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十八章 丛律师的冷笑话

第十八章 丛律师的冷笑话

第二天丛容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温少卿已经带着让一让晨练回来了。她收拾好准备出门,正好温少卿进门。

那么冷的天,他却浑身冒着热气,一身藏蓝色的运动装。

丛容很少见除了模特以外的年轻男人挑战这个颜色,倒不是说这个颜色挑人,而是这个颜色根本不适合黄种人,穿不好会有一股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不过温少卿穿着……倒是不难看,或者说好看也不为过。

她又抬眸看了看他的脸,分析大概是皮肤比较白的原因。

从温少卿一进门,她便一直盯着他看,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相处的时间慢慢长了,他也知道她比较在意细节,便问:“我身上哪里不对吗?”

丛容意识到失态,很快低头拿起包,又忍不住飞快地看了一眼,“怎么想起来买这个颜色的衣服?”

“一共三个颜色,其他两个颜色,一个跟手术服撞色,一个跟白大褂撞色。我不想下班了还有一种在医院的感觉,所以只能买这个颜色了。”

丛容没忍住笑了起来,越来越觉得医生这个职业有意思,笑完之后穿上大衣,“我先走了。”

“不是说好吃早饭吗?”温少卿边说边往卧室走,“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下锅几分钟就熟,我先换衣服,你稍微等一下。”

温少卿很快换了衣服出来,进了厨房。丛容听到里面有打鸡蛋的声音,然后便是油进锅的声音,没过几分钟便闻到了香味。

丛容从小就知道父母工作很忙,早饭基本都是上学路上自己解决的,没人告诉过她坐在桌前等着吃早饭是什么感受。

温少卿很快端了一盘土豆鸡蛋饼出来,金黄的饼上零星点缀着翠绿的葱花,看得丛容有些饿了。

温少卿递了筷子给她,“喝牛奶还是豆浆?”

丛容有些没睡醒,无精打采地回答:“豆浆吧,我喝不了牛奶,总觉得有股怪味,所以只喝酸奶。”

温少卿听完忽然看了旁边的让一让一眼,无声地勾了勾嘴角。

丛容也探头看过去,“它怎么了?”

温少卿别有深意地看着她,“它也喝不了牛奶,只喝酸奶。”

丛容咬咬唇,做了个深呼吸,安慰自己念在吃人嘴短的分上不和他计较。

温少卿又给她倒了杯清水,“先喝点水,吃点东西,再喝豆浆,空腹喝豆浆不好。”

丛容忽然想起一个笑话,低头笑起来。

温少卿边倒豆浆边问:“笑什么?”

丛容一本正经地开始讲:“想起个笑话,第一口是空腹,第二口就不是了。”

讲完之后屋里忽然安静下来,半晌温少卿站起来,到卧室穿了件外套回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丛容,“好冷,我感觉要感冒了。”说完又弯腰靠在让一让脑袋边,嘴里念叨着:“什么?你说你也冷啊,那围巾给你围吧,在沙发上,自己去拿。”

丛容气得吐血,恨恨地用筷子插了插土豆饼!

偏偏温少卿还一副无辜的模样继续逗她,“不好吃?”

丛容瞪他一眼,“一点都不好吃,今天不给钱!”

温少卿忍着笑点头,“好啊,明天再做别的。”

被温少卿这么一闹,丛容倒是精神了许多,开始安安静静地吃早餐。

温少卿等她吃得差不多了,便问:“上午忙不忙?如果有时间就去医院做一下检查,我帮你预约了一个号。我今天手术排满了,可能没法陪你,你自己去有问题吗?”

丛容在生活上一向自力更生,忽然有人这么问她,她吓了一跳,心里有些别扭,又好像有些别样的情愫在生根发芽,她神色复杂地看了温少卿半天才回答:“没问题,我自己去就行了。不过我要先去趟律所,晚点会过去。”

吃了早饭两人先后出门上班,温少卿在手术室忙了整整一天,下午快下班了才给丛容打电话,“检查做了吗?”

丛容刚从法院出来,“做了,说是让我晚点去拿结果,但我这会儿走不开,明天去拿吧。”

温少卿本来打算回办公室,退了几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你不用来拿了,我帮你带回去,晚上你来我家拿。”

两个人都是干练利落的性子,丛容也没推辞,两人很快挂了电话。

温少卿去了放射科,这个时间了放射科还排着长长的队,温少卿一进门便有认识的医生过来和他打招呼:“温医生。”

温少卿笑着回应:“姚医生。”

“着急拿结果?”

