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浪花少年侦探团 > 4

4

岛友宏的父亲——福岛文男的尸体被发现后的次日清晨,忍一进教室就看到两个男孩在争吵。说是争吵,其实是打架,而非拌嘴。两人接连撞翻教室后方的桌椅,在地上滚作一团。或许是因为上课铃声已经响起,大部分孩子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只是侧头看着他俩。虽然有几个学生站在他俩周围,但无人上前阻止。当然也并不是在为两人加油鼓劲。只有一个当班干部的女生在边上大喊大叫。然而,光顾着制伏对手的当事双方似乎并没有听到。

“喂!你们两个在干吗?!”

忍走过去,抓住上方那个孩子的肩膀,想把两人拉开。虽说是孩子,但到了六年级,力气已经不小了。起初两个孩子纹丝不动,直到发觉来劝架的是老师,才放开手。

“你们为什么打架?”

慢吞吞地站起来的是原田和畑中,在小学生里都算是大块头。他俩气鼓鼓地怒视着对方,谁也不吭声。两人从头到脚都是黑乎乎的一片,看来此前战况十分惨烈。原田掉的一只鞋似乎被他用来砸了畑中的脸。这只“月星”牌运动鞋的商标在畑中的圆脑门上留下了一个颠倒的印痕。

“你们不吭声的话,老师就只能去问别的孩子了。趁着还没给大家添麻烦,赶快交代了吧!”

也许是这句话起了作用,原田终于开口了。

“畑中说是福岛杀了他自己的老爸,所以我很生气。”

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吓人的话,忍不由大吃了一惊。

“我没那么说。”畑中辩解道。

“你说了。”

“我只是说,总不会是福岛干的吧。”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等一下!”忍用手将两人隔开,“两个男子汉像金鱼一样噘着嘴,在小细节上吵个不停,像什么样子。打架的理由我已经知道了。好了,畑中,你为什么要说那种话?你这样说朋友,原田当然会发火了。”

畑中把他的金鱼嘴转向忍,说:“我可没有乱说。以前福岛说过,那个老家伙要是死了该多好。所以我才会这么想。”

忍感觉自己的脸色变了。

“老家伙是指福岛的父亲?”

“对啊。”

“福岛亲口说过父亲要是死了该多好?”

“嗯。”

原田在一旁怒吼道:“骗人,福岛不可能说这种话!”

“真的,他真的说过。”

眼看两人又要扭打起来,忍慌忙拦住。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畑中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原田你也得相信这一点。不过畑中啊,就算福岛说过那样的话,他们毕竟是父子,至于福岛是不是那种会杀害亲生父亲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畑中小声答道。

“既然如此,就不可以说那种话。好了,今天你们两败俱伤,算是打了个平手。我这么说没问题吧?怎么,原田你好像不太服气啊,有什么意见吗?”

“总觉得我好像吃亏了……”

“这是你的错觉。吵架永远是两败俱伤的。好了,第二堂课就要开始了,你们赶紧坐好。”

忍强行解决了这场纠纷。这本来没什么,她心中却萌生了一丝不安。这份不安让她决定提早结束第三节的家政课。

刑警新藤正好到附近办事,就决定顺便去福岛家的公寓楼走一趟。换个日子来查访往往能得到新的情报。尤其是福岛家的邻居——那个叫山田德子的女-人,似乎总对别人家的事抱有浓厚的兴趣。没准从昨天到今天,她又打探到一两件趣闻。

敲了敲山田家的门,不一会儿里面就探出一张满是皱纹的瘦脸。新藤堆起笑容,正要问有无出现新的情况,德子早已扑到他跟前,滔滔不绝地说开了。

“刑警先生,你来得正好!”从金牙的缝隙之间喷出的口水直奔新藤的西装领子而去。新藤不禁后退了一步。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别管出没出事,总之刚才有个奇怪的女-人敲了福岛家的门。”

“奇怪的女-人?什么样子的?”

“很年轻,打扮得花里胡哨的。脸看上去不太正经,绝对是夜里出来站街的那种。会不会是凶手的那个呢?”

德子竖起小指 [1] ,歪了歪脑袋。新藤觉得眼前的这张脸才叫不正经呢。

“敲门后她干了什么?”

“福岛家一个人也没有,她就到我这里来了。她问我警察查了些什么、凶手是不是有眉目了,总之都是些奇怪的问题。”

“哦……”

新藤也觉得凶手这么做未免草率,不过派情妇出来刺探消息也不是没可能。

“那女-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您能不能说得更详细一点?”

“都说了是年轻女-人……啊!”

越过新藤的肩头望着马路的德子突然呼吸一滞,引得新藤也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红衣人影一闪而过,消失在街角的另一边。

“就是那个女-人!不会错的!”

“是那个穿红衣……”

“对啊,你还愣着干吗,快去追啊!”

