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掮客小说 > 第8章

第8章




餐桌上,秦斌的母亲卷了一个烤鸭卷给佳宁:“秦斌这个人是个马大哈,我最清楚,结了婚,你要归置他。”

佳宁说:“挺好的啊。”看看秦斌,他正吃的香,瞧瞧她们,也是一脸无辜。

“都不知道体贴。昨天跟他爸爸喝酒喝的多了,就睡在宾馆了。我让他给你打个电话告诉一声,他都不肯。”

“我不是怕打扰她睡觉吗?”秦斌说,“佳宁最讨厌睡觉的时候接电话。”

她闷头喝汤。

他挤挤她的肩膀问:“昨天睡得好不?”

“嗯。”

她想早一点回家的。

穿了胸罩和底裤要去门边上拿衣服的时候被小山拉住。

“你又要走了?”

她说:“嗯。”

她站起来,他跟着也从床上坐起来,双臂一合,抱住她,凉凉的脸颊贴在她的小腹上,带着孩子般执拗的语气:“不行。”

她拨拨他的头发,冬天里,小山有种绿植物的气味:“别这样,啊。”

他又说:“不行。”鼻子尖儿划在她细细滑滑的皮肤上。

佳宁说:“你不让我走,难道我们永远这样吗?”

他仰起头来看她:“你跟我去南方吧。”

她笑起来,慢慢的用力的挣脱开他的手:“别说傻话了。”

她走到门边去穿衣服,一层一层的,冬天的衣服真多,真麻烦。佳宁围了披肩准备要走了,回头看见周小山裸身坐在床上,平时看小山,总觉得那身布衣服下的他瘦弱了一些,可是此时的月光下,可见她刚刚抚摸过的他坚韧的骨骼和肩膀,浑身的肌肉瘦削却结实有力,拉成流线形状,覆着淬玉般白的皮肤。

他俊美的脸,他游走在她身上的唇,他品尝并咽下她的体液,他的手,他的器官……周小山用每一寸的肢体来做爱。

原来男人的美貌也有如此迷人的力量,佳宁还未离别便开始想念。

她想到自己要走了,要离开了,她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了,放纵了又怎么样呢?

她扔下披肩,回去吻他。

周小山在同一时间从床上起来,迎向她。

速度太快了,两个人几乎撞在一起,他双手抬起她的脸,眼神里有渴求和埋怨,说不出来,要把她淹没。吻是血腥味的。

佳宁一件件穿上的衣服被他撕扯着脱下,身体又交叠在一起的时候,快感震颤心脏,随着他的进入,一波一波的致命。

她的手和腿缠绕在他的身上,想要尽量的拉近,抵死的缠绵。

她听见他在她耳侧喃喃:“佳宁,佳宁……”

钟声响了一阵一阵,他们躺在床上,佳宁闭着眼睛,觉得有点疲惫。小山的下颚放在她肩上,声音低沉似在耳语:“我梦见过你。”

她笑,仍然闭着眼:“梦见什么?”

“我缺课,你又捉我回去。又跟人吵架。”

她听他这样说起来,想到他从前因为钱的问题缺课,又不放心起来,睁开眼睛看着他:“说起来,你以后再不能缺课了啊,实验室的补助金会一直给你到毕业的。”

他拨她的头发,啄一下她的嘴巴,根本没去听她在讲什么:“你有没有时候想起我?”

她的手覆在自己的额头上,想一想:“没有。”

他看她,睫毛弯弯,眼仁儿黑亮。

她说:“你知道的,我们不一样的。我的工作太多,我累。”

他没再说话,倾身躺在她的胸上,手向下抚摸,渐渐到了她的花心,细细的捻,轻轻的弄。

她那里热起来,隐隐又湿润了。

佳宁只觉得气短,心脏又剧烈的跳动起来,伸手却果断的按住了他的手:“小山,不能这样了,我真的得走了。”

他停住,想一想,慢慢坐起来,穿自己的衣服:“我送你。”

佳宁说:“不要,你留在这里,我自己回去。”

他没有再坚持。

她这次终于穿戴停当了,走到门边,看见他的布衣服,干净却单薄。她怕再失去离开的勇气和决心,说话的时候一直也没有回头看他:“天冷了,你得多加件衣服。你不会照顾自己的吗?”

“我不冷。”

“听话。”

她开车轧雪路回家,一路上都在想怎么解释这样晚归的理由。平时张嘴说谎话是裘佳宁的强项,现在却觉得舌头发硬,心里难受,又开始流眼泪,不知道是为了周小山,还是秦斌,还是她自己。

可是秦斌并不在家,她逃过这一关。

次日一起吃饭,从他母亲嘴里知道他不肯打电话回来,佳宁想,他究竟真是怕她被打扰,还是故意搭了台阶给她?

吃完了饭,他们陪着从陕西过来的秦斌的父母逛完故宫,又去逛商场,秦斌的妈妈也是大学老师,在陕西师范教英文,选衣服的品味一流,又热衷于此,爷俩最怕这个,躲到茶店里去了,只剩下佳宁陪她。

她等未来婆婆换衣服的当儿,突然看见对面男士名品店里有漂亮的短大衣摆在橱窗里:海蓝色的,背帽子,牛角皮扣,年轻又经典的款式。

她走过去,店员很热情,介绍说这是来自苏格兰的品牌,精品羊毛的面料。

“小姐是为朋友选吗?身高多少呢?”

佳宁说:“1.8米左右,瘦一点。”

立时有身材相仿的男店员穿上样品给她看,佳宁心里想:小山穿上不知多漂亮呢。

旋即划了卡付钱,留了他在学校的地址给店家。

那边秦斌的妈妈换了衣服出来,招手让她过去给点意见,她着急的嘱咐这一边:“请尽快送去,下雪之后天冷。”

周日的晚上,佳宁洗了澡对着镜子梳头发,秦斌从书房里出来,手里是几枚厚的封好了的信封,佳宁看那上面收信的地址,分别是中纪委,高检还有中直工委。

佳宁问:“什么时候寄出去?”

“婚礼之前。”

“你终于做了你想做的事情了。”

“嗯。”他说,“不然寝食难安。”

“会有用吗?”

“做了总比不做好。”

她点点头,继续一下一下的梳理头发。

秦斌在镜子里看着她:“然后我们去新加波,你老实告诉我,让你放弃了这么多,你后悔吗?”

“不。”她回答的很快很干脆,“明天,A材料通过测试,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换个地方搞科研,有好处。”

“以后,也许我们还回来……”

“秦斌。”她打断他。

“嗯?”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