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潘神的迷宫小说 > A Rose on a Dark Mountain第四章 黑暗山上的玫瑰

A Rose on a Dark Mountain第四章 黑暗山上的玫瑰

费雷罗医生是个善良温柔的人,当他走进奥菲利娅母亲的房间时,她明显察觉到了这一点。人们可以像识别残忍那样清楚地辨识善意,善意能够散发出光芒和温暖,在医生身上,这两者全都具备。

“这种药能帮助你入睡。”医生告诉奥菲利娅的母亲,在一杯水中加了几滴琥珀色的液体。

他建议奥菲利娅的母亲在床上休息几天,母亲并没有表示反对。那是一张巨大的木床,有足够的空间供母女俩分享。自从她们来到这个悲惨的地方,奥菲利娅的母亲一直都不太舒服,她的前额被汗水浸湿,疼痛已经在她美丽的脸上侵蚀出了细小的纹路。奥菲利娅忧心忡忡,不过,看到医生调制药水的那双冷静沉稳的手时,她又莫名地感到安慰。

“只需要两滴,”他说,把棕色的药水瓶递给奥菲利娅,让她拧紧瓶盖,“就能起作用。”

可她母亲连喝水都会噎住。

“你得把这些全都喝了。”费雷罗医生轻声督促,“很好。”

他的声音就像床上的毯子一样温暖,奥菲利娅很想知道,为什么她的母亲没有爱上像医生这样的男人。医生让她想起了已故的父亲。只是一点点。

奥菲利娅刚刚在床边坐下,默西迪丝就走了进来。

“他让你去楼下。”她告诉费雷罗医生。

他。没人会说出他的名字。“维达尔”听起来就像石头砸破了窗户,每个音节都是一块碎玻璃。大部分人都会叫他“上尉”,但奥菲利娅仍然认为“狼”更适合他。

“有事尽管叫我。”医生关上包,对她母亲说,“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你或者你的小护士都可以来找我。”他补充道,朝奥菲利娅微微一笑。

然后他就和默西迪丝一起离开了。这是奥菲利娅头一次独自和母亲待在这座老房子里,整个房子散发着寒冷的冬天和过去几代人的悲伤味道,但她喜欢单独和母亲待在一起,而且总是这样,可后来“狼”出现在她们的生活中。

母亲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我的小护士。”她对着奥菲利娅露出疲惫但幸福的微笑,推了推女儿的胳膊,“去关上门,把灯也关掉,亲爱的。”

即使有母亲在身边,奥菲利娅也害怕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睡觉,不过她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吩咐。她走到门口,正要上门闩时,发现医生和默西迪丝站在外面的楼梯平台上,虽然那两个人没看见她,奥菲利娅也不想偷听他们的谈话,可她还是忍不住去听……毕竟,好奇是小孩子的天性,了解成年人的秘密意味着学会理解他们的世界——以及如何在那个世界中生存。

“你必须帮助我们,医生!”默西迪丝低声说,“跟我来,看看他。伤口没有愈合。他的腿越来越糟糕了。”

“我只能弄到这些。”医生平静地说,把一个小小的牛皮纸包交给默西迪丝,“抱歉。”

默西迪丝接过包裹,但她脸上的绝望吓坏了奥菲利娅。默西迪丝看起来是那么的强大,奥菲利娅此前始终相信这个人会保护她,不让她在这座充满孤独和古老鬼魂的房子里受到伤害。

“上尉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你。”默西迪丝说。她挺直了腰,没有去看走下楼梯的费雷罗医生,他的脚步很沉重,似乎因为把绝望的默西迪丝留在这里而感到内疚。

奥菲利娅震惊得无法动弹。

秘密,它们让世界更加黑暗,但也让你想要知道更多……

默西迪丝转过身来时,奥菲利娅依然站在敞开的门前。看到奥菲利娅的那一刻,默西迪丝瞪大了眼睛,匆匆忙忙地把包裹藏到披肩底下。这一刻,奥菲利娅的双脚终于服从了主人的意志,她退回门里上好门闩,暗自祈祷默西迪丝会忘记刚才的这一幕。

“奥菲利娅!过来!”她母亲在床上叫她。

房间被炉火照亮了些许,壁炉架上的两支闪烁摇曳的蜡烛也发出微弱的光芒,奥菲利娅爬到床上搂住母亲。

现在屋里只有她们两个人,难道这还不够吗?可她的弟弟已经在母亲的肚子里踢打了,假如他像他的父亲一样,那该怎么办?走开!奥菲利娅心想,不要打扰我们。我们不需要你。因为她已经有我了,我能照顾她。

“老天爷,你的脚……怎么这么冰!”她母亲说。

母亲的身体很温暖,也许有点太温暖了,但医生似乎并不怎么担心她发烧。

古老的磨坊发出痛苦的呻吟和吱嘎声,它不想要这群人,只希望磨坊主回来,它也可能希望独自待在森林里,任凭树根穿透它的墙壁,树叶覆盖它的屋顶,直到组成它的石头和木梁再次成为森林的一部分。

“你害怕吗?”她母亲低声问。

“有点儿。”奥菲利娅低声回答。

古旧的墙壁再次发出呻吟,她们头顶上的木梁紧跟着叹息起来,仿佛有人在把它们掰弯,奥菲利娅紧贴着母亲,母亲吻了吻奥菲利娅的头发,女儿的头发和母亲的一样黑。

“没什么,亲爱的,没什么,只是风。这里的夜晚非常不同。在城市,你会听到汽车和有轨电车的声音。这里的房子太老了,所以才会吱吱作响……”

