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你是我的小确幸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丛容不知道该评价温少卿是乌鸦嘴还是神医,因为隔天一大早她就真的开始发烧咳嗽,连床都起不来了。


温少卿下了夜班回来,在停车场看到丛容的车,便去敲门。半天也没人应,他便拿了钥匙自己开门进去,然后便发现了床上的某人。


他无视丛容哀怨的眼神,强行把温度计放在她腋下,过了会儿拿出来看了眼上面的数字,一脸夸张的惊呼,“唔,39度2,你好厉害!”


丛容被气得咳起来,使劲瞪着他。


温少卿又一脸惊奇,“咦,你怎么变双眼皮了?”


丛容从小一发烧就会变双眼皮,有段时间她变态的希望自己天天发烧。


她有气无力的抬手打过去,温少卿抬手挡住,然后便握在手里仔细的看,还摸了几下。


丛容抽回手,“你干什么!”


温少卿笑笑,“不好意思,职业病,你一伸手我就想看看血管好不好扎。”


丛容不信,“你胡说!钟祯也没你这个毛病啊!”


温少卿忽然敛了神色,“那说明他还有得学,几年之内别想毕业了。”


远在学校的钟祯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嘟囔,“空调开得太大了吗,怎么忽然觉得好冷。”


后来温少卿趁着煮粥的空隙,去社区医院买了针剂回来,亲自给丛容打上。


他提着药袋左右看着,“你家有衣架什么之类的嘛?”


丛容明显不配合,“没有,你就帮我举着吧。”


她头晕的厉害,想着他总能找到可以挂药袋的地方,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可她没想到睡醒一觉后,一睁开眼睛,温少卿还保持着许久之前的姿势,帮她举着药袋。


她有些愧疚,慢慢坐起来,“你怎么真的一直举着啊?”


温少卿也没多说什么,伸出手来在半空中停顿了下,见她没有躲闪才将手背贴上她的额头,而后往下移了移贴上她脖子上的肌肤,这才笑了起来,“不热了。”


丛容自己也摸了摸,“好像是好了。”


温少卿看着药袋,“马上就滴完了,再躺会儿吧。”


温少卿陪了她大半天,看到她能吃下去东西才放了心,“今天好好休息吧,明天应该会好一些,去医院复查一下,挂我的号。我明天上午有门诊比较忙,你下午再来。”


丛容摇头,“不去!”


温少卿调侃道,“怎么,放弃治疗了?”


丛容皱眉,“我感冒而已,就算去,为什么要挂你的号?”


温少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医院有规定,首问负责制,你今天是我治的,我得负责把你治好。”


“……”丛容叹气。


第二天下午丛容去见了个客户,一直拖到快下班才到医院。


这个时间医院大厅里还涌着不少人,她排了半天队才轮到她,她填了病历本之后递给工作人员,“挂温少卿……”


她一顿又加了两个字,“温少卿教授的号。”


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头都没抬,“温教授的号早满了。”


丛容心里一松,“满了啊,满了好,那我不挂了。”


她才人堆里艰难的退出来,刚喘了口气就有人拍了下她得肩膀。


那人看到丛容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眼睛忽然弯了起来,大概在笑,然后摘了口罩,“没认出来吗?”


丛容很快笑着打招呼,“陈医生。”


陈簇看着她手里的病历本,“病了?”


丛容点点头,“感冒了。”


陈簇随口一问,“挂的谁的号?”


丛容顿了一顿才开口,“温少卿的。”


陈簇大概也知道感冒不该挂温少卿的号吧,她明显看着陈簇嘴角的弧度又加深了几度,轻咳一声,“他让我找他的。”


陈簇脸上的笑容收了收,真诚的建议,“他今天有门诊,应该挺忙的,感冒其实看中医也挺好的,我女朋友是中医,我带你过去看看?”


丛容艰难的问,“你女朋友?她也是医生?”


陈簇边点头边往外走,“是啊,在中医楼那边,走吧。”


丛容想起那个圆圆的脸庞圆圆的眼睛,一看到吃的就两眼放光的女孩儿,犹豫了下,“我不找她看行不行啊?”


