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8章 离别

第8章 离别

    若微!继宗站在屋子外面喊着。

而若微恍若未闻,在炕桌前认认真真地绣着花,一针一线,是的,她在绣花。

素素和孙敬之看到这一幕,不免心头一酸,素素倚在相公的怀里,泪眼婆娑:相公,我们的若微,真的要离开家进宫吗?孙敬之满心苦楚无处排解,他无法安抚妻子,这个女儿从降生时起,就有人戏言,如此粉妆玉砌的小美人,将来定是要凤栖宫城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那么快。

他没有告诉娘子,其实早在两年前,女儿就差一点被姚广孝带走,那一次自己拒绝了,但是这一次,是她的母亲,永城曾经轰动一时的才女张妍,那个与自己差一步结为连理的太子妃,她的母亲彭城伯夫人带着万岁的旨意,宣若微进宫为公主伴读,对此孙家没有半点理由可以推辞。

这两日,孙家门口络绎不绝,往来的都是贺喜之人,可是这件事对于孙家人来说,哪里能称其为喜事。

孙敬之深深叹息,他拥着娘子,万般无奈地说道:只是为公主伴读,并不是选为宫女、采女,三两年后公主下嫁,也许就可以回来了。

素素泪眼朦胧,强作欢颜:真的吗?孙敬之点了点头,而此时若微拿起绣花撑子,兴冲冲跑了过来:娘,你看我绣的这个还像样吗?素素没有理会绣品,只是抓起女儿的手,轻轻一翻,果然,十指尖尖,上面都有点点针孔,素素忍不住,转过身去,泪如雨下。

若微知道娘亲是心疼自己,可是她就是想在临走前,给家里的每个人都亲手绣上一块帕子,留个纪念,她想要安慰娘,又无从开口,一抬眼看到站在门口的继宗,随即笑道:继宗快来,看看我绣的帕子。

继宗走过来,接过绣品,用手轻拂,绣工优劣他不懂,不过自小看娘亲和婶婶的绣品,自知若微的与之相比,相差甚远,但是此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它揣在怀里,这个送我吧!若微点了点头,她拉起继宗的手:哥哥,我从来没有喊过你一声哥哥,如今我要走了,求你以后多多照应我爹我娘,还有我小弟继明,他太小了,恐怕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我这样一个姐姐,你要像以前对我那样,保护他,跟他玩,教他上进,督促他学业,好吗?继宗点了点头,随即又突然甩开若微的手:我不答应,爷爷说只需三两年,等公主出阁,你就能回来。

    那时候,继明也就懂事了,你自己教他,我们等着你,你一定要回来!说完,继宗头也不回地跑开了,看到这一幕的素素忍不住由低声抽泣变为失声痛哭。

孙敬之一把将娘子与女儿都揽在怀里,什么也没有说。

若微没有哭,从知道消息到离别的那一天,她没有掉半滴眼泪,而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周全地安排着自己的一切,从衣服、饰品、各种小玩意儿,到诗词书籍、乐器,舞衣,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地打包、装箱。

一切看似与过去一样,只是在她原本稚嫩的脸上看到的是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稳与筹谋之色,对此,孙敬之已然无从分辨是喜还是忧,但是那深深的担心与不安长时间地盘旋在他的心中,久久难平。

车轮碾碾,若微被阵阵颠簸弄得疲惫不堪,本来困倦得很,想昏昏睡去,但是起心动念之间总是被什么牵挂着,于是她伸手打开帘子,看到父亲在马上的背影,不由心中一酸。

前天夜里,若微悄悄来到父亲的书房,看着父亲对着一幅画正独自愣神儿,她放眼望去,画中正是一个绝色美人,修短合度,瑰姿艳逸、仪静体闲,若微看得真切,那人不是娘亲,她稍一惊讶,不由口中已然轻轻咦了出来。

