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潘神的迷宫小说 > The Final Task第三十七章 最后的任务

The Final Task第三十七章 最后的任务

这一次,精灵没有出来指引奥菲利娅,她必须自己找路通过迷宫。最后一项任务总是最难的。

磨坊的爆炸声连续不断地撕裂寂静的黑夜,她赤裸的双脚被石头和荨麻硌得很疼,但弟弟在她怀里睡得很香,他的平静感染了奥菲利娅。虽然磨坊那边飘来的烟雾挡住了视线,但她确信“狼”正跟在后面。一头狼……不,他不是狼。狼是一种高贵的野生动物,她读过的童话故事把邪恶的化身比作“狼”是不对的。埃内斯托·维达尔和“苍白男人”都是人类,只不过他们以人心和灵魂为食,因为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心和灵魂。

迷宫的墙壁向奥菲利娅敞开令她熟悉的怀抱,仿佛在欢迎这对姐弟,因此奥菲利娅很快便不再害怕,虽然她知道维达尔还在紧追不舍。他不会在这里找到你的,她觉得自己听到了石头的低语,我们会把你藏起来。

然而,尽管费雷罗医生配制的安眠药让他脚步踉跄,维达尔还是跟了上来,他甚至看到了女孩穿过拱门进入迷宫。虽然年轻的奥菲利娅步伐迅捷,但她还抱着她的弟弟,夜晚的凉风也帮助维达尔驱除了他脑袋里朦胧的雾气。他循着奥菲利娅的脚步声,蹒跚地穿过古老的走廊,搭在手枪扳机上的手指微微抽搐,犹如一只追随气味跟踪野鹿的猎犬,但每当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追上女孩时,总会碰到又一个角落、更多的转弯和另外一堵墙……好像他自己也成了掉进无法逃避的陷阱的猎物。

她在哪儿?维达尔晃晃脑袋,把里面再次出现的雾气赶走。他跌跌撞撞,一只颤抖的手抓着枪,另一只手扶着残破的石壁。为什么她会跑进这里来?她明明有那么多的地方可以去。他停下来喘了口气,耳朵捕捉着女孩的脚步声。就在那里!如此轻盈、如此迅速……但是现在她的呼吸很沉重,因为她还抱着他的儿子。

奥菲利娅能听到身后维达尔的脚步声,但她相信深井的入口和那道楼梯已经离自己很近了,非常近,转过那个角落就是……然而等她转过去一看,发现面前又是一堵石壁。

不对!她走错了路。一切都完了。

但迷宫已经等候多时,当奥菲利娅转过身来,无助地凝视着先前的走廊时,她身后的石壁突然动了,她急忙回头看去,发现挡路的那堵墙正在分开:许许多多的树根像木头爪子一样将石壁撕成了两半,形成一条宽阔的缝隙,奥菲利娅走进缝隙,树根的尖端从她的胳膊和腿上划过,她看到前方正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片空地,空地中央便是那口深井和通往地下洞穴的楼梯,正是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了潘神。

缝隙在奥菲利娅身后逐渐闭合,等她抱着弟弟走出去之后,石壁又恢复了原样,因此维达尔追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坚硬的石头。他难以置信地环顾四周,血从默西迪丝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里流出来,染红了他的衬衫。奥菲利娅听到他在石墙的另一边咒骂。她几乎不敢呼吸,生怕墙会再次分开,让他过来,但石墙纹丝不动,他的脚步声也消失了。透过薄薄的睡衣,她只感觉到了弟弟的心跳,还有弟弟对着她的肩膀呼出的温暖气息。

宁静。

爱。

“快点,殿下,把他交给我。”

奥菲利娅转过身去。

潘神站在深井的另一侧,月光为他的轮廓勾勒出一圈银边。奥菲利娅越过井边的扁平石墙向他走去,但她感觉自己每走一步之前都会犹豫不决。“月亮已经升上中天了,殿下!”

奥菲利娅从未见过如此兴高采烈的潘神。

“我们可以开启入口了!”他指着深井说。

他的另一只手里拿着苍白男人的匕首。

“为什么你会拿着这个?”奥菲利娅觉得冰冷的刀刃似乎在触碰她的皮肤。潘神柔和地咕噜了一声。

“啊,那个……”他温柔地抚摸着匕首,“嗯……”他的声音听起来既漫不经心又抱歉。“只有献祭无辜之人的鲜血,入口才会打开。不过是一滴血而已。”

他尽量把“血”这个字眼描述得无足轻重,还加上了各种手势。“用刀尖刺一下就行了!”他补充道,拿匕首的尖端戳了戳自己的手掌。“这就是……”他对着夜空画了一个完美的圆圈,“最后的任务。”