还有半句她没说出口,我怕被治死……


陈簇看她的样子大概猜到了她的想法,“她不会胡来的。”


进了中医楼,不时有人跟陈簇打招呼,陈簇忽然开口,“其实温少卿做中医也挺有天赋的。”


丛容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个,“什么?”


“他家学渊源,算得上是医学世家,几代人沉淀下来的血统,本来就是天赋异禀。他爷爷是很有名的老中医,真的是妙手回春那种,他父亲当年学的是西医,他爷爷便抓着他弥补遗憾,从小就带着他泡在药材堆里,好在他没长成老气横秋的模样。”


其实丛容也一直挺好奇的,“那他为什么后来也学了西医?”


陈簇忽然一脸神秘,“这个嘛……我还真不清楚。”


两个人说着就到了诊室门前,还没进门就听到三宝的声音。


“痛经这个问题吧,一般来说不太好治,西药也是治标不治本。你看我自己吧,每次大姨妈来也疼啊,还不是吃几片止疼片了事,慢慢调理身体才是根本,不过坊间传闻,合体可以根治,你要不要试一试?”


一个女孩子有些疑惑的问,“合体?”


三宝轻咳一声,“有男朋友吗?”


女孩子一下就明白了,脸立刻红了。


“哈哈,你懂了就好,有条件可以试一试,但是不要搞出人命来。正好我这里有从妇科顺来的避孕套,给你吧,不够还可以带身份证去一楼大厅的机器那里领。”


屋里半天没有声音,三宝带着疑惑的声音想起,“怎么不拿,你不喜欢这个味道的吗?还是说,尺寸不合适?”


很快有个女孩红着脸从里面出来,丛容神色复杂的看看陈簇,陈簇尴尬的笑了下,“再看看。”


紧跟着出来个护士,叫了号之后,领着一个孕妇进去了。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直到……


“医生啊,我自从怀孕之后特别喜欢吃水果玉米,这是为什么啊?”


三宝略带思索的声音再次响起,“可能是因为你怀的是个狗熊。”


这下连陈簇都开始抚额了。


接下来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丛容坐在门外完全当听相声了。


“医生,你说男人的尺寸长短是不是也是不孕不育的原因?”


“什么意思?”


“我老公那个的尺寸……有点小……”


“嗯……”三宝迟疑了下,“那我建议你去学个拉丁舞。”


护士来叫丛容进去的时候,丛容迟疑了下,小声问陈簇,“我感觉好多了,要不还是不麻烦你女朋友了吧?”


陈簇了然一笑,“你不要在意,她大概也是遇上没事找事的病人了才会这样,一般还是很正常的。”


丛容实在不敢想象,“一般?”


三宝看到丛容立刻笑容满面的迎上去,听陈簇说来找她看病,便给她把脉,可她显然没在陈簇所谓的“一般”范围内。


三宝看着丛容皱眉,“咦,你脉搏怎么忽然那么快啊?难道看上我了?”


丛容无言以对,“呃……”三宝转头看向陈簇,一脸惊悚,“陈簇!她想挖你墙角!”


“……”陈簇无奈的摸摸她的脑袋,“人家病着呢,好好给看看。”


三宝这才正经下来,丛容看了眼她的胸牌,原来姓任啊。


后来三宝给她开了药,陈簇被叫走了,她便坐在药房门口等着拿煎好的药,就在她闻着醇香温热的药材香昏昏欲睡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响起。


怎么还不来?


是温少卿。


她想了下回复:我挂号的时候碰到陈簇了,他带我来看中医了。


温少卿又问:现在在哪儿?


丛容看了看周围:在中医楼的药房等煎药。


没过一会儿温少卿果然出现,捏过她手里的药方看了起来。


丛容第一次见穿着白大褂的温少卿,微微露出里面的浅绿色衬衣的衣领,很挑人的颜色,穿在他身上却丝毫没有违和。


夕阳柔和的光从中医楼透明的玻璃窗照进来打在他的侧脸上,线条清晰漂亮的侧脸泛着温暖的柔光。


丛容低头看了眼他捏着药方的手指,指甲圆润干净,她的视线又重回他的脸上。


忽然想知道他给人看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会温和恬淡的给病人做检查,或是专注的聆听病人描述病情,亦或是低头用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在病历上写着什么,总体上来说,应该是严肃端和的吧。


遇到不配合或者无理取闹的病人时,又会激发腹黑毒舌技能,调高战斗值,一个大招过去,瞬间清空对方的生命值。


大概她的眼神太放肆,温少卿转头看向她,“怎么了?”