    孙敬之听到动静,立即将画卷了起来。

冲若微招了招手:微儿,来,到爹爹这儿来。

若微展颜一笑:爹,那女子可是你的红颜知己?孙敬之抚须不语,凝视着若微,心中微微挣扎,要不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她呢?看着她那张充满稚气的天真笑颜,孙敬之断然决定,什么都不说,也许仿如稚子般浑然天成,方可在那样的宫中独善其身,他打定主意,随说道:东西可都备好了?若微点了点头:只是可惜了紫烟这丫头,也要随我进宫,不如把她留下,我一人去就好!胡说!孙敬之笑骂一声,紫烟自小就服侍在你身旁,性子沉稳而伶俐,有她在你身旁,我和你娘才可稍稍安心,否则以你的性子在宫中,我们才真是寝食不得安宁!爹爹!若微靠在孙敬之怀中,有些撒娇地说,明儿一早咱们就悄悄动身如何?不要娘和爷爷还有继宗他们相送,女儿受不了离别的心酸与凄凉之感!孙敬之轻轻拂着女儿的青丝,略微点了点头。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娘,回去吧!若微手执绣帕,高高挥手,努力给她们留下一张可爱的笑脸,而身旁的紫烟早已泪眼朦胧。

不想有离别的感伤,但是此时此景,谁又能真正免俗。

渐行渐远,家已然从视线中淡去,成了心中一个永远不曾磨灭的影子。

爹,咱们还要走多远?整日窝在车里颠簸,若微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快了,再有两日,到达登州,届时与朝鲜的秀女一道,改由水路进京,就不用这样辛苦了!孙敬之看着女儿,眼中尽是怜惜之色。

    朝鲜的秀女?若微闪烁着一双灵动的眼眸,爹爹,朝鲜的秀女是选给谁的?孙敬之面上有些踌躇之色,犹豫半晌之后才说道:是为当今圣上,由礼部派使臣去朝鲜选取的名门淑媛,以备后宫!啊?若微不由惊诧,当今圣上,不是已经快五十岁了吗?怎么还在为自己选妃?微儿!孙敬之面上一紧,环视四周,不由低声呵斥,你这性子,以后进了宫,可不能想到哪儿就说出来,遇事莫急,缓而再决,方才妥帖,可记下了?若微点了点头:爹爹,我此去真的是给公主伴读吗?不会也像那些朝鲜秀女一样,给老皇帝若微吐了吐舌头,不会吧?孙敬之又气又急,也不知怎样对她说才好,说她自小聪慧,可毕竟还是个孩子。

    这时紫烟插话道:听说那日来咱们府传旨的是彭城伯夫人的家臣,老爷,这彭城伯夫人又是何人?她与咱们小姐有何干系?为什么临行前老太爷交代抵京之日要带小姐去拜会彭城伯夫人?对呀?若微也是一头雾水,殷切地注视着孙敬之,希望他能为自己解开谜团。

孙敬之无奈之下,只好说道:也罢,不与你说清,恐怕你不知深浅,徒惹事端。

那彭城伯夫人原是邹平人,与我们孙家原为交好世家,其夫彭城伯为永城人,为父在永城担任主簿之职时也常往来,当今太子妃即出自她家,太子妃提到太子妃,孙敬之表情一顿,有些许的不自然。

若微心中起疑,仔细看着父亲面上表情,只是觉得有些怪异。

而紫烟则仿如大彻大悟:我知道了,那太子妃定是想为自己的皇子从家乡选一位紫烟!孙敬之将她喝住,紫烟立即把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可是若微早已明白,她仰着脸望着父亲:爹爹,可是要将我配给皇孙?孙敬之看着若微,不置可否,只说道:一切都未成定局。

若微顿感失望,她浅浅一笑:爹爹不必如此,那皇宫是天下最繁华富足的地方,那皇孙也是人中之龙,女儿不觉得委屈,反而高兴得很!看她如此,也不知是真是假,孙敬之更为惴惴不安。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