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二十一章 美人刀

第二十一章 美人刀

丛容觉得自己被撩拨得有些色令智昏了,低头虚扶着他,“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进了家门,她扶着温少卿坐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热水,便去冰箱里找吃的。等她用微波炉热了几片面包回来的时候,温少卿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其实这个姿势并不舒服,可他的呼吸均匀绵长,可见真的是累坏了。

她把盘子放在沙发前的矮桌上,轻轻拍了一下温少卿,小声开口:“别在这里睡了,容易着凉,我这就走了,你去床上睡。”

他大概已经睡熟了,没有什么反应。丛容没办法,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躺下,在他头下塞了个抱枕,又去卧室抱了床被子给他盖上,做完这一切又站着看了他一会儿,见他没有苏醒的迹象,这才离开。

丛容到了律所,一进门就碰上谭司泽。

谭司泽正要出门,看到她便停下来调侃道:“哟,丛律师今天迟到了啊!”

丛容着急忙慌地往楼上走,“我约了客户见面,他马上就到了,我要上去准备,不跟你扯,快让开。”

谭司泽冲着她的背影开口:“今天下午面试最后一轮,上官不在,你来震一下场啊。”

丛容头也没回,“几点?”

“下午2点到4点。”

“行吧。”

丛容刚进办公室才喘了口气,助手就敲门进来通知她,约好的客户已经到了,她又拿了资料去会议室见客户。

等送走了客户,丛容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看手机,没有微信,没有短信,没有电话,忽然有些担心温少卿,快到中午了,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午饭时间丛容才接到温少卿的电话,对她早上的仗义相救表达了谢意,并约她共进晚餐。

丛容因为约了钟祯于是婉言拒绝,并关心了一下他的健康问题。

温少卿则表示身体没问题,并表达了来日方长,有时间再约的意向。

下午丛容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里面试,她随手翻了翻手里的资料,低声问坐在旁边的谭司泽:“最后一轮了,应该不会有奇葩了吧?”

谭司泽一脸看戏的模样坏笑着,“奇葩没有,公主病倒是有一个,关系有点硬,不好直接刷掉,所以我让他们放在最后了,等一会儿上官来处理。”

丛容不明就里,“跟上官有什么关系?”

谭司泽笑了笑,一脸高深莫测,“一会儿等着看。”

学法律的人多半死板枯燥,面到一半丛容便觉得乏味,直到有个胖胖的男孩子进来。

“我叫曲大壮,强壮的壮,我爸妈希望我以后成为大状,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谭司泽忍不住吐槽:“你以为你叫大状就能成为大状啊?你看哪个大状是你这种笨笨的样子?”

憨厚的男孩子挠挠脑袋,眼底都是迷茫,“啊?那我应该叫什么?”

丛容低头笑了一下,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默默在纸上打了个勾,憨厚踏实,挺不错的。

那个男孩出去之后,丛容歪头去看谭司泽的评价,竟然看到他也打了个勾。

她挑眉看他,谭司泽转着笔解释:“就是觉得他不错是个可造之才才骂他,我看不上的人懒得浪费口舌。”

说完翻过一页,点点上面的人名,“重头戏来了。”

重头戏公主病熊京京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儿,名校毕业,专业素养还不错。丛容开始没觉得有公主病,直到她忽然开口提要求,“我不加班,其他的我都同意。”

丛容和谭司泽对视一眼,沉默不语。

谭司泽笑了下,“我们不加班的。”

熊京京诧异的看着他。

谭司泽忽然收起笑容,“因为我们从来不下班。”

熊京京脸上有些挂不住,“反正我不加班。”

谭司泽也不松口,“我在这行这么久了,还没见过不加班的律师。”

熊京京一脸不耐,“我爸爸是熊正平,你们不会没听说过吧?”

丛容一挑眉,熊检的名字她当然听过,原来是位大小姐。

谭司泽笑,忽然指了指丛容,“你知道她爷爷是谁吗?”

熊京京看了丛容一眼,“是谁?”

“她爷爷是丛康伯,她爸爸是丛星汉,哦,对了,你爸爸还是她外公的学生呢。她每天在律所加完班还要回家加班,加班地点不限、加班时间不限、加班工作量不限、加班费基本没有。”

熊京京听后又看了丛容一眼,动了动嘴角,终究还是不再说什么。

趁着别人问问题的空隙,丛容歪头低声问:“熊检真的是我外公的学生啊?”

谭司泽也压低声音,“你不知道?”

“我外公那么多学生,我怎么会都知道?”

