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9章 朝圣

第9章 朝圣

    隔两日到达登州,在这儿若微看到了舟船飞梭,商使交属的升平繁荣景象,在大海之边的这个港口让她小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曾经以为唐朝的开元年间才是最最繁华的,而秦汉时期又是中国疆域最为辽阔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身处的大明永乐年间,也会是如此繁华与富足。

孙大人。

登州公馆前早有候在此处的内使上前迎接,孙敬之上前见礼并悄悄递过一锭元宝,一切尽在不言中。

内使王充态度更见亲和:上边早有吩咐,这一路之上甚为妥帖,孙大人自可放心,抵达京城,小姐入宫,以后定会显赫门楣,到时还要请孙大人多多提携!如此,一路之上就有劳王公公了!孙敬之陪着笑脸,小心应对,从来就是不喜官场奉迎,虽然才高八斗,但是从不应试,居于小小的邹平,就是为了享一生平静,没想到平地起风波,竟然还是要被卷入其中,况且那宫中远比官场更加险恶,他心中暗叹,面上只能装作欢喜,指派着仆人将箱笼物品搬进馆内。

    而内使王充也指派宫监,在箱上贴好封条,他笑着解释:孙大人勿怪,如今同行的还有五位朝鲜美人,十余位侍女与厨娘,箱裹众多,这一路之上怕混了,况且吃穿用度宫中自有调度,小姐只要携带贴身物品即可。

孙敬之点头相允。

第二天一早,一艘大船和两艘护航小船驶离了港口。

若微站在船头,冲着岸上父亲越来越小的身影,高高挥手,这一次她依然没有落泪。

当父亲的身影完全模糊的时候,那蓬莱阁还依然清晰可见。

蓬莱阁虎踞丹崖山巅,云拥浪托,果然美不胜收。

一个清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若微回转过头:朝鲜美人?一个朝鲜美人,年约十七八,身穿上黄下红七彩锦缎织就的民族服装,华美、艳丽又不失淡雅、轻盈,头发也不似汉人那般,只是简单地梳成一条乌黑的辫,以红色彩条布系在脑后,更显青春与朝气,她静静地站在若微身后,正望着蓬莱阁出神儿地说着。

她看到小小的若微,不由怜惜道:你这样小,也被明朝皇帝选了来?若微面上一黯:说是入宫给公主伴读,可是谁又能说得准呢?一入宫门,就身不由己了。

那朝鲜美人眼露悲泣,不由伸手将若微揽在怀中:我妹子也如你一般大,以前总和我睡在一起,如今也不知她怎样了?姐姐。

若微见她生得美丽,人又亲切和气,不像其他几位朝鲜女子那般孤傲,也不由自主地亲近起来,她仰起脸问道,你知道这蓬莱的传说吗?那女子点了点头:蓬莱素有人间仙境之称,传说蓬莱、瀛洲、方丈是海中的三座神山,为神仙居住的地方,相传吕洞宾、铁拐李、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八位神仙,在蓬莱阁醉酒后,凭借各自的宝器,凌波踏浪、漂洋渡海而去,留下‘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美丽传说。

姐姐身处异乡,对中原的事物如此熟悉,想来定是一位才女了!若微听得有趣,不由拍手称道。

才女?那女子面露悲色,若非被这才女之名所累,也许还可以逃过此劫。

劫?若微眼波流转,一派天真之色,姐姐怎知一定是劫而不是福?刚刚姐姐说的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今日我们也是从此地驶航,即如此,就奋起一搏,争个局面出来也不一定呢?那女子更加悲凄,搂着若微,不由叹息:你还想?你当咱们去的是什么仙境?若微不由一顿,随即说道:海上沙门岛,停帆数日留。

