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潘神的迷宫小说 > The Tailor' s Wife第十三章 裁缝的妻子

The Tailor' s Wife第十三章 裁缝的妻子

维达尔几乎像讨厌森林一样讨厌下雨,雨水碰到他的身体、头发和衣服时,会让他感到脆弱,跟那些无助的凡人没什么两样。

早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前,他就让士兵们在院子里排成一列迎候宾客,然而客人们全都迟到了,他的手下也被雨浇得像是湿淋淋的稻草人。维达尔盯着他的怀表,除了当下的时间,破碎的表蒙还告诉了他一些别的事:他来错了地方;父亲的阴影挥之不去,让他跟他那些躲藏在林子里的猎物一样,永远只能扮演无法引人注目的小角色;雨和森林迟早会打败他。

不。他扫视着庭院,地上的水坑反射着残月的银光。不。尽管雨水打湿了他完美无瑕的制服,泥浆污染了他光亮的皮靴,但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地方打败自己。正在这时,两辆汽车的头灯射出的强光无情地穿透了漆黑的夜幕,仿佛是上帝对维达尔这样迷失而扭曲的灵魂做出的冷酷回应。他手下的士兵连忙跑过去为车上下来的客人撑伞。他们都来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在这个可怜的小地方举足轻重:将军及其麾下的指挥官、市长和他的妻子、一位在1935年就加入法西斯党的富有寡妇、神父、费雷罗医生。是的,维达尔也邀请了这位好医生,他这样做事出有因。他主动为市长的妻子打伞,引她走进房子。

默西迪丝推着轮椅把奥菲利娅的母亲送到楼下,她觉得卡门就像是一个从小就被人教导不许冒犯自己父亲的小女孩,现在又习惯性地不敢冒犯自己的丈夫,这让她显得十分渺小卑微,哪怕她并没有坐在轮椅上。

“你去花园里找过她吗?”默西迪丝把卡门推进房间时,奥菲利娅的母亲低声问。经过一番收拾,女佣们把这间作战室再次变回了饭厅。

“是的,夫人。”

默西迪丝到处都找过了:谷仓、马厩,甚至还去了那个旧迷宫。她在卡门眼里看到了恐惧,然而这并非因为担心她的女儿,而是害怕她的新丈夫会不高兴。磨坊里的每个人都看得出,维达尔和她结婚,只是为了那个没出生的孩子。默西迪丝从客人们的表情中判断,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卡门,请允许我把大家介绍给你。”

维达尔为她感到羞耻,他无法掩饰这一点。他邀请的客人中,女人们穿得比她华丽许多,她们身上的珠宝也让卡门的耳环相形见绌,像是小孩子戴的廉价首饰。市长的妻子把她的蔑视隐藏在灿烂的笑容背后,但寡妇不屑于这样做。瞧瞧她,寡妇的表情仿佛在说,他从哪里找到了她?她只是个毫不起眼的灰姑娘,不是吗?

入座之前,默西迪丝与费雷罗医生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从他的脸上看出了恐惧:他担心自己受到邀请是因为维达尔知道了真相。默西迪丝只能暗自祈祷,希望他的恐惧不会把他们两个全都出卖,然而她不知道该向谁祷告,是森林、夜晚还是月亮?肯定不会是坐在桌旁的这群人的上帝,上帝经常对她置之不理,不是吗?

“只有一张?”神父从维达尔递过来的配给券里抽出一张,传给其他人。

“我不确定这是否足够,上尉。”市长说,“我们连最基本的食物都会经常短缺。”

“假如大家都节省一点的话,”神父匆忙为上尉解围,“一张配给券完全够用。”

神父喜欢取悦军方。每个星期天仍然会去教堂的其他女佣告诉默西迪丝,他经常在布道台上鼓吹顺从和秩序的好处,谴责躲进树林的异教徒和共产党,说他们比魔鬼好不了多少。

“我们当然有充足的食物,”维达尔说,“但我们必须确保没人能够满足反叛者的需求。他们大势已去,还有个人受伤了。”

费雷罗医生拿起餐巾假装擦嘴,以便遮挡微微发抖的嘴唇。“受伤了?”他故作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如此肯定,上尉?”

