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坏 > 伴我行天涯(一)

伴我行天涯(一)

围炉夜话,皆是浪荡路上的游子们。

砖垒的小火塘篝火熊熊,木柴噼噼啪啪轻响着。

酒是鹤庆大麦,下酒菜是淋过香油、切得细细的猪耳朵。

解开衣襟,叼起一根兰州,把酒瓶子斜插进炭灰里,温温的,才叫惬意地喝。

盛在塑料袋里的小菜却没处搁,有人随手拽出一本垫桌脚的书,撕下几页铺在火塘沿上。先下筷子的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围过去一看,其中一张纸上赫然是我抱着手鼓的照片。

四下兴致勃勃地传阅那本残书,都想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玉照。

还真有找到的,于是你争我抢,于是一不小心书落火中,大燃特燃起来。

残页化作黑蝶,袅袅曼舞,火光中书皮上的几个柔软的大字开始扭曲变形。

这是一本描述丽江的书,据说销量很不错,再版了好几回。

于是大家都笑而不语,这等专门用来忽悠游客,极尽矫情之能事的书本该随手焚来才是。

话题就此围绕着在路上途经的地域,开始漫无边际地展开。

混在丽江,漂在拉萨,侠隐在大理,那什么在阳朔?

有兄弟问我:你颠颠儿地窜了那么多地方,阳朔于你而言是怎样的?

我没什么发言权,到目前为止,我只专程去过阳朔四次。

两次独行,一次拼车自驾,最后一次是去参加一位红颜老友的婚礼。

若非要说对西街的感觉,头一回去的时候没什么太多好感。

我发现我和阳朔这个地方很不兼容——

租过自行车,没骑出两里地就被雨水给浇了回来。尝过啤酒鱼,被满嘴小鱼刺搞得很恼火。漂流过,但同渡的是个不停给客户打电话的南宁生意人。陪朋友找漂亮美眉搭讪过,后来发现是酒托。

我去阳朔的那几次要不然热得闷死人,要不然骤然变天冻死人。也曾在阳朔撂过地,在西街的小雨里发着烧打着喷嚏一边卖艺一边止不住流清鼻涕……

天下之大,怎可能步步莲花,关于阳朔,我并没有动人的故事发生在那里。

所以,关于阳朔,今朝落笔,信马由缰,散文而已。

散录一些散装的片段。

散叙一些散养的记忆。

哦,是了,这个地方还曾给过我一次意外的转折。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