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救赎者 > 31 复活

31 复活

十二月二十二日,星期一


他看着镜中那张脸。有一天,也许明年,早上他们走出武科瓦尔的小房子时,邻居是否会用微笑来和这张脸打招呼,说声你好?就像是在跟熟悉、安全、善良的面孔打招呼?


“完美极了。”他背后的女-子说。


他心想女-子指的应该是他身上穿的这套小晚礼服。这里是一家西装出租兼干洗店,他正在照镜子。


“多少钱?”他问道。


他付了钱,答应明天十二点以前会送还西装。


他走进灰濛濛的阴郁天色中,找到一家可以喝咖啡的餐厅,餐点也不会太贵。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有等待,他看了看表。


今年最长的黑夜来临了,薄暮将房舍与原野笼罩在灰茫茫的天色中。哈利驾车离开侯曼科伦区,但还没抵达格兰区,阴暗就已入侵公园。


刚才他在麦兹·吉尔斯卓家打电话请制服警察派一辆巡逻警车前往现场,然后就离开,什么也没碰。


他把车停进警署车库,上楼走进办公室,打电话给克劳斯·托西森。


“哈福森的手机不见了,我想知道麦兹·吉尔斯卓是不是有留言给他。”


“如果有的话呢?”


“我要听。”


“这是监听,我不能帮忙,”托西森叹了口气。“你打给警察应答中心吧。”


“这样我需要法院命令,可是我没时间,你有什么建议?”


托西森想了想。“哈福森有计算机吗?”


“我就坐在他的计算机前面。”


“不行不行,算了。”


“到底是怎样?”


“你可以透过挪威电信的网站进入手机留言,可是需要密码才能进去。”


“那是个人设定的密码吗?”


“对,可是你没有,所以得碰运气……”


“我来试试看,”哈利说:“网址是?”


“你的运气得非常非常好才行。”托西森说,口气听起来像是他常常运气不好。


“我觉得我可能知道。”哈利说。


哈利进入网站后,键入“列夫雅辛”,结果显示密码不正确,于是他缩短密码,只输入“雅辛”,然后就登入了。留言共有八则,其中六则是贝雅特留的,一则来自特伦德拉格,还有一则来自哈利手上那张名片上的手机号码,也就是麦兹留的。


哈利按下播放键,于是不到两小时前他所看见躺在自家客厅地上的死人,就开始透过计算机的塑料喇叭用金属声调对他说话。


留言播放完毕后,最后一片拼图拼了起来。


“有人知道尤恩·卡尔森在哪里吗?”哈利在手机上问麦努斯,一边下楼前往警署一楼。“你有没有试过罗伯家?”


哈利穿过一扇门,敲响柜台上的访客铃。


“我打过电话,”麦努斯说:“可是没人接。”


“你去跑一趟,如果没人应门就直接进去,可以吗?”


“他家钥匙在鉴识中心,现在已经四点多了,平常贝雅特都会待到很晚,可是今天因为哈福森的事……”


“别用钥匙了,”哈利说:“带撬棒去。”


哈利听见脚步拖行的声音,接着就看见一名身穿蓝色连身工作服的男子一跛一跛走来,男子满脸皱纹,鼻梁上挂著一副眼镜。他看也没看哈利一眼,就拿起哈利放在柜台上的领取单。


“那法院命令呢?”麦努斯问道。


“不用了,我们手上那张还有效。”哈利说谎。


“是吗?”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我下的命令,可以吗?”


“好。”


蓝衣男子发出呼噜声,摇了摇头,把领取单退回给哈利。


“史卡勒,我等一下再打给你,这里好像出了点麻烦……”哈利把手机放回口袋,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蓝衣男子。


“霍勒,同一把枪不能领取两次。”男子说。


哈利听不懂谢尔·亚特列·欧勒的意思,但他的颈背却突然浮现一阵刺刺麻麻的感觉,这不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因此他知道这代表恶梦尚未结束。事实上恶梦才刚要开始。


甘纳·哈根的妻子将身上礼服整理妥当,走出浴室。哈根身穿小晚礼服站在玄关镜子前,正在打领结。她站在一旁等候,心知再过不久,哈根就会哼个几声,叫她帮忙。


今早警署的人打电话来报告杰克·哈福森的死讯时,哈根就觉得没心情去参加音乐会,也觉得自己应该去不了。她知道这星期他们都会觉得乌云罩顶。有时她会想,不知道除了她之外,有谁知道这种事对哈根的打击有多大。无论如何,后来总警司来电,叫哈根一定要出席音乐会,因为救世军决定要在音乐会上为哈福森默哀一分钟,哈根身为他的直属长官必定得出席。但她看得出哈根很不想去,严肃的氛围笼罩在他眉间,仿佛戴了一顶贴合的头盔。


哈根哼了一声,解开领结。“莉莎!”


“我在这里,”她冷静地说,走上前来,站在哈根背后,伸出了手。“领结给我。”


镜子下方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哈根倾身接起电话。“我是哈根。”


她听见电话那头传来遥远的声音。


“晚安,哈利,”哈根说:“没有,我在家,我跟老婆得去参加今晚的音乐会,所以提早回来。有什么新进展?”


