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名响卫都的女人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名响卫都的女人

段恒不会忘,怎么可能忘。

这十年,他无时无刻不在萧文俊的阴影下活着,从没有一日睡过好觉,也没有一日真正踏实过。

说起这件事,不得不追溯到十年前。

十年前的段恒不过是个京城小吏,连官都算不上,直到萧文俊找上门。

自那日开始,十年间他倚仗萧文俊暗中相助,从一个京城小吏平步青云到了如今的内阁首辅。

刚开始他以为自己遇到了贵人,越到后来,他越觉得自己潜移默化中好似变成了一个提线木偶,不管他在做什么总会觉得有一双眼睛暗中窥视。

曾有一段时间,他被这种感觉折磨的濒临崩溃。

这十年来,他不是没尝试过摆脱萧文俊,结果就是他曾一度从朝中一品大员,连降三级。

然后,他就认命了。

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萧文俊如何会查到他的身世,如果不是萧文俊提醒,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个南越人……

四海商盟,二楼雅间。

在桌边坐等一柱香之后,凤天歌起身欲走,抬头便见那抹绛紫色的身影姗姗来迟。

“让凤大姑娘久等了。”

某位世子脑袋上有包,肚子里有火,然声音却温润淡雅,一如往常。

“天歌拜见温盟主。”凤天歌恭敬道。

二人落座,凤天歌直接将萧文俊到延禧殿的事和盘托出,亦表明自己也已暂时妥协。

南无馆接受萧文俊重新开辟的商路,就是她妥协的表现。

容祁没怎么听,因为脑袋疼。

凤天歌之所以在二楼等了这么久,不为别的,就因为容祁刚醒。

因果循环,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奇妙。

“天歌以为,他既敢说秘密从未外传,我们若不想办法杀了他都有些对不起他自己挖坑朝里跳。”

在凤天歌看来,有的时候单打独斗玩智力,倒不如合起伙来玩武力。

任萧文俊再厉害,多找几个人就是了!

突降这么个瘟神,凤天歌也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头疼……”容祁下意识抬手想扶后脑勺,却在半空顿了顿。

“什么?”凤天歌有些没听清。

看着凤天歌那么真诚的问,容祁都想特别真诚的回她。

头疼!

你刚刚下手那么重,万一打死我守寡的是谁啊!

菇凉你长点儿心好吧!

“这的确……是个头疼的问题,据温某所知,萧文俊修的是邪术,可御尸鬼,所以我们即便是想杀他,至少要先找到他的致命弱点,否则毫无胜算。”

除此之外,容祁告诉凤天歌,萧文俊表面上看似来齐站队,但实际上他更有可有是来找人的。

“找谁?”凤天歌诧异。

“据温某得到的消息,南越王已被软禁,而南越王麾下死忠庄礼突然失踪,与庄礼一起失踪的,还有传国玉玺。”

凤天歌闻声,蹙眉,“醉翁之意不在酒?”

“莫说萧文俊,即便是我们有时候举杯的目的,亦不是酒。”容祁肃声道。

凤天歌领会其意,“只要能得玉玺,萧文俊必然称帝……以

帝王视角看待大齐内讧,自然是越乱越好。”

容祁发现,凤天歌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格局从来都不会比他小。

“温某以为,在没找到萧文俊弱点之前,先欲擒故纵也无不可。”这便是容祁现在的想法。

凤天歌点头,“我也正有此意,至于庄礼……”

“温某已经着人去找。”

“天歌亦会让赛老板注意,卫世子那边也会帮忙。”

不管是凤天歌还是容祁都知道,握着庄礼,握着南越传国玉玺,他们便占一分先机。

见凤天歌欲走,容祁拦住,“温某的人看到……容世子被他的暗卫扛出皇城了。”

“……是吗?”凤天歌微睁双眸,一脸诧异。

“是啊。”容祁音调莫名有些上挑。

看这意思,凤天歌明显是不想承认她干的那些龌龊事儿啊!

“哦……”凤天歌佯装恍然点点头,“天歌在宫里时看到萧文俊与容世子一起出去,想必雷伊发现萧文俊有问题,便冒死把自己主人敲晕,然后带回楚国避避风险,其实也好,容世子走了,天歌也放心些。”

面具后面,容祁磨牙,“雷伊果真是个好暗卫。”

“嗯,很好很好的暗卫。”凤天歌附和似的点点头。

待凤天歌离开,容祁直接就把雷伊叫出来,正准备好好‘犒劳’自己这个很好很好的暗卫时,意外发现,雷伊手臂上出现一道若隐若显的黑线。

“这是什么?”雷伊低头,茫然开口。

“御尸线……

”容祁抬起头,无比惊悚看向雷伊,“萧文俊什么时候给你种上的?”

“尸?”

雷伊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半晌后双膝跪在地上,悲恸欲绝,“主人节哀!”

容祁表示现在要死的又不是我,你哭这么伤心是几个意思?

雷伊一听,更伤心了。

就因为死的不是你,我才控制不住我寄几的眼泪啊!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

萧文俊便向凤天歌展示了自己卑劣至极的手段。

只是一夜,整个大齐皇城都认识了一个名响卫都的女人。

玉婵!

凤天歌怎么都没想到,萧文俊竟然会拿玉婵开刀对卫子默进行报复!

得到消息后,凤天歌第一时间离宫,赶往世子府。

不想途经玄武大街时,分明看到一群人正围在一座高台周围,不时哄笑,不时吹着口哨。

凤天歌让哑七停下,把车帘又朝上掀了掀。

只见高台上,一粗鄙肥硕的汉子正坐在椅子上,另有一身段窈窕衣裳不整的女子如水蛇般缠在汉子身上,边搔首弄姿,边一件一件的往下脱衣裳。

“小相爷您真是威武雄壮,奴家想你想的……胸口疼……”那女子嗲声嗲气蹭在被称作‘小相爷’的汉子身上,极尽挑逗之能。

“胸口疼?哪里?本小相爷给你揉揉!”那汉子咧嘴淫笑,两颗大门牙直指半空。

“玉婵这儿疼,这儿也疼……”

车厢里,听到‘玉婵’二字,凤天歌心下陡寒。

这台上演的分明就是当年玉

婵失手杀死相国之子的事!

如此不堪龌龊!如此歪曲事实!

“小相爷说过要纳玉婵为妾的,不知小相爷何时打算将奴家接进府里?”

“再等等,不急不急……”

“怎么不急,奴家日思夜念就是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千人枕万人骑的日子奴家可是过够了,奴家不管,反正小相爷今日便将奴家带走,不然我可不依。”

台上二人极尽污秽,台下众人起哄叫嚣,场面太过难看!

太难看!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