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努力活下去

第四百五十三章 努力活下去

那时的他,才五岁。

然而面对生死他居然没有恐惧,他只想如果有来生,他希望自己能投胎成一块没有心的石头,没有心就不会痛。

突然间,那两个皇兄不知怎的也掉进池子里。

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见一张稚嫩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向他伸出手,‘你别害怕,我拉你上来,抓住我的手!’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容祁,白净细嫩的皮肤,一双大眼睛比夜幕星子还要闪亮。

说起来,容祁比他还要大一岁,可看上去倒像是比他小一圈儿,没来由的惹人怜爱。

他至今都记得为了把自己拽出池塘,容祁憋的满脸通红的样子。

后来,他出来时转手就把容祁推进池塘了。

不为什么,南越实力高于楚,两位皇子掉进池塘往小了说不算事儿,往大了说算是国事,反倒楚国皇子如果伤的更重,这件事才能不了了知。

那场戏他做的很好,没有人怀疑他在说谎,两个皇子吃了哑巴亏。

唯独容祁,掉进池子里直接灌了两口水昏迷不醒,又因为凉水激身染了风寒,多昏迷了两日。

那段时间萧文俊真的很怕容祁醒过来,他怕自己的谎言被揭穿。

然后,容祁醒了。

楚王问他当时发生什么事,他的回答是,忘了。

萧文俊没相信,那么容易忘的!

但他也没再去找容祁,既然他说忘了,那大家就都忘了吧。

直到离开前,礼部尚书在车里递给他一个盒子,

说是容祁给他的,盒子里装的糕点,还有一张写的十分工整的字条。

‘努力活下去。’

“萧兄?”容祁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萧文俊回答,不禁抬头时发现某俊正在走神儿!

萧文俊收回神识,又朝嘴里灌了口酒,“与容兄投缘罢了。”

自那之后,他真的有很努力的活下去。

没人知道,他能活到今天,付出了多少。

“哦……”容祁觉得这个回答简直不要太敷衍。

红日出山,霞光万斛。

有风起,无数蒲公英涌向半空,如一朵朵圣洁白莲绽放在金色光芒里,绝美而惊艳。

真的,很美。

容祁看的有些痴迷,此刻他的想法是,如果凤天歌在就好了。

萧文俊没有看景,这世间最美的景致,在他眼前……

离开风花雪月,还要过柴米油盐。

这厢北冥渊下了早朝,第一件事就是赶去龙乾宫趴墙角。

说到这件事,北冥渊心里也不是很舒服,自父皇醒过来到现在,他一次都没有被召见过,就连他主动想要请安都被拒绝。

原因是一直以为自己还是个少年的北冥景接受不了有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儿子。

这种解释跟忽视让北冥渊忐忑不安。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轻易接受北冥狄示好,果断与萧文俊决裂。

萧文俊固然有财,可财富却不及大齐国库。

南越的支持亦不及自己在父皇心目中的位置更重要。

龙乾宫内,北冥景在与北冥狄对招。

“瑾瑜,真的是许多年

过去了吗?”如今的北冥景身体稍稍好转,因为长了些肉,脸上颧骨看着不那么突兀,显得整个人精神不少。

但也仅此而已,说晕就晕的毛病一直没变。

龙榻上支着精雕的矮桌,桌上翡翠玉石的棋盘上落着一副以海贝研磨制成的黑白子。

北冥狄正盘膝坐在对面,手执黑子,一副高深莫测模样,“皇兄你这个问题刚才已经问过两遍了。”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见黑子落盘,北冥景长叹口气,“何以许多年过去了,瑾瑜你的棋艺不增反减,这些年你疏于练习了。”

好特么扎心!

差点儿没掀棋盘的北冥狄表示,这些年本王就没干别的你造么!

“白痴!”旁侧,已经拥有话语权的沈辞冷冷瞥了北冥狄一眼。

“你才白痴!你会你下!”北冥狄叫嚣声未落,沈辞已然夺子落子。

那厢,北冥景微微颌首,“算是好棋。”

北冥狄欲哭无泪,直接甩手封了沈辞穴道。

如果这步他想都没想到的落子处算是好棋,那沈辞一定是蒙的!

忽的,北冥狄好似想起什么,朝窗外瞅了瞅,“皇兄啊,臣弟之前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

“哪一件?”北冥景随意落子后,倚向床栏。

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步,要等很久。

“太子,太子殿下,皇兄你这三年昏迷不醒,亏得太子殿下主持大局才致大齐……”北冥狄硬是把‘外忧内患’噎回去,换成‘国泰民安。

北冥景睁开眼,“记得你昨日说过。”

“哦……太子殿下真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殿下。”北冥狄昧着良心,对北冥渊赞誉有加。

北冥景点点头,“这三年,为难他了。”

“嗯,太子殿下这三年为江山社稷,为黎民百姓那真是操碎了心,臣弟看着就心疼。”北冥狄心不疼,肝儿疼。

床栏旁边,北冥景闭上了眼睛。

这种情况经历的多了,北冥狄便也没有初时那般慌张,直接从龙榻上下来,点开沈辞,“皇兄睡了,我们走吧。”

他实际上是跟窗外趴墙角的北冥渊在说。

“还没睡。”床栏上,北冥景突然把眼睛睁开,悠悠然道。

北冥狄猛回头时沈辞先一步过去,“昨日我与你说顾紫嫣害死佟兮的事,你打算凌迟还是车裂!”

事情突变,北冥狄吓的赶忙拽回沈辞,“你乱说的什么话!”

麻痹北冥渊在外面还没走好么!

“佟兮是谁?”龙榻上,北冥景怔怔看向沈辞,一脸疑惑。

没别的,沈辞直接冲过去想要掐死北冥景,要你何用!

临了却被北冥狄封住穴道,拽出龙乾宫……

今日朝堂,保皇派与太子麾下那些人针锋相对的越发明显,其中不知是谁提了一句凤清曾于早年克扣军饷,中饱私囊。

但也只是一提,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

凤天歌等六人则依旧站在比较远的位置冷眼旁观,并未多言。

下朝之后,凤天歌如往常般与谢如萱坐上一辆

马车,而不是与凤清一起回营。

且不管在军营里如何,凤天歌这么做,代表了一个态度。

而她的这个态度,让北冥渊很满意。

回到军营,凤天歌第一件事便是入了主营帐……

-------------------

转手就把容祁推进池塘……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