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浪花少年侦探团 > 8

8

二天,公寓楼附近的集会所举办了福岛文男的葬礼。亲戚一个也没来,现场极为冷清。为死者上香的几乎都是街坊邻居,而且是觉得“既然太太都特意操办了葬礼”,出于对雪江的同情才来的。

漆崎和新藤站在马路另一边的电线杆旁,望着这门可罗雀的葬礼。他俩是在监视有无可疑分子出现。

“凶手哪可能到这种地方来,我们是在浪费时间吧!”

新藤捏着鼻子大发牢骚。就在刚才,有条野狗冲着电线杆撒了泡尿。

“也许吧。不过,我们必须脚踏实地,把这些工作做好。”漆崎望着葬礼现场,自顾自地说服了自己。

“脚踏实地我没意见,但能不能换个地方?我们没必要在狗尿尿的地方监视吧?”

“别要求这么高,我还在积肥旁边熬过一个通宵呢。再说了,也只有这里既能藏身又能看到葬礼的情形。”

“说得言之凿凿的,可是这地方根本藏不住人。两个大男人往电线杆旁一站,眼神再不好都能看到啊!你看,那个系围裙的大妈正一脸奇怪地看着我们呢。”

“吵死了!闭上嘴给我好好监视。”

两人叽叽咕咕地拌了几句嘴。这时,一个身穿黄色上衣和白色中裤的男孩面带惊奇的表情走了过来。他看起来像是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剃着板寸头,鼻子下面被鼻涕和灰尘弄得一片漆黑。

“哪来的脏小孩,一边去!”

漆崎正要撵人,就见那孩子一脸疑惑地抬头看着他俩,问道:“你们在干吗?”

“在工作。叔叔们很忙,你别来添乱,快走开。”

漆崎语声柔和,但那孩子没有走开的意思。

“你们在干吗呢?”他又问了一遍,这回声音大了许多。

“真烦人!你这个一身尿骚的小鬼管这么多干什么!”

“叔叔们才是一身尿骚哦。”男孩嘻嘻一笑,回敬了一句。

漆崎瞪了男孩一眼,嘴里说道:“喂,新藤。”

“在。”

“收拾他几下。”

新藤扬起右手作势要打,却在半途停住了。

“不对啊老漆,刚才我就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孩子,现在我想起来了,他是福岛家的儿子。”

“真的?”

漆崎蹲下-身,细细打量男孩的脸。没错,确实是福岛家的次子则夫。

“真的呢。刚才太脏了没认出来……喂,小鬼,你那里好像有一样好东西啊。”

漆崎注意到的是一本快要从则夫裤兜里掉出来的笔记本。

“让我看一下。”

漆崎刚抽出笔记本,则夫就小声说了句“小偷”。漆崎用没收来的笔记本嘭地敲了下则夫的头。

“这是什么?”

新藤也在一旁蹲下,往漆崎手上瞧。

“喔!这好像是公司发给雪江的员工手册。公司小归小,倒也像模像样地弄了这种东西。喂,小鬼!”

“我叫则夫。”则夫噘起了嘴。

“管你叫什么。我就问你,这东西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你妈妈的吗?”

然而,则夫摇头说:“不,是爸爸的。”

“不可能吧,这应该是你妈妈的东西。”

“就是爸爸的!是爸爸一直在看。”

“真的?”

“真的。”

漆崎哗哗地翻阅起来。可能是太新的缘故,总是好几页纸一起被翻过去。此外,还有一些奇妙的折痕。不久,漆崎的视线停在某一页上,滑稽逗趣的脸上浮现出严肃的表情。

“怎么了?”

新藤这么一问,只见漆崎紧闭双唇,含糊地“嗯”了一声。

“这个手册有问题?”

然而,漆崎没有作答,只是把手册装进自己的兜里。

“喂,你在这里再监视一会儿,我想起我还有点事要办。”漆崎说完,便迈开了大步。

“啊?你怎么能这样呢!”新藤叫道。

“小偷!快把手册还给我!”这是则夫的声音。

漆崎则回过头,又叮嘱了新藤一句:“你要好好监视啊。”

“真是的,每次都这样!”

新藤气鼓鼓地望着漆崎远去的身影。这位前辈积习难改,总是一想到什么就擅自行动。

新藤不情不愿地将目光移回葬礼现场,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一个穿白色西装、烫着短卷发、像是从刑侦剧里走出来的小流氓,正在纠缠雪江等人。而与那流氓对峙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女-人。

“老子只是叫他们还钱。”流氓嚷道。

昨天住吉警察局抓了一个流氓,这位多半是他的同伙。

“话是这么说,但也用不着在这种场合要钱吧!”

中气十足的声音。新藤想起那女-人是谁了,不由得苦笑起来。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烦!老子又不是找你有事。都说了老子想跟福岛的老婆谈谈。”

“慢着慢着。”

新藤把手搭在男人肩上。男人似乎吃了一惊,回过头来。

“干什么!你是谁?”

“跟女-人吵嘴多丢脸啊,今天就忍忍算了吧。”

新藤只做了一个掏警察手册的动作,那流氓就意识到了他的身份,顿时脸色大变。

“那……等一天倒也没关系……只不过,我们这边才是受害者啊。”

“知道,知道。”

新藤拍着那流氓的肩连连点头。最后那流氓总算是放弃了,朝雪江等人瞪了一眼,从小路离去。

“多谢。”

雪江低下头,新藤也微微点头致意,随即又将目光转向穿黑色西装的女-人。

“其实靠老师你一个人可能也没问题。”

“装什么酷啊。你就不能早点出场吗!”忍嘟起了嘴唇。

阴云密布的天空下,灵车以一种煞有介事般的缓慢速度向前行进。忍、友宏、则夫和新藤,一起送走了花哨得近乎可笑的灵车。只有雪江一个人去了火葬场。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忍问友宏兄弟。

“回家。”友宏答道,“我有很多事要做,忙得很。”

“大概什么时候能来学校?”