“也不急,有个朋友上午做的脑CT,没时间过来拿结果,让我帮忙拿一下。”

“哦,叫什么名字?”

“丛容。”

“哦,我记得,是我给做的,名字挺特别的,人长得漂亮,气质也好。”

温少卿忽然来了一句:“谢谢。”

姚医生正低头在一堆结果里翻丛容的,翻到后拿给温少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才反应过来,挠了挠头,嘴里嘀咕着:“我夸人家姑娘好看,又不是夸你,你谢什么啊?”

下班之后钟祯抱着一堆病历去办公室找温少卿签字,人差不多走光了,冬天天黑早,办公室里没开灯,钟祯一进门就看到温少卿靠在几步之外的办公桌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观片灯上的片子看。他等了半天都不见温少卿有什么动作,连眼神都没变。

他凑过去试探着问:“老板,您在看什么?”

温少卿猛然回神,皱了皱眉才回答:“脑CT片子。”

钟祯也像模像样地去看,“哪个病人的?”

温少卿的视线依旧落在片子上,淡淡地开口:“你表姐的。”

钟祯立刻跳了起来,“我表姐的?我表姐怎么了?!她的脑子有什么问题吗?”

“从医学角度来说,没有问题。”很快温少卿叹了口气,“不过我想看看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为什么我都做得那么明显了,她还是不懂?”

“呃……”钟祯满脸黑线,却也配合地问,“那您看出什么了?”

温少卿换了个动作,双手抱在胸前,又仔细看了几秒钟才回答:“你表姐的头骨长得很漂亮,骨相不错。”

“……”钟祯看着温少卿,还是不明白,“我表姐为什么做脑CT啊?”

温少卿走过去取下片子装好,又关上观片灯,“后脑撞到了,来医院做检查。”

钟祯紧张地问:“我表姐受伤了?怎么弄的?为什么这件事你知道,我却不知道?”

温少卿很不悦地看他一眼,“你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

钟祯一脸嘚瑟,“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表姐的人!”

温少卿哼笑一声,挑了挑眉反问:“是吗?”

钟祯总觉得温少卿的语气很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还想再问什么却被温少卿的几个字给成功阻止了。

“你论文写完了?”

钟祯一听到那两个字就头大,有些心虚地回答:“还没……”

“今天几号了你知道吗?”

“知道……”

“那你还有时间站在这里和我闲聊?”

“我马上去写!”

钟祯一溜烟地火速开溜。

丛容回到小区后先去敲了敲温少卿家的门,没人应,她看了一眼时间,大概是出门遛让一让了,便回了家。

洗澡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她想着大概是温少卿回来了,便匆匆忙忙洗完,吹了吹头发便去敲对面的门。

温少卿很快来开门,让她进来坐,把片子拿给她,“检查结果出来了,没什么事,不用担心了。”

丛容掏出片子看了看,看了半天又塞回去,“看不懂。”

温少卿抿了口水调侃道:“如果你看得懂,我就没饭吃了。”

丛容想想也是,刚想站起来说走就看到温少卿一步迈了过来,站在她身前,微微弯腰扶着她的脑袋,“还疼吗?”

他一靠近,丛容的鼻间便都是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她全身一僵,忽然觉得屋里的暖气开得太热了,热得她心底躁动,魂不守舍地答了一句:“不碰就不会疼。”

温少卿垂眸看她,大概刚洗完澡,头发有些湿,脸上的妆容全然卸去,更显得皮肤晶莹剔透,两颊却带着可疑的绯红。他站在她身前,可她却不敢抬头看他,视线僵硬地盯着他胸前的纽扣。

丛容觉察到了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的脸上,心里的燥热又加剧了几分,不断说服自己,他是医生,现在是在检查病情,对男女间的肢体接触不在意是正常的,不要多想。

丛容正在自我催眠,温少卿忽然伸出手指缠上她的头发,发尾绕在他修长的手指上更显暧昧。他忽然扬起唇角低声开口,似是自言自语似是说给她听:“头发又长长了,别剪了,就这么留着吧。”

丛容更加手足无措起来,还带了点莫名的燥热。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