“因为我们今天差点把他们一网打尽,而且发现了有人受伤的证据。”维达尔举起他们在森林里发现的小瓶子。

默西迪丝察觉到费雷罗又瞥了自己一眼,为了给他信心,她挺直脊背,努力不把她的忧虑表现出来。尽管她也尝到了恐惧的滋味,就像喝了一大口醋那样。

“愿上帝拯救他们迷失的灵魂。至于他们的身体会遇到什么,这对上帝来说并不重要。”神父把叉子戳进一块烤土豆里。

“我们会想方设法帮助你,上尉。”市长说,“我们知道你不是自愿到这里来的。”

维达尔坐直了身体,觉得受到冒犯时,他就会摆出这种姿态,为反唇相讥做好准备。

“你错了,先生。”他笑着说,“来到这里正是我的选择,因为我希望我的儿子出生在一个崭新、干净的西班牙。我们的敌人——”他顿了顿,一个接一个地看向他的客人,“他们错误地相信人人生来平等,可现在就有一个很大的不平等:他们输掉了战争,我们赢了。假如我们需要杀死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才能申明这个事实的话,那么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他举起酒杯,“敬给选择!”

客人们纷纷举杯。费雷罗医生也加入了敬酒的行列,他更加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杯子。

“敬给选择!”附和声此起彼伏,默西迪丝趁机溜出门去,钻进厨房。终于听不到那些人的声音了,她如释重负。

“煮上咖啡吧。”她吩咐其他女佣。“我再去拿点柴火。”她补充道,抓起挂在厨房门边的外套。

默西迪丝点燃提灯,火柴明显跟着她的手在抖,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但她们没有说话。她拿着灯走进了雨中。

她低着头走过有士兵看守的汽车,希望他们会像往常一样对她视而不见,认为她不过是个女佣,但想要加快步伐却不那么容易。因为我们今天差点把他们一网打尽。

走到森林边缘时,默西迪丝停下来,又回头看了看,确保树枝挡住了卫兵们的视线,然后举起提灯,先上后下地晃动了三次。到目前为止,这个信号一直有效。她弟弟通常会让一名队员瞭望磨坊的方向,以便接收她发出的信号。默西迪丝放下提灯,正要转身回去,这才发现树林里有个小小的身影,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瑟瑟发抖。

“奥菲利娅?”

女孩的身体冷得像冰,黑眼睛因为害怕而瞪得很大,但她的眼神里还有别的东西:她母亲所缺少的骄傲和力量。奥菲利娅手里拿着东西,但默西迪丝并没有问这是什么,也没问女孩去了哪里,因为她再也明白不过:秘密最好还是留在心里,别说出来。她搂住奥菲利娅颤抖的肩膀,带她回到磨坊,但愿这个女孩的秘密不要像她的秘密那样危险。

“那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呢?”市长的妻子笑着问,这让奥菲利娅的母亲暂时忘记了其他客人鄙夷的神情。她早就应该料到今天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当你感到脆弱和渺小时,保持沉默和不引人注目才是最安全的,但她非常希望自己的童话故事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奥菲利娅的父亲曾经为上尉制作军服。”

“原来如此!”

卡门没有意识到,市长的妻子只需要知道这些就够了,并不是真的想要了解她。裁缝的妻子……以前结过婚。客人们的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可奥菲利娅的母亲依然迷失在自己编造的童话故事中。很久以前……

她温柔地把手搭在维达尔身上。“我丈夫去世后,我去他的裁缝铺子里工作……自食其力……”

其他女人纷纷尴尬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盘子。多么丢脸!在她们的世界里,一个女人只有穷困潦倒、不得不养家糊口时才会出门工作。但奥菲利娅的母亲仍然相信,王子把她从贫穷、羞耻、无助的煎熬中救了出来。她饱含爱意地看着维达尔。

