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3章 归途迷雾迭 (2)

第3章 归途迷雾迭 (2)

    哎哟!随即响起一声惊呼,那黑脸壮汉立即松开手,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抹,一道长长的血印子。

你这个死丫头,不想活了,居然还带着家伙?月奴站直身子,静静站在一旁瞪着他们,你若是守规矩,我就是带着夺命追魂刀也不会砍在你身上!你想找死?那黑脸壮汉恼羞成怒,挥起大手照着月奴的脸就抡了过去。

住手!中年男子出言相喝,大事当前,你犯什么浑?此语甚是管用,黑脸壮汉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好悻悻罢手。

月奴。

刚刚那个人真的不是?中年男子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与月奴咫尺相隔,目光如剑紧盯着她。

我说了不是,你们如果不信,我也没办法。

月奴玉面紧绷,苍白如纸竟无半点儿血色。

好了,你先下去吧。

中年男子挥了挥手,月奴转身出了房门。

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细细思忖片刻之后,指着其中一人说道:去,去看看。

是!不多时来人回报,他们已经睡下了。

睡下了?中年男子端起酒杯深饮了一口,没要吃的东西?也没有沐浴更衣?没有。

大哥,这三个人行为举止甚是奇怪。

看样子风尘满面该是赶了很远的路,可是到了客栈既不要酒菜也不打水洗澡,只是吃了点儿干粮就熄了灯睡觉。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他们似乎对马比对人好。

当中的一个壮汉亲自给马喂料,喂的是上等的好料,而且放着屋里舒服的床不躺,却独自在外面守着马睡。

哦?中年男子细细品着这话里的意思,面上微微浮起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把这个交给月奴。

这个?大哥!难道说他们几个就是咱们要等的人?可是他们如此谨慎,连店里的饭菜都不吃又该怎么下手?哼不吃饭,难道也不喝水吗?明日一早他们肯定要从店里取水,你只要把此物交给月奴,让她去办就好了。

中年男子脸上蕴涵着阴冷的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势在必得。

是!等等,你在边上盯着她。

如果她再不老实,就干脆杀了她。

中年男子眼中闪出一道凶悍之光,神色更趋暴戾,让人莫敢不从。

是!五更时分,天刚刚见亮,朱瞻基与李诚等人就起身了。

收拾妥当正准备出门,迎面就看到月奴端着热腾腾的粥饭上前。

几位客官起得真早,还没用过早饭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一盆热粥、两碟小菜、一壶热茶放在桌上。

这位姑娘,我们自己带有干粮,所以没有要早饭!李诚颇有些意外。

月奴知道。

几位客官想是身上不方便,所以才如此精打细算。

    只是出门在外原本就很辛苦,若是三餐不周,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看你们吃自带的干粮定是渴得很,所以特意盛了些粥来,放心好了,不会跟你们多要一钱儿银子的。

她面上含笑、声音清脆,一席话说出来好似冬去春至,雪融冰释。

李诚就是再戒备,此时也不好推托。

朱瞻基抬眼望去,只见她朴实无华的衣着,单薄纤细的身材,一张瓜子脸上素面朝天,只是那双大眼睛无端地十分引人注目,灵气中带着三分侠义,着实让人有些亲近。

于是便微微一笑,双手一揖:多谢姑娘,如此倒让我们有些过意不去。

四目相对,她的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略带迷离的笑容,说不清为什么竟然有些苦涩和幽怨。

朱瞻基心中暗自抽搐了一下,只觉得她看上去有些眼熟。

正巧颜青从外面走进来,爷,马已喂好,可以启程了。

朱瞻基这才缓过神来,好,咱们也略用些粥饭,随后就走。

月奴的双目始终没有离开朱瞻基的眼睛,她目光微闪,看了看朱瞻基,又看了看那盆粥,随即走上前去,手执茶壶拿起桌上的茶碗,缓缓倒上一杯热茶,双手递给朱瞻基。

朱瞻基刚要来接,然而她失手一抖,几滴茶水便溅在朱瞻基的身上。

哎哟,客官莫怪!她立即从袖中掏出帕子帮朱瞻基擦拭着袍袖。

    朱瞻基面上颇为尴尬,伸手去挡,偏巧两人的手就碰到了一起。

李诚立即轻咳一声,上前说道:多谢姑娘。

这等事情我们自己来就是了。

是,月奴越礼了。

月奴面上微红,转身走出房间,又把门轻轻带上。

朱瞻基却面色微变,眼神儿阴晴不定,目光掠过李诚又看了看颜青。

当天边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整个客栈仍寂静一片。

四个身影推开朱瞻基与李诚等人留宿的房间,只见他们三人都倒在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去,过去看看!那个领头的中年男子吩咐着。

