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46-150节:连环巧谏言

第146-150节:连环巧谏言

正想着,只见胡善祥冲众人淡淡一笑,指着面前的几样点心说道:这汤油炸云吞、夹心小红糕、长生粥、鸭油烧卖、糯米红豆粥和桂花糖糕,都是南京的厨子做的,大家尝尝吧!还是胡姐姐想得周道!谢娘娘!席上一派和美,吃得欢畅尽兴。

瞻基也连连称赞,他刚刚放下筷子。

在桌旁侍立的慧珠即上前问道:殿下,可是用好了?瞻基点了点头。

慧珠又看了看在座的各位:娘娘和各位主子也用好了?众人见瞻基落了筷子自然也都纷纷停箸,示意用好了。

慧珠扑通一声跪在桌前,众人都不免一愣。

朱瞻基微微皱眉,胡善祥立即起身走到慧珠跟前,伸手相扶:慧珠姑娘是太子妃跟前近身侍候的老人儿,也是六品的宫正,更是这府里的管事,何事至于如此?慧珠正色说道:殿下,娘娘。

正因为慧珠身负管理、督促太孙府事务的重责,所以见到不合规矩之事必要严于律之,可又怕惊扰了娘娘和殿下,所以要先行请罪!这?胡善祥回头看着朱瞻基,朱瞻基挥了挥手,既是按规矩办,本王与娘娘又怎么怪你?这府里事务既是母妃令你打理,你自当秉公处置!谢殿下!慧珠这才站起身,恕慧珠越礼了!无妨!朱瞻基的目光从慧珠脸上轻轻一扫,转而停在了胡善祥身上。

胡善祥面上如水般宁静,并无半点惊慌,瞻基暗暗思忖,不知她们这一出究竟为何。

这时,慧珠对着殿内服侍的众侍女和小太监说道:太子妃与殿下和娘娘,都如此信赖于我,我就要顶力而为。

须知咱们皇太孙府不比其他的亲王府、郡王府,规矩是比照太子宫的。

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但是如今我在一日,就不允许废法越礼的事情发生。

刚才是哪几个在近前上的菜,出来跪下!她此言一出,殿内的人都是一惊。

于是,连着胡善祥身边的大丫环梅影、落雪,还有几个小丫头都跪在厅内。

第147节:连环巧谏言

慧珠一脸严肃:刚刚那道香酥炸黄鱼,是谁上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冷峭峭的寒意,有胆小的丫头居然瑟瑟发抖。

片刻之后,才有一人跪着向前挪了几步:回慧珠姐姐的话,是芳儿!回话的是一个穿着青布蓝花衣裙的小丫头。

是你?慧珠走近一步,抬起她的下颌,面上似乎有些不忍,只是怜惜之色转瞬即逝。

她猛地抽回了手:来人,拉下去重责二十板子!是!外面侍立的小太监立即上前按住芳儿的肩,就把人硬往外拉扯,芳儿先是吓傻了,随即惊呼着,慧珠姐姐,为何罚我?为何罚你?慧珠笑了,又叹了口气,指着梅影说道:梅影,你教教她!梅影低垂着头,似乎微微有些胆怯:侍候主子们膳食,要提前净手,并在香炉上熏过。

这手万万不能留指甲。

呈菜时,双手可托、可捧,然手指不能触及盘子边缘,更不能碰到菜品。

掀盖碗时,要侧身转头掩面。

上菜时要守的规矩,其一,热菜应从主宾对面席位的左侧上;其二,上单份菜品或配菜席点和小吃等应先宾后主;其三,上全鸡、全鸭、全鱼等整形菜,不能头尾朝向正主位好了!慧珠弯下腰,看着芳儿:如今,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芳儿抬眼看了一眼那桌上,吃剩下的半条香酥炸黄鱼,鱼头并未朝着朱瞻基,于是立即惊呼:可是,可是,那鱼头并没有对着殿下呀!慧珠叹了口气:那是刚刚梅影见你坏了规矩,又不能当时提点,怕影响主子们用餐,所以偷偷移的!梅影听了立即伏身叩首:慧珠姐姐,梅影知错,梅影不该私自动主子们的菜肴!慧珠点了点头:你的错,一会儿再罚!她伸手指了指芳儿:看来,你真的不适合在内堂当差。

错了居然还不认账,教你还不用心学,只知道一味的狡辩。

来人,先领二十板子然后遣了出去!慧珠姐姐!芳儿此时是真的知道害怕了,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惊恐,看她的样子不过十三四岁,众人都有些不忍,却也不好讲情,毕竟这施罚和被罚的人都是皇太孙妃屋里的,旁人自不便说什么。

第148节:连环巧谏言

朱瞻基靠在椅背上眉头微拧,他刚要开口只是余光一扫,看到若微冲他使了个眼色,于是又将要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小太监们架着哭嚎哀求的芳儿退了下去。

室内一片安静,慧珠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众人:礼数,如果不会,可以学。

但是如果明知而故犯,就是大大的不对。

今日罚芳儿,只是给你们做个样子,以后小心服侍,不容有失!是!众人纷纷称是。

侍从与丫头们退下之后,慧珠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朱瞻基此时微微一笑,盯着慧珠说道:慧珠,接下来,是不是要罚本王了!殿下!胡善祥立即起身,也挨着慧珠跪了下去。

