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两个柳萤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两个柳萤

真相多半残忍,凤天歌不想沈辞知道。

偏偏沈辞身在其中,想瞒也只是一时。

“整件事天歌知道的并不多,案子到现在已经初现端倪,应该离真相也不远了,教习不如再等几日,稍安勿躁。”凤天歌实在不知,从何说起。

沈辞沉默之后,点头,“需要我做什么?”

“天歌希望教习……能沉住气。”很难想象,当沈辞知道佟兮并非难产而死,会是怎样反应。

见其不语,凤天歌默默退出车厢。

沈辞没能沉住气,在凤天歌离开车厢的下一秒,直接命车夫把车赶去逍遥王府……

皇宫里,柳萤与季安庭的出现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个已经被人遗忘的昭阳殿,以及它的主人又被重新提起。

同样的打砸声,从永延宫传到了云光殿。

殿内,锦葵双膝跪地,默默承受着来自顾紫嫣的盛怒。

翡翠玉器接连在她身边碎裂迸起,有残片擦过身体,血染宫衣。

“到底怎么回事!”主位上,顾紫嫣美眸怒瞪,寒意森森。

“娘娘明鉴,奴婢实在不知……当年奴婢是亲眼看到他们将季安庭推进深井,守了好一会儿直到没有声音奴婢方才离开,离开前还命他们把几块巨石砸下去,姜公公当时也在场,娘娘若是怀疑奴婢,大可把姜公公找回宫里问话……”锦葵匍匐在地,字字坚定亦透着些委屈。

顾紫嫣也是砸够了,火气泄出去一些,理智渐渐占了上风,“你还

记不记得,当时是否有可疑之处?”

锦葵摇头,“没有,奴婢仔细验过,是季安庭无疑。”

‘啪—’

顾紫嫣重拍桌案,“无疑?那你倒是说说,刚刚在延禧殿的又是哪个!”

“娘娘息怒……”锦葵越发匍下身子,无力辩驳。

眼见锦葵身上被残片划破数道血口,顾紫嫣皱了皱眉,“罢了,起来。”

锦葵闻声,默默起身,站到一侧。

顾紫嫣扫过锦葵,些许不忍,“你是本宫从颍川带过来的家婢,本宫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但这事儿里透着蹊跷,明明早该死了的季安庭怎么就活了,又是怎么落到凤天歌手里的!到底当年昭阳殿里还有没有其他奴才活着,这些你都想过没有?”

“奴婢无能。”锦葵自责道。

顾紫嫣只觉得脑仁一鼓一胀的疼,以手抚额,“好在……”

“好在柳萤也活着,奴婢没想到皇后娘娘让赵英安排给叶芷惜的人,会是柳萤……”锦葵本不该多话,但她太意外了。

顾紫嫣抬头看向锦葵,“你在埋怨本宫?”

“奴婢不敢!”锦葵再度跪地,诚惶诚恐。

这份惶恐,来自内心深处。

当年‘柳萤之死’,亦是经她之手。

顾紫嫣挑起眉梢,“你虽是本宫家婢,但有些事本宫不想你知道,说句难听的,知道的越多他日被灭口的机会就越大,本宫之前便告诉过你,不让你知道一些事,是为你好。”

“奴婢感激。”锦葵叩首。

下去吧。”顾紫嫣头疼,便也没什么心思安抚锦葵。

不过倒如锦葵所言,好在她还有后招,否则今日必败……

同在皇宫,奉天殿的独孤柔心情也不是很好。

季安庭被楚太后留在延禧殿,而不是与凤天歌一并离开皇宫的事实,让她感觉到了不安。

莫名的,她总觉得自己算露了什么。

这会儿,墨画自殿外匆匆而入,反手叩紧门板。

“娘娘,武安侯传话进来,说是想让你约凤天歌,把人要回来。”墨画行至独孤柔身侧,低声开口。

独孤柔蹙眉,“要什么人?”

“季安庭。”墨画随之将秦淳的顾虑一并传达。

与独孤柔一样,秦淳对季安庭没有出宫这件事亦有疑虑,且想到了一种可能。

“武安侯的意思是,他怕凤天歌会干脆把人扣下来,不还。”

“她敢!”独孤柔猛然一震,美眸瞪如铜铃。

墨画也觉得不可能,“听她们说把季安庭扣下的是老太后,凤天歌并没说什么。”

独孤柔原本忐忑的心越发放不下,“不会……季安庭于凤天歌而言没有用处,她用完怎么可能不还,那是本宫借给她的,她若不还,信义何在!”

“就是,就是!”墨画附和着点头。

信义何在?

对于这个问题凤天歌后来是这么解释的,她这个人呢,在想讲信义的时候一定会讲信义。

问题就在于,她想不想讲……

幽市,四海商盟。

凤天歌自皇宫离开便有些迫不及待想

要见到温玉。

虽说中途因为苏狐耽误了些功夫,但好在并无大事。

二楼雅间,凤天歌将将坐下,容祁已然开口,“今日延禧殿里的事,温某已经知道一二。”

“那柳萤可是真的?”凤天歌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如果没有季安庭一番确认,容祁可以很肯定的回答凤天歌。

但现在,他犹豫。

“该怎么说,温某所知的柳萤,仍在济州。”容祁也很疑惑。

凤天歌闻声惊讶,“两个柳萤?”

“必有一个是假的。”容祁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多余,“温某已命人将济州的柳萤护送赶来皇城,大概三日。”

原本七八天的路程能被容祁缩至三日,已是极快。

“三天的时间倒是容易应付过去,天歌担心的是……”凤天歌欲言又止。

容祁知道凤天歌担心什么,“不管宫里那个是不是柳萤,都不能是。”

的确,如果宫里那个真是柳萤,她说的每一句话都会给人带来无限遐想。

就在凤天歌再想说什么的时候,温慈突然跑进来,行色匆匆。

“盟主,出事了!”

裴卿跟焦仲,中毒了……

这应该是比两个柳萤还要让人感到窒息的事了。

两个柳萤,必定有一个是真,他们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性值得期待。

反倒是裴卿跟焦仲中毒一事,真的是让人措手不及。

原本四医对付周歧已经没有胜算可言。

现在只剩下两个,结果简直不要太绝望。

温慈带进来的这个消息

,几乎让凤天歌跟容祁同时透心凉。

为免眼前男子担心,凤天歌立时起身,“天歌这便回宫看看情况。”

没等容祁开口,凤天歌已然走出雅间。

容祁无语,冷冷瞪向温慈。

温慈没望天,也没望地,他就望着自家主子,“就算老奴不说,凤天歌也会知道的啊,这件事瞒不住。”

“雷伊,告诉他错在哪里!”容祁冷喝。

雷伊现身,“温老你为什么要解释?”

“老夫错在解释?”

“不是,你不解释我就不会被叫出来。”

温慈,“……”

容祁,“……”

-------------------

来来来,大家猜猜镇南侯的老夫人跟凤雪瑶谁先领盒饭,再猜猜哪个柳萤是真哒,然后,猜对了也没有奖,哈哈哈!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