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第二天一早钟祯刚换好衣服走出来,就听到吵闹声,还有女孩子好声好气劝说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

时间还早,病人都还没起床,交班时间没到,走廊里安安静静的,所以那动静听起来格外吓人。钟祯顺着声音找过去,几个皮肤黝黑、身形健壮的男人和中年妇女正围着两个小护士说着什么,一脸凶神恶煞,还时不时烦躁地把桌上的东西推到地上。

钟祯看着两个女孩子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想也没想便快步走上前去,抬手挡住其中一个男人往小护士身上招呼的手臂,另一只手拉着小护士护到身后退了几步,一脸恼怒,“怎么能打女孩子?”

几个男人听到声音一齐看向钟祯,看他长了一张娃娃脸,又一身学生气,便没了顾忌,随手拿起听诊器扔过去,正好砸在钟祯的额头上。钟祯的额角立刻开始冒血,顺着眼睛留下来,看上去有些吓人。

温少卿正在检查交班记录,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刚想出去看看,就见护士慌张地跑进来,“温老师,您快去看看,那边有病人家属闹事!还有几个眼熟的医闹,钟祯和他们吵起来了,好像还受了伤!”

温少卿马上扔了笔往外走,边走边问:“怎么回事?”

“赵医生收的病人,病人年纪也大了,昨天白天做了6个小时的手术,夜里忽然并发症了,抢救到后半夜没抢救过来,宣布病人死亡的时候家属就接受不了,在手术室门口闹了很久,好不容易安抚住了,没想到这会儿找了医闹来闹事。”小护士边说还边抱怨,“病人住院的时候也不见那些子女多孝顺……”

温少卿昨晚被ICU叫过去帮忙,也做了一夜的手术,高强度、高紧张度的长时间工作让他深深皱起眉,“赵医生呢?”

“赵医生做完手术身体就扛不住了,找了别人来替班,回家休息去了,要叫他回来吗?”

温少卿想了一下,“先不用,免得病人家属看到他更激动。通知保安了没有?”

“通知了,也报了警。”

还没到上班时间,科里没什么人,只有值班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温少卿带的几个学生。因为他今天白天不在医院,所以昨天交代他们今天早点到,把作业交过来,谁知正好赶上医闹来闹事。温少卿到了的时候,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病人家属正和医护人员推推搡搡,人数悬殊,体形也不是一个级别的,几个医护人员明显处在挨打的状态。周围能砸的东西已经砸得差不多了,污言秽语不绝于耳,几个中年妇女则坐在地上又哭又闹要讨个公道。钟祯大概也急了,平时总是笑嘻嘻的表情包,现在却一脸烦躁地站在中间不时跟对面的人有肢体冲突。

温少卿转头低声问身边的护士:“昨晚哪个病人家属签的字?”

护士指了指站在中间的一个中年男子,“他是患者的儿子,地上那几个是患者的女儿和儿媳。其他的人……”

小护士说得隐晦,温少卿便明白了是医闹。

他踩着满地狼藉走过去,陆续有人看到他纷纷开口叫温老师,温少卿点了点头,然后他勾着嘴角态度良好地看着对面的病人家属开口:“这位家属,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一群人看他气度不凡,神色温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压迫感,欺软怕硬地停下手上的推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站起来一个男人问:“你谁啊?”

温少卿侧身抬手摁在钟祯肿起的额角上,钟祯立刻疼得龇牙咧嘴,看着温少卿阴沉的脸色也不敢叫唤,生生咬牙忍着。

温少卿也不回答,细细看了一下钟祯的脸,除了额头,脸上还有被抓伤的血迹,旁边几个同事脸上也有抓伤,白大褂上还有几个脚印,一个年轻护士脸上还有鲜红的巴掌印,被衣服遮挡住的地方不知道又是什么状况。

温少卿有些恼怒,此刻也是疲倦至极,半晌才耐着性子解释:“我是你打的这个人的老师,这里是医院,他做错了事医院自然会处理他,不需要你动手。”

那人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温少卿的胸牌,“哦,教授啊?年轻有为啊,不过教授又怎么样,我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我就打人了怎么了?他刚才也还手了!赔钱,不然我找记者写死你们!”