两人正说着,恰好有人推门进来,上官易擦着头上的汗道歉,“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上官哥哥!”女孩儿跳起来揽着上官易的手臂,“我跟上官律师可以吗?我也可以加班!”

上官易一看到熊京京,眼角一跳,求救般地看向丛容和谭司泽,谁知两人都在收拾桌上的文件。

丛容早就想走了,“正主来了,我们先撤了。”

谭司泽拍拍他的肩,“最后一个了,上官,你做好评价表交给HR。”

出了会议室,丛容才问:“上官的风流债?”

谭司泽摇头,“怎么会是风流债?上官喜欢谁你又不是不知道。青梅竹马,只可惜妾有意来郎无情啊。”

丛容一脸疑惑,“你知道上官有喜欢的人你还把她弄到律所来?”

“说起来那位女法官啊,对上官不冷不热的,估计是判了无期徒刑,我在为上官做最后的上诉,看看她会不会吃醋。”

丛容一脸不敢苟同,“歪招!”

“对了,这个大壮,我要了啊。”

“好啊。”

“你为什么不跟我抢?”

“因为我最近接的几个案子比较血腥,他还小,我怕他接受不了。”

谭司泽想了想也是,点点头走开了。

快下班的时候,上官易跑来求助丛容。

“熊京京你来带怎么样?”

丛容头都没抬,甩了几个她近期的工作计划表给他,“她看上去可是个软妹子,接触这些会做噩梦吧?”

上官易头疼地捏着眉心,“那怎么办?”

丛容心里忽然一动,试探着开口:“如果一个男人有喜欢的人,而又有一个喜欢他的女人出现,并且两个人因为一些事情经常接触,这个男人没有明确地拒绝这个女人,还跟她搞暧昧,你说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上官易一时没听明白,“你拐着弯骂我有意思吗?我有明确地拒绝过熊京京。”

丛容看他一眼,“不是说你!”

上官易认真地想了一下,“有两种可能,要么这个男人是个渣男,要么就是其实这个男人喜欢的女人和喜欢他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说完冲丛容伸了伸手,“咨询费。”

丛容一脚把他踢出办公室,然后仔细回想了一下上官易的话。

第二种可能基本可以排除,那就是第一种可能,温少卿也有男人的劣根性,来者不拒。

这么想着,她便又开始烦躁。

丛律师烦躁的后果就是赴约和钟祯吃了晚饭后,不想回家,便去钟祯家里打发时间。

钟祯一改往日的松散,一回到家便坐在电脑前写论文。丛容看着乱糟糟的屋子,不知怎么就想起温少卿那个干净整洁的家,又看看钟祯,忽然觉得或许温少卿身上那股干净的气质并非因为他是医生,而是他骨子里自带的,无论做不做医生,都是那么干净,家里干净、衣着干净、声音干净、眼神干净、哪里都干净。

钟祯在一个问题上卡了好几天,试着在QQ上咨询温少卿。

温少卿竟然在简单给他解释了一下之后,打下一行让钟祯喜极而泣的内容。

“我记得我以前整理过,我找一下发给你。”

钟祯果然发了个惊喜的表情过来,可很快头像就黑了,然后温少卿收到条短信,“我表姐打扫卫生的时候把路由器的插头弄掉了,现在在重启。温老师,您发我离线吧。”

打扫卫生?

温少卿皱了皱眉,想起白天丛容婉拒了他,原来是约了钟祯。

他很快把鼠标从某个文档上移开,又把文件夹关上,回复:“我找不到了,你自己去查吧。这周必须交上来!”

然后关掉对话框,下线。

钟祯看着短短的两行字,感觉一股寒气直往外冒。

丛容看着他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半天没动,便问:“怎么了?”

“我老板在追杀我……”

丛容顿了一下,问:“你觉得温少卿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起这个钟祯立刻换了副表情,丛容一看到他一脸敬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他刚想开口就被丛容打断:“不是问你作为医生和老师怎么样,是问你作为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钟祯有些迷茫,“男人?”

“嗯……”丛容提示他,“男人都有劣根性的,你们医院喜欢他的人应该挺多的吧?比如,他会不会来者不拒?”

钟祯一听就咧嘴笑了,摆着手,“怎么可能,所有人都知道美人刀的刀除了治病救人就是斩美人,你敢上前挑战,他就能一刀斩断你的旖旎,让你想都不要想。医院里喜欢他的人是挺多的,但别说来者不拒了,我老板大概连正眼都没怎么看过她们。”

这下换丛容迷茫了,这个人和有事没事就撩她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吗?

还是说温少卿上班衣冠,下班禽兽?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