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41-145节:巧手弄春晖

第141-145节:巧手弄春晖

啊?紫烟听了目瞪口呆,就是司音、司棋也是忍俊不禁,压抑着低声笑着。

瞻基一掀帘子走进内室,轻哼一声,脸上还有些怒气未消。

若微站起身,摇曳身姿在朱瞻基面前轻舞着转了个圈:怎样?殿下看看今日若微如此装扮,可还妥当?不妥?瞻基气哼哼地坐在榻上,瞅也不瞅。

哦?哪里不妥?是发髻、珠钗、还是衣裳?若微脸上洋溢着笑容,走过去拉起他的手。

瞻基想甩,又怕用力过猛闪着她。

只好任由她拉着,可是面色依旧还是没有缓和。

若微紧挨着他,直往他怀里钻。

见此情形,湘汀招了招手,室内服侍的几人都退了下去。

瞻基这才伸手在她脸上狠狠一捏:好个刁钻的小丫头,如今越发的顽皮了!若微的手轻抚着他的胸口,吐气如兰:开个玩笑以博夫君一笑嘛,原是小女子一番好意呢!好意?你是想博我一笑?我看这满屋子的人都在笑,唯独本王没有笑!瞻基轻哼着,对于怀中的佳人当真是说也说不得,打也打不得,恼又恼不得,无奈至极。

若微仰起脸,对上他的眸子:那是殿下小气。

我若说得通,说得有理,证明这就是我的一片好心,殿下又当如何?瞻基看她明眸珠颜,轻灵动人,心中闷气早已去了大半,遂说道:若有理,就自然会赏!好!若微拍手叫好,我也不要别的赏赐,我要殿下带我去看‘西山晴雪’。

这有何难?朱瞻基点了点头。

若微站起身,从妆台前面拿起几个小盒子走过来,像献宝一样在瞻基面前晃了晃:看看!瞻基拿起其中一个琉璃做的小圆盒,打开一看竟然是一盒胭脂。

又拿起一个白瓷嵌红梅的小瓶,拔下塞子,轻轻一闻:好香呀!有一种茉莉的清香,又似掺着翠竹之气。

再看另外几个小盒里,就是刚刚若微洁面用的白脂玉面粉团子。

你又弄什么鬼?瞻基还是没明白。

第142节:巧手弄春晖

殿下手上是洁面用的香饼、这一季的新鲜胭脂,还有洗发用的香液。

若微一脸得意:胭脂膏子没什么特别,不过是拿院里的梅花,用清晨花蕊上的露水,磨成了泥调入上好的蜜糖,再放进香檀盒里慢慢蒸,等到晚膳过后再取出来,就得了。

而这洁面用的香饼可是最费神了。

我用了鸡蛋清、豆粉、蜂蜜做底料,又把皂荚中的果肉与白芷、白附子、白僵蚕、白芨、草乌、山楂、甘松、白丁香、杏仁、蜜陀僧等二十多种草药调和到一起,形成凝团。

以如此复杂繁琐的配方调制出的香饼,不仅可以洗净面部油污,还有清热凉血、活血生肌、芳香开窍的功效,同时还可滋养皮肤,是不可多得的驻颜佳品!若微说了一大串,瞻基虽然频频点头,可是依旧不得要领:咦,你费心弄这些做什么?宫中赏的还不够用?哎!若微大呼失望,好殿下,人家是一片丹心寄明月,奈何明月对沟渠。

我这么费心,自然是帮殿下准备的。

殿下想想,这新年佳节,也该往各殿、各苑去看看。

拿这些送给袁妹妹、曹姐姐,还有太孙妃,岂不显得殿下心里有她们。

这样的礼自然要比什么金银珠宝、锦缎珍馐还要让人欢喜呢!瞻基这才恍然明白,心中不免大为感动:好微儿,我以为你对她们几个心里始终存着芥蒂,想不到你是如此大度明理。

别若微把脸一扭,我可不是大度,只是既然大家共聚一处,同侍一夫,自然要和和睦睦的。

况且正因为我,她们才会受你冷落,原是我的不是。

微儿!瞻基一时感慨,也无言以对。

哼!若微突然语气一变,又忿忿然说道,现在还只是我们四人,以后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呢,真怕到头来不过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殿下,若是以后你嫌弃若微了,把我打入冷宫没关系,但是要把宫中和诸王府的胭脂、水粉的买办差使交给我,也好让我自力更生,又能衣食无忧还可自得其乐!

第143节:巧手弄春晖

瞻基哭笑不得,轻轻揪了一下她的耳坠子:我说你有如此好心,原来还是想着怎么生财。

好个财迷的微儿。

若真将这宫里和诸王府的胭脂水粉的差使交给你,怕是你要天天坐着数钱,再也顾不得本王了!呵呵!若微面上是一阵狡黠的暗笑,那是自然,在宫外这三年,正是因为此技傍身才能换来银两,让我和紫烟、湘汀衣食无忧。

哎,这才是技不压身呢!若是不会这些,女子在世上立足恐怕只有倚门卖笑了瞻基听着听着原本还连连点头,然而最后听到此言,立即佯怒,伸手便打:说着说着,就没边了!好了,我要去前殿给太孙妃请安,殿下记得,答应我的事,别忘了!若微站起身,轻移莲步,向外走去。

瞻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腾地一下站起身,紧走几步,自身后紧紧将她娇小的身形搂在怀里,低头在她玉颈之上,狠狠地嘬了一口,低声说着:早些回来若微转过身,看他面色微红,眼中闪烁着难掩的情欲,正低下头来又欲去索她的朱唇。

这样的缠绵与温存,若微偏偏不领情,伸手在他脸上一拍:殿下色急的话,可以去找袁妹妹和曹姐姐解渴!她不说还好,话一出口,瞻基更是被她撩拨的欲火上涌,一把狠狠拽住她,将她搂在怀里,吻上她的唇,一双手也开始在她身上摸着。

殿下、主子,先用早膳吧!隔着厚厚的棉帘,湘汀轻声提醒。

而两人唇舌相依,一时之间都有些忘情。

正在此时,外面又有人回道:殿下,皇太孙妃跟前的慧珠姐姐叫人来传话,今儿的早膳摆在宜和殿,请殿下与微主子和两位嫔主子移驾!哦?若微立即推开瞻基。

瞻基也似乎迟疑着,两人对视之后,瞻基才开口说道:知道了,本王和令仪这就过去!是!

