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庄礼

第四百四十五章 庄礼

锦衣公子沉默半晌,问出一句话。

“胭脂是谁?”

众人绝倒。

“是花魁,咱们这金翠楼里最头牌的姑娘。”身边有人小声提醒。

锦衣公子也没管什么花魁不花魁,直接点头同意了,“那行。”

温慈后脑滴汗,全场都在滴汗。

此次入金翠楼,温慈除了证实一下眼前这位锦衣公子是不是庄礼之外,还想替四海商盟赚笔银子回去。

行商者脑子里都是钱,温慈也不例外。

以他的想法,像是眼前男子这么吊炸天的出场应该不在乎钱,刚刚这男子若真出两倍,钱虽落到金翠楼手里,可金翠楼里有胭脂,加上整个金翠楼都是凤天歌的。

肥水不流外人田。

“钱拿来,人带走。”锦衣公子直接伸手。

温慈白须上翘,“给也不给你。”

“胭脂现在是本公子包下的,你包自然是从本公子手里包,钱不给我给谁?”锦衣公子吞了口身边姑娘送过来的葡萄,“不要以为本公子在乎你的钱,我不在乎,一百八十万两我给胭脂姑娘九十万两,剩下的我也不会留,三十万两给姑娘们分了,另外三十万两拿给赛老板,我再包三天。”

温慈皱眉,“还剩三十万两。”

“那是我的本钱。”锦衣公子释疑解惑。

温慈气结,他想空手套白狼,没想到被白狼套住了。

“不对,你包胭脂的三日已经过去一日半,老夫只能给你剩下一日半的钱。”温慈可是四海商盟的骨干

,这个账他必须算回来。

再者要是被自家盟主知道自己白白让人套去一百八十万两,他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得卖给四海商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高台上,锦衣男子跟温慈开始掰扯,一众姑娘闲的搬着凳子过来磕瓜子。

直到筋疲力尽时,温慈才算不赔不赚走出金翠楼。

时间就这么被温慈浪费到了酉时。

皇宫,奉天殿。

自打从冷宫出来,独孤柔便鲜少在皇宫里走动。

只是这一次她知道,不管她如何低调,北冥渊跟顾紫嫣都会时刻惦记她。

现在的她,暂不作翻身之想,保命才最要紧。

至于保命的方法,除了跟老天爷祈祷段恒活的长长久久,还有就是,等古云奕。

而古云奕也终于按捺不住心魔,如期而至。

浮云掠影,星光暗淡。

漆黑的房间里,古云奕与独孤柔静静凝望。

数息,古云奕突然扑过来。

几番云雨之后,筋疲力尽的两人依偎在软榻上,独孤柔窝在古云奕肩头,青丝如藻般落在胸口。

如此相近的两具身子,心有多远?

往事无可回首,他们之间剩下的,也只有相互利用跟暂时可以忘却孤独的欢愉。

“段恒是太子殿下倚重之人,只要他无反意,太子即便登基,也不会动他。”古云奕揽臂将独孤柔朝自己身边靠了靠,“你不要太担心。”

独孤柔闻声,从古云奕怀里坐起来,“奸妃一案你我都有沾手,也都明白,当年独孤艳可有

反意?”

“好好的,提她做什么。”古云奕明显反感。

“如果可以,我这辈子都不想提到这个名字,可是我发现,我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名字。”独孤柔苦涩抿唇,“独孤艳的死,是因为北冥渊认为她是个威胁。”

古云奕沉默,他不说不代表他不承认,当年独孤艳的确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意。

“现在,我成了他的威胁。”独孤柔美眸幽深,“有朝一日,只要北冥渊有把握,一定会对段恒出手,不是因为段恒该死,而是为了除掉我这个威胁,你懂吗?”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古云奕皱眉。

“因为我太了解北冥渊。”独孤柔苦笑,视线落在古云奕身上时,渐渐暗沉,“而且,我们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是么。”

“你别再说下去。”古云奕不想听独孤柔挑拨离间,他对北冥渊,还有信心。

欲速则不达,独孤柔果真没再开口,重新窝回古云奕肩头。

内室无声,二人自有思量……

四海商盟,雅间。

当凤天歌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容祁在,温慈亦在。

她简直不敢想象,昨天还杳无音信的庄礼居然这么快出现在皇城,这一路她都心潮澎湃。

虽说庄礼出现不一定就能马上能对萧文俊造成伤害,但至少能叫她看到希望。

有传国玉玺,有铁策军,她就有了跟萧文俊谋一场生死大戏的资本。

否则面对拥有周氏全部财力跟变态武功的萧文

俊,她要怎么对抗。

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不堪一击。

更何况萧文俊根本没给她喘息的机会。

雅间内,温慈解释的很清楚,他并不知道庄礼在哪里,但那个包下金翠楼的锦衣公子知道。

原因为那位倾城公子对上了他的暗号。

是他与庄礼之间才有的暗号。

‘天龙盖地虎,小鸡炖蘑菇。’

听到这个暗号之后,凤天歌不禁看向带着金色面具的容祁,容祁也是无语,“温老,你确定这是暗号?”

温慈拱手,“回盟主,前半句是老奴说的,后半句不是,那是庄礼对的,老奴与他相识那会儿经常劝他,人丑就要多读书。”

金色面具下,容祁唇角略抽,好像前半句也没怎么押韵。

暗号不提,只提庄礼。

依温慈之意,彼时他离开金翠楼时又在玄武大街逛荡一会儿,方才回到醉仙楼天字一号房歇下。

只要锦衣男子派人跟踪,肯定能找到醉仙楼。

是以,温慈肯定,今晚庄礼会出现。

而他亦已派人到醉仙楼接头。

那就等。

除了紧张,没有更好的词能形容此刻房间里的气氛。

凤天歌自不必提,容祁也紧张。

没有庄礼,萧文俊怎么死?

萧文俊不死,他就离死不远了。

终于,二楼雅间外传来动静,听脚步声,那人武功极高。

“是庄礼!”温慈惊喜过望,大步迎向房门。

凤天歌跟容祁也几乎同时望过去,那是他们的希望。

房门开启,进来的

却是之前在金翠楼包场的锦衣公子。

黄色锦缎,身材颀长,黑发以玉冠束起,菩提玉在冠顶上闪闪发亮。

除了长相,这位倾城公子还真挑不出毛病。

“温兄……”锦衣男子正要跟温慈打招呼,却被其一把推开。

温慈连正眼都没看那男子,直接跑到楼梯位置,空空如也。

“人呢?”温慈回到雅间,寒声质问。

锦衣男子扬眉,“谁?”

“庄礼,你家主子庄礼怎么没来?”温慈急声问道。

锦衣男子瞅了瞅楼梯口,又瞅了瞅温慈,“来了啊!”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