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掮客小说 > 第2章

第2章



星期日下雨。

秦斌早上起来给领导同事兄弟同学打了一圈电话报平安,佳宁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咬指甲。他收了线,过去把她的手拔下来:你干什么啊?烦什么呢?

她说:咱们别在家里呆着,吃饭去吧?

他说:下雨呢。

走吧。

二人在离家不远的马克西姆吃西餐,裘佳宁心不在焉,味如嚼蜡,不时向外看看,这雨好像越下越粘,坏心眼儿的不肯停下来。她劝慰自己说,这可不是她诚心爽约,老天爷不给面子。

秦斌碰到了熟人,带她上去打招呼,对方也是年轻的一对儿,听说他们要结婚了,凑到一桌来探讨不如年底一起出去旅行的事儿。秦斌的提议是,就去西藏,坐新开的火车去,有趣有意义。佳宁在看手机。

你是不是有事儿啊?秦斌说。

她脑袋里面转的飞快,抬头张嘴就是句谎话:我一直觉得实验室里有东西没放好。

那你快去看看吧。

你等会儿自己回家?

没问题。快去吧。

她伞也没打就跑出去。雨天里开车,从城东上二环绕到城西,在学校的大门口按了下喇叭就穿过去,擦着学生的衣角一路狂飙,被减速坡颠的腰生疼,直走到上次来过的周小山的宿舍下面,嘎的一下狠刹住车子。

她在镜子里看看自己,面红耳赤头发乱,这一路像是撒腿跑过来的一样。

有点鄙视。

要么昨天就不应该说话不算,要么今天就应该彻底不来,眼下都是下午了,要带他去哪里参观呢?本校校园还是旁边的颐和园?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觉得自己有点乱。

吸了一支烟之后,她给他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佳宁向上看一看,他的窗子开着,杨树的一根大枝桠探到房间的里面去。

佳宁又等了一会儿,下了车上楼去找他。

楼里面人不多,星期日,学生们打工的,学习的,约会的,也都各有安排。走廊里成片悬挂着男生的衣服,鞋子,汗味,体息,肥皂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乱七八糟的。

周小山的房间开着门,她过去之前先咳嗽了一声,然后一进去,佳宁便愣住了。

小山不在,一个女孩坐在房间里。

女孩年龄不大,巴掌脸孔,大眼睛,嘴巴又小又厚实,肌肤是麦色的,她穿着白色细吊带和牛仔裤,胳膊肌肉结实,线条美好,肩膀上的三角形黑色的纹身很抢眼。

这是个漂亮姑娘,脸型凸凹有致,像外国人,马来人。眼光里也像是有南亚的艳阳,看着佳宁,放肆得有点跋扈。

周小山呢?这不是他的房间吗?佳宁朗声问,直截了当,正气凛然。

是他的房间。女孩说,他马上回来。

她坐在椅子上转了半圈,还盯着佳宁看,穿着牛仔裤的长腿交叠着,黑色的尖头皮靴子,脚尖向前。

佳宁想,漂亮是漂亮,可是,一身衣服,从背心穿到靴子,从夏天穿到冬天,要是她妹妹,她得教教她怎么配衣服又好看又舒适才行,免得自己上冷下热的遭罪。

她走过去,伸手抻了另一张椅子坐,问那洛丽:你是谁啊?

你先说。

我是他老师。

话音未落,周小山就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铁盆和毛巾,头发湿漉漉的,刚洗过的样子。

他看看她们,女孩把叠着的双腿放下了,慢慢坐直身子。

他没有打算将二者介绍给对方,对那女孩说:你先走吧。

佳宁给她面子不去看她,从口袋里拿出来手机摆弄,余光看见尖头的黑皮靴子离开,走到小山前面的时候,顿一顿,心怀不甘,无可奈何。

那女孩走了。她还是在摆弄自己的手机。看见周小山穿的脚走过来,走到自己身边。

她坐着,他站着,有年轻男人温热的气息,渐渐在头上接近了,他分明是弯下身来,她不敢抬头。

她嗅到他洗发水的味道。

她在乱摁手机上的按键。

她听见他说:你吸烟了?

