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着急补刀

第四百一十六章 着急补刀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凤天歌跟孟臻。

都是至亲的人便舍不得他们冒一点点险,原谅她自私一回吧。

“去给哀家再做一回梅花香饼,就你的手艺,哀家真是一辈子也吃不够。”楚太后轻声开口,面带笑意。

“太后且等着,老奴这就去做……”

就在孙嬷嬷转身一刻,后颈陡痛,眼前紧跟着一黑,晕了过去。

幸有楚太后将她接住,扶到桌边。

“你们两个出来吧。”楚太后扶稳孙嬷嬷之后,淡声开口。

顷刻,暗处两个黑衣人突然现身,皆握拳。

“先皇临终之前将你们留给哀家,也真是委屈你们了。”楚太后看着眼前两名暗卫,心里颇有些酸涩。

她此生负的人,又何止孟臻。

“吾二人请命,今晚与主人一同前去十里亭!”其中一名黑衣人信誓旦旦。

楚太后摇头,“这是哀家私事,与皇家的事无关,自然也不该由你们出面,哀家叫你们出来,另有所求。”

“属下等不敢!”两名黑衣暗卫闻声,皆跪地。

“孙嬷嬷跟着哀家在这皇宫里呆了一辈子,也是时候出去了。”

楚太后告诉两个黑衣人,她早已经在临安备下一处宅子给孙嬷嬷,还有些钱财跟物件。

且等两个黑衣暗卫将孙嬷嬷送到宅子之后,他们也就自由了。

看着二人将孙嬷嬷带出寝宫,楚太后颇为失神坐在桌边,“终究是没吃上你做的梅花香饼……”

除了孙嬷嬷,楚太后对柳萤跟季

安庭的安排是,将他们交给丁酉。

一来柳萤跟季安庭离宫二十几年怕已经不适应宫里的生活,二来昭阳殿旧案既已交到刑部,丁酉便有责任保护他们。

楚太后缓缓起身走向床榻,自锦枕下面取出一粒药丸搁进嘴里。

这是屈平给她的丹药,服下之后可在十个时辰里保持精神跟体能皆在最充沛的状态。

接下来便是运功调息,跟漫长的等待……

这一天,出奇的安静。

午时过后,御医院四医抽签决定,由屈平去约周歧。

房门外,屈平听到声音后推门进去,直至轮椅停在药案前,周歧都未抬头。

整个江湖,能不把屈平放在眼里的,也就眼前这位。

周歧不开口,屈平便也不说话。

就看谁先着急!

果然,周歧等了许久没听到声音,便将手里药瓶搁下来,抬了抬眼,“你还挺能活的。”

屈平太知道周歧何意了,勾唇笑道,“也就一般。”

似乎没想到屈平态度如此不恭,周歧饶有兴致坐起身,“看来,你似乎不是来求老夫要解药的。”

“我要你能给吗?”屈平反问。

“不能。”周歧没有任何犹豫,“能逼老夫出手下毒的,必是当死之人。”

屈平笑了,“那你咋没给自己下毒呢?当世最该死的人不就是你半逍遥周歧。”

周歧脸色微变,“你活腻了?”

“有点儿。”屈平挺了挺身,“不知半逍遥此生可有最记恨之人?”

面对这个问题,周歧还

真是比较认真的想了想,“有。”

屈平点头,“那人托屈某给你捎个话,今夜子时皇城外十里亭,你可敢见?”

周歧怔了片刻,突然肆意狂笑,“你诓老夫?”

“不敢就说不敢。”屈平感受到自周歧身上骤然暴涨的戾气,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在推门之时,便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周歧止笑,冷冷看向屈平,“当年陨天崖,百余高手向老夫发出挑战,老夫单枪匹马应战尚且无惧,这世上还没什么事老夫不敢。”

“那你敢去吗?”屈平倨傲抬头,寒声问道。

周歧不语,抬手从案几上拿起一个黑色陶罐,“你们四医憋了这么许久,不就是想这一战,你若敢将这里面的东西吃了,老夫便成全你们。”

看着周歧举起来的陶罐,屈平转动轮椅向前,接过来后打开,面不改色将里面一只毒蝎塞进嘴里。

大家都是玩毒的,屈平知道这东西是五毒作蛊剩下来的那一只,剧毒无比。

那又如何!

见屈平紧捏蝎尾,一口咬掉蝎头,周歧倒是很欣赏这份胆魄,“说说看,那人是谁。”

肺腑传来钻心剧痛,屈平控制不住的朝外喷涌黑血,“傅霆轩。”

听到名字的刹那,周歧黑目陡然阴蛰。

记忆回到数十年前,生死之际,那人硬是抱着自己毅然决然跳下陨天崖。

如果不是傅霆轩,他周歧当会在这世上留下更响亮的名字!

“当年老夫亲眼看到傅霆轩摔下万

丈深渊,他不可能活着,不过你既能说出他的名字,老夫便猜到是谁约我。”

周歧停顿片刻,“告诉她,老夫会赴约。”

“江湖四医,亦会在十里亭,恭候半逍遥大驾。”屈平拱手,忍剧痛转动轮椅,离开厢房。

待屈平离开,周歧不由的朝椅子上靠了靠。

傅霆轩,当年你自诩江湖正义之士,找了那么多人到陨天崖想要弄死老夫,结果还不是被老夫杀的片甲不留。

如今老夫既是没死,投桃报李,今晚便送你一份大礼……

时间已经很晚,落日残照,薄暮低垂。

凤天歌自回军营,便开始研究楚太后留给她的那张布阵图的解法。

不得不说,楚太后不愧是一代名将,由她所创的阵法即便是凤天歌这种级别的,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阵眼。

加上苏狐上窜下跳不消停,凤天歌直到现在也没有半点头绪。

于是,当容祁出现在营帐里时看到的场景,便是凤天歌在矮几前埋头破解布阵图,苏狐则在旁边摇扇。

这种殷勤,不该他来献!

“咳!”容祁走进营帐,下意识咳嗽一声。

最先发现容祁存在的不是凤天歌,而是苏狐。

苏狐也是不先发现的容祁,而是闻到了容祁手里食盒飘出来的香味儿。

“天歌天歌!有人送吃的来啦!”

说真的,如果不是凤天歌在这里,苏狐早就跑了。

当校尉真的好枯燥,好无聊,好饿好饿。

是的,军营里的火食完全不

能跟太学院比,清汤寡水几滴油星。

他还是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孩纸啊!

“这个不是给你吃的。”眼见苏狐过来抢,容祁将食盒挪到身后,“那会儿遇到公孙佩,他说他快要死了。”

听到这个,苏狐顿时奔出军营。

容祁明白,他这是怕公孙佩不死,着急过去补刀啊……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