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掮客小说 > 第20——21章

第20——21章

第二十章

莫莉奔跑回查才城,看看手表,一小时四十三分,成绩不错。她觉得口渴了,回了自己的房间倒水喝,进去了,就看见小山坐在那里,迎面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

“刚刚。”

“你去哪了?”他问。

“他什么都不知道。”她在心里跟自己说。

“运动。”她回答,给自己倒水,喝了一大口,背对着他。

“她在哪?”

“谁?”

“……裘佳宁。”

“为什么问我?……”莫莉擦擦嘴角。

“她在哪?”

“不知道。”

“你的车子呢?”

“……是啊,我的车子呢?”她借故要抽身而退。

他走过来,手搭在她的肩上:“以后再做这种事情,要做的俐落,周全。不要用自己的车子,不要留证据。”他向她缓缓打开手中被揉皱了的纸片,上面是三个缭乱的汉字:裘佳宁,“你拿这个把她骗到哪里去了?”

她恼羞成怒的用力甩开他的手,不打算继续费力的说谎:“我把她杀了。尸首藏在你找不着的地方。你再杀了我给她偿命吧。”她抬头看着周小山,目光里都是愤怒的火焰。

“你以为我不会?A材料未辨真伪,你坏了我的大事。”他抓住她的手腕,几乎要捏碎一般,“足够我杀你两遍。”

“你不要说A材料了,你看着那个女人的时候,眼梢都微微笑。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谎?!”她控制不住自己,对着他吼,“她有什么好?她就是我们运来运去的东西而已,跟从前的买卖没有任何不同!你为了她变成什么样子?我就是要杀了她,我就是要除掉她……”

周小山手臂一扬,莫莉被推在墙上,身体剧烈的疼痛,他上前几步,继而伸手抓住她的头,拉她起来,咬牙切齿的还是那三个字:“她在哪?”

他从来不会这样凶狠的对待她。

从前笨拙的莫莉,蛮横的莫莉,他从来偱偱教导,耐心的说话。

他给她做她喜欢的春卷和牛肉粉。

他此时被愤怒扭曲了脸孔。

他要她死?

都是为了那个女人。

她在他的掌握中笑起来,仰着头愤恨的说:“我告诉你也不要紧,她肯定已经被炸死了。不过不是我干的。她要去救她的男人,要穿过那片树林——就是你亲自安排设置的雷区,她肯定已经死了。轰,”她的手指突的弹开,“粉身碎骨,四分五裂。”

他闻言即走,甩开她,头也不回。

“她已经死了!”她在他身后喊道,“被你杀死,但为了她自己的男人!”

莫莉看着他离开,以为自己做了这么漂亮的安排会笑出声来,谁知眼泪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她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她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周小山飞车疾驰,山路几转,终于找到那停在路边的车子,山下便是西城教堂,隐在墨绿的丛林中。

他太熟悉这片树林了,从前与另一部分跟将军对立的武装力量交战的时候,为了保护上面的查才城,这里方圆5公里都被他亲自安排布满了雷。战乱之后,这里一直是禁区,人畜不近的地方。如果裘佳宁……

小山闭上眼睛:无论是死还是离开,她都休想!

小山脱下上衣,扎紧裤脚,缓缓进入丛林。

他四肢着地,山兽一样迅速的向前爬行。这样一方面眼睛更贴近地面,有利于发现地雷,另一方面,压低身体,分解身上的重量,而且不会挂碰到吊在树上的雷。

没有硝烟的味道,说明尚且没有雷被引爆。

这片树林如此的静谧,连鸟的声音都没有,可是谁知道,只要有一点的忽略,就会引爆致命的。那个响声,是他如此熟悉的,震耳欲聋,毁灭一切的响声。

一阵风吹来,小山停下,向上看,树的枯枝上悬着一枚黑色的梭型的雷,被透明的化纤细线牵引着,在山风中轻轻的荡,此时即使一只鸟落下来也可以引爆这灵敏的。

周小山耐心的等待。

山风过去,树雷渐渐稳定。

空气有短暂的凝滞,小山尚未动身,听见,呼吸声。

他缓缓回头,终于裘佳宁正在离他大约五米远的丛林里,直立站着,不敢动弹。她也看见了他,那一刹那的苍白的脸上有复杂的表情。眉微蹙,眼朦胧,嫣红的唇张开着,因为终于没有成功的逃离而沮丧,还是因为又见到周小山而庆幸?

