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31-35节:前缘入梦来

第31-35节:前缘入梦来

大明南京城乾清宫中。

天子朱棣坐在龙案之后,注视着面前这只纸鸢,神色肃然又有些落寞。

殿中垂首而立的正是大总管马云,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天子的神色,从他的脸上看不到喜,也参不透怒,只是那龙目中的幽深让人忍不住有些心惊。

这是从哪儿拾来的?半晌之后,朱棣忽开龙口。

是在西华门外!马云实在有些汗颜,身为乾清宫总管,朱棣身边的第一红人,又背负着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居然一连几日让这风筝凭空飞进宫里来了。

把守宫门的侍卫最初都不以为然,后来马云偶然听到两个小太监的议论,这才留了心,拾来一看,只见这画中所绘,是一名戎装将军身负重伤被一老者所救,而不远处还赫然画着一个怀抱琵琶的女子的背影。

此事透着玄妙,又像是一个哑谜。

马云得到消息以后,又想到此前朱棣曾经命他在宫中找寻过善弹琵琶的女子,这才不敢怠慢,将纸鸢立即捧于圣前。

朱棣岿然不动,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风筝,想了又想才说道:去,叫人多扎几个纸鸢,记住要白底的,挂在西华门外,在宫门口备好笔墨,若有人上前来画纸鸢面的,不许阻拦,立即呈给朕看!是!马云低下头,匆匆退下。

朱棣心中喜忧参半,想不到她真的来了,许是朱瞻基纳妃之事传到邹平,她得到消息之后,担心女儿的命运,终于忍不住露面了。

想不到十几年过去了,早已为人母的她还是这般机警伶俐,居然以这样的法子要求面圣。

朱棣手捋须发,眼底渐渐现出一丝淡淡的柔和。

第32节:突逢慈恩顾

第七章突逢慈恩顾三元观的山门之内十丈左右的地方,不知从何时起多了一间小小的药庐。

每日午后到太阳下山之前,这里都会有一位年轻的道童为过往路人问诊开方。

遇到囊中羞涩的还会接济一些草药。

因为这小道童不仅相貌极好,人长得唇红齿白,而且态度最是亲切和善,更重要的是不管是什么病症,只须两三服汤剂下去便可药到病除。

于是原本冷冷清清的三元观,一时之间人流涌动、络绎不绝,即使是城中的大户人家也常常会驾着车马,来到这儿问诊。

三元观后崖上发现龙洞的消息更是不胫而走,很多人都专程来龙口处取上一壶泉水,都说龙泉甘美可口,可包治百病。

栖霞山在众人眼中自然成了一处上风上水的大吉之地,所以有妙手回春的小道童也不足为奇了。

而这位时常穿一件水绿色道袍,以一根玉簪绾住如黛秀发梳成的一个高髻并以薄纱掩面的小道童,正是孙若微。

又是夕阳西下之时,药庐之内,好不容易才送走最后一位问诊的病患,紫烟刚刚关上门,若微就往竹榻上一躺,随便摊成一个大字,嘴里直呼:累死了,不行,不行,明日要休诊一天,不然本大师就要去见天尊了!湘汀倒了一杯热茶,以山泉水冲泡的清茶散发着袅袅的烟雾,芳香四溢,她伸手将若微扶了起来,又好言好语地哄着:姑娘,快喝口水吧,这一下午都没喝水,唇都干了呢!接过茶杯,一口灌下去,随即咧着嘴跳了起来:老天,想烫死我呀!紫烟一面收拾着药箱,一面搭着腔:湘汀,看见没有,咱们姑娘在外人面前是何等的宅心仁厚,这关起门来,真是连个手指都不想动了,这水呀你得晾得不温不凉,才能送到她的嘴边!湘汀连连点头:是我疏忽了,姑娘,有没有烫到?若微摆了摆手:真累呀,原本只想着咱们在清心院住得太过简陋,所以开个药庐挣点零花钱,换些吃的、用的,哪承想这一开张,就像拉上磨的驴子,再也由不得自己,如今想闲都闲不下来了!湘汀挨着若微坐下,拿着扇子给若微扇着风,而紫烟站在一旁,帮若微轻捶着肩膀:好姑娘,你开药庐既能挣钱又是在做善事,可若是太累了,不如就停了停了?你忘了咱们能开这个药庐,费了多大的劲?若微鼓着腮,偎在湘汀怀里,身子绵软得如同一摊泥。

第33节:突逢慈恩顾

紫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是呀,姑娘也真神,居然会想到给桂嬷嬷治什么脱发之症,她原本心里是八百个不乐意,可后来头顶真的长出了浓浓的新发,这才对咱们姑娘奉若神明,再也不处处盯着咱们,管这个管那个了!湘汀也笑了:是,还是姑娘眼尖,居然知道她平日里戴绢花的那块是秃的,又想法子治好了,这才让她没话好说!若微心想,虽然你们如此夸我,可是打死我也不说厨房里丢的那几斤鲜姜是我偷的,要没有这些鲜姜,我才没办法给老太太做什么生发的药水。

正在暗自得意之时,忽然听得外面有人轻轻叩门。

这么晚了,难不成还有人来?紫烟走到门口,打开竹门,不由立即一声惊呼:二奶奶!若微腾地一下站起来,跑到门口:天哪!沐浴在夕阳的光芒中,董素素身着玄色道袍,乌黑的长发束在发顶,头上还戴了一顶黑色的风帽。

