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坏 > 谢谢你(二)

谢谢你(二)

一个凌晨复一个凌晨,不停地修改这本推销不出去的书稿。

越修改,离他们所建议的“畅销书标准”越远,哦,因为并非按照他们所建议的方向改的。没办法,我不认为他们是对的,也就无法说服我自己去苟同那些貌似正确的标准答案。

于是,越修改越不招人待见,好多邮件石沉大海,越来越少的见面谈。

我曾一度彻底霸占了那张餐台。

因为一度很多天没有新的出版社打来电话。

免去了那些徒劳无功的奔波,腾出了一个又一个完整的白天黑夜,我赖在那张餐台上,不停地修改书稿,也不停地开笔写新文章。

发狠写吧,当是磨刀,无人问津又怎样,自知锋芒。

逆旅单行道又怎样,错就错到底好了,我有我路向。

《乖,摸摸头》《好吗好的》里不少故事的一稿或提纲,都诞生在那张餐台上。

写着写着,进入到一种奇妙的感觉中,那种感觉说不清,像浓雾里晨跑,每一口呼吸都艰难而清冽,沉重的双膝轻盈的心脏,永无终点的跑道……

就让我在这寂静中一直跑下去吧,不在乎时间,不要停,有没有终点不重要。

可终归要停。

他奶奶的……

大部分时候是因为黑屏死机,十几个小时不眠不休,笔记本电脑太烫。

小部分是因为一阵啧啧啧。

那啧啧声太清晰,像一串解散哨,晨雾一秒钟被驱散,跑道猛地收缩不见,脚下一个踩空,我结结实实地跌坐回餐台旁。

月月坐在对面,抱着肩,龇着獠牙,似笑非笑。

哦,月月你下班回来了……

我问,你一脸便秘的怪模样这是干吗呢?

她说,在等着看您什么时候饿死掉。

抱歉抱歉,忘了时间了……晃动一下颈椎,嘎巴嘎巴响,扫视一下餐台,我拖过那碗面条,筷子插进去,嘴巴张开来……什么情况!

面条不应该是一根一根的吗?

咋整碗面条都被筷子给戳起来了?

面条和面汤凝固成完整的一坨,颤颤巍巍的好像个大果冻子一样。

我问月月,为什么面条会长成这样?

月月告诉我说,独守空闺10个小时以上的面条子一般都会长成这样。

一个托盘端出来,新的饭菜热气腾腾。

我吃,她看着,似笑非笑地啧啧着。

我白她一眼,她啧啧声愈发响亮。

热饭热菜真好吃,只不过,可惜了那碗西红柿打卤面,里面还有海参,月月专门买来给我补脑子的……

这份心意不仅是她的,也是他们家老太太的。

老太太坐在客厅里悄声和月月说话,以为我听不到:这孩子是不是过得不太好?

听不见月月说什么,嗯,她应该是在打手势,提醒母亲别让我听到。

良久,听到一声叹息,老太太悄声慢慢地说:人哦,都有难的时候……

她跟月月说:写东西费脑子,你多喂他吃点儿好干粮……

哈哈好玩儿,说得我好像一只特别可怜的小动物一样,我偷偷笑了笑,心里面颤了一会儿,眼睛也就湿了。

……这孩子是不是过得不太好?

……你多喂他吃点儿好干粮。

老太太,老太太,您怎么这么可爱?

那会儿多想站起身来跑过去抱抱您啊,可我害羞,站不起来。

三十多岁的人了,难得被人心疼一回,这个片段弥足珍贵,我会记一辈子。

以后啥时候觉得活腻歪了就啥时候翻出来看看。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