小山没有急于过去,向她身体的四周看了看,一条黑色的蛇盘在她旁边的树丫上,三角形的脑袋正向着她缓慢的探去。

小山摇摇手指示意她不要动,自己看好了四处无雷,轻巧的绕过树枝藤蔓,直到她的面前。

佳宁屛住呼吸,因为她的面前,离得更近的是嘶嘶吐着信子的毒蛇。

它也在观察着眼前这个的猎物,那是个温暖的东西,舌尖传来的信息告诉它:她香而且柔软。不一样啊,不一样。它向后弓起颈子,舒展身体,要尽情的品尝了,就在要向前弹去的那一刹突然那被两根铁钳一样的手指准确的按住了要害的七寸。毒蛇顿时骨肉酸软,再没力气,缓缓垂下身体,任其宰割。

说时迟那时快,周小山手臂张开,将擒住的毒蛇向远处扔去,同一秒钟,裘佳宁被他牢牢的扣在怀里。

顾不得太多。

怨恨,委曲,欺骗,周旋,还是这里密布的地雷,游走的毒蛇,都比不上他这样能够抱得着她,吻得到她来的更加的真切。他用嘴唇,用手指,用皮肤感受她,确定她,她在这里,好好的,没有走。没有死掉。

呼吸都要被掏空了。

她挣扎着离开他的唇,额头抵在他的鼻尖上,混乱的要平复自己的喘息,她断断续续的说:“小山,小山……”

他的手埋在她浓密的头发里,抬起她的头,让她面对自己:“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死了怎么办?你死了,我怎么办?……”

她的泪难以抑止的流出,不能回答,只是看着天兵一样来救她的周小山,用手抚摸他的脸:“小山,小山……”

他背她在背上,压低她的头在自己的耳朵边:“不能抬头,知不知道?什么都不能碰到。这里到处都是我布的雷,你不听话的话,我们就一起死在这,喂毒蛇。”

她此时像个孩子一样的乖,软软的趴在他的背上,手攀在他结实的肩头。

小山沿原路返回,在丛林里走的轻快而稳健,佳宁一身疲惫,渐渐要睡着了,看着他形态美好的头,黑色的精短的头发,白净的耳朵和脖颈,她凑上去就在他耳珠边低声的说:“当我的奴隶吧,当我的昆仑奴。我们这么走下去,永远不停。”

他心中震动,脚步慢下来,侧头看她,佳宁闭上了眼睛。

回到查才城,他把佳宁抱回房间。

佣人准备好了水,为她沐浴,小山轻手放下她,离开那里。

他在中庭打了冰凉的井水上来冲洗自己汗湿的身体,水舀在头上扬下,眼前变成瀑布,模糊视野。

莫莉在他的前面站定。

她的枪对着他的头。

他放下水舀,贴着她的枪口站起来。

他们看着对方。一样的面无表情。

“为什么?”她哽咽着说,“她才是后来的。”

他向她摇头:“没有先后,只有她一个。”

枪口还是对着他,可是她的手在发抖,心中波澜起伏,不愿相信,不能不信。

“你要杀了我,我也是一样这么说。”他的俊美的脸孔还是那么平静,头发和身上湿漉漉的,水珠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神一样的周小山。

她泪流满面,扑上去抱住他:“她是后来的。”

他拍拍她的背:“莫莉,要是我有一个妹妹,我希望她跟你一样。”

