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丛容颇有微词,“可你这样……”


温少卿坦荡回答,“我是医生。”


丛容蹙紧眉头,“你不是说你下班了吗?”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是吗?”温少卿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那不试了,还是说你还是想和我一起睡?”


丛容被他恶人先告状的姿态弄得崩溃,深吸一口气,“现在这样和一起睡有什么区别?”


温少卿想了下,“区别在于你把我当成男人还是医生。”


“……”丛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有区别吗?”


温少卿半是威胁的问,“到底还继不继续?”


失眠的痛苦最终还是战胜了羞耻,丛容不情愿的点点头。


温少卿抬手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很快手机里传来雷雨声,他调了下音量,又躺回来,把丛容抱在怀里,“闭上眼睛。”


丛容躺在他怀里,很快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她的眼睛上,另一只手轻轻按摩她的头皮,过了会儿他的吻便细细密密的落了下来,轻轻触碰着她眉眼,鼻梁,脸颊,温热的呼吸不时喷在她的皮肤上,最后又移到她耳边轻轻吹气……很干净的亲吻,不带任何情欲……


丛容浑身战栗,感觉有根羽毛轻轻扫在她的耳朵里,过了半晌耳边传来他极轻的声音,“睡着了吗?”


她立刻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没有。”


她的皮肤白皙细腻,此刻白皙纤弱的颈带出柔美的弧度,本就看得他心神荡漾,再加上温香暖玉抱满怀,他就更心猿意马了。


温少卿合了合眼,很快收手,声音有些异样的嘶哑,“那算了,看来我在这方面没天赋。”


他神色微妙古怪的坐起来,站起来去旁边沙发上坐得时候,动作更是诡异别扭,微微低头弯着腰,还转身从旁边拿过一本书,再坐下的时候放在腹部,也没有要看的意思。


不过此刻丛容没心思注意到他,只顾着平复自己的心绪,他不是没天赋,是太有天赋了,她大概兴奋过头了,怎么可能睡得着?


过了半晌,温少卿拿起矮桌上的杯子喝了几口水后才抬眸看她一眼,“出小区右转,有个24小时药店,那里卖安眠药,需要我给你写个处方吗?”


丛容有气无力的回答,“我今晚已经吃了两片了,再吃会死吗?”


温少卿一本正经的建议,“体质不同,效果也不太一样,要不你试试?”


丛容瞪他一眼后又叹气,“你准备休息了吗,我能在这儿躺会儿吗?”


温少卿好脾气的点头,“躺吧,我暂时还不睡。”


丛容躺了会儿,欲言又止的时不时瞥他一眼。


温少卿正拿着笔在厚厚一本A4纸上批注着什么,“有话就说。”


丛容呼出口气,终于问出来,“你平时都是这么给病人治病的吗?”


温少卿面无表情的睨她一眼,“我平时给人治病都是用刀,需要我去厨房拿吗?”


丛容眼角一抽,“不用了。”


又过了会儿,丛容问,“你在干嘛?”


温少卿翻到首页给她看,“看学生的寒假作业,正好看到你表弟的。”


丛容扫了一眼,“写得怎么样?”


温少卿翻回刚才那页继续看,边抬手写着什么边漫不经心的给出评价,“屎一样,我正准备明天狠狠骂一顿。”


他们极少这么正经的讨论问题,即便温少卿给出的评价如此之低,丛容也没有护短,反而饶有兴致的问,“他以后会是个好医生吗?”


温少卿笑着抬眸反问她,“好医生的标准是什么?”


“跟你一样就算啊”,丛容想了一下,又补充,“比你差一点也可以。”


温少卿沉沉的笑出声来,“这算是夸我吗?”


丛容扬眉轻笑,学着他的样子开着玩笑,“算啊,我一直很崇拜你,你不知道吗?”


温少卿抿了下唇,颇为正经的给出评价,“盲目崇拜可不好。”


闻言,丛容愣了下,然后两人相视而笑,原来这个男人还会讲冷笑话。


笑完之后,丛容忽然想起什么,“你收他做学生的时候知道他是当时冒充我的人吗?”