第144节:连环巧谏言

第二十七章连环巧谏言瞻基亲手为若微披上水鸭子毛的缎绣氅衣,牵着她的手,身后跟着司音与司棋,一并出了迎晖殿,向胡妃所在的宜和殿走去。

穿过回廊刚刚看到大殿,若微手上就稍稍用力挣开了瞻基的手。

瞻基微一垂首似是有些不明就里,只见若微淡然一笑,更是放缓了步子,与他隔了尺余,只在他侧后方悄悄跟着。

瞻基这才明白。

是的,依旧是嫡庶有别,人后如何宠爱,人前也须得顾及礼法。

心中虽然不甘,却也不便多说,只把步子稍稍放缓向殿内走去。

殿下驾道!门口的小太监的嗓子似乎比往日都要清亮。

惹得瞻基冲他扫了一眼,小太监忙低下了头。

分列两旁的侍女立即高高打起棉帘,此时,皇太孙妃胡善祥领着袁媚儿、曹雪柔等人出来相迎,深深地福礼下拜殿下!朱瞻基点了点头,迈步入内。

若微紧走几步,冲着胡善祥道了一个万福金安。

胡善祥立即伸手相扶:快免了,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快进来吧!进入室内,司音、司棋上前为若微除去外衣。

若微抬眼一看,这次可不是袁媚儿抢在头里,正是胡善祥亲手为朱瞻基解开大氅,又命梅影恭恭敬敬地拿到里间还特意嘱咐拿上好的龙涎香熏着。

一边又吩咐下人端上香汤,又是亲自为朱瞻基净手。

如此殷勤体贴,倒让朱瞻基很是有些不自在,只好说道:刚刚净了手过来,这一路上并无风尘,不妨事的!胡善祥笑而不语。

此时只见慧珠上前对着众人肃了肃:殿下、娘娘,西花厅已备好早膳,请移步!好!胡善祥目光投向瞻基,瞻基点了点头,两人先行步入西里间。

若微正在迟疑,只见袁媚儿走上前来拉起她的手,耳语道:姐姐可听说了?今儿怕是要给咱们定什么规矩呢!若微咦了一声,摇了摇头。

又把目光转向曹雪柔,曹雪柔冲她微一颔首,态度大方得体、不卑不亢,一个人领着丫头在头前走了。

若微心中暗想,此人倒不是骑墙之流,看似娴静如水,实则颇有风骨。

正在愣神儿之际,袁媚儿冲着自己,深深屈膝:姐姐,小妹昨日唐突了,姐姐可莫要往心里去呀!

第145节:连环巧谏言

若微知道她正是为了昨日在太子宫中以一句戏言惹来的事端致歉,看她脸上一派天真娇憨,想想她应该也是无心的,所以并不为怪:袁妹妹哪里话?你昨日不过一句戏言,太子妃此举也不全是因你而起!袁媚儿刚待再说,只听身后丫头轻声催促,这才与若微携手,一同入内。

西花厅内布置的极为雅净舒适。

一只暗红色的檀木大圆桌放置其中,四周配了五张同质暗纹兀凳。

朱瞻基居主位,胡善祥居左,曹雪柔甚是机灵,居然弃右边不坐,而是坐在了最下首。

如此一来,留给若微和袁媚儿的,要么是紧挨着朱瞻基,那几乎就是要与王妃比肩,要么就是得挨着胡善祥。

若微心思一转,立即轻轻推了一把袁媚儿,以手一指朱瞻基:妹妹昨儿还说冷呢,今殿下身边有个位子,你去坐坐就暖和了!说完,自顾走到胡善祥身边,若微挨着娘娘坐!胡善祥虽有些意外,但依旧露出端庄和煦的笑容,伸手拉了若微坐下。

袁媚儿呢,怔了一下,仿佛有些扭捏,看着瞻基满脸羞涩。

瞻基见她如此,只得冲她招了招手:媚儿也快落座吧!谢殿下!袁媚儿一脸欢喜,忙走了过去坐在瞻基身边。

慧珠稍一示意,立即开始传膳。

府内膳房的小太监们,手提着内置火炉的红木食盒进入殿内。

由近身侍候的丫头们掀开食盒,随即从里面端出各式菜品和汤水。

所以这膳食上桌的时候,都是芳香四溢、冒着热气的。

这是若微第一次在胡妃的殿中饮宴,那菜肴固然精致,可是那盛菜的器皿似乎更让人惊叹,都是一水儿的掐丝珐琅缠枝花卉瓷盘,那珐琅釉色纯正,花朵饱满肥硕,都是宫窑内烧制出来的上上之品。

这套器皿,就是太子妃也未必舍得拿出来摆宴。

又看她今日的装扮,镶貂狐毛的大袖圆领花冠袄,二十四褶大红流金的玉裙,外罩的是只有一品、二品亲王正妃才能用的蹙金绣云霞翟纹的霞帔,虽然不是正式参见帝后的礼服,却也极为隆重华美,难道今天真是别有用意?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