没错,就是这样。母女俩静静地倾听着周围的声音。

“听上去就像墙壁在说话,不是吗?”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她母亲还没有像这样拥抱过奥菲利娅,“明天,明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奥菲利娅抬头看着母亲苍白的脸。

“是的。”

在母亲的怀抱中,奥菲利娅感到十分安全,这还是第一次,自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她父亲去世,从她母亲遇见了“狼”。

“是一本书吗?”她问。她父亲经常送她书,有时他甚至给书做衣服。“亚麻布可以保护书皮,奥菲利娅。”他会这样说,“他们现在用非常便宜的材料做书皮,但亚麻布更好。”奥菲利娅非常想念他,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直到再次见到他,心里的伤口才能愈合。

“一本书?”她母亲轻声笑道,“不!不是书!是更好的东西。”

奥菲利娅没有提醒母亲,对她而言,没有比书更好的礼物了,反正母亲也不会明白,因为她不像女儿那样把书本当成庇护所,也不会允许书本把她带进另一个世界。她只能看见自己置身的世界,奥菲利娅想,而且有的时候她连这个世界都看得不那么清楚,过于实际、缺乏想象力是她母亲的悲哀。书本不仅告诉奥菲利娅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还让她了解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的动物和植物,还有星星的故事!在她眼中,书本就像窗户和门,像纸飞机的翅膀,带她飞上天空。而她母亲要么只是忘记了如何飞翔,要么从来没有学会如何去飞。

卡门闭着眼睛。至少她在做梦的时候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不是吗?奥菲利娅好奇地想。她把脸颊贴在母亲胸口,母女俩如此接近,就像她出生前两人融为一体那样,奥菲利娅能听见母亲呼吸的起伏和极有规律的心跳,她的心脏就像一只安在骨头上的节拍器。

“你为什么要结婚呢?”奥菲利娅低声问。

这个问题从她嘴里脱口而出时,奥菲利娅有点希望母亲已经睡着了,但接着她便听到了母亲的回答——

“我已经孤单了很久,亲爱的。”她母亲盯着木床上方的天花板,那里的白色涂料已经四分五裂,裂缝上挂着蜘蛛网。

“可你还有我!”奥菲利娅说,“你并不孤单,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她母亲继续盯着天花板,奥菲利娅觉得她似乎一下子变得非常遥远。“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做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也不容易,你爸爸那时候——”

她急促地吸了一口气,手按在隆起的肚子上。“你弟弟又开始调皮了。”

奥菲利娅把手盖在母亲的手背上,觉得母亲的手热极了。是的,她也能感觉到她弟弟的存在,这说明他并没有走开,反倒想要出来。

“给他讲个你读过的故事!”她母亲喘息着说,“我相信这样会让他安静下来。”

奥菲利娅不愿与她弟弟分享她的故事,但最后她还是坐了起来。她母亲盖着白色的毛毯,身体看起来像一座被白雪覆盖的大山,她弟弟就在最深的山洞里睡觉。奥菲利娅枕在毯子的凸起处,隔着母亲的肚皮抚摸躁动不安的弟弟。

“弟弟!”她小声说,“我的弟弟。”

她母亲还没给他起名字,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他很快就会需要一个名字。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悲伤而遥远的土地上……”奥菲利娅用柔和低沉的声音说,但她相信她弟弟能听到她说话,“有一座黑色的大燧石山……”

磨坊后面的森林如同夜晚一样黑暗而沉默,被奥菲利娅称为“精灵”的那个小生物展开翅膀,跟着女孩的声音飞了过来,故事里的词句就像面包屑,在黑夜中为她指引道路。

“在那座大山的山顶上,”奥菲利娅继续道,“有一朵每天早晨开放一次的魔法玫瑰,人们说,无论是谁,只要采下那朵玫瑰,就能永远不死,但没人敢靠近它,因为它的刺里灌满了毒液。”

噢,没错,很多玫瑰都是这样的,精灵心想,朝着女孩讲故事的那间卧室的窗边飞去。她溜进房间,拍打翅膀的声音像奥菲利娅的嗓音一样轻柔,她看到了她们:女孩和她的母亲互相拥抱,对抗着窗外的黑暗,然而,房子里面的黑暗更加令人恐惧,女孩明白,这片黑暗正是那个男人带到这里来的,也是他把它喂养长大的。

“人们喜欢谈论玫瑰的刺可能造成的各种伤害和痛苦,”奥菲利娅低声对她尚未出生的弟弟说,“他们互相警告说,爬上那座山的人都会死。因为他们更容易相信痛苦和尖刺,是恐惧让他们坚信不疑,但没有一个人敢于期盼玫瑰能够赐予他们永生,他们失去了期盼的能力,所以那朵玫瑰到了晚上只能独自枯萎,夜复一夜,无法把它的珍贵礼物送给任何人……”

精灵坐在窗台上听女孩讲故事。发现女孩知道玫瑰花刺的事情,精灵很高兴,因为奥菲利娅和她母亲现在就来到了一座非常黑暗的山上,统治这座山的人——没错,精灵知道关于他的所有事——正坐在楼下的办公室里(这个房间就在磨坊的磨轮后面),擦拭他父亲留给他的怀表,他的父亲死在了此前的一场战争之中。

“最后,玫瑰被世人彻底遗忘,无人问津。”奥菲利娅说,把脸贴在母亲的肚子上,“它只好孤独地待在那个寒冷黑暗的山顶,直到时间的尽头。”

女孩不知道的是,她给弟弟讲述的正是他父亲的故事。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