微颌首之际已然纵身掠向战局。

“停!”就在君无殇欲加入混战时,一直与岳雷对战的百里晟突然低喝,退出数米之外。

战势息。

“你们慢了。”中间位置,岳雷收起鸳鸯钺冷眼看向凤天歌,倨傲抬起下颚。

“只是慢了,却未迟。”百里晟把话接过来,之后转向凤天歌,“昨日密林之恩,两清。”

凤天歌拱手,“多谢。”

她是真心感谢百里晟,如果不是百里晟在此阻挡岳雷去路,她根本不敢保证凭自己轻功是不是能在如此短的距离内,赶超岳雷。

百里晟给她的,是希望。

“谢倒不必,接下来……”百里晟视线转向君无殇,举起悍天刀,“我要挑战你。”

“师兄!”

步轻烟没想到百里晟会有如此举动,登时跑过去想要阻止,却被百里晟瞬间封住穴道,“师兄无论如何,都要替你出这一口气!”

君无殇目色微沉,看向凤天歌。

见凤天歌点头,君无殇方才举起轻痕,“奉陪。”

随着一声厉喝,百里晟疯狂斩

出悍天刀,浑厚内力涌入刀峰,带起无比强悍的气浪迸发而出!

君无殇当即挥轻痕迎击,乌金剑身犹如狂啸黑龙直冲而上!

刀剑相撞,发出一声暴响!

君无殇跟百里晟已然打在一处,凤天歌却未动手。

“你与蔺青川简沧冥之战,当属侥幸。”岳雷对女人有偏见,即便亲眼看到凤天歌在擂台战的表现,他依旧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过尔尔。

凤天歌直视岳雷,铮的一声轻响自背后拔出斩风,“若能侥幸到最后,倒也不错。”

“遇到我,你别想了!”岳雷握紧鸳鸯钺,开始蓄力。

除了鸳鸯钺,凤天歌分明看到岳雷背后背着一柄宽厚长剑。

也就是说,岳雷至少得到一件神兵,而凤天歌不确定的是,岳雷有没有得到秘籍,一本,还是两本!

糟了,紫辰剑还在项晏手里。

罢,也罢。

那就抢!

时间所剩无几,不管是岳雷还是凤天歌都没有驻足原地,而是朝武院后山方向疾劲掠起。

此时此刻的二人,根本无暇顾及身处之地越来越多的白色茸毛,鸳鸯钺如悍雷劈落瞬间,凤天歌猛然挥动斩风。

当的一声暴响,岳雷惊惧后退,握着鸳鸯钺的手骤然发热。

万没想到,凤天歌内力如此浑厚!

对面,凤天歌根本没给岳雷喘息机会,再次灌注内力于斩风,笔直刺出。

强劲剑气破空而至,无数白色毛茸亦跟着激荡起伏!

视线愈渐模糊,而这并不是重要

的,重要的是呼吸!

凤天歌终于意识到这些白色茸毛的危险之处,立时调整呼吸速度以减缓茸毛吸入肺腑的可能跟数量。

斩风已至,岳雷立时以鸳鸯钺绞挡。

同样的招数,不同的是凤天歌并没有想要抽回被鸳鸯钺绞住的斩风,而是迅猛灌注内力。

内力爆发一瞬,无数萦绕在岳雷周围的白色茸毛狂飞乱舞!

“咳咳咳……”茸毛无孔不入,一股难以形容的窒息感令岳雷不得已抽回鸳鸯钺,狂咳不止。

就是现在!

凤天歌一声厉叱,纵身跃起,双足狂暴踢出,重重落在岳雷胸口。

当、当、当……

岳雷胸口有护甲,是以未受重创。

然,不断自岳雷周围扬起的茸毛却放肆飘舞,迅速被其吸入腑腔。

时机刚好!

凤天歌凌空翻转,与岳雷背对背的瞬间,夺过那柄黑色大剑。

至此,凤天歌再无顾忌,飞身直掠向武院后山。

眼见凤天歌抢了自己玩儿命弄到手的神兵,岳雷恼羞成怒,自后奋力急追!

二人很快穿过那片白色茸毛地界,一前一后在林间穿行。

就在此时,凤天歌猛然听到两声暴响。

待她回头,分明看到两束红色火焰冲天而起。

光焰尽头,‘苏狐最乖’四个大字简直不要太醒目!

凤天歌欣慰,苏狐已胜,古若尘已胜。

如无意外,他们应该可以很快追过来。

“凤天歌,你卑鄙!”岳雷简直暴了洪荒之力,却怎么都是差着一段距离。

凤天

歌无意与岳雷对话,脚下疾劲奔驰。

她不知道岳雷对卑鄙两个字的理解是什么,许是但凡能胜过他的人,都卑鄙。

一柱香狂奔,凤天歌与岳雷已入武院后山。

意外,总会在想不到的时间跟地点光顾……

已到申时,距离规定的酉时只剩下一个时辰。

夕阳如火,映照重峦,霞光漫天,倾斜万山。

后山出口设有擂鼓,设有高台。

最后出山者只要敲响擂鼓便算赢。

此刻高台上,楚太后,北冥渊,凤清跟容祁以及一众文臣武将早已等候多时。

同样站在高台的,还有公孙佩跟夜倾池。

当然,公孙佩跟容祁的距离,刚好一个最东,一个最西。

武盟最后一场试练赛就要在一个时辰后结束,此届武盟胜出者即将诞生。

每个人心里都升起无限期待。

楚太后坐在尊位,视线一刻不离盯着出口。

她很想,很想自己的孙女能第一个走出来,她希望自己离开那日,能看到凤天歌已经强大到足够自保。

入朝,象征着权力。

北冥渊则是另一种想法。

凤天歌入朝,便意味着可以日日相见。

凤清知入朝凶险,却是复仇必经之路。

唯容祁,好忧伤,好惆怅。

倘若凤天歌入朝,就不会勤来武院,自己到底要想什么办法才能与之朝夕相处?

到底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北冥渊答应让他一个楚国质子,也入朝?

容祁想多了,北冥渊再傻也不可能让别国质子入朝堂听着他们

议论政事。

怎么议论?

明日攻打楚国谁愿请战?走哪条路线?派多少兵?

若真如此,不是北冥渊太狂妄自负,就是脑袋被驴踢过……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