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夏花依旧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夏花依旧

玉婵心痛转身,娇瘦背影突然抑制不住的颤抖,她捂住嘴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可如小兽般的呜咽还是溢出来。

凄凉,而又绝望。

“玉婵……”卫子默心慌上前想要拉住玉婵手臂,却被她避开。

“我知道,我知道在世子眼里,玉婵一直都是累赘,不会武功也不会谋算,玉婵就像是个傻子,像白痴,每次带来的都是麻烦!当年世子在刑场为救我得罪老相国,老相国在皇上面前挑拨离间,使得世子与皇上之间隔阂越来越深,世子不得已用苦肉计重获皇上信任,却因此失去一条手臂……”

看到玉婵脸上泪水,卫子默下意识噎喉,停滞在半空的手,慢慢握紧。

“上次七皇子被许云鹤抓走也是因为玉婵,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七皇子根本不会被他们抓走,我也后悔,我恨得自己当时就死掉,这样世子就不必管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去救小皇子……”

“玉婵……”看到玉婵疯狂自责,卫子默显得无措。

“我知道世子在心里怨奴婢,我猜世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应该也不想看到奴婢了,所以我不告而别偷偷走掉,可我没走远,奴婢舍不得走远,我只想站在世子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守着你,就这样守一辈子,就算听到他们诋毁我诬陷我我都没出来解释,可是我找不到世子了……我以为……以为……”

玉婵狠狠抹泪,眼泪却越流越凶,“奴婢知道

,我又给世子闯祸了!这次奴婢一定走的远远的,再也不会连累世子,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找到我……”

“如果找不到你,我要怎么办。”

卫子默紧紧盯着玉婵,深邃黑眸闪出一抹异样光彩。

他低喃,声音小到只有自己听得到。

“呜呜呜……”玉婵突然蹲在地上,紧捂着嘴,身体猛烈抽搐,眼泪顺着指缝凶猛滑落,湿了衣襟,碎了人心。

卫子默缓慢蹲下身,他伸出仅剩的右手却又不敢落在玉婵身上,“我喜欢你。”

玉婵怔忡抬起头,茫然看着与她蹲在一处的男子,泪眼朦胧又透着希翼,忐忑而又不安。

她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又觉得根本不可能。

“如果你不嫌弃我是残废,不能给你最温暖的怀抱,那么,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爱你吗?”卫子默无比认真的看向玉婵,眼眶微红。

玉婵慌乱抹净眼角泪水,茫然又凄楚,狠狠点头又狠狠摇头,哭出声音,“不行……玉婵是青楼女子……配不上……我配不上世子……”

“是我配不上你,你美丽,纯洁又满身坚毅,还记得刑场之上,你明明那样弱小连自己的生命都主宰不了,却依旧挺直身体,你不卑微,不低头,你的样子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我心里打下烙印,一辈子也抹灭不掉。”

卫子默无比缓慢又清晰开口,同样忐忑回望,“能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吗?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

……”

“呜呜……呜呜呜……”玉婵怎么可能嫌弃!她怎么可能嫌弃啊!

明明玉婵已经扑进怀里,卫子默仍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停滞在半空的手依旧不敢落下来。

他还没得到答案。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玉婵仍在怀里哭,卫子默这才用仅有的右手,揽住玉婵,“你嫌弃也来不及了……”

玉婵不走了,这是卫子默的决定。

皇宫里,凤天歌在将容祁拎到延禧殿之后,直接叫月牙收拾出一间厢房,不管容祁愿不愿意,从现在开始,他都要住在这里。

北冥渊那边,自有凤天歌去说。

容祁能不乐意么,这一乐意就把自己答应萧文俊的事儿给忘到了后脑勺。

入夜,点点星辰在深邃的夜空中跳跃,闪耀如华。

容祁上次住进延禧宫里,楚太后还在。

而今物是人非,夏花依旧。

原本晚膳容祁是想等凤天歌回来一起吃,可等到酉时都不见人影,他也就不吃了。

夜风微凉,容祁独自坐在院中梨树下,仰望星空。

他不知,此刻院门处,亦有人如他凝望夜空般,凝望着他。

虽然天边尽头每一颗星子各有不同,却如何也敌不过那轮圆月,独一无二。

萧文俊眼里,容祁便是那轮独一无二的圆月。

不可替代,绝无仅有。

萧文俊来时带着火气的,可在看到静静坐在树下的容祁时,也就没了脾气。

“容兄果然在这里。”也不管容祁脸上惊悚到失调的五官,

萧文俊悠然迈步坐到容祁对面,摆了个惬意的姿势,玉带金靴,身段笔直。

“萧……萧兄?”容祁猛的一僵,噎喉。

“是啊,文俊等了好久不见容兄到我府上饮酒,怕容兄有危险便过来了。”萧文俊没用‘寻’字,一只银龟没入指尖,“看起来,容祁很无聊?”

容祁眨眨眼,确切说是眼角在抽,“没有,我不无聊。”

“哦,那容兄在做什么?”萧文俊悠悠问道。

“数星星。”容祁脱口而出之后就后悔了,还有比这更无聊的事么。

萧文俊低笑两声,胭脂色的薄唇微微轻抿,“原来容兄还有这样的情趣。”

萧兄你别笑了,我冷。

“对不起。”容祁道。

不管过程如何,萧文俊的确为了自己放了玉婵,而他,却没赴约。

有风起,树叶轻飘拂过,落在容祁肩头。

萧文俊身子倾斜过去,抬指夹在手里,轻轻一吹,叶落。

“纵有一日你真对不起我,我也不会怪你。”萧文俊笑的那样温柔,声音很轻,像是生怕惊到什么一样,十足的宠溺。

容祁心跳有些承受不住,微微侧目,“萧兄你其实……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为什么?

时间很久了,久到容祁问的时候萧文俊都有些想不起来。

那时,容祁还没来齐国,他也没来。

那时的他们,还很小。

“你们在干什么?”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打破这份美好的宁静。

当然,只对萧文俊来说是美好,容

祁后背都湿了。

凤天歌生怕容祁一个人呆在延禧殿出事,所以自鱼市办完要紧的事便朝回赶。

果然,被她抓个正着……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