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浪花少年侦探团 > 9

9

达公寓时,忍就像饿虎一样喘着粗气。

“出什么事了?”开门的友宏愣住了。

“待会儿再解释,先让我进去。”

忍没等友宏回应就进了屋。她朝外面张望了一下,然后关门落了锁。新藤好像还没追来。

“怎么了,突然跑到这里来?”

“你别管,先在这里坐下。”

“交代什么?”友宏的脸扭向一旁。

“交代真相。现在说的话,老师还能为你做点什么。”

“我没撒什么谎。”

“别想着蒙混过关,你会开轻型卡车对不对?”

友宏的表情顿时变了,他垂下眼睛,像牡蛎一样紧闭着嘴唇。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好了,就只告诉老师一个人怎么样?”

然而,友宏没有开口。他似乎坚信保持沉默才是上上之策。

就在忍想加把劲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猛烈的敲门声。

“老师,你应该在里面吧?”是新藤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没多久,厨房的窗口就现出新藤的脸庞。他的身后是原田和畑中。

“老师,对不起,让他跑掉了。”原田向忍赔罪。

“真是一群小呆瓜。就不能抓得牢一点吗?”

“老师,总之请开一下门吧。”

新藤和几个孩子七嘴八舌地一嚷嚷,门前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偏偏隔壁的山田德子还要出来看热闹,说什么“你们是谁啊,我要报警啦”。结果,情况变得越发不可收拾了。

“咦?动静还挺大的嘛,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

这时,刑警漆崎慢条斯理地现身了。他本想看看孩子们聚在一起干什么,不料竟发现新藤也在其中,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在干什么?”

“啊,是前辈啊。福岛友宏的班主任正在里面死守。”

“死守?为什么?”

“这个嘛……”新藤答不上来,“我不知道。”

“笨蛋!”

漆崎推开孩子们凑近厨房的窗口,向里面喊话:“我有点事要问友宏,请把门打开好吗?”

不一会儿,忍就从窗口探出脸来。“现在我正在家访。有什么问题我替你问。”

“喔,是老师啊!听说我们新藤上次受了你很多照顾。”漆崎客气地点头致意,“那好,你就替我问一下友宏,他有没有开过车?”

“啊!”忍缩回脑袋,抓住友宏的肩膀一阵猛摇。“你看你看,警察已经知道了。还不快坦白交代!自首的话,罪就能变轻了。”

然而,友宏还是一言不发。急得跳脚的忍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门锁。挤在门外的新藤和孩子们一拥而入。

“福岛同学说会坦白一切。这是自首,所以还请酌情减刑……”

“老师,”最后进门的漆崎一边脱鞋一边苦笑道,“太兴奋的话,皱纹会越来越多。”

“啊……不好意思。”

“能不能让别的孩子出去?我不太想让他们听到。”

“好的。喂,你们几个都给我去外面等着!”

把一脸不满的原田等人赶走后,屋里安静了下来。友宏和漆崎相对而坐,新藤和忍则坐在他们旁边。

漆崎动作舒缓地点上一支烟,快活地吞云吐雾起来。随后,他对友宏提了第一个问题。

“那天晚上,你妈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少年依然低着头。

“你一定要老实回答!”忍在旁边插了一句,漆崎则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少安毋躁。

“应该是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吧?”

“……”

“你妈妈回来后说了些什么?”

“……”

“是不是说‘我杀了你爸爸’?”

“啊?”发出怪声的是忍。她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可以不说话,但真相早晚都会查清。你不用担心,警察并没有觉得是你们母子俩不好。”

突然,始终保持沉默的友宏颤-抖着嘴唇喊道:“不是妈妈不好,是那个老家伙不好!”

“我明白,我明白。”漆崎连连点头。

“我说漆崎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新藤小心翼翼地问。

漆崎答道:“就是互助保险。”

“互助保险?”