娘!若微一头冲进她的怀抱。

紧紧拥着娇小柔美的女儿,董素素不想哭,可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若微把头埋在娘亲的怀里,迟迟不愿抬起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的,不论面对何种境遇,是突然奉旨入宫还是被迫与瞻基分开来到这栖霞山上清修,生活中的起起浮浮,她以为她都能够淡然地接受。

可是此时,面对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娘亲,她只想在她的怀里,好好地哭上一场。

二奶奶,您,您怎么来了?快里面坐!紫烟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去扶董素素。

湘汀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也很是难过,但是她毕竟年长些,所以虑事周详。

她四下里看了看,才劝道:姑娘,请夫人到后殿咱们的小院里坐下来慢慢叙话吧!好!娘!这药庐里乱乱的,只是诊室,我们原是住在这三元观后面的小院里,很是僻静,咱们到后面说话吧!若微仰起脸看着娘亲,反而有些扭捏起来。

董素素伸手轻轻在她脸上抚过,用袍袖帮她抹去泪水,叹了口气:这是皇家道观,旁人不得入内,娘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来过,就在这儿跟你说几句话还得赶回城中!

第34节:突逢慈恩顾

娘!若微蹙起秀眉,似懂非懂。

湘汀心中却仿佛明白,立即拉着紫烟远远地走开。

董素素拥着若微,走进竹屋,关好房门,这才坐在榻上。

娘,你怎么会来到此处?爹爹呢?谁跟你一道来的?若微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董素素用手抚着的她的秀发,眼中露出一派忧色:你爹爹在北京城中督建,走不开。

是继宗陪我来的。

继宗来了?若微面上大喜,他在哪儿?董素素叹了口气:还是这个性子,你这样的性子,宫里怎么能容你?娘?若微的眼神儿刹那间变得十分暗淡。

她心中料想娘会突然来到京城,定是因为得到了消息。

也就是皇太孙册妃大喜诏告天下的消息,尽人皆知,娘肯定也是听说了,于是她呢喃着,轻声说道:对不起,微儿让娘失望了!董素素摇了摇头:娘何尝对你入宫有过什么期盼?从未想过让你入宫、得宠、封妃。

这皇家道观看似清静,实际每天你一举一动都会有人盯着,所以娘打扮成云游的道姑来看你,继宗在下面等娘。

娘?若微完全糊涂了,在她的印象当中,娘就是个柔柔弱弱的大美人,美则美矣,可性子柔得像水,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绣花、弹琴、写字、画画,就是相夫教子,所关注的不过是时新的花样和新鲜的胭脂膏子,今天这样的娘,一脸的坚定与流露出来的谋略,反而让她觉得如此陌生。

董素素拉着若微,一脸肃然:宫里的日子不好过,娘这次来,是去找一个人,他可以决定你未来的日子。

如今娘只想问你一句,你是想随娘回家,从此平平淡淡,找一个温良厚道又能与你举案齐眉的人嫁了。

还是董素素微微一顿:还是想和那个皇太孙,再续前缘?娘?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找什么人,什么人可以决定我的命运?我董素素叹了口气:你不要问这么多,娘只想知道你的选择?

第35节:突逢慈恩顾

若微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有这样坚毅镇定的一面,她眼帘低垂,细细思索,然而一时之间却没了主意。

就在此时,竹榻上有一个小东西在缓缓地移动。

董素素似乎吓了一跳,脸色微变:那是什么?若微抬眼一看,不由笑了,她爬到榻上,伸手将小乌龟放在手里,用自己温润的手摸着它冰凉的壳,小乌龟好像认识她一样,在她手心里居然舒服地伸展着四肢和丑丑的小脑袋,若微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它的小脚,忽地笑了。

这是出宫的时候瞻基托人送来的,那只枣子已被自己吃了,可是这只小乌龟她一直带在身边,就是每天早晨去大殿念经,也要把它揣在袖中,而每日午后问诊,也会把它带到药庐,不时地看它一眼,得了空就放在手心上把玩一会儿,仿佛心里一下子就宁静了,舒适了。

此时,若微脑子里反反复复闪过一句话,这是他送的,这是他送的,是他心中的期盼,是他和自己的约定。

这是我出宫的时候,他托人送来的,还有一粒枣子!若微脸上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在撒娇,娘,那枣子女儿吃了,这只小龟女儿也一直留在身边!董素素看着女儿的神情,不由得有些心慌,多少年前,爹爹也曾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爹爹说,留在此处,等着他,他也许会迎你入宫,给你尊贵的地位与恩宠。

随爹爹走,只能嫁个凡夫小吏,却可以保一生的平安。

当时自己想都没想,抱着琵琶就跟着父亲远走他乡。

后来才知道,自己无意中救下的那个燕军将领,那个深夜在她闺房门外听琵琶曲,诉衷肠的人就是逼宫夺位,一代枭雄朱棣。

后悔吗?是的,在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她稍稍有些后悔,因为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得到天子的青睐都是一种荣幸和骄傲。

可是,后悔只是瞬间的。

与孙敬之的琴瑟和美、夫妻恩爱,一双儿女的绕膝之乐,才是永恒而真实的。

今天,似乎历史在重演,而女儿的答案却出乎她的意料。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