于是手下的随从悄悄上前,以手轻拭鼻息。

就在此时,原本在地上睡得死死的三人却突然腾空跃起,一时间刀光剑影,厮杀在一起。

这边是刀剑交击银光闪闪将人逼入墙角,那边是掌风如浪翻翻滚滚密不透风扼人咽喉。

朱瞻基静立一旁,脸上毫无表情,只静静地盯着室内纠缠在一起拼死打斗的场面。

扑哧一声,又一个人倒在李诚剑下,鲜血溅在墙上漾开一朵惑人的花朵。

    而颜青的铁臂钳着一个黑脸汉子的头狠狠撞在桌角,随即一声惨叫,一股血腥扑面而来。

不多时,另外两人也被拿下,如同困兽一般做着垂死挣扎。

留个活口。

朱瞻基刚一开口,两名被擒之人已经自绝于面前。

李诚伸手捏开一个人的嘴,面色微微有异,殿下,是见血封侯的毒药,平时包在金牙之内,关键时用力咬碎,立即身亡。

朱瞻基眼中神情冷得怕人,仿佛还带着血色,他紧盯着室内四具尸体,眉头紧锁低问道:是天策卫?是。

李诚点了点头。

走,马上离开此地。

朱瞻基抬腿向外走去。

李诚与颜青紧随其后,出了院门就看到马前俏生生立着一个姑娘。

你?李诚上前以剑相指,你们是一伙的?月奴仿佛充耳不闻,只是一双灵动的美目紧紧盯着朱瞻基,双膝一软跪在她的面前。

殿下是让月奴活,还是让月奴死?朱瞻基稍一迟疑便伸手将月奴扶上马背,随即也翻身跃上。

    殿下!李诚与颜青即使是久经沙场见此情形也不免大感意外,刚要开口劝阻,只见朱瞻基已然策马扬鞭飞驰而去,也只好立即上马紧紧追赶。

一路之上,马蹄声声,飞尘四起。

行至一处岔路,三人勒马驻足。

殿下,前边大路就进入北直隶境内了。

李诚开口说道。

小道向西绕行,虽然近些,只是前面深入密林又有溪水相绕,路不好走。

而且此处最易有伏兵。

颜青接语。

朱瞻基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月奴,你说咱们该走哪条路?月奴先是一笑,随即说道:他早有安排,如果临西客栈有意外,就会在前面大道上的十里亭秋渡坡处设伏。

小路该是没有安排,他说小路难走,殿下自然不会以身涉险的。

朱瞻基稍一犹豫,手挥马鞭朝着大路方向飞奔而去。

颜青与李诚不禁对视一望,两人心中都满是疑惑。

殿下如今行事越发难揣,既然在客栈中这个月奴已为他们冒险示警,帮他们避过一劫。

殿下也信了她又将她带在身边,却又为何在此时不听她所劝而仍然要走大路呢?很快,他们便不得不对朱瞻基敬佩万分了。

    走大路不过百里,就看到前方远远的候着一队人马,还有黄龙华盖仪仗相迎。

为首的正是二皇子朱瞻墉。

皇兄!朱瞻墉一身孝服迎上前来,与朱瞻基紧紧相拥,父皇,父皇龙驭归天了母后命臣弟在此恭候皇兄!朱瞻基拍了拍朱瞻墉的背,目光向他身后一扫。

所有人立即伏身跪拜,参见太子殿下!朱瞻基回首向南望去,阳光下他俊美的面容中透着凌云之势,气宇轩昂、耀目摄人。

只是此时目光中满是期待,更闪过一丝柔情。

南京城皇宫中静雅轩内,若微坐在琴桌前轻轻擦拭着七弦古琴,眸中若水思绪悠悠,不远处书案前是撅着小嘴独自临帖的女儿常德郡主馨儿。

侍女湘汀从外面步入室内,将一碟樱桃放在书案上,轻抚了一下小郡主的发梢,满面和煦地说道:郡主习字累了吧?吃点儿樱桃,出去玩一会儿吧!小郡主拿眼瞄了瞄孙若微,撇了撇嘴,手里依旧紧攥着毛笔,只是身子开始不安分地在椅子上转来转去,还小声哼唧着。

若微见了不由笑道:去吧,别跟这儿晃我了。

谢谢娘!小郡主立即喜笑颜开端着樱桃跑了出去。

    若微抬眼扫着湘汀,说吧,可是北边有消息了?湘汀脸上的笑容立时隐去,娘娘真是神机妙算。

刚刚得来的消息,说是官船行至蓬莱,突然失了火,烧得干干净净,无一人生还。

什么?若微面色突变,手上一抖,偏偏被琴弦划伤,玉指立即涌出点点血色。

娘娘!湘汀赶忙上前用帕子包住她的手指,要不要传太医?而若微却恍然不闻,她轻轻推开湘汀站起身向外走去,声音缥缈轻冷,别跟着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娘娘!湘汀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哭音,她竭力克制着自己,依旧还是没能忍住。

若微一个人走在午后寂静的御花园里,心情说不清是喜是忧。

官船烧了,证明隐于暗处意图对瞻基不利的那伙人真的被她放出的烟雾所扰。

这样就会给瞻基赢得些时间,为他能够平安返回京城添了几分胜算。

可是在那官船上面假扮太子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许彬呀!那样风度卓绝不染凡尘的青年才俊,他,竟这样葬身火海了吗?还有小善子,还有那些侍卫,都死了吗?智慧,谋略,不仅仅可以御敌,原来还要以牺牲为前提。

若微眼圈微红,对着微波荡漾的九龙池终于泪落无痕。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