莉莎·哈根看着他不发一语,听着电话,头上那顶隐形头盔似乎越来越紧。


“好,”最后哈根说:“我会打电话回警署,叫每个人提高警觉,并动员所有人力去找。等一下我就得去音乐厅,会在那里待好几个小时,但我会把手机调到震动,有事就打给我。”


他挂上电话。


“怎么了?”莉莎问道。


“是我手下的警监哈利·霍勒打来的,他刚才去警署地下室用我开给他的领取单领枪。今天我重开一张给他,因为他家被闯空门后,原本那张领取单就不见了,但今天稍早竟然有人用原本那张单子去领出了手枪和子弹。”


“呃,如果只是这样……”莉莎说。


“恐怕不只这样,”哈根叹了口气。“更糟的还在后头,哈利怀疑手枪可能被某人拿走,所以打电话去鉴识中心询问,结果证实他怀疑得没错。”


莉莎看见丈夫的脸登时有如罩上一层寒霜,心头一惊。仿佛刚才哈利说的话现在才产生后座力似的,哈根听见自己对妻子说:“我们在货柜场射杀的男子血液样本显示,他不是在哈福森旁边呕吐的人,不是在他外套上沾上血迹的人,也不是在旅社枕头上留下头发的人。简而言之,我们射杀的人不是科里斯多·史丹奇。如果哈利说得没错,这表示科里斯多·史丹奇还逍遥法外,而且身上有枪。”


“这么说来……他可能还在追杀那个可怜的家伙,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尤恩·卡尔森。所以我得打电话回警署,动员所有人力找出尤恩·卡尔森和科里斯多·史丹奇的下落。”哈根把双手手背抵在眼睛上,仿佛眼睛很痛。“还有,哈利命令部下强行进入罗伯的公寓寻找尤恩,后来部下打电话回报。”


“怎么样?”


“公寓里似乎有打斗痕迹,床单……沾满血迹,尤恩下落不明,只发现床底下有一把折迭小刀,刀身有干了的血迹。”


哈根放下双手,莉莎在镜中看见他双眼发红。


“全都是坏消息,莉莎。”


“甘纳,亲爱的,我知道。可是……那你们在货柜场射杀的人是谁?”


哈根用力吞了口口水。“现在还不知道,只知道他住在货柜里,血中含有海洛英。”


“我的天啊,甘纳……”


莉莎捏了捏哈根的肩膀,试着和他在镜中目光相对。


“他在第三天复活。”哈根低声说。


“什么?”


“救主。我们星期五晚上射杀他,今天是星期一,也就是第三天。”


玛蒂娜·艾考夫艳光四射,令哈利忘了呼吸。


“哈囉,不认得我了吗?”玛蒂娜用低沉嗓音说。哈利记得第一次在灯塔餐厅碰到她,她就是用这个嗓音说话,当时她穿的是制服,而这时她站在他面前,身穿一袭简约优雅的黑色无袖晚礼服,和她的头发一样熠熠生辉。她的肌肤白皙剔透,几乎是透明的。


“我正在打扮,”她笑说:“你看。”她扬起一只手。哈利觉得她的动作难以想像地柔软灵巧,仿佛在跳一支舞,是一连串优雅舞姿的延续。她手中拿着一颗白色的泪滴形珍珠,映照着公寓玄关外的昏黄灯光,耳垂上挂著另一颗珍珠。


“进来吧。”她说,后退一步,放开门把。哈利跨过门坎,和她拥抱。“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她说,把他的脸拉到面前,在他耳畔喷出热气说:“我一直在想你。”


哈利闭上眼睛,紧紧拥抱\_她,感觉她娇小如猫的身\_体散发暖意。这是他一天之内第二次以这个姿势站立,双手抱着她,而且不愿放开,因为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珍珠耳环垂落在她眼睛下方的脸颊旁,仿佛一滴凝冻的泪珠。他放开了她。


“怎么了吗?”她问道。


“先坐下吧,”哈利说:“我们得谈一谈。”


两人走进客厅。玛蒂娜在沙发上坐下,哈利站在窗边,低头看着街道。


“有人坐在车里抬头往这边看。”哈利说。


玛蒂娜叹了口气。“是里卡,他在等我,要载我去音乐厅。”


“嗯,玛蒂娜,你知道尤恩在哪里吗?”哈利注视着她在窗玻璃上的映影。


“不知道,”她说,和哈利四目交接。“你这样说的意思是我有理由应该知道吗?既然你用这种口气问我。”她话声中的甜美不见了。


“我们认为现在尤恩住在罗伯的公寓里,所以刚刚强行进入,”哈利说:“结果只发现床-上沾满血迹。”


“我不知道这件事。”玛蒂娜用毫不造作的惊讶口气说。


“我晓得你不知道这件事,”哈利说:“鉴识人员正在比对血型,也就是说血迹的血型已经验出来了,而我很确定他们会得到什么结果。”


“是尤恩的血?”玛蒂娜屏息以待。


“不是,”哈利说:“但你希望是尤恩的对不对?”