温少卿摇头,“不知道。”


“如果他不符合你收学生的条件,而你又知道他是我表弟还愿意……”她说着说着忽然顿住,笑了起来,“算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温少卿也沉默了下,然后抬头看着她,“愿意。如果我知道他是你表弟,我愿意把我的原则先放到一边。顶多是多看着他点儿多提点他点儿,主要心性不坏,做医生也是勤能补拙的。有的时候我还会想,如果我早一点知道他是你表弟,或许我们还可以早一点重逢。”


“温医生哄人也挺有一套嘛。”丛容状似不屑的回了句后,便不再说话。


饶是她再冷静理智,嘴上不肯承认,可在这一刻,说不心动是假的。


丛容忽然意识到周围有些安静得过头了,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钟祯有学医的天赋吗?”


温少卿嘴角的笑容清浅,“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努力就够了,不需要动用天赋。”


丛容觉得颇有道理,继续问,“那什么事情需要动用天赋?”


温少卿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眼底的笑意渐浓,“加点的时候啊,你忘了吗?”


丛容心里一动,“我们来一局吧?”


“好啊。”温少卿点头,把手边的笔记本递给她,“你用我的电脑吧,游戏在D盘,我去书房用台式机。”


丛容刚接过来又犹豫了,“我好久没玩儿了,先熟悉一下,你接着批作业吧,一会儿好了我叫你。”


温少卿但笑不语。


她打开游戏的文件夹忽然看到几个视频,“这是什么?”


温少卿探身过来看了眼,“当年录过的游戏解说,都传到过游戏论坛上,你应该都看过。”


她戴上耳机随手打开来,确实都看过,只不过她看过的是变声之后的,这个是没处理的原声。


她轻咳一声,“算了,玩游戏会兴奋,更睡不着了。”


说完不着痕迹的拿过手机和数据线,“我下几首歌吧。”


温少卿头也没抬,“嗯。”


她偷偷把那几个视频拷到了手机后,把电脑还给温少卿后,便躺会沙发上戴上了耳机。


温少卿以为她在听歌培养睡眠,也没有打扰她,等他看完学生的作业才发现她正闭着眼睛听着什么,嘴角还带了抹浅浅的笑。


他走过去摘下她的一只耳机,“在听什么?”


她没有什么反应,他这才发现原来她已经睡着了。


温少卿顺手把耳机放在耳边听了听,竟然是他的声音,是他解说游戏的声音。


他又听了会儿,才把她耳中的另一只耳机摘下来放到一边,笑着低头在她眉间落下一个吻。


第二天一早,温少卿晨练回来洗了澡,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进了厨房准备早饭,又吩咐让一让,“去叫她起床,别吓到她。”


丛容一觉睡得很好,感觉手边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一直在蹭自己的手心才醒过来,一睁眼被眼前的生物吓了一跳,是让一让?!她惊得一下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昨天她明明在沙发上失眠啊,什么时候睡着了?她睡得还是温少卿的床?!


走出卧室,温少卿正在做早饭,听到声音探身出来,“洗漱准备吃早饭吧,今天第一天上班,别迟到了。”


丛容一时有些恍惚,转身往洗手间走,走了几步才想起来这里是温少卿家,她的洗漱用品在对面。


她又转身回家,可刚打开门便愣住了。


丛容看着门口目瞪口呆的一群人,又低头看看自己,大早上穿着家居服,没洗漱还顶着一头乱发的从温少卿家出来,被别人误会也是很正常的吧?


