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2章 归途迷雾迭 (1)

第2章 归途迷雾迭 (1)

    山东乐安汉王府内。

侧妃李秋棠所居的西福殿书房内,李秋棠怀抱琵琶,手指轻抹,曲音缥缈。

朱高煦靠在圈椅之中半眯着眼睛,一只手在腿上轻轻拍打着节拍与曲调相和。

忽然,李秋棠手指渐起,曲音骤停。

怎么不弹了?朱高煦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

李秋棠唇边浮笑,直起身子将琵琶放于书案之后,伸手便推开窗子,于是一阵微乎其微的咕咕声便传了进来,她双手合拢放平,一只白鸽竟悄然落在她的手上。

她笑意吟吟,手捧白鸽轻轻抚着它的羽毛,又凑在它耳边低语了几句,好像是在与久别重逢的老友闲话家常。

而坐在一旁的朱高煦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伸手在桌子上重重叩了两下。

知道了,急什么?李秋棠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随即解下缚在鸽子腿上的布条,恭敬异常地递给朱高煦。

朱高煦打开一看,不由眉头深锁。

王爷,情况如何了?秋棠上前问道。

朱高煦将手中的布条丢给她。

秋棠美目一扫,他已经启程了?想不到他居然走水路!应该是归心似箭策马狂奔才是,怎么会突然改走水路呢?朱高煦背着手在房内慢慢踱步。

信使不是说了吗?前些日子他在南京抢险时被砸伤了,说是受了内伤,好像还咳了血。

    自然是受不了车马的颠簸,所以才改走水路的。

李秋棠手执一柄团扇,为朱高煦轻轻摇曳。

走水路?还是有些想不通,难道是已经对本王有了戒心,怕经过咱们山东境内的时候路上不太平,所以才走水路的?朱高煦眼中寒光四射,从李秋棠手里夺回扇子用力扇着。

王爷!李秋棠神色肃然,事到如今,不管他走水路还是陆路,我们唯有双管齐下奋力一搏,再不可犹豫摇摆了。

朱高煦目光如鹰直勾勾地盯着她,像是要射入她的心房。

这是您最后的机会了!她秀眉高挑,凤目中寒光逼人。

朱高煦犹豫再三,好,咱们就兵分两路。

让夜鹰通知隐居在庙岛的那些倭人。

就是海上飞过的一只鸟儿也不能给我放过。

是!李秋棠又问,那陆路呢?陆路?朱高煦笑了,那个宝贝呢?养了这么些日子,该她登台了。

月奴?李秋棠似乎一怔,真的用她吗?王爷不怕她又会是一个权妃吗?她?朱高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目光中是隐隐的杀气,她是一只狼,不会因为喜欢上一只羊而改去吃草的。

哦?李秋棠仿佛有些不信。

浩瀚的水面上,波澜微起。

    夜色中一艘官船高挂风帆疾速前行,船舱内丝竹雅韵,一袭白衣的俊秀男子独自小酌。

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爷,添点热茶吧!是朱瞻基身旁的近侍太监小善子。

进来!他语气淡漠,听不出任何情绪。

小善子推门而入,将手中的茶壶、茶盏轻放在桌上,忍不住拿眼睛偷偷瞄着他。

心中暗暗称奇,想不到这位许彬许大人一身皇太子正装在身,举止气度还真是与朱瞻基有几分相似。

孙娘娘这个李代桃僵的法子也不知管用不管用,真盼着殿下陆路能走得顺畅些。

否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两边都白忙活了。

到哪了?他眼皮微抬,随意一问。

刚出了南直隶的水域。

小善子照实回答。

他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算了一下,两天之后此时,应该路经蓬莱。

正是,许大人说得对极了!小善子连连点头。

    他目光一扫,眼中说不清是什么情绪,你,一直跟在太子殿下身边?正是,奴才六岁入宫,一直服侍太子殿下!小善子转了转眼珠儿心中暗想,这位许大人虽然被太子殿下引为至交好友,与太子最为宠爱的太子嫔孙若微也是相交多年,可平日伴驾与太子殿下在书房中里下棋或是闲聊朝政时,常常是少言寡语、难开尊口,今儿不知怎的他竟会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了,正在疑惑只听他又问道:你,可会泅水?泅水?小善子摇了摇头,满心疑惑,所以开口问道:许大人为何有此一问?他眉头微拧似在筹谋,片刻之后便对小善子低声吩咐了数语。

小善子立即面色大变,似信非信连连点头面带惶恐之色迅速退了出去。

与此同时,走陆路的朱瞻基与锦衣卫佥事颜青、李诚二人策马狂奔,一路之上人马不歇,很快便进入了临西境内。

殿下!李诚与朱瞻基并驾而行,开口说道:已经跑了整整三日,前面就是临西境内,此处距京城不过五六百里,算算脚程再有两日就到了,咱们就在前边歇歇脚吧。

朱瞻基稍一沉吟,随即点头应允。

临西是山东与河北接壤之处,东濒卫运河,南邻馆陶,西接内丘县,北衔威县、清河。

此处已属北直隶的辖区。

    从此处往北,该是一马平川了,可是往往越是如此,越不能大意。

大道边上有一家简陋至极的小客栈,朱瞻基三人就在此处歇脚,颜青将三匹马在院内拴好,李诚则跟在朱瞻基身后进了东边的一间客房。

殿下,娘娘再三叮嘱过,咱们三人要同宿一室、轮流休息,而且只能吃自带的干粮,不能在外面用膳!李诚关好房门,将身上背的包裹放在桌上,压低声音对朱瞻基说。

朱瞻基点了点头,心中感慨万分,若微真是心细如发,人虽然没有跟在他身边,可是事事都替他考虑周全了。

客官,给您送洗脸水来了!门外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

李诚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佩刀,朱瞻基朝他使了个眼色,他才把门打开。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双十年华的村野女子,虽是布衣荆钗、鬓发微乱却长得姿容清丽,身材纤细。

她提着一桶热水刚要入内,李诚则立即伸手接了过来,多谢姑娘,我等自己来就是了。

那女子微微一愣,随即笑了,那敢情好,只是怕被掌柜的看到定会骂奴家偷懒,又要挨罚了。

李诚眼中闪过一道厉光,盯着她的眼眸细细打量,随即说道:我兄弟身子不适,已经安置了,怕吵得很,所以就不劳烦姑娘了。

哦?她探头往里面一看,只见朱瞻基头冲里歪倚在炕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那客官是否要用些夜宵?我们这里虽然简陋,可是平常的酒菜面食也说得过去。

客官如果需要,奴家马上让厨子去做。

不用了,我们只是住上一晚,明日一早还要赶路,就不劳姑娘费心了。

李诚似乎有些不耐烦,他挡在门口,一只手已经要去关门。

那女子笑了笑,那好吧,小女名唤月奴,客官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再吩咐,奴家先下去了。

有劳了!李诚看她走远了立即掩好房门。

月奴缓缓走出院子,来到前面一间小屋推门而入。

小屋内烛火幽暗,有四人围坐桌边正在用餐,其中一位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见她进来,抬眼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去看过了?嗯!月奴轻声应着。

是他吗?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目光如鹰一般逼视着她。

不是。

月奴摇了摇头。

又不是?他似乎有些不信,两道浓眉紧拧在一起,面色微微有些吓人。

大哥何须担心,早说了他们不可能这么快。

咱们兄弟还是先乐呵乐呵吧。

另外一个稍显年轻的黑脸壮汉伸手拉过月奴,将她紧紧箍在怀里,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摸来揉去,满是酒气的嘴凑在她耳边调戏着,又想去亲她的嘴。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