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阴差阳错

第四百四十一章 阴差阳错

凤炎如何不急,这一路走来他几乎没在北冥渊面前办过什么长脸面的事,如今又被凤清扫地出门,离开镇南侯府,他就是个小小的礼部侍郎。

再不成事,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

“拿下去!”凤炎心躁,看什么都不顺眼,“你有时间熬这些没用的,倒不如去看看你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太学院不去,唐思烟来找她也不见,她要干什么?”

“老爷消消气,事发突然,瑶儿心里不舒服,缓几日也是应该的。”孙荷香生怕凤炎摔了瓷碗,当即捧回来。

凤炎冷哼,“缓几日?如果不是她,二房能到这个地步!”

“老爷,话可不能这样说,瑶儿也没做什么……”孙荷香护女,小声嘀咕。

“没少做!”

凤炎自不会傻到把那晚的事说出来,只是现如今,他亦不愿多看一眼自己的女儿,“你去告诉她,她要是不想去太学院那就永远都别去!找个媒婆,把她嫁了!”

“老爷……”

“出去!”凤炎挥手。

孙荷香不得已端着鸽子汤,低声低气退出书房,不想在书房外转身一刻,刚巧看到自己女儿的身影。

她想叫,凤雪瑶已然离开。

凤府的院子说大不大,可也不小,孙荷香一路追着过去,绕了好大一圈儿方才到了凤雪瑶所居的茗湘阁。

是的,凤雪瑶把自己的新院子依旧叫作茗湘阁,里面所有摆设与镇南侯府的茗湘阁一模一样。

自打住进这间院子的

那一刻开始,凤雪瑶便发誓,不管用怎样恶毒卑劣哪怕是再不耻的手段,她都要搬回镇南侯府。

她凤雪瑶,要报这奇耻大辱!

这会儿屋门插着,孙荷香在外面叫了好几声,凤雪瑶都没让凝秀把门打开。

直到孙荷香抹泪,房门才启。

凝秀这几日过的也很不易,经常会被凤雪瑶‘误伤’。

这会儿孙荷香进去,凝秀可是得着喘息的空当,钻了出来。

房间里,孙荷香把刚刚端给凤炎的鸽子汤摆到凤雪瑶面前,“你爹那都是气话,别往心里去,他就是……”

“可以闭嘴么!”桌边,凤雪瑶冷冷瞪向孙荷香。

孙荷香莫名怕那眼神,不再开口,只一勺一勺朝小碗里舀汤水,之后送到凤雪瑶身边。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鸽子汤,凤雪瑶脸色愈渐阴沉。

孙荷香猜想这碗是保不住了,不想下一秒,凤雪瑶竟然猛端起来将整碗鸽子汤狠狠灌进嘴里。

“瑶儿……”

“母亲明早叫管家备车,我要去太学院。”凤雪瑶咬着字,眸色阴寒。

孙荷香自是开心,“好,娘这就出去让他们准备!”

房间里,凤雪瑶独自坐在桌边,抬手狠狠擦过唇角,脸都擦的变了形。

从今开始她凤雪瑶为达目的,必会,不择手段……

且说苏狐先是被百十来斤爆竹爽一遍,又让萧文俊那招‘隔山打狐’造成二次伤害,是以凤天歌在把他捡回来之后直接带进皇宫,送到屈平那里。

狐救过屈平性命,屈平自然尽力救治。

这会儿凤天歌来看看苏狐,不想苏狐正在里房昏睡,凤天歌则与屈平在外面聊了一些有关萧文俊的事。

二人都觉得,萧文俊要是早生个三十年遇着周歧就好了,那样傅霆轩不会死,楚灵韵也不会成为太后,加上楚玥他们一家三口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啥事儿都没有了。

“那要是萧文俊跟周歧看顺眼了呢?”屈平假设到这里时与凤天歌对视片刻,皆默。

那就离人类灭绝,不远了。

“就屈某这边,对付萧文俊的办法只有一个,情蛊。”

之前屈平有向容祁展示结果挨了一顿揍,此番换作凤天歌,则极为感兴趣。

所谓情蛊,是两只,分雌雄。

种蛊的时候,雄对雄,雌对雌。

而情蛊真正攻击的,是两人中,付出真心的那一个。

说起来,这不什么好玩意。

两人同时种下情蛊,没有付出真心的那个人,只要让付出真心者为他落泪三次,就可以收线了。

“哭三次的意义在哪里?”凤天歌不是很理解。

“哭则动情,宿体动情时,情蛊才会入心。”屈平简而言之。

凤天歌了然,“所以,我们只要找到萧文俊喜欢的那个人……”

见凤天歌神色异常,屈平试探着开口,“你知道萧文俊喜欢谁吧?”

“还不确定……”

二人各自收回视线,皆抖了抖……

自从上次萧文俊大闹虎骑营,容祁也是不敢去了。

如今

跟雷伊一起窝在小洒馆里的容祁正在借酒消愁,这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雷伊也难受,那条隐在他胳膊上的黑线越来越长,颜色也越来越深,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酒馆很小,没有包间,走的也不是高大尚路线,是以来这里喝酒的人大都是些三教九流,没涵养又低俗。

这会儿容祁跟雷伊刚干了一杯,便有一膘肥体壮的麻脸醉汉过来调戏。

足有二百来斤的汉子往桌边一站,挡出大片阴影。

容祁便在这阴影里抬起头,与那汉子确认了一下眼神。

“啧啧啧……瞧瞧这细皮嫩嫩的小模样,真是讨人喜欢!”

那醉汉一脸淫荡凑过来,铜铃似的大眼珠子眯成一条缝儿,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勾向容祁弧度几近完美的下颚。

雷伊没动手,他觉得自家主人这点节操跟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容祁也没动手,他花大把银子养的暗卫是当花瓶看的么!

然后就,勾上了。

那醉汉不仅勾上了容祁的下颚,还捏住容祁脸颊很大力的扯两下,“好好好!大爷就喜欢你这含羞带臊的劲儿,今晚陪本大爷快活快活,本大爷定叫你欲仙欲死!”

含羞带臊?这他妈是气的脸红!

容祁忍着被醉汉捏着脸来回来去拽,就想知道雷伊什么动手!

雷伊完全没能理解自家主人跟他较劲儿的意图,看的目瞪口呆,不疼吗?

就在桌上主仆二人互相考验毅力的时候,那醉汉突然松手,

神情古怪的退后几步。

不管容祁还是雷伊都看到了,那醉汉手臂上长出了一根黑线!

此刻那醉汉已然绕过他们走出酒馆,容祁跟雷伊的视线也跟着转了过去……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