唳月鸣孤鹤,扬波见戏鸥。

那女子面上终于缓和,露出喜色:这是我朝高丽恭愍王副使李宗仁所作的《沙门岛偶题》?若微点了点头:听说他是在路上突因大风被困阻登州,虽然遭遇凶险有家难归,但还是被海上岛民老妪织网、孩童驾舟与大海扬波戏鸥的美景所打动,所以才会有此诗句流传下来,姐姐你看,你的国人都已做出表率,既来之则安之,不要辜负命运的安排,暗自悲古怀秋的,好没意思。

那女子初听之下,不觉怎样,细细品味,不由哑然:本来看你与父亲相别,担心你哭泣伤心,才出言相慰,不想反而让你来劝我,真真让人羞愧。

姐姐,我叫若微,你呢?若微很喜欢她的清丽与温和,不由心生亲近。

我,姓权,名福姬。

拥着若微,她的脸上是一抹淡极的笑容。

福姬。

若微默念,有些痴痴地说,极好的名字。

此后顺风顺水,一路无恙。

到达都城应天的时候,恰恰是若微的生日。

但是这样一个生日除了远隔千里的父母家人,还有谁会记得呢?若微抚着手上的玛瑙手串,这是爹爹在临行前替自己带上的,说是送给自己八岁生辰的礼物,若微笑了,爹爹真好,心细如发,娘也真幸运,在盲婚哑嫁的朝代,还能遇到这样的夫君,体贴入微,关爱备至,真是一件幸事。

    下了船,自有人来迎,身着内监服饰的人端详着众位朝鲜美人,一一审视如同典选,当他的目光落到若微身上的时候,若微笑嘻嘻地福了一个礼,口中说道:给公公见礼!那人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彭城伯夫人力荐的邹平小才女了。

若微面上一红:大人说笑了。

然而一双灵动的眸子丝毫不见退却与窘迫,那人终于点了点头,各位美人请随咱家进宫吧。

由皇城南端的洪武门进,经过承天门与端门,又过了午门,恍然看到五座石桥。

姐姐,这就是‘内五龙桥’,桥下就是内御河。

若微轻声说道,权氏福姬点了点头。

过了桥就是奉天门,由南向北依次建有奉天、华盖和谨身三大殿。

三大殿的东侧有文华殿和文楼,西边有武英殿和武楼,统称为前朝五殿。

三大殿之后,是皇帝与后妃生活起居的地方,名叫后廷。

处在中轴线位置上的是乾清、交泰、坤宁三宫,左有柔仪殿(东宫),右有春和殿(西宫),两殿相对。

东北角为东六宫,西北角为西六宫。

在春和殿西侧还有御花园。

    一众朝鲜美人都低着头,露出洁白如玉的颈子,只是那偶尔不经意间交换的眼神暴露了她们的心事,本以为远离亲人,来到千里之外的外邦,自己的命运犹如落花般可怜,然而一行之上的繁华,都城的雄伟与禁宫的巍峨,让她们彻底明白,比起永远居于那个贫瘠岛屿的国人,她们的命运不知要好上多少。

众人被安排在西宫的一排偏殿之内,稍示休息后即分别沐浴更衣,以待夜晚来临时,殿前见驾。

由太监和宫女引领,徐徐进入柔仪殿。

低着头,只看到自己脚上的绣鞋,大殿里寂静极了,有着说不出的压抑与恐惧。

好半晌,也没有人说话,若微大着胆子抬起头,正对上一双柔和的美目,她是那样华贵雍容,微微有些富态,却丝毫不减她的美艳,此刻看着若微闪烁的眸子,竟然笑了,她微一侧身,转而看着龙椅上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子,而天子的目光扫过众人,终于在一个人的脸上停顿下来。

那是福姬,若微明白,虽然福姬不是此行中最为美丽的,但是她的神态与气质俱合在一起,让她看来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果然,天子开口了:权氏福姬,工曹典书权永钧的长女?权福姬参见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福姬字字如珠,缓缓跪下。

而其余众人也各报名号,依次跪拜。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