安慰又这样疏远。

莫莉突然直起身,将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绝望的坚定的看着他:“我做错了事情,我愿受罚。”

她以为这样一了百了,谁知开枪的那一刹那,周小山的动作还要更快,如闪电一样的抬手别住她扣动扳机的食指,指动腕转,子弹匣“啪”的一声被卸下。

莫莉枪一离手,那一侧的脸孔被小山打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小山收起她的枪,声音像铁一样:“我给第一支枪的时候就告诉过你,永远不可以指着自己的头。你这样才要受罚。两个星期不许碰枪。”

他从来没有打过她。

她混乱的思维被震慑住,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离开,嘴角有鲜血流出来。

佳宁醒过来的时候,月亮刚刚上来。

她从床上起来,抬头看看,满月,微微发红,为什么这里的月亮是这样的颜色呢?谁的血?

轻微的呼吸,她熟悉的植物的味道。

佳宁回头,周小山正从房间的黑暗之中慢慢走来。

二十一

他在月光下向她走来。

这个时候,没有声音。

他的手指拨开她奥带上的盘扣,触及她的肌肤,那里便是一阵的战栗和细密的汗珠。她想要阻止,双手按在他的小臂上了,忽然失去了力气,就那样握住他的手臂,随他游走。

他看着她的眼睛,手缓缓抚摸过她的Rx房,绕到后背,停留在她纤细的腰上,稍一用力,便将她揽向自己。小山含胸,微微低头向她,鼻尖轻触,嗅了一下,舌头紧接着便进入她柔软的嘴巴。她像新鲜的食物,气味与口感都让人迷恋。

被他亲吻品尝的佳宁意乱情迷,身体里的液体和气息都要被他灵活的夺走一样。她挣扎开,喘着粗气,忽然被他打横抱起放在床上。

细致的箬席在夜里微凉,他在月光下褪尽他们的衣衫的时候,她转身背对他。小山没有强迫,从后面吻她,头发,耳垂,脖颈,肩膀,腰肢,她的臀,花心,腿还有脚趾,一小点一小点亲吻,一小点一小点的要她忘记自己,要她燃烧自己。她那里湿润,流出滑的液体来,被他的手指捕捉到,将她的身体慢慢翻转,面对自己。他抬头看她,他居然那样耐心,他的手覆在上面,让她的腿微微张开,手指甫一探入,她便弓起了身体,他另一手臂舒展,揽她入怀,她整个人这样在他的怀抱中,被他占据了核心。

佳宁只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呻吟,蹙眉看着他,想忍耐,想索要。

小山长舒了一口气,忽然将她对正了自己,下一秒钟便进入了她的身体。他们同时倒在床上,他压向她,要她的腿张开,把他的器官尽量的容纳,包含。她的腿缠绕在他坚硬的腰杆上,一只手扶在他的脸上,另一只手按在他起伏的肩头,发热的掌心帮助自己的身体去体会周小山,他的柔软和坚硬,他的细腻和粗糙,他的温柔和野蛮,他的贯穿和撞击,他给她的疼痛和快感。

他们是藤蔓绕着木本的绿树,筋骨交织在一起,汁液相溶。

他冲上来的时候,迸射出来的时候,她也在同时高xdx潮,身体在颤抖中扭曲,缩小,所有的感官都在二人链接的那一点上。

许久,她听见从来不肯呻吟的他重重的一声喘息,睁开眼,只见他的额头流下汗水,落在黑黑的密实的睫毛上,他的眼睛,在情欲里雾气弥漫。她探起身去吻他,把他的汗水衔进嘴巴里。谁知周小山紧接着却又按下身体,扯过她的肩膀便咬上去,他带着恨,用了力气,对她毫无怜惜,好像要把一直以来所有的不耐一下子宣泄掉。她没有躲闪,也无处可逃,手插在他的头发里,硬硬的要受他这一口。她疼痛极了,以为要流血了,谁知他松开了嘴巴,头就贴在她肩膀的位置上,蹙着眉头,恨恨的看着她。

她也侧头看他,那个样子的周小山,月光下的白净的,英俊的脸,那一个受了委屈终于能够报复却还未尽兴的表情,孩子一样的。他真的有二十二岁吗?