她也就反应了几秒钟,极镇定的微笑打招呼,不着痕迹的解释,“起床洗漱的时候发现家里停水了,来这里问了问才知道就我家停了,大概是我不小心碰到阀门了,我再回家检查下。你们找温教授吗?他在,快去吧。”


说完无视温少卿一群学生错愕的眼神,目不斜视步履正常的回了家,关上门之后她便开始挠墙。


丛容洗漱好了在自家门里听到走廊上说话的声音,电梯门开了又关,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才打开门冲了出去。


温少卿送了学生进电梯,还没回到家就被忽然出现的丛容吓了一跳。


她怒气冲冲的质问他,“温少卿!你一定是故意的!!!”


温少卿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怎么会呢?他们来给我拜年我也是刚知道啊。”


丛容冷哼一声,“你这种鬼话说出来鬼都不信!”


温少卿被她炸毛的样子逗笑,“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故意的?”


丛容把头偏到一边,“我没证据。”


温少卿笑得轻松,“那不就得了,你不是说过,法律遵从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吗?”


丛容听了这话忽然笑了起来,“既然你要讲道理,我们就来讲一讲道理。我是说过谁主张谁举证,可也有例外,叫举证责任倒置,简单来说,就是我怀疑你,如果你拿不出证据来证明不是你干的,那么就推定我的主张是成立的。”


温少卿错愕,“……要不要这么讲理。”


丛容微微一笑,“我一向很讲理。”


温少卿眼里也俱是笑意,“再讲理也没用啊,反正都被看到了。”


丛容听了这话更生气了,懒得再和他理论,直接上手挠他,“温少卿,你就是故意的!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相比于丛容的暴躁,温少卿很是冷静的看着她,“要不要给你开点氯丙嗪?”


丛容停了下来,“氯丙嗪是什么?”


温少卿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用于控制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精神病的兴奋躁动、紧张不安、幻觉、妄想等症状,起镇静作用。”


丛容心里的火又拱了上来,“你才是神经病!”


治学严谨的温少卿纠正她,“神经病和精神病不是一回事。”


丛容直接上手,“你闭嘴!我要给你发律师函!”


她一向冷静知性,难得看到她小女人撒泼耍浑的模样,温少卿笑着躲,“说起来丛律师也好久不给我发律师函了,这么生气不如就给我发封律师函解解气?”


丛容勃然大怒,“给你发律师函我都觉得浪费纸!”


这世上大概也只有这个职业屠夫可以把冷静理智的丛律师逼到这么胡搅蛮缠的份儿上。


这一层就住了他们两户,也不担心被看到,两人正闹得欢腾,电梯门忽然开了,钟祯从里面走了出来,立刻又愣在当场,“呃……表姐,我……我把手机落老板家里了,回来拿……不打扰你们吧……”


丛容浑身一僵,一转身回了家,砰一声关上了门。


温少卿看着那道紧闭的大门,幸灾乐祸的笑着,“阿哦,钟祯啊,不好了,你又把你表姐惹生气了。”


“这个锅我不背!”钟祯忽然盯着温少卿,“我好像没见过我表姐这样……”


温少卿瞟他一眼,“你没见过你表姐的样子多着呢。”


钟祯不甘示弱,“哼,我和我表姐从小一起长大,你没见过的我表姐的样子也多着呢!”


温少卿啧啧称奇,“这是跟老师说话的态度吗?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又拿这个威胁人……”钟祯低头不满的嘀咕,可一抬头就换了笑脸,特别殷勤的谄笑,“老板,你累了吗?要背您回家吗?饿了吗?我请您吃饭吧!关于我表姐您有什么想知道的,您只管问我啊,我都可以告诉您的。我表姐的百天照您看吗?没穿衣服的……高清无码……”


钟祯跟在温少卿身后一直喋喋不休的念叨,温少卿不为所动的回了家。


一大早就鸡飞狗跳的,注定了丛容年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不会好过。


因为上官X回家过年,明天才回来,才开完早会丛容便被谭司泽派去客串离婚律师。


这本就不是她的专长所在,看着这对在她面前吵得昏天黑地的夫妻,抬手看了眼表,唔,战斗力好强,都吵了快四十分钟了还脸不红气不喘的,再看一眼对方律师,嗯,已经开始刷网页了。


她轻咳一声提醒当事人,“李太太,大体情况我们都基本了解了,要不您捡重点的再强调一下?”