这是做什么?朱瞻基微微嗔目。

袁媚儿与曹雪柔立即起身将胡善祥扶了起来。

慧珠抬起头迎上朱瞻基的目光:殿下说笑了,不过慧珠确实有话要说!慧珠!胡善祥开口相阻。

朱瞻基摆了摆手:让她说下去!胡善祥心中七上八下,挨着朱瞻基坐下偷偷打量着他的神色,不知他是恼是怨,十分的惶恐。

而慧珠则开口说道:慧珠奉太子妃之命,襄理府内事务,诸事必须要遵礼守度,不敢有半点偏废。

朱瞻基点了点头:所以,刚刚你在本王和娘娘面前立威罚人,本王并没有相阻!谢殿下体谅。

只是除了此事府内还有越礼废法之事,慧珠却不能相罚,只能相谏。

慧珠一脸肃然,言之切切。

若微唇边渐渐浮起一丝意味分明的笑容,她正想着自己要不要假装晕倒,趁势避开,以此搅了她们局呢?可是随即又一想,既是有备而来,今日不说,这戏改天还是要唱,不如就让她们一并演到底吧,于是她以手托腮,静静地坐在一旁,一面用手捏着一块蜂蜜蛋糕,一面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慧珠稍一思索,终于开口说道:殿下,有些事慧珠不便说,请苏嬷嬷来讲,可好?朱瞻基似乎知道她要说些什么,拿眼朝若微一瞅,谁成想这个丫头没心没肺,事不关己地还在吃点心,心中哭笑不得,只点了点头。

第149节:连环巧谏言

这时苏嬷嬷走了过来,也跪在正中:殿下,老奴原是宫里派来的管事嬷嬷,可是老奴糊涂了,原该一早提点殿下的礼数,竟都忘记了,真真该死。

说着,就开始自己掌嘴。

嬷嬷这是何苦?胡善祥立即起身上前将她拦下。

苏嬷嬷深深叩首:殿下,这宫里和诸王府的规矩是祖上早就定好的传下来的。

每逢初一、十五、三十,殿下和娘娘的生辰,以及二十四时令节气,正月、元宵、腊八、中秋、七夕、端午、清明,殿下必得要在正妃的寝殿中就寝合鸾。

朱瞻基深深吸了一口气。

而若微似乎是刚巧被一块点心渣子呛到了,忍了又忍之后,还是一通儿猛烈的咳嗽。

惹得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她望去,瞻基又气又笑,指着司音说道:快去,快过去看看!司音、司棋赶紧上前,一个拍背,一个奉茶,若微连连说着:别管我,你们说你们的!原本严肃而压抑的气氛,一下子就让她给搅了。

看着苏嬷嬷涨得通红的老脸,朱瞻基想笑又只得暗暗忍着,不过若微的恶搞,倒让他有了主意,他索性站起身一抖袍子:嬷嬷的意思,本王听明白了。

就是说日后本王哪天去哪儿跟谁睡觉,都得听嬷嬷的,对吧?苏嬷嬷瞪大了眼睛:殿下,老奴不是这个意思!哦?朱瞻基瞠目结舌,那嬷嬷是什么意思?倒把本王给弄糊涂了。

见此情形,慧珠正色说道:殿下,这些也不是苏嬷嬷凭空乱说的。

宫内的《内簋要训》中都有明示。

各位侧妃、选侍、侍妾如何侍寝、如何接驾、如何承欢,什么时辰、事前、事中、事后都有些什么规矩,这《要训》中都一一载明,这些事项,殿下原是不必知晓的。

不过府内所有女眷都要牢记,都要遵守,如果坏了规矩正如昨儿个夜里孙令仪那般,原本该罚。

啊?若微心里一阵惊呼,闹了半天,这么一场大戏,到最后才唱到点子上。

竟是因为昨儿夜里,瞻基陪着自己看烟火又弄曲谈心的招她们不乐意了唉,早说呀,真是累人。

第150节:连环巧谏言

心里虽然如此想,可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

若微秀眉微扬,立即起身扑通跪在了地上,冲着胡善祥就是三拜。

朱瞻基的脸刷地一下就沉了下来,胡善祥也大感意外:妹妹这是何意?若微低着头:娘娘,若微错了。

昨儿应该劝殿下到宜和殿来与娘娘和鸾的。

既是错了,便认打认罚。

只是这寒冬腊月的,若是罚我挨板子。

皮肉开花不易长好。

娘娘一向为人大度,能否先记着,等挨到开了春,再罚不迟!她说得一派诚恳,听起来却似小孩撒娇一般。

袁媚儿最是直爽,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就是曹雪柔也低着头掩面而笑。

胡善祥面上微微发烫,心中暗暗恼恨可又不能当场发作,只得伸手先将她扶了起来。

胡善祥眼中含泪,不无忧怨地说道:妹妹何苦羞我?合府上下,哪个不知你是殿下心坎上的宝,本妃怎么可能会罚你?不知她是真的伤心如此还是刻意做作,此时两滴珠泪来得恰到好处,若微的嬉戏,转眼就成了嘲讽,而她才是真正无辜又惹人怜悯的。

若微心中顿时十分惭愧,伸手拥紧了她:姐姐,是妹妹错了,妹妹向您诚心赔礼!朱瞻基看在眼里,似乎也是左右为难。

而慧珠与苏嬷嬷又是一脸执拗,跪在地上。

请殿下做主,明示诸位主子,日后遵从《内训》,遵规守矩!慧珠再次谏言。

朱瞻基叹了口气,终于点头应允。

袁媚儿与曹雪柔匆匆对视一眼,心中各有打算。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