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蛊之事不可行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情蛊之事不可行

凤天歌几乎一夜未睡,回到皇宫时渐近黎明。

幸而屈平起的早,所以凤天歌入药室时,屈平刚好在。

“凤大姑娘?”对于这个时辰出现的凤天歌,屈平颇为疑虑,“发生什么事了?”

凤天歌恭敬施礼后坐到案台前,神色肃穆看过去,郑重开口,“天歌以为情蛊之事万万行不通,所以肯请屈先生莫要把此蛊用在萧文俊身上。”

屈平愣了片刻,“这是……温盟主的意思?”

“不,这是天歌的意思。”从四海商盟时温玉提到这件事起,凤天歌便有了决定,原因很简单,容祁何错之有!

屈平点头,“此蛊的确凶险,万一失败或者出了意外,很难控制。”

“拜托。”凤天歌对屈平一向敬重,既是屈平答应,她便相信此事断无可能发生。

待其离开药室,一抹身影鬼鬼祟祟钻了进去。

屈平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放心,凤天歌过来是告诉我无论如何不能动用情蛊,所以你是怎么给她洗的脑?明明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还是你们找到庄礼了?”

“能不要在本世子面前提‘庄礼’这两个字么。”桌案对面,容祁表情扭曲。

“那是你们找到更好的法子对付萧文俊了?”屈平又问。

“能不要在本世子面前提‘萧文俊’这三个字么。”桌案对面,容祁表情狰狞。

“那你叫我提什么?”屈平撂下手里瓷瓶,抬头道。

“情蛊。”

桌案对面,

容祁表情疯狂……

看似平淡的夜,却经历了多少绝望跟挣扎和那些不动声色的决然跟坚毅。

玉婵落在萧文俊手里的消息是在卯时传到延禧殿的,最糟糕,不过如此。

然,凤天歌未动。

她在等一个人。

北冥狄。

自北冥景醒过来至今已有八天。

这八天,北冥狄日日得其召见,他便日日将沈辞带在身边,顾紫嫣那厢只要听到沈辞入宫,基本就不怎么敢出宫了。

原本顾紫嫣有让北冥渊杀了沈辞,可不管是从北冥狄的角度还是看太学院孟臻的面子,沈辞都不能动。

非常时期,越少竖敌越好。

这会儿卯时一过,北冥狄又得宣召入宫。

行至龙乾宫门外时,姚石替凤天歌捎了句话。

宫内,北冥景气色稍有好转,但脑子还不清醒,就好比北冥狄昨天才跟他提起后来他与佟兮非但见过面,更在登基当日封佟兮为贵妃,先于封后。

这在整个中原都是首例。

但此刻,北冥景见到北冥狄第一个问题却是,“那位佟兮姑娘可叫你带了残棋过来?”

北冥狄无语,他真想问问自己皇兄,昨天帮你回忆的那些,你这是全都忘了?

“带了带了。”北冥狄自怀里掏出一张残棋的棋谱,赶忙递过去。

北冥景看了眼棋谱,摇头,“瑾瑜,你不记得这是昨天的残棋棋谱了吗?人真是老不得。”

北冥狄就看着自家皇兄不说话,说好的失忆你丫是装的吧!

“拿错了……臣

弟这便回去取。”北冥狄想着那头儿凤天歌正等他,寻个借口道。

北冥景微微颌首,“你去取,把他留下。”

终于,在充当空气的第九日,沈辞成功引起了北冥景的兴趣。

“不……行。”北冥狄摇头。

“瑾瑜,你是不是说过朕是皇帝?”北冥景看过去时,眸色微冷。

北冥狄又一次腹诽,你丫一定是装的!

“现在,朕让你把他的穴道解开,然后出去。”这是北冥景醒过来之后,第一次以帝王的身份自居。

北冥狄无奈走到沈辞面前,“想想佟兮,想想当年你偷袭皇兄的时候佟兮说过什么。”

北冥狄抬手为其解穴,之后转身离开。

因为他知道,沈辞可以抛却一贯的修养跟君子风度去杀顾紫嫣,却根本无法对佟兮喜欢的男人下手。

他的温柔,全都给了佟兮。

殿门闭阖,房间里一片静寂。

北冥景问了沈辞一个问题,“你恨我,为什么?”

“因为你害死了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沈辞这样回答。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叫佟兮……”

事有异常必为妖,所以凤天歌将北冥狄约在了延禧殿。

明面上的理由是自齐景帝醒过来之后她多次求见被拒,万般无奈,只能从日日被召的北冥狄身上打听一些关于皇上的状况。

而凤天歌关心齐景帝的行为也不突兀。

当日齐景帝昏迷时,她便求着楚太后去过龙乾宫,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说起来,凤

天歌与北冥狄都深知对方,但却从未见过面。

这是第一次。

延禧殿内,月牙沏茶后退离。

凤天歌则重新站起来,深施一礼。

“之前不是拜过了?”北冥狄对凤天歌印象极好,自太学院入院考试到南无馆与青玖门那场翻身仗,至最近的七国武盟,凤天歌从来没有让他失望。

此番初见,果然不负那份期待。

“之前是长幼尊卑,现在这一拜,天歌是为南无馆,为大齐。”凤天歌起身后,看向北冥狄,“为独孤艳。”

北冥狄早在容祁那里得知凤天歌的真正身份。

谁能想到呢,当年独孤艳身边那位神秘威武的副将,竟是被世人嘲笑多年的镇南侯府嫡长女,凤天歌。

“就看不惯北冥渊那副冷心冷肺的样子。”北冥狄笑了笑,示意凤天歌落座。

“天歌约逍遥王过来,有一事相求。”时间紧迫,凤天歌没有过多解释,直接道明自己想求北冥狄做的事。

说服北冥渊,拒绝萧文俊。

如果说整个大齐唯有一人能说动北冥渊,只有北冥狄。

因为齐景帝自醒过来至今天,只愿见逍遥王一人。

除非造反,否则北冥渊能不能登基还得齐景帝点头。

这是其一。

其二,萧文俊提供给北冥渊的只有钱财,而北冥渊的假想敌则是南无馆。

如果南无馆不再是威胁,萧文俊的条件则变得不再诱惑。

再者,南越王还没死呢。

以凤天歌对北冥渊的了解,眼前的利益远比

虚无缥缈的承诺,更重要。

北冥狄欣然同意,“你想本王什么时候去找北冥渊?”

“现在。”

玉婵在萧文俊手里,她必须在卫子默知道这件事之前,把玉婵救出来。

北冥狄如凤天歌所说,离开延禧殿后直接去了御书房。

这也是凤天歌的意思,不必刻意间隔一段时间,越刻意越是让人起疑。

北冥狄走了,凤天歌则要留在宫里等消息。

然后,她就看到了出现在延禧殿外的容祁……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