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浪花少年侦探团 > 3

3

岛文男驾驶的轻型卡车,是在流经大阪府南部的大和川堤岸上被人发现的,该地区正式的名称叫住吉区我孙子。那附近有一所府立高中,发现者是该校男子田径队的队员。此人每天早晨都会去堤岸跑步,这天在晨跑途中,他看到了那辆被遗弃的轻型卡车,无意中往车内一瞧,发现了福岛文男。

住吉警察局和大阪府警本部的刑警接到报案后立即出动,八点刚过就赶到了现场。很快堤岸就被禁止通行,不过这地方原本行人就不多。

死因是后脑部的伤。据警方判断,死者受到了某种尖头凶器的重击。而卡车车厢的角上沾有血迹与毛发,且看起来像是死者的,于是推测可能就是撞到那里导致死亡。

“真是令人怀念啊。”大阪府警搜查一科的漆崎眺望着大和川,用力地做了个深呼吸,“以前我常来这里游泳。”

“在这么脏的河里?”

身高一米八的新藤俯视着漆崎问道。新藤明年就满三十了。漆崎是比他年长几岁的前辈,不过个子却比他矮了将近二十厘米。

“以前这里还是比较干净的。”说着,漆崎将视线从灰暗混浊的河水上移开,投向蓝色的卡车,“指纹查完了吗?”

“查完了。”新藤答道,“据说除了被害者留在方向盘上的指纹外,还有其他各种指纹,简直是多如牛毛。不过,车门那边有被擦拭过的痕迹,没能采集到完整的指纹。”

“哦……”

漆崎摸了摸印在车厢侧面的文字。那上面写着“N建设”这几个字。

“这是生野区的一家公司。”住吉警察局的胖刑警尾形告诉漆崎,“不过,被害者好像不是公司的职员。据说他和公司社长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昨天只是借卡车用了一天罢了。”

“是吗。”

从被害者随身携带的驾照得知,死者是住在生野区的福岛文男,今年四十岁,身高一米六,个子矮小。尸体被发现时穿着深灰色的裤子和藏青色的夹克。除了驾照,他身上还带着一个钱包,里面有五百六十元和过期的赛马券。此外还有三支没装进烟盒的希望牌短支香烟,以及印着商业街广告的日式手巾。所有的物品都放在夹克的兜里。

快到九点的时候,文男的妻子雪江乘坐警车抵达了现场。跟着雪江下车的还有两个男孩,他们是文男的儿子,大儿子友宏在读小学六年级,小儿子则夫在读小学二年级。

雪江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像睡着了。或许是因为丈夫的死带来的打击,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她的五官长相,好好化妆的话,应该算是个美\_女,然而憔悴的面容和俗气的服装破坏了她的形象。

雪江确认完遗体之后,进警车接受了问讯。漆崎和她坐入后座,新藤和住吉警察局的尾形则坐在前面。新藤负责记录。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友宏和则夫正站在堤岸上眺望大河。

漆崎首先问了文男的职业。雪江迟疑片刻后,低声答道:“他失业了。”

“原来是这样。”漆崎不动声色地说,“那么现在是太太你……”

“嗯,”雪江答道,“我在契尔德玩具公司上班。”

漆崎看看尾形,仿佛在问他是否听说过这家公司。尾形轻轻点头。

之后,漆崎问了他俩结婚的时间、家庭成员、文男以前就职的公司等一系列问题。接着他又问道:“你丈夫是什么时候离家的?”

“晚上十一点左右。”

“这么晚啊,他平时也会在这种时候出门吗?”

“他有时会在这种时候出门喝酒,但开车出去还是第一次。”

“你没问他要去哪里?”

“他没告诉我,只是拿了钱就走……”

“钱?拿了多少?”

“我估计是两三万。”

“哦。”漆崎点头。现在这笔钱不见了,由此可见,也有可能是盗贼干的……

“他出门时的样子如何?有什么反常之处吗?”

“我感觉他好像非常慌张,问什么他都不回答。”雪江仿佛刚睡醒一般,回答时的反应整整慢了一拍。

“那白天呢?看起来也很慌张吗?”

雪江摇了摇头。“白天我上班去了……所以不是很清楚……”

“你丈夫经常开车出去吗?据我们所知,这辆车是借来的。”

“借车的事我不清楚。以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哦……”

“你想得出你丈夫来这里的目的吗?”尾形加入了问话者的行列。

“想不出……”雪江侧着头说。

“这一带有你丈夫的熟人吗?”

“应该没有。”

“你能说出最近跟你丈夫有来往的人的名字吗?拣你知道的说就行。”

漆崎的问题令雪江有些为难。

“我想酒馆啊、赛马场之类的地方应该有他的熟人,但我不是很清楚……真是不好意思。”

“那么他最近情况如何?有没有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

“……”

“有人给他打过电话吗?”