边说又开始动手砸,随手拿起东西往在场的医护人员身上扔,大有不闹不罢休的气势。

钟祯一向敬重温少卿,看不得别人这么说他,脸色有些难看,“温老师,算了,也怪我不好,刚才我确实动手推他们了,我给他们道歉。”

温少卿看他一眼,“你叫我一声老师,我就要对得起你。”

又是一团混乱,温少卿一眼扫过去沉着声音开口:“你最好别动那个。”

他的声音不大,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却带着惊人的气势,那群人又被惊得停住了。

温少卿冷冷看着一群医闹和家属,眼底晦暗不明,“医生手术前和病人家属谈过话告知过病情,你们也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了字,如果你们对手术过程存在质疑,可以送到医学会鉴定,如果鉴定结果院方无失职行为,设备就要你们来赔,那设备太贵,你们怕是赔不起。”

领头的一个黑壮男人率先反应过来,“设备赔不起我们就打人!随便打!打医生护士不用赔钱!”

说完便开始往周围的医生和护士身上招呼拳头。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在场的医护人员,温少卿脸上的神色却是淡淡的,忽然脱了白大褂往旁边一扔,“交班!”

众人对他的反应不解,忽然停下来看向他。

温少卿看着他们停了手,便开始慢条斯理地挽衣袖,嘴里对着身后几个学生说:“你们的父母把你们养那么大,你们辛苦读了那么多年医,不是为了站在这里让人侮辱的。他有句话说得对,医生又怎么了,吃五谷杂粮,该有的脾气一样会有。做人就是那么回事,别人欺负你,你觉得无所谓就忍了,忍不了就一巴掌抽回去,去他妈的风度形象、教养气度。当然了,医生不能打人,记得先把白大褂脱了。其实这一课本来不想教你们的,你们学了那么多年医,打哪里让人最痛苦又只会造成轻伤都知道吧?一会儿看清人,只打医闹,不要动病人家属,速战速决,否则一会儿院里领导来了会先压你。我就不信了,主场作战,还能吃亏了不成?这一行干久了,谁手上还没几条人命啊?还有,女孩子不要学,看看就好,以后男朋友不听话了可以打男朋友。还有……”

温少卿退了几步,“我站的这个位置,是摄像头的死角。”

一句话说得隐晦,一群年轻医生却听得热血沸腾、跃跃欲试,直接脱了白大褂扔到地上冲了上去。

随忆早上到了医院听了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只看到满地狼藉,还有一地的白大褂,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没来得及清理,看上去有些惨烈,她拉住一旁的护士问了几句之后马上给萧子渊打了电话。

萧子渊刚送了她还没走远,以为她忘了东西,靠边停下车接起电话,“落了什么吗?”

“不是!”随忆的声音里透着几丝紧张,“早上医院有人闹事,温师兄和医闹打起来了!”

“你没事吧?”

“不是我们科室,是温师兄那边。”

“你没事就好,他还有两下子的,应该不至于吃亏。”

“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吃亏,现在他们被警察带走了!你快去看看!”

萧子渊依旧是优哉游哉的态度,“他是军籍,警察管不着。”

随忆还是不放心,“可他已经被带走了,还有几个学生,应该是我们医院附近的那个派出所。”

“这样啊?”萧子渊想了想,“那我打个电话。”

随忆看着满地狼藉还在出神,就看到陈簇和三宝急匆匆地往这边跑。

走近了三宝一脸兴奋地拉着随忆问:“听说亲师兄以一当十打得他们屁滚尿流?!”

随忆一脸无奈,“你说的那种战况我没看到,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都被带走了。”

好在还有个正经人陈簇,“查房时间到了,随师妹,你去上班吧。”说完又看看三宝,“你也快去上班吧,我一会儿到科里打听一下具体什么情况。”

三宝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我不去!我要和你一起去听战况转播!”

“你快点去上班!一会儿你们主任又要吼你了!”

陈簇边说边推着三宝往外走,走了很远随忆还能听到三宝手舞足蹈地跟陈簇说话。

“亲师兄就是我偶像啊!他不惧暴力勇于斗争的精神值得我院全体医护人员学习啊!简直是当代白衣天使的楷模啊!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暴力的医闹,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陈簇边走边教育她:“医生打人影响不好。闹大了会影响你亲师兄的前途……”

两人说着便走远了,随忆有些担忧地回了科室。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