她在局促之中抬起头来,正对他嵌在白玉般脸上的眼睛:没有。

他说:说谎。

离得太近了,气息拂面,她不能反应,无法作答,只觉得陷在他墨潭似的一双眼里。

好在窗是开着的,有冷风吹来,夹着点雨星,落到她脸上,缓缓镇静住:说什么呢?我吸烟不吸烟的关你什么事儿啊,到底。

佳宁向后仰着身子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脸向着外面:你看,我是守信用的,今天下雨我还是来了,不过,你说这样,咱们能去哪里呢?颐和园你也是去过的吧?没什么意思,对不对?

身后面的周小山说:那就去吃饭吧,我们去吃兰州牛肉面。

她看看手表:现在是,四点钟。

我饿。

她在离学校不远的小馆子里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吃面条的时候想:这个人怎么总是能把对别人过分的要求说的那样理直气壮呢?

你不吃?周小山说。

我吃过了。她手里翻《故事会》。

学校附近的小饭店因为要与在地点位置上占优势的食堂竞争,食物的味道通常都是极佳的。数年前佳宁还在北华念书的时候,是牛肉面的常客,现在余光看着周小山吃的香喷喷的,那牛肉汤的香味又一再的往她的鼻子里面钻,就有点受不了,明知故问老板:有没有小碗的?

答曰:没有。一律五元。

佳宁还做姿态:这我也吃不了啊,行了,您先给我做一碗吧。

他嘴角一牵,像在笑。

佳宁的那一碗上来,她吃着吃着就吃完了,自己心里核计:这还了得了?中午吃了那样大的一个牛排和提拉米苏的。

拿了钱出来要付,小山说:我都付过了。

那怎么行?我请你。

为什么一定要你请我?小山说。

我是你老师。

他没作声。

她之后知道,这是他最习惯说不的方式。

从小餐馆里出来,雨已经停了,有晚霞,浅浅的橘色,悬在空中。空气被洗干净了,深呼吸,润到人的心肺里。

她按了钥匙要开车门,身后的周小山说:你要走了?

嗯。她说,看看他,谢谢你请我吃面。

谢谢你才对。他说,走了这么远的路,跟我吃一顿牛肉面。

她微微笑:这个你倒不必介意,我答应王院士的,这笔人情帐记在他的身上。

她开车回家就不似来的路上那样心急火燎,慢悠悠的随着车流前进,堵车,音乐台里播送明天的天气预报,说星期一会降温,这个周日这样结束了。这巨大的城市,她一个下午跑了个来回,只是跟周小山吃了一顿牛肉面。

回了家,秦斌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照片,对她说:你给马千里师兄回一个电话,他说有急事找你。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老马的爱人在美国做客座研究员,剩了他一个在北京带着女儿,女儿突然病了,现在正在附属医院打点滴,原本该在第二天出发去南京开会的老马一筹莫展,只好请佳宁带替他去。

佳宁收拾箱子的时候嘱咐秦斌说:你明天去学校帮我填换课申请啊,教育部最近要评估了,形式上的事儿抓的可严了。

没问题。这个我轻车熟路了。秦斌说,我要是不出去采访,主要不就是在家里给裘老师你当好后勤吗?

我个人认为你对自己的本职工作有非常深刻的理解。

秦斌说:佳宁你快来。

别想干坏事儿,我这儿忙着呢。

不是,你来看看我的照片。保证开眼。

她听他说就好奇了,过去一看,惊讶道:这是赌场还是皇宫?

边境线上的lsquo;彼得堡rsquo;,整个东南亚最红的销金窟,怎么样?b炸性的吧?

秦斌用针管相机拍摄的照片不多,却可见那赌场彼得堡金碧辉煌,银线象牙轮盘,蓝色天鹅绒扑克台,老h机,色子机,赌马机一应俱全,其间还有东西方的喷火女郎穿梭,美艳夺魂,客人们衣香鬓影,意兴正酣。

佳宁觉得那照片中某人的脸孔如此熟悉,指着说:唉,这不是

就是他。

我的天啊,他怎么有钱去赌b?