李太太立刻开始数落丈夫的罪行,“他根本就不爱我!我换了发型他没反应,我穿漂亮衣服也没反应,对这个家一点儿都不关心,家里的窗帘地毯桌布都换了一个星期了,他压根就没发现!那些花色是我考虑了两个星期才决定的,费了我那么多心思,我本来喜欢韩式风格的,可是考虑到他,又不能选择太轻浮的……”


丛容心里哀嚎一声,又来了又来了,都说了讲重点了为什么又展开了……


大概她的表情太痛苦,李太太终于停下来,叫她,“丛律师?”


丛容回神,正襟危坐,“嗯,我在听,您接着讲,您最后换了什么花色?我记下来。”


这下换李太太愣住了,“……这很重要吗?”


丛容一本正经的点头,“当然,我要记录清楚了,到时候呈给法官看,万一法官也喜欢这个窗帘的花色,这就是加分项。法官也是人,也会受自己喜好的影响,如果您不介意,回头可以传一张窗帘的照片给我吗,图文并茂更好,简单直接有效。”


“噗……”


对方律师被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逗笑,轻咳一声附议,“说得有道理。”


李太太似乎受到了鼓励,继续念,“丛律师,你知道最近网上传得那个‘我今天吃药的时候看到了一条新闻’吧?”


丛容摇头,“不知道。”


李太太并不在意她的回答,“我跟他说这话的时候,他回答错了不说,竟然还跟我分析这个句子的主干就是‘我看到了新闻’,他问我新闻内容是什么,有什么不对?”


丛容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好奇的问,“那应该怎么回答?”


李太太马上解释,“就看他在意的是你为什么吃药还是新闻内容是什么啊?如果真的爱你,肯定是关心你为什么吃药啊!”


丛容恍然大悟,“好深的套路啊……”


“丛律师啊,看你这么年轻还没结婚吧,我跟你说,男人这个东西啊……”当事人碎碎念还没开始就被打断。


对方律师轻咳一声,“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改天再继续?”


丛容当然同意,夫妻两人走了之后,她无奈的看向对方律师,“这还有什么可继续的啊?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我看啊,撑不过这周就会和好。”


对方律师也头疼,一低头看到丛容的笔记本上的记录,忽然一脸高深莫测,“其实刚才那个问题,我女朋友也问过我……”


丛容好奇,“那你是怎么答的?”


对方律师大笑,“开玩笑的!你还不清楚,我们做律师的哪里来的女朋友啊?”


丛容扯了扯嘴角,“都是套路啊……”


丛容下午下了班,在电梯口碰到同样才下班回来的温少卿,忽然想起白天的事情,打了招呼之后,别别扭扭的轻咳一声,“今天我吃药的时候……看到了一条新闻。


说完盯着温少卿等他的反应。


温少卿很奇怪的看着她,“这句话是法师咒语?怎么今天好多小护士跟我说这句话?类似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然后你收了我?”


丛容不自然的抬手抚了抚头发,遮住满脸的尴尬,“嗯……大概吧……反正我是学法的,本来就是法师……”


丛容刚想走开就被温少卿拉住手腕,点了两下手机拿给她看,丛容接过来看了眼,很快扔回去给他,有些不悦,“你知道为什么不早说!”


温少卿平和坦然的笑着,“是想测试我喜不喜欢你?”


丛容难得矫情一次就被揭穿,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恹恹的瞪了他一眼。


温少卿垂眸看着她,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丛容,我喜欢你这件事还需要测试吗?”


丛容脸一红,挣扎着想要走开却被他抓着手腕按在墙上。


他紧跟着低头凑近,停在离她的脸极近的地方,轻声开口,“看着我的眼睛。”


丛容有些紧张,眨了眨眼睛,“怎……怎么了?”


温少卿松开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眼睛涩刚滴了眼药水,看上去是不是特别浓情肆意?”


