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掮客小说 > 第5章

第5章



戒烟二月,她又开始复吸。打火,引燃,慢慢吸一口,尼古丁问候胸腔气管,顿时精气十足。一手夹着烟,另一手按键查资料,裘佳宁最标准的状态。

秦斌坐在那乐了:“早知道这样何必当初呢?我从来不在这上面难为自己。”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她向他点点手指。

秦斌说:“我想请周小山吃饭。”

“啊?为什么?”

他看看她:“你忘了?人家救了我。”

她想想:“没必要。”

“你是说他没必要救我还是没必要一起吃饭?”

“你这大记者别跟我斗嘴,愿意请他吃饭就随便你,我不能去,我忙。再说,我不愿意跟学生吃饭。”

“你原来跟学生不错啊,什么时候添这个毛病了?”

她不跟他说话了,专心致志的上网。

上次聚会的好友回了美国,她两个月前还是单身,再打电话来说是要跟一个洋人结婚了。佳宁惊讶的问:“怎么就这么决定了?这个是新人还是旧识?”

朋友在大洋彼岸说:“认识好久了,从来没觉得能结婚,终于下决心了。”

“放了什么催化剂?”

她笑起来说:“佳宁,说起来我还得怪你。”

“我?”

“记不记得上次聚会,就是在云南饭庄的那一次,你中途怎么闪了?放了我们鸽子。”

她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了,当然她是记得的那一次,她见到缺课已久在那里打工的周小山,义愤填膺之中在大堂跟经理理论,吸引无数群众旁观,后来周小山把她用衣服裹起来送回家,他把她的烟踩熄在地上。

朋友真的有事要倾诉,并没有纠缠她的失礼,继续说:“你走的时候问我们,什么是真的‘相爱’,你记不记得?”

“记得,是酒话,”佳宁说,“够酸的。”

“我们讨论了很久,没有结果,我坐在飞机上也想。途中忽然遭遇事故,氧气袋都掉下来了,我那时候就想起这个人来,我曾经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觉得痛……”

“……”

“我命还算大,飞机在夏威夷降落,我们转乘了加航的飞机回了洛杉矶,已经是两天以后了。那个人一直在机场等我,”她顿一顿,“佳宁,你知道的,老外有半天不梳洗,那是真的又狼狈又憔悴。我下了飞机说,杰森,你怎么这样啊?他说,你不能回来,我只觉得疼,哪有时间顾得着漂亮?”

佳宁听了好久才说:“然后决定结婚了?”

“嗯。走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眼下这一刻,分不开。”

“婚礼在哪里办?”

“这边。不回去了,你们给我祝福就好。”

她笑起来:“那我省了钱了。”

“好说,佳宁。”朋友也笑,“你跟秦斌同学的,我也只给祝福了。”

洗澡的时候,佳宁将手上的纱布一层一层的打开,上面快好了,还有一小块儿,发红,隐隐透着真皮,不碰是感觉不到这块伤口的。她把手凑到水喉下,一碰水,伤口一阵刺痛,佳宁抖了一下,没有挪动。那疼痛一点点的传到心里。

拨开水雾,看见镜子里是自己的身体:修长白皙,略微消瘦,Rx房不大可是形状美好,浑圆挺立着,她伸手碰了一下,没什么感觉。

佳宁把门欠开一条小缝,对外面说:“秦斌,你的体力恢复了吗?搓背,能不能做?”

过了一会儿秦斌在外面回答道:“裘老师,搓背什么时候都可以;至于能不能做,亲爱的,我明日去买些西洋参,也许我们可以再等些时候。”

她笑起来:“好啦,你看电视吧。”

佳宁洗了澡出来,发现屋子里面很冷,她去阳台把窗户关上了,嘴里说:“真是的,今年的天怎么冷得这么快。”

秦斌说:“你的电话响了两遍了。”

“是谁?”

“不知道,我没看。”

她自己拿起来看,未接电话是两个,座机的号码让她的心一紧。正在擦头发的手也停下来,在房间里来回转了两圈。要不要拨回去?

正在犹豫,屏幕又亮起来,她看了良久,方接起,不自觉已经开门躲到阳台上,语气是不耐烦的:“你有事吗?这么晚了。”

他在那边一窒:“没有事。”

“那为什么打电话?”

“……”

“你以为我有时间聊天吗?你以为我愿意陪你玩吗?你还是把我当成女同学了?你知道你长得漂亮,你总是所向披靡,对不对?你究竟把我当谁了?”

他又是不说话。

“你知道我不待见你,你知不知道,其实我还烦你呢?”夜风寒冷,裘佳宁却觉得自己一腔无名火无处发泄,对着电话几乎吼起来,“我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见?”