“闲下来了就去。”

友宏丢下这句话,转身向公寓楼走去。则夫也跟在他后面。

“现在的小学生真是坚强勇敢啊。”新藤不无钦佩地说。

“像这样的我要照看四十个呢,也要为我想想啊。”忍叹了口气。

忍和新藤并排向前走去。这条路通往大路小学。今天是星期六,现在应该是孩子们快放学的时候了 [1]

“啊对了,上次的事真对不起。”忍看着新藤的额头说。那里的肿包开始转为青黑色。

“不,我也有错……不过老师你可真有胆量,面对流氓都毫不退缩。”

“没那回事。其实我心里正怕得发抖呢。”

“我可一点都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你的高-跟-鞋又要出马了。”

“哼。”

大路小学的背后是美原神社。忍来学校好几年了,但还不知道美原神社供奉什么神。

小学和神社之间停着一辆卖章鱼烧的厢型车,车的后部被改造成了摊子。忍想起了太田美和的作文,福岛文男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在这里卖过章鱼烧。

新藤在摊子前吸了吸鼻子。“味道真香,老师你要不要?一盘才两百元。”

“我也要。”忍立刻接受了提议。她最爱的就是章鱼烧。

卖章鱼烧的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剪着个平头,用一条日式手巾代替头巾扎在脑袋上。他的头都快顶到车厢的天花板了,样子看起来很辛苦。老头手法利落地翻转着小丸子,然后把它们摆放在两个泡沫塑料盘上,再抹上大量酱汁,撒上青海苔。勾动食欲的香气顿时飘散开来。

“对了,凶手有着落了吗?哈呼哈呼……”忍边大口地嚼着章鱼烧边问。

“目前还在查,请再等一段时间。”新藤也一边哈着热气一边回答。

“什么呀……你这没精打采……叽里咕噜的……回答。我们老百姓可都交着高额税金呢。”

“彼此彼此,你的薪水也是从税金里来的。”

“我可是好好地……哈呼哈呼……在工作。”

“我们也是认真在办事。”

“坦率地说,我觉得现在不是吃章鱼烧的时候。”

“我说二位,”忍和新藤嘴里塞-着章鱼烧争论起来,卖章鱼烧的老头急忙插入对话,“吵架没问题,但你们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在这里吃着章鱼烧吵架会妨碍我做生意。”

“这里没有别的顾客啊。”新藤环视四周。

“现在是没有,但马上就会有一大波放了学的孩子过来。星期六可是做生意的好日子。”

“那有人来了我们就走。本来嘛,在这种狭窄的路上摆摊就不对。这里不是禁止停车吗?这么一来,别的车想过也过不去了。”

“有车子来我会移的。大阪哪儿都这样,在意这种事的话还怎么糊口啊。”

“不停在路边的话,还可以停到那里面去嘛。”

忍指了指学校和神社之间的夹缝。那是一条狭窄的小巷。

“不要胡扯了,那么窄的地方车子进得去吗?”

“不是吧,看起来能开进去啊。虽然可能会比较紧张。”

“你看,车子也许能勉强进去,但我就没法从驾驶室出来了。”

“对啊,车门打不开。”新藤手里拿着章鱼烧,一边朝巷中窥探一边说。

就在这时,忍“啊”了一声。新藤吃惊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然而忍没有立刻回答,她怔怔地望着虚空,片刻之后,把手中的章鱼烧交给了新藤。

“这个帮我拿一下。”

新藤正要问她接下来想干什么,她已鼓起那一贯的惊人劲头跑了起来。

“喂,竹内老师!”

新藤错愕了一瞬间,便凭直觉把握了事态。忍注意到了什么。恐怕还与案子有关。他焦急地想不能就这样空等。至少现在不是两手端着章鱼烧的盘子发呆的时候。

新藤把章鱼烧交给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孩子,一个箭步蹿了出去。抓紧的话还追得上——

另一边的忍则全力飞奔,打定主意不能被人追上。她一心只想尽力摆脱新藤的追踪,争取时间。

“喂……老师……”

新藤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看来他今天也是铆足了劲奔跑,被他追上恐怕只是时间问题,必须做点什么——

“喂,老师,你这是在干吗?”

就在这时,忍的面前出现了以原田、畑中为首的调皮捣蛋团。多半是因为今天班主任忍不在,他们就提早离校了。忍一向觉得这些小鬼烦人,只有此刻他们看着就像上天派来的救兵。

“喂!你们几个,帮我挡住那个从后面追上来的大叔。”

“怎么,老师你也有男人追啊?”

忍在说怪话的畑中头上拍了一巴掌。“怎么都行,总之拜托了!事情办成的话,你们一个星期都不用做作业。”

“噢!”孩子们欢呼了起来。没办法,事态紧急嘛。

“哇哇哇,你们在搞什么呀!”

原田他们手拉着手严阵以待,到底是把新藤吓住了。而且孩子们还抓住他的衣服,死缠着不走。

“喂,快住手,衣服要破了!”

趁新藤被原田他们绊住的当口,忍冲向福岛友宏的公寓。


[1] 日本自2002年才统一实施学校周六、周日双休的制度。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