德子在新藤背上推了一把,就像激励亲儿子似的。为什么我非得听这个老女-人指挥啊!想归想,新藤还是去追了。

穿红罩衫的女-人在新藤前方二十米处忽隐忽现。此人身高约一米六,不算粗壮但体格强健,头发中等长度,在阳光下闪耀出栗色的光泽。她右手拿着纸袋,左手拎的也不知是手提包还是小挎包。起初步频还算正常,不久就变成了快跑,还时不时地回头看。新藤认为她已经察觉有人在跟踪她了。

女-人假装向前直走,突然在某个街角向左拐去。新藤也慌忙拐过那个街角,立刻就看到了女-人拔腿狂奔的背影。

新藤也理所当然地跑了起来。虽说两腿使足了劲,但他心里很笃定。对方毕竟是女-人,不可能逃得掉。想不到能在这种出人意料的场合捕获到猎物……

然而,很快新藤就意识到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他本以为能轻松取胜,谁知两人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缩短。不,没准还拉远了。总之,对手速度惊人。

新藤遥遥望见女-人跑进了一条小巷。当他瞥见对方的脚下时,不由得吃了一惊,同时也恍然大悟。

“搞什么呀,居然光着脚跑。”

看来不拿出点毅力追是不行了!新藤跟着那女-人冲进了小巷,就在这一瞬间,他的额头遭受了暴击。新藤差点顺势蹲下,但又拼命撑住,努力观看前方。只见那女-人两手各拿一只高-跟-鞋,气势汹汹地站在那里。新藤看着高-跟-鞋那尖锐的鞋跟,额头又感到阵阵剧痛。

“放肆!”

女-人发出一声怒吼,就连新藤都看得出她的脸在抽搐。

“我是大路地区的忍!谁敢小瞧我,我就要他好看!”

跟踪女-人总归是不对的,这是忍的想法,所以她认为自己完全没必要道歉。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提议上哪儿去喝杯茶,权当赔礼道歉。一来是因为她了解到对方是警察,正在追查杀害福岛文男的凶手;二来是因为这个警察长得还不错。

“原来你打过垒球啊,难怪体力这么好。”新藤用小毛巾按着额头,不无讽刺地说。“对了……你为什么要去福岛家周边打探消息?”

“啊,其实是这样的……”忍告诉新藤,她从学生那里听说友宏说过“老爸死了才好”之类的话,心中不安,所以就来调查了。

“我相信那孩子不会做那种事。但是我很在意警方的想法,以及那孩子是否有可能是凶手,所以就去找邻居打听了一下。”

“这么说,老师也觉得福岛家有问题?”

“因为他父亲没有稳定的工作,而且听说还老是在家里喝酒……我想福岛同学和他母亲的日子肯定都过得很辛苦。”

“嗯……没错,邻里之间好像也是这么传的。”

“警方果然是在怀疑福岛同学吗?”

忍抬头看了新藤一眼,新藤忙苦笑着摆手。

“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这样的看法。而且,凶手也不可能是家庭内部的人。”

“……”

“根据解剖结果,死亡推定时刻是尸体被发现的前夜十点到十二点之间。你看,被害者是在十一点把轻型卡车开出公寓的,从公寓到案发现场的车程是三十分钟左右,所以凶手作案是在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然而,根据邻居山田女士的证词,十一点半左右她见过福岛太太和她的儿子。简而言之,被害者的家属都有不在场证明。”

“这样啊。”忍长舒了一口气。

“好了,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们警方吧。”新藤按着额头站起身来,“老师你只要在学校里等消息就好了。啊对了,你今后还是别穿这种颜色的罩衫比较好。”

“为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这么觉得……”

新藤想说山田德子误以为她是卖笑女的事,但又忍住了。否则高-跟-鞋怕是又要砸过来了。

与新藤道别后,忍又一次拜访了福岛家,这回有反应了。友宏一个人在家。

“唉,原来是老师啊。”友宏扫兴地说,随后他“噗”的一声把嘴里的泡泡糖吹出了一个大泡泡。

“‘唉’什么的,也太不友好了吧!让我进去。”

忍反手关上门,在玄关前坐下。

“老师,你是不是搞错日子了?葬礼在后天。”

“我知道。我是想着你会不会意志消沉,才来看看的。”

“我没有意志消沉。现在精神得很。”

“可是你父亲去世了,总会有一点打击吧?”

“确实是吃了一惊,不过这也是命啦。”

“还真的挺精神的。”

“老师,你好像很失望啊。要不我装个沮丧的样子给你瞧瞧?”

“笨蛋,谁要你装样子。对了,你这是在干吗?”

“你看不出我是在泡茶吗?”

“怎么能把茶叶直接放进茶杯呢?算了,不用费心了。先说你的事,你现在一定很够呛吧,有困难了记得来找老师商量。”

“到了非得找老师商量不可的时候,那就全完啦。”

“好好,还能跟老师斗嘴就好。”

忍“嗨哟”一声站了起来。她内心十分迷惘,不知该如何解释友宏这种完全让人感觉不到悲伤的表现。

就在这时门开了,雪江回来了。她看起来比以往更瘦更憔悴,只能靠化妆勉强掩饰。

雪江说要泡茶,但忍已起身告辞离去。虽然友宏喜上眉梢,但他母亲十分沮丧。


[1] 在日语中,小指读作“こゆび”,与恋人的读音“こいびと”相近,因此日本人常用小指来表示恋人的意思。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