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潘神的迷宫小说 > Fathers and Sons第五章 父亲和儿子

Fathers and Sons第五章 父亲和儿子

维达尔每天晚上都会擦拭他父亲的怀表,只有这时他才会摘掉手套。维达尔亲自选择的办公室就在磨坊主曾经碾磨玉米的巨大磨轮后方,磨轮上的厚重辐条几乎遮住了整堵后墙,让维达尔有种住在钟表里面的感觉,这种奇异的感觉让他很是舒适自在。坐在这个房间里,他会小心翼翼地擦拭雕工精细繁复的银制表壳,轻柔地抹掉齿轮上的灰尘,好像照顾一只有生命的活物。

有时候,与自己所爱的人相比,我们所珍视的物品更能揭示我们是怎样的人。维达尔的父亲死去的那一刻,他握在手中的怀表的表蒙也跟着碎裂了,但他的儿子把怀表珍藏起来,悉心保养,似乎想要证明,只要保持外观整洁、运转有序,就能让它摆脱死亡的诅咒。

维达尔从小就认为父亲是个英雄,并且把他当成自己的榜样。在维达尔心目中,父亲是真正的男人,这个认知与他年少时的一段记忆难解难分,总会让他想起当年父亲带他登上维拉纽瓦的悬崖时的情景:崎岖突兀的峭壁破坏了海岸线的平滑完整,三十多米高的断崖下方是面目狰狞的锯齿状岩石,父亲温柔地领他来到悬崖边,紧紧地抱住他,儿子想要往后退,父亲一把抓住他,迫使他俯视深渊。“感受到自己的恐惧了吗?”父亲问他,“你必须记住这种感觉,每当你变得脆弱的时候,就会感到恐惧,试图忘记你所效忠的祖国和自己的职责。每当面对死亡或者荣誉的时候,假如你背叛了你的国家、你的姓名和你的传承,就等于跳下万劫不复的无形深渊,你虽然看不见它,但它和有形之物一样真实。永远不要忘记,我的儿子……”

敲门声突然响起,现下的时光取代了往昔的回忆。这个声音非常轻柔,显而易见地暴露了敲门人的身份。

维达尔皱起眉头,他讨厌自己每天晚上清理怀表的仪式被任何事情打断。“进来!”他叫道,注意力仍旧集中在手中那只已然闪闪发光的怀表上。

“上尉。”

费雷罗医生的脚步和他的声音一样轻柔谨慎,他在离桌子不远的地方站住。

“她怎么样?”维达尔问。

怀表的齿轮开始以无懈可击的节奏转动,再次证明完美的秩序如何强调都不为过,洁净与精确意味着不朽。当然,它最不需要的就是一颗心,因为心跳很容易变得毫无规律,无论多么谨慎的治疗与保养,都挽回不了它终将停止的命运。

“她非常虚弱。”费雷罗医生说。

没错,软弱,这是好医生的标志,喜欢悄声细语,眼神柔和,穿的衣服也很柔软。维达尔非常确定,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拧断费雷罗的脖子,就像对待野兔那样。

“她要得到尽可能多的休息。”他说,“我在楼下睡觉。”

无论如何,这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他已经厌倦了卡门。无论跟什么女人交往,他都很容易厌倦,因为她们总想过分地接近他。维达尔不希望任何人接近自己,这会让他变得脆弱,每当爱情介入,所有的秩序都会消失,即便是纯粹的欲望,也有可能令人困惑,除非及时地满足它并且向前看。女人往往不明白这一点。

“我儿子怎么样了?”他问,他只关心那个孩子,没有儿子,他就只是个必死的凡人。

医生吃惊地看着他,不过,即使在平时,他银边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也总是会露出略微带点惊讶的神情。直到加西斯和赛拉诺出现在门口时,医生这才张开他那柔软的嘴巴,准备回答上尉的问题。

“上尉!”

维达尔朝两位军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属脸上惯有的恐惧神情一向是他的快乐之源,甚至能让他忘记这里是个多么悲惨的地方——远离真正能够创造历史的城市与战场,为史书所遗忘。奉命驻扎在这片被反叛分子污染的肮脏森林里,他一定要让敌人付出代价,让那些派他过来的将军知道,他是如何打得那些叛徒闻风丧胆、在恐惧之中死去的,更何况其中的一些叛徒也曾是他父亲的敌人。

“我的儿子!”他不耐烦地重复道,语气凶狠,好像要拿起剃刀划开对方的喉咙,“他怎么样了?”

费雷罗依然困惑地看着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人,他的眼睛仿佛在说。“目前看来,”医生终于回答,“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维达尔拿起一支烟和他的帽子。“很好。”他说,把椅子往后一推,意思是:你可以走了。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