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论城府

第四百二十六章 论城府

秦淳离开后,独孤柔缓身落座,美眸紧盯着面前有些陈旧的梨花木桌面,视线却又似穿透这桌面,看的更远。

那日冷宫场景浮现眼前,她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古云奕竟然会把那么机密的事告诉自己。

而那件事,保住了她的命。

房门再次开启,独孤柔收回思绪,“侯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难怪你会找到柳萤跟季安庭,原来你一直都在跟秦淳勾结。”进来之人,是古云奕。

独孤柔猛然抬头,眸色略惊,却在须臾恢复如初。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告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踪本宫?”独孤柔佯装镇定,浅声抿唇。

古云奕反手阖门,大步过去,“你与秦淳勾结,与太子殿下作对,想过后果没有!”

“本宫就算不与秦淳勾结,不与北冥渊作对,后果又是什么?”独孤柔抬眸,目色清冷,无愧疚亦无半点悔意。

“你在玩火!”古云奕重声警告。

“无非一死。”独孤柔勾起樱唇,抿出笑意,“也不是没试过。”

古云奕摇头,“我真后悔救你!”

“大人若想,本宫这条命你随时都可以拿去,但除了大人,谁也别想再轻易弄死本宫。”独孤柔不再看向古云奕,淡漠开口。

“何必呢,你斗不过他!”古云奕颇为失望道。

独孤柔突然抬起头,微微眯起双眼,“古云奕,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好笑么?你既然知道我斗不过他为什么还把段

天泽的事告诉我?现在本宫用那件事威胁北冥渊,换作你是他,会不会让我好好活着!”

“我只是,不想看着你死……”古云奕低声道。

“可北冥渊时时刻刻都想我死,我没办法了……”

独孤柔长吁口气,“大人放心,他日我若再落到北冥渊手里,定不会把之前的事供出去,倒是大人,伴君如伴虎,你自求多福。”

“你好自为之。”

古云奕颇为失望转身,却在行至门口处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自小到大,北冥渊明知道大人最恨的人是谁,却还是一步步默许那人强大、入朝,本宫奉劝大人,别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到头来,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古云奕怔忡片刻,推门而去……

夜里,凤天歌来了四海商盟,容祁也已在二楼候她多时。

两个人目的一致,萧文俊。

难能可贵的是,萧文俊还没蠢到向四海商盟发出所谓的密信。

就在凤天歌跟容祁觉得萧文俊难得有这点自知之明的时候,温慈把信送上来了。

信里倒没有什么别的内容,只是感谢他当日出手相救。

容祁握着密信想了半天,“温某救过他?”

“他大概是想以这种方式提醒盟主,他知道你与天歌的关系。”凤天歌已经很久没骂人了,这会儿雾草玛德特么的全都从心里过一遍,直到词穷。

容祁也特别惋惜的摇摇头,“温某现在真是希望天空劈下一个雷,刚好落在他身上

。”

凤天歌私以为,能逼得眼前男子说出这句话,可见萧文俊是真的死有余辜。

只要想想当初周氏为救自己这个外孙付出的所有努力,凤天歌便怎么都无法原谅萧文俊做的那些畜牲行径。

“萧文俊到底凭什么这样有恃无恐?”凤天歌以为,七国之内应该没人不知道四海商盟是怎样强大的存在。

“很难说。”容祁收了信,“凤大姑娘以为周氏死后,南越王会对萧文俊如何?”

凤天歌想了想,“从南越王的角度,萧文俊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他有一个商人之女的母妃,而且萧文俊助他铲除周氏这件事本身,应该会让南越王对自己这个儿子有更深的认识。”

容祁点头,未语。

“还有一种可能,萧文俊是个有大格局的小人,他骗过我们所有人,包括周氏跟南越王。”这才是凤天歌最担心的。

容祁了然,“温某更倾向于后者。”

“如果是后者……那就太可怕了。”凤天歌完全想象不到,一个几乎毫无存在感的萧文俊在大齐的这十年,有没有干了什么。

“危险,便是转机。”容祁抬头,“若是后者,萧文俊与南越王的关系则要微妙许多。”

凤天歌一点即透,“盟主的意思,是想借南越王之手铲除萧文俊?”

“如果南越王有此意,那么萧文俊身边当有南越王暗中派过来的人。”容祁敛声,开口。

凤天歌明白,“盟主放心,天歌会注意。

离开四海商盟之前,凤天歌终是得着机会跟温玉道了句感谢。

不管是因为楚太后,还是过往所有的帮助,凤天歌表示她都记在心里,必报。

有那么一刻,容祁真想把面具摘下来。

你不用报答什么,你只要能接受本世子‘人鬼’两张皮的事实就算是报答了……

凤钧回来的第二日,镇南侯府老夫人出殡。

凤清执绋,余二子跟在后面,棺柩于中间,一路冥纸挥洒,白幡鼓荡。

整个过程,二房那一大家子哭的人甚是心碎,并非动容,而是震的心碎,声音太大以致于奏哀乐的唢呐手都自愧弗如。

老夫人虽死相难看,到头来得了个重殓厚葬,此生作罢。

回到镇南侯府,凤清再次将凤钧叫到书房,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凤天歌中毒。

凤清将整个过程原原本本说给凤钧,他不求凤钧能理解跟体谅自己女儿没有回来送葬的难处,只说出自己的想法。

从头到尾,他都不觉得自己女儿有错。

第二件事,分家。

老夫人头七过后,他便会将二房‘请’出镇南侯府,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而对于这两件事,凤钧没有表态,只道他在月恒那边告假三个月,所以这三个月,他要住在镇南侯府。

凤清知道自己这个三弟不是个心中没数的,他不表态不代表他没有想法。

只是凤钧不说,自己也不方便多问。

皇宫,延禧殿。

凤天歌打从四海商盟回来,便

想着无论如何要先跟萧文俊碰个面。

是骡子是马得牵出来溜溜。

不想还没等她想到借口,萧文俊已然登门……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