佳宁你真是天真的可以。他没有,纳税人有啊。

你这几张照片可真是佳宁坐在秦斌边上,你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吧?

他摁键将画面关上了,好半天没说话。转头看看佳宁,面无表情:我不知道。

佳宁第二日早上飞南京,秦斌遵照指示去大学给她填换课申请,冶金学院教学办管排课的吴老师跟他挺熟的,马上就问起来他跟佳宁结婚的事儿,嘱咐说,办喜宴的时候一定都请到。

秦斌也是爱说话的人,正聊得热闹呢,一个男生敲门进来问,裘老师的实验课还上不上了?学生都等了半节课了。

吴老师说:你看我这脑袋,光顾着跟你说话了,都忘了通知学生了。转头对那男生说:不上了,这个星期的课都停,裘老师去南京开会去了。周小山,你通知同学一下。

秦斌看了那男生一眼,没忍住,就又再看了一眼,心里说:也有男的长成这样啊?小白脸在北华念硕士,这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他跟吴老师告别,到楼下取车子,佳宁的福特是火红色,跟她这个人一样的乍眼。

佳宁的那个叫什么小山的学生在门口跟别人说话呢,秦斌又看看他,小山也看看他。

他去了报社见主编,将那几张照片和稿子给他看。老头儿沉吟良久说:不是别的问题,这个报道分量可是够重的啊。

您派我去不就是挖大料的吗?

得做处理。

嗯。

先放一放,你先休息几天,刚回来不用着急上班啊。我跟副总商量一下的。等那一天专门开个会,我们研究研究。

佳宁不在,他每日看电视,吸烟,逛狗店,这一天正在玩一只哈士奇的耳朵,突然接到老同学杨名声的电话,约他晚上喝酒。

杨名声如今真是扬名声了,进出口的生意做的很顺,驾保时捷来酒廊,腕表亮过交通灯。

你十年不找我了,我还当再也见不着陛下了呢。

杨名声道:我有好买卖,只有你能做。

你开什么玩笑?秦斌说,我要是能做买卖,还用得着现在开老婆的福特吗?

他拍他肩膀:保时捷会有的。

说来听听。

有人想从你这里买点东西。



你是不是最近去了趟南方啊?你把我朋友一不小心照到你的相片里去了。

什么意思?

他想买回来。别的无所谓,就是他自己的照片。杨名声的眼睛从水晶镜片后看着他,秦斌,你开价。多少都不算离谱。

他把事情从头到尾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基本上整理出来脉络,主编说要开会研究,这个会他是跟谁开的?

世界多么小,照片里的公仆,自己的领导还有眼前的这位旧同窗,原来都是一个道上的人。

他狠狠的吸了几口烟: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懂。你不是来叙旧的啊?去什么南方啊?我刚从朝鲜回来。

这老同学面不改色:叙旧好啊,秦斌,记不记得咱们大四的时候,全寝室的哥们都逃课,就你不逃,给所有人带假条,结果怎么着?临毕业,辅导员把你的班长给撤了,你成绩那么好,优秀学生都没拿着。你说你值得吗?

秦斌笑了说:有这么回事。不过,你现在跟我说也没有了,人老了,做事就这么定型了,自己也改不了。

杨名声把烟掐了,走之前把名片给秦斌:得了,你别嘴硬了,有什么想法跟我联系吧。

秦斌连再见都没跟杨名声说,打了个电话给远在南京的佳宁,她在那边都睡了,混混沌沌的说:你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啊?

我问你件事。



你说,我一个名记者,你一个科学家,咱俩缺钱不?

不啊。

咱俩为什么努力工作,我跑新闻,你科研的?

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母亲的微笑。裘佳宁在那边都笑起来了,刚认识的时候不就讨论过的吗?

行了,我就问一问。你好好睡吧,啊,美女科学家。

他收了线,结帐回家。

开车的时候,秦斌想起来佳宁的话,心里很是踏实,觉得自己的选择和眼光都不错,对女人,对工作。

车子在一个路口遇红灯,停下来。

车窗突然被砸碎。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