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36-40节:突逢慈恩顾

第36-40节:突逢慈恩顾

若微,你可想好了?在宫里那可是百芳争艳、花团锦簇,任谁也不可能一枝独秀、独享天恩。

如果素素还待再劝,若微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得宠,就会失宠,失了宠,就是昔日汉武帝的金屋昭阳殿也会成为冷宫,女儿都明白。

她不再说话,只是轻轻抚着手里的小龟,眼中充满了温柔。

董素素微微怔了怔,随即将若微拉在怀中紧紧拥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也许娘能帮你达成这个心愿,只是娘希望这是在帮你,而不是在害你!娘若微对上娘亲的眼睛,一双灵动的眼眸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烟云迤逦,迷离痴醉。

董素素放开手:如今身处在栖霞山上,你还能将自己照顾得如此妥当,苦中作乐、悬壶济世,如此,娘真的可以放心了!娘若微惊了,怎么?娘这就要走?董素素点了点头:是,原本是继宗奉你爹爹的意思来接我和明儿去北京与他相聚,我求了继宗,瞒了你爷爷和大伯,偷偷绕路到此处只为了看你一眼,再办妥一件事情,还要匆匆赶赴北京!娘!若微此时真像是一个孩子,她死死拉着董素素的衣角就是不放手。

董素素看着她再次叹息不已,最后狠了狠心才推开门。

紫烟!她轻唤一声。

不远处的紫烟与湘汀立即上前福礼二奶奶夫人!若微全赖你们照顾,如今在山上连带你们跟她一起吃苦!说着从袖中手腕上褪下一对碧玉镯子。

紫烟与湘汀刚要推托,董素素却已经将镯子一人一只帮她们带在腕上:这是做娘的一点儿心意,若要推托倒让我为难了!湘汀与紫烟对视之后,只得深深地行了福礼相谢。

董素素点了点头,又回首看了看满面泪痕的若微,这才匆匆离去。

娘若微声声悲泣。

而董素素头也不回,那玄色的身影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山林之中,没了痕迹。

第37节:谁与共芳盟

第八章谁与共芳盟秦淮河畔百花巷内月牙池畔的妙音斋里静静的,月光洒入室内,柔和而迤逦,西小间的书房内,摇曳的灯烛下,是一个俊秀修长又孤寂萧瑟的身影。

他,即是许彬,只着了一件白绸素袍,坐在书案之前,对着跃然于纸上的那名女子,愣愣的,有些出神儿。

绿衣掩衬着白色的抹胸,如碧荷莲衣一般含苞于水中。

那天的她,美得如同九霄云际间坠入尘世的精灵。

谁能想到,她居然在摇摆不定的小舟之上,舞出了那支令人惊艳叫绝的盛唐名曲《踏歌》。

画上的她,捧陶罐于胸前,松膝、拧腰、倾胯,以婀娜之态定格,含笑而望、体态优美。

画笔只能将她最后的一幕记录下来,而在此之前,那一长串令人目眩的舞姿与娇美的神情,任他撕碎多少张画纸,折断多少根画笔,都不能完美传神地呈现出来。

许彬很清楚地记得,她先是坐在船边以手试水,湖水清净明澈,被她的玉手溅起纷乱的水花;轻盈的旋转像雪花飘舞,垂下的双手似柳丝那样娇柔,舞裙斜着飘起,仿佛白云升起,舞袖迎风带出万种风情。

那日的她,素肌不污天真,夜来玉立瑶池。

盈盈素靥,若仙若灵。

霓裳舞罢,只是断魂流水。

从此逍遥烟浪谁羁绊?许彬对着桌上的画卷,不由得一声长叹。

而门外与之相应的,是更加轻柔,几乎不可闻的叹息之声。

进来!许彬将案上的画卷卷好,放入画筒之内。

每日都要看上一两个时辰,何必还要收起来呢?羽娘袅袅婷婷地步入室内,一只手轻搭在许彬的肩上。

许彬反手握住她按在自己肩上的那只玉手:东西,她收了?收了!羽娘盯着他的眼眸,面前的男子本就英俊,在柔和的烛火下更是好看得让人心惊,这是一张令男人嫉妒、让女人痴狂的脸,只是可惜,他时常刻意以阴冷和桀骜为自己绝色的容颜蒙上一张冷酷的面罩,让人倾慕却难以亲近。

第38节:谁与共芳盟

这样骄傲的男子,视天下女色为草芥的他,也遇到了自己的情劫。

羽娘笑了,笑得十分优雅。

是的,她这样的女子不同于普通的娼门女优,有为妓的媚态娇俏,更有大家闺秀名门淑女的气质与风姿。

男人们只知道这样原本对立却结合在一起的美,让他们欲罢不能,却永远不会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

养尊处优的官家小姐,一夕之间,沦为最下等的营妓,被草莽汉子玷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随即被投入妓馆,强学卖笑。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悲惨的命运吗?羽娘这倾城倾国的笑容,就是这样得来的。

笑什么?许彬拉她坐下。

她伸出手,用手指尖轻轻抚着他的眉,他的鼻,他的唇,眼中神色有些幽怨:她自己就在三元观外行医赠药,深通岐黄之术,哪里又会需要你这两丸药?她许彬并不相瞒,那日在山谷中替她包扎手上的伤口,不经意间触到她的脉象,才知道她似乎服下了宫中的凉药。