见鬼的柔情!


丛容被套路了一天,好不容易打算套路别人一次,却被反套路了,一下子就炸了毛,一把推开他,恶狠狠的瞪他,“你走开!温少卿,我要给你发律师函,你骚扰我!”


温少卿无辜的举起双手,“我这次可没碰你。”


丛容怒气冲冲的回了家,“语言骚扰也属于性骚扰!”


温少卿笑了笑,慢悠悠的往自己家走,“这才立了春火气就这么大……”


晚饭的时候,温少卿照旧用美食哄人,丛容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儿。


她本来还还面无表情,忽然眼睛就亮了起来,转头问,“做了香椿拌豆腐吗?”


温少卿抬手刮了下她的鼻子,“比让一让的鼻子还灵!”


丛容立刻就往餐桌上扑,可一上桌就皱眉,“怎么都是绿的?”


“春季肝气过旺,内火上升,多吃点绿色蔬菜对肝脏好”,温少卿给她盛了碗饭,又笑得促狭,“你没发现你最近火气很大吗?”


丛容把头偏向一边,腹诽着你不招我我哪有那么大的火。


好在温少卿的手艺好,就算是素菜,丛容也吃得津津有味,没一会儿眼睛便满足的眯了起来,对温少卿也有了笑意。


饭后丛容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水果,温少卿拿了个枕头递给丛容,“这是茶枕,促进睡眠。”


丛容接过来,看看茶枕又看看温少卿,忍不住问,“你是个西医,怎么老是用这种中医的法子?”


温少卿想了下,好像确实是,他竟无力反驳。


丛容憋了一晚上终于成功怼了温少卿一局,心里正得意,咬了口水果忽然牙齿一疼,哎哟了一声。


温少卿递了纸巾给她,让她吐出来,“怎么了?”


丛容捂着自己的侧脸,紧紧皱着眉,“我好像真的有点儿上火,牙龈疼。”


谁知她说完之后温少卿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继续盯着电视机屏幕。


丛容抬脚踢了踢他,“我说我上火了。”


温少卿一脸莫名的转头看她,“我是个西医,不知道上火是什么意思。”


丛容咬牙切齿的深吸了口气,“……小气!回家加班了!”


丛容回到家痛苦的打开电脑,过年放了几天假,轻松了几天,现在又要进入高负荷加班状态,她实在是不习惯。


快十点的时候,温少卿带着让一让来敲门,手里还拿着个托盘,“宵夜,牛轧糖,栗子糕,配紫米粥。”


丛容笑着侧身让他进来。


丛容坐在沙发上边吃边问,“你自己做的吗?”


“粥是自己做的,其他的是我奶奶做的。”温少卿倏地又笑得别有深意,“特意给你做的。”


丛容顿住,“特意给我做的?”


温少卿指了指她手里的栗子糕,眉飞色舞的解释,“是啊,不是时令的点心,还是做了,还特意加了枣泥,花生碎,桂圆的栗子糕。”


丛容细细一想便明白了,再看他一脸坏坏的笑,差点把栗子糕扔到他脸上去。


温少卿又笑着把栗子糕往她嘴边推了推,“老人家的心意,快吃光。”


好在这栗子糕确实好吃,丛容也就无视温少卿的调侃,低头猛吃。


温少卿笑过之后,视线便落在了飘窗上的那只巨熊上,“春天到了,风风是不是也该结束冬眠了?”


丛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了起来,当时和温少卿置气买来的玩偶一直扔在那里落灰,多亏他还记得它叫风风。


温少卿转头看着她,“吃完了?”


丛容点头,“嗯。”


温少卿忽然起身往书房走,丛容跟上去,“你干什么?”


温少卿给她看看手里的电脑,“去书房看文献啊。”


丛容眼睁睁的看着他进了书房,一脸错愕,“你家不能看吗?”


温少卿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一本正经的回复,“我想了下,反正我们都是要加班的,这样的话省电,不用亮两盏灯了。”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