“你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强暴你的人是尤恩。”


客厅静了下来。哈利屏住气息,听见她倒抽一口气,良久之后才呼出来。


“你怎么会这样想?”玛蒂娜的话声带着微微颤-抖。


“因为你说事情发生在厄斯古德,当时在那里会强暴女-人的男人并不多,而尤恩·卡尔森正好是这种人。罗伯床-上的血来自一个叫苏菲亚·米何耶兹的少-女,昨天晚上她去罗伯的公寓,因为尤恩命令她去。她按照安排,用以前她的好朋友罗伯给她的钥匙开门进去。尤恩强暴她之后还打了她一顿,她说他经常这样做。”


“经常?”


“苏菲亚说,去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尤恩第一次强暴她,地点是在米何耶兹家,当时她父母不在。尤恩去他们家的理由是要检查公寓,毕竟那是他的工作,他也有权力决定谁可以继续住在里头。”


“你是说……他威胁她?”


哈利点了点头。“他说苏菲亚如果不听他吩咐并保守秘密,他们一家人都会被逐出公寓,送回克罗地亚。米何耶兹一家人的命运都掌握在尤恩手里,苏菲亚只好乖乖就范。这可怜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敢做,但她怀孕之后必须找人帮忙,找一个值得信赖、比她年长、可以安排堕胎又不会问太多的人帮忙。”


“罗伯,”玛蒂娜说:“我的天,她去找罗伯帮忙。”


“对,虽然苏菲亚什么都没说,但她认为罗伯知道让她怀孕的人是尤恩,我也这么认为,因为罗伯知道尤恩以前强暴过别人,对不对?”


玛蒂娜默然不答,只是蜷曲在沙发上,收起双-腿,双手抱-住luo露的肩膀,仿佛觉得很冷,或想原地消失。


玛蒂娜再开口时,声音十分细微,哈利仍听得见莫勒的手表滴答作响。


“当时我十四岁,他做那件事的时候我只是躺在那里,心想只要集中精神,就能穿透天花板,看见天上的星星。”


哈利聆听她述说那个在厄斯古德的燠热夏日、罗伯和她玩的游戏、尤恩的谴责眼神阴沉中带着妒意。那晚屋外厕所的门打开之后,尤恩手持罗伯的折迭小刀站在门外。她被强暴之后一个人被留在厕所里暗自哭泣,身\_体疼痛不已。尤恩迳自走回屋子。没想到不久之后,外头的鸟儿就开始啁啾歌唱。


“但最糟的不是强暴本身,”玛蒂娜语带哭音,但双颊仍是干的。“最糟的是尤恩知道他用不着威胁我,我自己就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他知道我就算把撕破的衣服拿出来当证据,并且取信于人,我心里也会永远怀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罪恶感将永远如影随形,因为这有关于忠诚。我身为总司令的女儿,难道要用一件毁灭性的丑闻把父母和整个救世军拖下泥沼?这些年来,每当我看着尤恩,他都会用一种眼神看我,好像是说:‘我知道,我知道事后你害怕地无声颤-抖哭泣,不敢让人听见。我一直都心里有数,并看见你无声的懦弱。’”第一滴泪水滑落脸颊。“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痛恨他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强暴我,这我可以原谅,而是因为他总是对我表现出他心知肚明的模样。”


哈利走进厨房,撕下一张厨房纸巾,回到客厅,在玛蒂娜身旁坐下。


“小心你的妆,”哈利说,把纸巾递给她。“等一下总理会出席。”


她小心地按压脸颊。


“史丹奇去过厄斯古德,”哈利说:“是不是你带他去的?”


“你在说什么?”


“他去过那里。”


“你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那个气味。”


“气味?”


哈利点了点头。“一种像是香水的甜腻气味,我在尤恩家替史丹奇开门时第一次闻到,第二次是在旅社房间,第三次是今天早上我在厄斯古德醒来时,在毯子上闻到的。”他凝视玛蒂娜的钥匙形瞳孔。“玛蒂娜,他在哪里?”


玛蒂娜站起身来。“我想你该走了。”


“先回答我。”


“我不需要回答我没做过的事。”


她伸手去开客厅的门,哈利抢上前去,站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肩膀。“玛蒂娜……”


“我得去音乐厅了。”


“玛蒂娜,他杀了我的好朋友。”


她的神情封闭又强硬,答道:“也许他不该挡路才对。”


哈利抽回双手,像是被烫到似的。“你不能让尤恩·卡尔森就这么被杀死,这样宽恕何在?宽恕不是你们这一行的核心本质吗?”


“是你认为人会改变,”玛蒂娜说:“不是我。我不知道史丹奇在哪里。”


哈利让她离开。她走进厕所,关上了门。哈利站着等待。


“你对我们这一行有错误印象,”玛蒂娜在门后高声说:“我们的工作跟宽恕无关。我们的工作跟别人没有两样,只是寻求救赎而已,不是吗?”


尽管寒冷,里卡依然站在外头,双\_臂交迭倚在引擎盖上。哈利离去时对他点了点头,他没有回应。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