“雪江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后,待遇方面不是有了很多改善吗?缴纳低额保费就能领取保险金的互助保险也是其中之一。之前我翻了翻则夫拿着的员工手册,发现互助保险这一页的边角被折得很厉害,一问才知是文男一直在看。当时我心里有了个想法,就去公司调查了一下,果然雪江投了一个两千万元的人寿保险。于是我恍然大悟,并不是雪江要杀文男,而是相反。”

“文男为了拿保险金,对雪江……”

“使用轻型卡车也是为了处理尸体吧。那男人真是无药可救了。他摸准雪江下班的时间,在公司旁把她载上车,然后开到大和川的堤岸准备下手。哪知他因为醉酒体力不足,使不出劲来,在雪江的反抗下,自己的头反而撞上了车角,一命呜呼。根据雪江下班的时间计算,当时估计是十点左右。”

“假如雪江之后回到了这里……那就是十点四十分左右。可是,有人作证说十一点左右有一辆轻型卡车从这里开出去了。”

“就是这一点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轻型卡车只是十一点左右从这里开走了,驾车的未必就是文男。于是,我想起了N建设的那块场地。据说晚上也会有同款式的卡车停在那里没人管。换句话说,只要某个人从那里顺走轻型卡车,装成文男开车出门的样子就行了。想出这个诡计的……是你妈妈吧?”

漆崎打量着友宏的脸,而少年则对刑警怒目而视。

“妈妈说要报警,是我阻止了她。妈妈犯不着为那种人坐牢!”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偷走了那家公司的轻型卡车,制造文男在十一点左右出门的假象。还特意让隔壁大妈目击到有人开轻型卡车离去的场景。”

“我早就知道,那个公司总会有几辆没上锁的轻型卡车……而且这里离那边只有二百米,我有信心把车开过来,再还回去。”

“诡计很简单,可是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学生竟然能开卡车。我们真是被骗惨了。”

漆崎说完后,再次转向忍。“以上就是本案的真相。”他说,“凶手是雪江,友宏是共犯。但正如老师刚才所说的那样,我认为有充分的酌情减刑的余地。而且……”漆崎看着友宏笑道,“根据老师的说法,这孩子是自己坦白的。”

忍读懂了漆崎的真意,低下头说:“非常感谢。”

所有人都从屋里出来后,一身丧服的雪江也正好回来了。她似乎从刑警和友宏的表情中明白了一切,深吸一口气后,默默地怔立当场。

“妈妈!”在众人的注视下,友宏奔向了雪江,“对不起,全都露馅了。”

雪江把右手轻轻地搁在儿子肩上。“是吗……那也没办法啊。”

“太太,”漆崎走到两人面前,说,“日本法律有正当防卫一说。你们的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雪江深深地鞠了一躬。

“真是的,又被前辈风光了一把。”等警车的时候,新藤向忍大倒苦水,“不过,老师为什么会怀疑上友宏呢?记得当时你正吃着章鱼烧,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忍抬起头,用调皮的眼神看着新藤。“我读了学生的作文才知道,福岛同学的父亲以前卖过章鱼烧,常把车开进学校和神社之间的小巷,在那里支一个摊位。作文里还写道,友宏也会帮忙打打下手。但是,之前那个卖章鱼烧的人不是说了吗,把车开进小巷的话就没法从驾驶室出来了。所以我就想,福岛先生究竟是怎么把车开进去的呢?莫非是友宏在驾驶?小孩子的话,就算缝隙窄一点也能通过。”

“原来如此。所以老师才会知道友宏能开轻型卡车。好精彩的推理!”

“不过,我误以为友宏杀了他父亲。我竟然不信任自己的学生,真是没资格当老师。”忍用唾弃的口吻责备自己。

警车到了。漆崎和新藤一左一右,把雪江夹在中间一起上了车。车启动时,漆崎一回头,看到忍正向他们挥手道别。

“真是一位漂亮的女老师。如果能穿上更短一点的裙子就无敌啦。”

“这话要是被老师听到了,她又该拿高-跟-鞋底伺候你了。”

“好了……”目送警车离去后,忍看着友宏的脸说,“放心吧,你母亲没什么过错,所以判得不会很重。”

友宏破涕为笑:“不用担心我,关键时刻我会开章鱼烧店养活则夫的。到时候老师一定要来买啊。”

“知道啦,知道啦。”

“我会给老师一个人加很多很多章鱼。”

“……呆瓜!”忍强压内心的感动,在友宏头上嘭地拍了一下。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