“我觉得最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人给他打电话了。”

“这样啊……”漆崎叹了口气。他看看尾形,像是在问还有没有别的问题,尾形也摇了摇头。于是刑警们对雪江的协助表示感谢后,放她下了警车。

福岛文男居住的廉价公寓位于生野区大路,那里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门面不到两间 [1] 宽的出租房。由于路面狭窄,外加到处都是单行道,不熟悉地形的话怕是很难把车子开进去。

漆崎和新藤坐地铁来到最近的车站,然后一路向人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福岛文男居住的公寓。在大阪市内,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要比自己开车快得多。

他俩挨家挨户地拜访公寓楼的其他住户,探听福岛家的情况。由于今天早上才发现尸体,住户们都不知道有这桩命案,见刑警上门调查,便再三追问出了什么事。然而,两位刑警硬是没透露文男被杀的事。

查访过半后,有一点已水落石出:最近福岛家因文男的家暴变得混乱不堪。据说文男失业之后,每天不是喝酒就是在家里大吵大闹。

“也亏他太太的身-子撑得住。话说那家伙究竟犯了啥事?”

大部分住户都误以为是文男犯了什么罪。

查访完几户人家后,两位刑警来到了福岛家的隔壁,只见门牌上写着“山田”两个字。刑警敲敲门,一个瘦削的女-人面带疑惑地探出头来。看年纪大约五十出头。看到警察手册时,她的目光变得更加警惕了。

“关于福岛先生的事……”

漆崎刚开口,她便立刻反问道:“那家伙果然是干了什么坏事吧?”

女-人的眼里透出好奇之色。

“果然什么的……听您的意思,是不是出过什么事?”

女-人两眼发亮,仿佛早就在等着这个问题。

“昨晚他们家闹出了好大动静,我跑到窗口一看,原来是福岛太太在阻拦她丈夫。”

“阻拦?拦什么?”

“就是阻拦他出门啊。他太太看他要开车出去,就说‘你给我站住’。另外,应该还说过‘你不能把钱拿走’之类的话。”

“她丈夫就这么走了?”

女-人鼻子哼了哼,说:“就我看到的,那个男人从来没听过他太太的话。”

“当时是几点?”

“唔,这个嘛……”不知为何,女-人看了看漆崎的手表,“我想应该是十一点左右。”

和雪江的叙述一致。

“那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啊,对了,十一点半左右,那家的太太还过来打了声招呼,说她丈夫可能会在半夜里回家,要是又闹起来了,还请大家忍耐一下。当时,她儿子也在旁边。真是辛苦啊……话说那家伙到底干什么了?”

“不,他并没有干什么。”

之后,漆崎要求对方把所知道的有关福岛家的事都说出来。女-人顿时眉飞色舞地打开了话匣。她的话其实与左邻右舍提供的信息多有重复,只是表述得特别夸张。添油加醋似乎是这个女-人的特色之一。

“那位大妈真能说啊。”

漆崎看着手表咂了咂嘴。山田德子的高谈阔论大大影响了原定计划,但漆崎和新藤并未因此而得到什么收获。

离开公寓后,两人顺便去了一趟N建设株式会社。从地址来看,那儿离公寓楼不远,事实上比他们想象得更近,也就隔着两百米吧。沿公寓楼前的路向左直走,在第二个路口向右一拐就到了。公司的场地内胡乱地停着大型卡车和拖车,另外还有几辆轻型卡车,与案发现场的车款式相同。

两人东张西望了一番,终于找到了一栋如预制房一般的两层简易建筑。看来那就是N建设的办公楼。

也许是住吉警察局事先联络过,公司方面似乎对案情已有所了解。两位刑警在粗陋的接待椅上坐下,与社长小川会面。小川身-子肥厚,胖得连西装前襟的纽扣都快绷飞了,晒得黑黑的脸上满是油光,一看就知道是个暴发户。

“那家伙真是……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小川一阵长吁短叹,不过并没显出悲伤之色。

“你和福岛先生交情如何?”漆崎问。

小川社长抱起了胳膊。

“我和他在一个小学念书,所以算是发小吧,打小一起干了不少蠢事——差不多就是这么个关系。最近我们也有联络,合伙赌个马什么的。不过,我听他的话买的赛马券一张也没中。”小川豪爽地笑了起来。

“福岛先生开的轻型卡车好像是你这里的吧?”

“是的。昨天他突然说要借,我就借给他了。”

“他是几点来借的?”

“五六点吧。”

漆崎想,时间这么早倒是意外。

“他没说借去干什么吗?”

“唔……好像是说要运点东西。我也挺忙的,就没细问。”

“他经常问你借车吗?”

“偶尔吧。也不光是老福啦,但凡有熟人来问我借车,我都会乐呵呵地借给他。我又没什么损失。”

“他有没有说要借到什么时候?”

“他说今天早上就还。其实晚点还也不会妨碍我们工作。”

“今天早上……也就是说福岛先生还打算在半夜里用车?”

“应该是吧。不过,怎么用是他的自由嘛。”

“夜间这里是不开放的吧?也就是说,不到早上还不了车?”

“不,这里晚上不关门。所以,把车子开过来随便一停就行了。你看,我们的车侧面都印着‘N建设’这几个大字,也不会有人来偷。”

“原来是这样……”

接着,漆崎又提了几个问题。比如,对福岛文男被害一事有无头绪、和福岛有来往的人叫什么名字等等。问完之后,他和新藤便离开了公司。小川对福岛的死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想法。正因为如此,他的意见不掺杂主观因素。但是,没能获取线索也是不争的事实。


[1] 日本过去使用的长度单位,1间约为1.82米。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