“然后,一年多以前——”她仍然把手放在维达尔的手上,“——我们又碰面了。”

“多么奇妙啊,”市长的妻子说,她脖子上的珍珠项链熠熠闪光,仿佛是从天上偷来的星星,“像这样再次相遇……”

她的声音里有一丝温暖。裁缝的妻子和军人……大家都喜欢这样的童话故事。

“奇妙,哦,是的,非常奇妙。”富有的寡妇噘着嘴巴说,不过她只相信“英雄带着一大堆金币凯旋”那一类的童话故事。

“请原谅我的妻子。”维达尔抽回手,拿起酒杯,“她竟然以为其他人也会觉得这些愚蠢的故事很有趣。”

卡门·卡多索尴尬地盯着她的盘子,她相信世上应该也存在描写这种晚餐的童话故事,也许熟知各类故事的女儿早就应该提醒她,不要把蓝胡子[3]错当成了王子?

默西迪丝进来时看到了卡门耷拉着的肩膀,不由得庆幸自己即将告诉她的是个好消息。

“请原谅我的失陪。”听完默西迪丝的低声耳语,卡门喃喃地对客人们说,“我女儿,她……”她没能说完这句话。

默西迪丝推着轮椅送卡门出去,在座的人一眼都没有看她。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上尉,我认识你的父亲?”默西迪丝把轮椅推到门口时,听到将军问维达尔,“我们都在摩洛哥打过仗,虽然相识时间很短,但他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真的?我不知道。”

默西迪丝能从维达尔的语气里听出来,他不喜欢这个话题。

“他的士兵说,”将军继续道,“维达尔将军死在战场上时,用石头砸碎了他的银怀表,这是为了让他的儿子知道他死亡的确切时间,精确到分钟。也为了让他知道,一个勇敢的人是如何死去的。”

“胡说!”维达尔说,“我父亲从来没有过什么怀表。”

默西迪丝恨不得立刻冲过去,从他的外套里揪出那块怀表,让人们看清他是个多么邪恶的骗子,然而她还是默默地推着轮椅走出去,女孩还在等她。默西迪丝让奥菲利娅在楼上洗个热水澡驱赶寒气,她也试着清理过那件连衣裙,但它已经毁了,怎么都洗不干净。

默西迪丝把轮椅推进浴室时,浴缸里的奥菲利娅避开了母亲的目光。女孩的脸上还留有一丝骄傲,以及默西迪丝之前没有注意到的叛逆,比起初来乍到时那个闷闷不乐的女孩,她更喜欢奥菲利娅现在的样子。然而女孩的母亲却不这样想,她从地砖上捡起毁损的衣服,抚摸着脏污的衣料。

“你为什么要这样伤我的心呢,奥菲利娅?”

默西迪丝推门出去,把母女俩留在浴室。奥菲利娅把自己深深地埋在热水里,她依然觉得地鳖似乎在自己的胳膊和腿上爬来爬去,但她已经完成了潘神的第一个任务。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母亲不安的表情也无法让她动摇。

“洗完澡就去睡觉,罚你不许吃晚饭,奥菲利娅。”她听到母亲说,“你在听吗?有时候我觉得你永远都学不会好好表现。”

奥菲利娅仍然没有看她。水面上的泡沫反射出无数个她的脸。莫安娜公主。

“我对你很失望,奥菲利娅。你父亲也是。”

轮椅在瓷砖地面上艰难地挪动,但当奥菲利娅抬起头时,她母亲已经摇着轮椅挪到了门口。

她父亲……奥菲利娅微笑起来。她父亲是个裁缝,还是国王。

她母亲出去之后,奥菲利娅听到了翅膀轻柔的颤动声。那个精灵降落在浴缸的边缘,她又变回了昆虫的模样。

“我拿到钥匙了!”奥菲利娅低声说,“带我去迷宫吧!”

[3]法国民间传说中的人物,他娶过好几个妻子,把她们全都杀死了。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