好冷。奥菲利娅觉得好冷。

“好了,快点!”潘神指着她的弟弟,他的十指兴奋得不停晃动,好像一群苍蝇在热情地狂舞,“我们要抓紧时间!月亮不等人。”

“不!”奥菲利娅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将婴儿紧紧地搂在胸前,她有点担心这样会吵醒弟弟,但他睡得很平静,仿佛她的怀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潘神弯下腰,猫一样的眼睛眯了起来,宣示着他的愤怒和威胁。“你答应过要服从我的!”他恶狠狠地咆哮着,露出了牙齿,“把孩子给我!把——孩子——给——我!”

“不!我弟弟必须和我在一起。”奥菲利娅鼓起所有的勇气,无比坚定地注视着他。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用她的眼睛对抗潘神,让他明白,她不会改变主意,哪怕她的全身都在抖个不停。

潘神又咕噜了一声,但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他放下匕首,歪着脑袋看着她。“你愿意为了这个你几乎不认识的小子放弃你的神圣权利吗?”

“是的。”奥菲利娅回答,视野中的潘神因为她的泪水变得模糊,她自己也弄不清楚,这些眼泪是刚刚涌出来的,还是自她父亲去世以来就藏在了她的眼眶里。“是的,我愿意。”她低声说道,将她的脸颊贴在弟弟的小脑袋上,在他们的母亲花费无数个夜晚为他缝制的白帽子的保护下,它是那么的温暖。

“你愿意为了这个给你带来那么多痛苦的婴儿舍弃你的王国吗?”潘神又问,他的语气里没有半点愤怒,反而像是在向全世界宣告:这个名叫奥菲利娅的女孩今晚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决定。“真是奇耻大辱。”他补充道,再次挑衅她。

“是的,我愿意。”奥菲利娅重复道。

是的,我愿意……当维达尔终于踉踉跄跄地闯进空地的时候,恰好听到奥菲利娅说出这几个字。他可能是循着奥菲利娅的声音或是潘神愤怒的喊叫找过来的,但还有一种可能:这个迷宫的建造目的就是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让他们在一个很久以前就写好了的故事中扮演各自的角色。

维达尔根本看不到潘神,也许是他自己的阴暗邪恶让他对太多事物视而不见,抑或是他已经相信了太多成年人的胡说八道,没有余裕接受更多的东西。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离那个似乎在自言自语的女孩只有几步之遥。

“是的,我愿意。”奥菲利娅再次说道,她的声音像是在嘶哑地抽泣。她望着潘神手中的匕首,向后退了一步,远离井口和潘神,却没有发现站在她身后几步之遥的那个男人。

“如你所愿,殿下。”潘神挫败地两手一摊,然后挥动手指在半空中写写画画,似乎在让夜晚对她未来的命运做出最终的判决。

潘神还没有完全消失在阴影之中,奥菲利娅就感到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只见“狼”站在她身后,脸上的绷带隐隐渗出血来。他一把夺过她怀里的婴儿,仔细打量着他,似乎在确认她是否伤害了他。

我保护了他!奥菲利娅很想尖叫着告诉他,潘神想要他的血!你没有听到吗?但当她转过身时,潘神已经不见了,她又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也没有弟弟来温暖她了。

“不!”她喊道,“不!”

看到婴儿回到了他父亲的怀里,她觉得非常空虚,有那么一会儿,她甚至后悔自己没有把他交给潘神。可即便她把婴儿交给潘神,又有什么区别呢?他和维达尔都是渴求人血的怪物。

维达尔退后一步,带着轻蔑的神情抱紧怀里的孩子,漫不经心地拔枪瞄准奥菲利娅。

他连手都没抬就击中了奥菲利娅的胸口。

维达尔把枪放回枪套,抱着她的弟弟走了出去。血就像一朵盛开的花,在奥菲利娅的睡袍上蔓延开来,她抬起手,看着手指上的鲜血滴落下来,膝盖一软,倒在深井边。她的手紧紧地捂住被子弹撕开的伤口,然而里面流出了太多的血,根本遮挡不住。血在奥菲利娅的睡袍上描画出红色的花纹,沿着她的胳膊淌下来,一直流进井里,井底深处冒出的寒气冻僵了她的胳膊,与此同时,血滴不断地从她的指尖坠落,缓缓流进大地的子宫。

她从未在童话故事中读到过这样的结局。她的母亲是对的:世界上没有魔法。她无法拯救她的兄弟。一败涂地。她的呼吸变浅了,身体颤抖着。地上太冷了……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