她医术尚浅,治些寻常的病症或许可以,而这等害人之法她未必懂得如何应对。

若不早早为她调理,日子久了怕要贻误。

羽娘静静地注视着他,两人咫尺相隔,近得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当他提到她的时候,唇边微微含笑,眼中是说不出的温柔,往日的清冷与阴郁之色全然不见,羽娘突然觉得,如果和她在一起,能让他如此快活,就是以自己的命去换,仿佛也是值的。

她真是有些奇怪,被贬出宫,在荒山道观中修行,却还能自在怡然,弄出这么多新花样来,我看她的气色似乎比之前在宫中的时候还要好上许多!羽娘的声音里带着愉悦,将若微在栖霞山上引水设渠,在三元观外开设药庐替人诊病的事情娓娓道来。

许彬沉浸在她描绘的情境中,极为安静,从始至终他只是认真地倾听,从不插话也不打断,而唇边的笑容则渐渐扩散开来。

既然如此牵挂着她,不如公子直接去见她如何?羽娘心中实在有些不忍,因为他面上的神情,是这十年间从未有过的快活,羽娘不忍片刻之后,这样的神情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第39节:谁与共芳盟

是啊,直接去见她?许彬摇了摇头:她现在的身份比之前在宫中时更加尴尬,而且暗中还有锦衣卫的人盯着,我怎能因为一己之私,让她惹祸上身?况且,现在你和白■、绿腰扮成病患常常去看她,我自可放心!公子是放心了!可是苦了我们,装作老妪病妇,弄得脏兮兮丑巴巴的,还要给自己变着法子编些病症!羽娘啧道,这一连去了几日,山上很是太平,公子还担心什么?许彬神色稍暗:我也说不清,只觉得心神不宁,仿佛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况且她这次出宫原本就有几分蹊跷,怕是老头子又有些什么阴谋,所以还是要多加防备!羽娘神色一凛:早就说了,咱们可先拿皇太孙下手,先除了他的心肝,再取汉王、郑王和太子之命,让他断子绝孙,那老东西定会气得血吐龙床,一命呜呼,何须一等再等,贻误时机。

她此语一出,许彬剑眉高挑,乌瞳中立时透出七分邪气。

这是怎样的眼神,只淡淡地一扫而过,那股勾魂摄魄的霸气就冷峭峭地射了出来,如同利箭一般。

羽娘好端端地却被吓到了,身子轻颤,低垂眼帘呢喃着:羽娘多言了!好了,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仿佛只是瞬间,许彬又恢复了常态。

他不再说话。

羽娘站起身,缓缓走到门口,回眸凝视着他的背影:那明日还去吗?烛影中,他仿佛微微点了点头。

羽娘恭敬地答着:那明儿派白■去吧!他仿若未闻。

而她则知道,他是应了。

于是悄然退了出去,又将房门带好。

而他,用手轻抚着画筒,仿佛挣扎良久,才将画筒放入书案边上的青花瓷缸中,那里面有许许多多相似的画筒。

他站起身,走到西墙下的琴案前,轻轻拨弄琴弦,只两三声响过,他又疾步走到书案前,在一堆画筒中,一眼就挑出了那轴画卷。

轻轻解开上面的绢绳,再次打开,平铺于案上。

第40节:谁与共芳盟

他想起刚刚羽娘说的话,每日都要拿出来看好几次,为什么还要卷起来呢?干脆挂在房中,抬头就可看到,岂不更好?可是羽娘不懂他的心思。

他就是喜欢这样一点儿一点儿、小心翼翼地将画卷展开,看着她的秀发、娇颜、身姿,一点儿一点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花上一个晚上的时间,用手轻轻地将微卷的画纸抹平。

如此,才觉得她就在身边,真实地伴他左右。

也许自己是病了,或者是着了魔,只是就算自己的医术可比华佗、孙思邈,恐怕此生,也无法自医而愈。

第二日,艳阳高照。

栖霞山三元观内,若微坐在大殿之上与观中的众道姑一起听玉华真人讲经。

所谓讲经,其实就是她念一句,而底下的人跟着念一句。

若微初时还觉得女子们琅琅的诵经声听起来很悦耳,因而念诵之时甚是起劲,可是好几日下来,就觉得枯燥无趣。

此时她手托香腮,昏昏欲睡。

玉华真人何其敏锐,一双慧眼向下扫去,看着若微睡得正香,心中怜她,自是不忍叫醒,本想转过脸去继续念经,可是那是什么?玉华真人眉头微蹙,定睛再看,在若微的膝头上居然有一个黑漆漆的物件爬来爬去,立时大惊失色。

身旁服侍的桂嬷嬷看玉华真人面色不对,顺着她的目光向若微望去,天哪!桂嬷嬷立即走过去,将那个东西拎了起来,我的天,居然是只小龟!众人见玉华真人停了诵经,也都把目光投向若微。

而若微还在梦里,脸上浮现出痴痴地傻笑。

坐在她身旁的紫烟与湘汀,立即用腿轻轻碰碰她。

啊,讲经结束了?若微揉揉眼睛,旁若无人地从蒲团上跳了起来,拉起紫烟的手,走,快出去透透气儿去,我都要闷死了!姑娘!紫烟冲着她不停地使着眼色。

若微不明就里,一回头撞到一个坚实的膀子上:桂嬷嬷!桂嬷嬷拎着小乌龟:这是怎么回事?清静庄严的大殿之上,你竟然带这个东西来听经,你真是顽劣至极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