她的手从他的头发里滑下来到他的脸颊上,扬手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还咬人?畜生。”

卧室的后面紧连着浴室。佳宁站在巨大的盆子里,周小山用海绵吸了温水为她冲洗,他们两个都赤裸着身体。他看着自己手下的水流在她光滑的皮肤上会成小股,淙淙流下,流淌过她的Rx房,小腹和双腿间。

她的肋下还有一点点的疤痕,他贴近那里亲吻。

她拥抱他的头。

“你认识雷吗?”

“……不。”

“那我去之前,你怎么知道在那片林子里不能动?”

“……除了那条蛇,那里连个走兽都没有。再说,她怎么会轻易放过我?”

“……”

“她想我死,可是没那么容易。”

“是你给她机会。”

“我要救我丈夫。”佳宁良久方说,语气坚定。

小山自下面看看她:“买家那边一来了消息,我肯定会放你们回去。我说了算的。你为什么那么着急?你给我的配方是假的吗?”

“真的。”

“那就请多一点耐心。你这样,就差一点就送了命。

你不愿意跟我多待一会儿吗?

我要的多吗?

你想谁都可以,你的心在哪里都可以,可我只要你多跟我待上一会儿。

我要的多吗?”

他走进她的浴盆,就在她的身边双膝跪地,双手环抱住她的身体和双腿,脸贴在她的小腹上。

她自上面看着他,想,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居然也说了这么多的话。

他不要她的心,只要她的身体。只要片刻她的身体。

他会因为她的服从,会因为在她的身体里高xdx潮而满足吗?

可是她呢?他加诸她身上所有的厄运,阴谋,强迫的情欲和因此带来的改变由谁来赔付?

她看看自己,氤氲的水汽中,刚刚的为他所绽放的身体遍布红色的他的吻痕,最痛的一枚在肩头,几乎到了骨头里。还有此刻他的嘴唇旁,她肋下的伤痕,对啊,那也是拜他所赐。

短短几个月而已,她再不是从前的自己。眼下的身体,是一具“婊子”的身体。她唇边含笑,心里悲凉,是啊,她还是做成了。

她放在他肩头的手用了力气,她要推开他,可是周小山抱得却更紧了,牢牢的把她锁在他的臂膀里,他懊恼的说:“怎么又来了?你听得懂我说话没有?你不能乖一点?”

她的眼泪流出来,流到唇边,又苦又涩,嘴里喃喃的说:“你还要我怎样?你看我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他站起来,看着她,水一样的眼光。

他低下头,把她的眼泪一颗一颗的亲吻干净。

这一夜,她在他臂弯里睡着,他有时睡着,有时又睁开眼看她,确定她的存在。她睡得那样好,他抑制住自己要吻她的冲动,手指徘徊在她美丽的脸上,他吻她,他总觉得她睡得时候比醒着的时候要好看。

晨曦微露,寺庙的钟声远远传来。

朝阳的光穿过镌花的窗安静的投在室内,这会是一个热天气。

小山的电话震动。

他轻轻的拍拍佳宁的肩,劝哄着让她去床的另一侧去睡,她翻了个身背对了他。他吻她一下才出了房间。

是查才将军的随员打来的电话。

将军结束了公务将在这天晚上回到查才城。

香兰小姐将随他一起回来。

他心里一动,收线之前请对方代为问候将军。

他从井里打上来凉水冲洗身体,换了衣服,又回到佳宁的房间。

她还闭着眼。可是已经醒了。

他走过去吻她的额头,直教她睁开眼睛,那一双眼,黑白分明,太聪明了一些。小山轻声说:“我是谁?别叫错了名字。”

佳宁微微一笑:“周小山,我是谁?你也别叫错了名字。”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