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美文摘抄 > 人总归得有点爱好,把自个融入进去

人总归得有点爱好,把自个融入进去



                               文/白蓝

我是沿着书友分享的文章,找到这本书的。因为我老烦他,给我找了几本书,让我安生一下? 

《棋王》这本书是写在知识青年下乡的那段时光里,有不同精神内涵的一群人,在下乡工作时,顺便玩玩象棋的故事。

故事里的人、事、物太复杂,需要多看几遍,我就写写对象棋的理解。 

自学会象棋后,随着年龄增长,总不自觉地在想下象棋有啥意思?

我有意识地问了三个问题。

第一次是带副象棋在学校玩,自己把棋盘画在画板的背面。中间的楚河汉界,我把它改为“生死门”。因为我想,黑红双方在自己的地盘上,多好。干嘛非得跑到对方的地盘去拼杀、大多数在这拼杀的过程中,都被捏出棋盘,死翘翘了。在一定程度,这些棋子是有价值、有生命的。 

第二次是下象棋的经验跟生活中的经验能不能置换?都说:人生如棋,棋如人生。他们之间在一定程度是不是可以印证的,能不能置换?

第三次跟下象棋无关。是有一天突然想到名字下的本体跟“我”能不能分开?名字下的本体是,本体在不同秩序下的应力长成的这么一个人。“我”是,明明我的身体没有受到伤害,心灵上觉得很难受、痛苦。我能拿它怎么办?


有时候晚上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看着透过窗户洒在墙顶上的月光。闭上眼睛就在脑海生出漫无边际的黑暗,空荡荡的,还啥都没有。突然在这个漫无边际的黑暗里跳出来一个棋盘,哈哈,挺有意思的。

象棋里每种类型的子,都代表着一种精神跟思维方式。磨练身体具备这些精神去践行它,然后在自己的棋盘上跳来跳去。只需把面对的人、事、物放在自己的棋盘上去解构他,然后分门别类。这样“我”就不是单独的一个点,是一副棋盘。那些让我痛苦的,放到棋盘上,也不会再钻牛角尖挤的头疼了。

很多时候棋盘上的子是开放的,下棋的环境也在不停变化着,可以尝试着在棋盘周围种些花花草草什么的。既然想出这些就得不停的完善它们,去做!

这些东西是长辈教我下棋,他们教给我的道理,还有看的书里面的糅合。不是我的,是我想出来的。

该怎么做?能不能做到?做到哪种程度?人总归得有点爱好,把自个融入进去。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什么是兴趣?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就是不负春光,不负韶华。

注:《棋王》是当代作家阿城的一部短篇小说。小说被视作是新时期“寻根文学”的发韧之作。故事讲述了在文革时代,知青“棋呆子”王一生四处寻找对手下棋、拼棋的故事。小说语言抛弃了20世纪80年代惯有的语言逻辑转而回归宋明小说的语境之中,朴实而飘逸俊美。小说发表后,王蒙撰文高度赞赏了这篇小说,指出这是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对人的智慧、注意力、精力和潜力的一种礼赞”。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