“嗯。”

“你……”

他也不放电话,听着她发作。

“你说话,周小山,你说句话。”

他的声音在那一边安静清楚:“你说吧,这样总比你不跟我说话好。”

“……”

“我想要见你。”

她一下子就挂断了电话。

在阳台上稳定了心绪,佳宁才进了房间。

秦斌在看九点钟的新闻,问道:“谁啊?我听见你吵吵。”

“他们,实验器材没放好,”佳宁听见自己说,越来越慢,“让我去……”

他回头看她:“这么晚了。”

她看着他,她觉得自己失去控制,像是在看电影,女人撒谎,脸不变色心不跳,缓慢的镇定的说:“我得去。”

秦斌说:“晚上冷,多加一件衣服。”

致命的错误,瞬间的贪念。

她在夜色中开车穿过城市,穿过校园,来到他的房间,门虚掩着,轻轻推开,里面没人。

上次来过的,还有个女孩在这里,她当时也觉得有些紧张,没有仔细打量,如今看,房间如这个年轻人一样的朴素,书籍和窗台上的仙人掌是唯一的装饰。

她坐下来,习惯性的摸口袋找烟。

他自后面拥抱她,脸埋在她濡湿的头发里。

房门合上的声音,灯熄灭了,她觉得心里面有些东西在这一刻轰然坍塌了。

他将掌握中的她转过身,黑暗中,月色下,她在明,他在暗,周小山脸似冰寒,眼中却有一小朵火焰,欲望暗地燃烧,愈演愈烈。

他的手和唇蔓延在她的身上,牙齿将扣子打开,尖利的划过她胸前的肌肤,张口含住她的乳头,起先好像还颇有耐心的舔舐吸吮,突然便咬在了牙关中。她抽一口气,身子向后少倾,他在她胸前抬起头来,伸手扶她的脸,对正自己的眼睛:“裘佳宁,你要躲?你要躲到哪里去?”

他将她打横抱起来,置于床上,将她身上最后的衣物除尽,她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挣扎着要合上的双腿被他按住,周小山的手放在她的花心,一根手指进入,轻柔的抚摸,灵活的搅动,她的欲望像体液一样无法控制的流淌,她要坐起来,要拨开他恶毒的手,可是无能为力,他瘦长的手臂坚硬有力,固执的强悍的占据她生命的中心。

她坐起来,在他的手上,疼痛,混乱,抓住他的肩,眼光迷失,仰头看着他,一直以来居高临下的裘佳宁此时就有了点可怜的味道,断断续续的发出没有意识的声音,拒绝些什么,渴求些什么。

他的脸,他的声音,一如平常的冷静,鼻尖撞在鼻尖上,他轻轻的问:“我是谁?”

“……”

“不要摇头,不许再挣扎,不许撒谎,你说,我是谁?”他加快手指的速度,碰到她体内敏感的点,她“呀”的一声,在他的手上跳了一下,又失力的坐回去,痛苦与欢愉同时加剧。

“……”

“我要你说话。”他另一手锁紧她的腰,再让她无处可逃。

“周,小山。”

他的手整个按住她的花心,突入的手指在那一瞬间在她的甬道里顶到深处,佳宁只觉得这一刻,有闪电从那里侵入身体,向上沿着躯干至头顶,向下沿着大腿至双脚,闪电沿着筋脉缠绕她的身体燃烧颤抖,跃至最高,登上无限。

死,或是成仙。

她喘息着,失去力量,额头顶在他的肩上,周小山的一只手便要道貌岸然的她原形毕露。

她看见他解开自己的裤子,那下面他不着存缕。他的坚挺的器官从里面弾脱出来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想,他还会有多少事情让她惊讶的呢?

他的进入,缓慢而坚定,被她的身体吸吮,包裹,阻碍,反而更加的紧密契合,没有缝隙。烫的肌肤,硬的器官,恨的心,像要惩罚她,要将她撕裂,要嵌入其中,要骨血相连。

一点点的探入,一点点的伸展,他有足够的耐心,像是做着精密的实验,稳重,没有半点的马虎和浪费,每一下,都让她震颤。律动之中,他有汗,从额头上滑落,滑在鼻子尖上,她伸手要触摸,被他捉住双手,拉倒头顶。要她祭品般的任其摆布,继而一下快过一下,一下深过一下的刺入。

他一只手牢牢掌握她的双手,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臀部,突然用了力,他跃入她的最底层,在那一刻两人同时高xdx潮。她听见他的头顶在她的肩窝上,闷闷的呻吟了一声。迅速拔出她体内的一瞬,迸射在她的腿上。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