反应敏捷是律师的基本素养,丛容极快的开口解释,“我在想医生每天洗那么多遍手,手的肤色会不会跟脸不太一样。”


温少卿点点头没说什么,然后站起来去问药房,“这个病人的药煎上了吗?”


药房深处跑出来一个年轻医生,探头看了一眼回答,“还没有,温老师。”


温少卿指指药方,“那把这味黄芩换成酒黄芩,病人肠胃不好,黄芩苦寒,换个温和一些的,再加茜草15克,白芍25克,后面几天的药也都按照这个改。”


“好的,温老师。”小医生又转身进了药房。


温少卿重新坐回到丛容身边后,她想起陈簇的话,开口问,“你从小学的是中医,后来为什么学临床啊?”


温少卿一脸疑惑的转头看她,“林辰没跟你说过?”


丛容更是纳闷,“他和我说什么?”


温少卿摇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没什么,那个时候还以为你们很熟呢。”


丛容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也不想再深究了,转了话题,“茜草和白芍是干什么的?”


温少卿看她一眼,“缓解痛经。”


“我……”丛容被逼得脸一热,“你怎么知道我生理期……”


温少卿看了她一眼,似乎再说,我什么不知道啊。


丛容正低头无聊。


温少卿忽然握住她的手,她一惊,“你干吗啊?”


“你不是对我的手感兴趣吗?可以摸一摸,如果你还想摸摸脸,我也不介意。”说着就带着丛容的手放到了他的脸上。


温热的触觉让丛容下意识使劲甩开他的手,落荒而逃。


刚才他带着她的手,不小心扫过他刮得微青的下巴,扎得指腹痒痒的,在一片消毒水的味道中她似乎能闻到须后水的味道。


小医生听到动静跑出来,“哎,刚才那个病人呢?”


温少卿站起来,早已不见刚才的轻佻,“她的药先不着急煎了,你看好时间,快下班的时候我过来拿。”


他回到科室的时候在走廊里碰到陈簇,陈簇跟他打招呼,他眯着眼睛看着陈簇,冷冷开口,“多事!”


然后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陈簇一头雾水,想了一下才明白,自己果然多事了,叫住几步开外的温少卿,“哎,早些时候你不是说那是你学生家长吗?”


温少卿面无表情的辩解,“我也是学生家长,长姐如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一套理论说得陈簇目瞪口呆,“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我这叫心理素质过硬,下次不许多事!”温少卿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陈簇在他身后威胁,“我回去要把你这些不要脸的话告诉三宝!让她知道她崇拜的亲师兄是个禽兽!”


温少卿头也没回,“呵,任师妹知道了大概只会夸我。”


于是当天下班时陈簇完完整整一字不落的把这段话告诉三宝之后,三宝皱着眉问,“亲师兄真的这么说?”


陈簇摇头叹气,“是啊,幻灭了吧?”


三宝立刻站起来撒欢,“我就知道亲师兄骨子里是个禽兽!看他表面上温温和和的,我就知道他禽兽起来肯定不是一般的禽兽!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能让他变身的人了!温师兄果然是我的偶像!”


陈簇满头黑线,“……”


晚上温少卿把中药热好了给丛容送了过去,看着她喝完才离开。


丛容躺到床上猛然想起温少卿白天那个眼神,他不会是在吃林辰的醋吧?!下次一定要记得问他为什么要学西医。


隔了几天,丛容又被迫去找温少卿复诊。


办公室里只有他自己在,穿上白大褂的他似乎严肃了几分,脸上看不到笑意,淡淡扫她一眼,“把外套解开。”


丛容愕然,“啊?”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