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56幽灵凶手 24 迷雾重重

56幽灵凶手 24 迷雾重重

&&&&李颖的被抓,惊动了包拯和白允文。

&&&&人押回去的时候,李颖是洛天和马汉亲自押送的,而且在包拯的授意下,直接关进了特殊监狱,单独牢房,所在地点保密,四周围三四层全面封锁,包拯恨不能派一支武装部队来守住这牢房。

&&&&白玉堂和展昭在牢房门口站着。

&&&&李颖自从被抓了之后就再没说过一句话了,双手戴着两幅手铐,静静坐在了牢房里,唯一的举动就是盯着展昭和白玉堂看着。

&&&&监狱外面,白允文走了进来。

&&&&他在玻璃窗外,看到了李颖。

&&&&李颖脸上的妆容已经被洗干净了,如今的她正是照片上那个极有魅力的美人,只是发型不一样了,人也冷酷了不少,眼神淡漠而疏离,看到白允文的时候,嘴角带上了些笑意。

&&&&白允文盯着她看了良久,回头对包拯道,“让她说话。”

&&&&“不能用私刑。”包拯耸耸肩,“话说回来,她也应该没有痛觉吧。”

&&&&“有个人可以。”白允文道,“让人说话未必要用私刑。”

&&&&“爸……”

&&&&白玉堂有些不敢相信,白允文竟然会这样说话,逼供他向来反对,警局也禁止。

&&&&白允文看他,道,“你也杀过人的,知道为了救人些人该死吧?”

&&&&白玉堂张了张嘴说不上话来,展昭有些心疼,怎么这样啊,就将白玉堂拉到一旁,不满地看白允文,小声嘟囔,“是亲生儿子又不是阶级敌人,干嘛那么狠。”

&&&&这回轮到白允文张着嘴说不上话来了,他也觉得自己可能太着急了。

&&&&“呵呵。”

&&&&这时候,房里的李颖突然笑了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展昭他们说笑。

&&&&“她本名叫什么?”展昭问。

&&&&“他中文名字叫谢天朗。”白允文回答。

&&&&“这名字好男性化。”赵祯在一旁犯懒,有些瞌睡,白驰知道他巡演结束后一直身体不好,有些心疼。

&&&&“他本来就是男的。”

&&&&包拯一语惊人,让众人大跌眼镜。

&&&&“什么?!”展昭觉得难以置信,“当真?!”

&&&&“我被shock到了!”赵虎一直摇头,拉住马汉问,“唉,他比佳怡还性感啊,马欣跟他比起来简直是男人……”

&&&&“我踹死你!”马欣火大,没胸没屁股的法么?!用力揣得赵虎直求饶。

&&&&“男人……变性的么?”展昭问,技艺也太精湛了吧,这个女人实在是看不出哪里像男人。

&&&&“谢天朗?”白驰在一旁歪着头,“天朗?好像……”

&&&&“你是不是看过之前的报纸了?”白允文问白驰。

&&&&“嗯。”白驰点头,“他们是同一个人么?”

&&&&“没错。”包拯道,“要不是当年留下了他的毛发样本,和后来她留下的线索比对,还真查不出来。”

&&&&“驰驰,谢天朗有什么新闻?”展昭问白驰。

&&&&“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白驰道,“他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侦探,不过建国后S市有几幢案子的报道里,提起过他的名字。”

&&&&“什么?”众人都忍不住皱眉。

&&&&“他的名字在很多人里头,我之前也没怎么注意。”白驰道,“可是,有一期报纸的中缝里,登着他一份寻人启事,所以我记住了。”

&&&&“呵。”赵虎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中缝……”

&&&&“他跟你们的案子应该没什么关系。”这时候,包拯对展昭和白玉堂道,“你们回去继续处理你们手头的案子。”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有些着急了,“包局你过河拆桥啊?!”

&&&&SCI众人也不服气,这人分明是他们抓到的,而且她埋伏在赵祯身边,什么叫跟他们没关系。

&&&&“还不去?!”白允文看白玉堂和展昭那神情很是严厉,展昭也吃了一惊,白允文平日的确是对白玉堂和白锦堂不苟言笑很凶狠严肃,但是对自己一直是非常客气的,今日的神情,有些不对劲。

&&&&“可是……”展昭还是不服气,好不容易查到了线索,凭什么叫他们就这样不查了!

&&&&“猫儿。”

&&&&这时候,白玉堂拉住了展昭,示意他看门口。

&&&&展昭回过头,就见门口,靠着门框,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熟悉的长发,挑起的嘴角,以及浅浅的法令纹……

&&&&展昭皱起了眉头,赵爵?!

&&&&赵爵缓缓地走了进来,见展昭看自己呢,就微微笑了笑,“大人的案子,小孩子不要插手。”

&&&&展昭的脸色一寒,赵爵赶紧躲到了白玉堂身后,道,“你家的猫越来越野了。”

&&&&展昭看了看赵爵,转脸看包拯。

&&&&包拯咳嗽了一声,有些无言以对,他也知道展昭不高兴,只不过……

&&&&展昭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猫儿。”白玉堂追了出去,留下SCI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新加入的秦鸥,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包拯对众人道,“这次辛苦你们了,都忙各自的去吧。”

&&&&众人无奈,只好撤了,不过都有些不甘心。

&&&&……

&&&&回到了SCI的办公室里头,众人都以为展昭会发脾气,但是出乎意料,展昭还挺平静,倒了杯奶茶喝着,加上白玉堂又安慰了几句,展昭便好了。

&&&&“队长。”赵虎探头探脑凑到办公室门口,对他招招手,“你们怎么发现李颖有问题的?

&&&&“对啊。”洛天也没闹明白。

&&&&马欣来凑热闹,“唉……你们别说,佳怡姐的第六感好灵哦。”

&&&&马汉在她身边呢,问,“什么第六感?”

&&&&“她很早就说李颖可能是人妖!”马欣道。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她。

&&&&白玉堂也有些好笑,问,“她怎么看出来的?”

&&&&“不知道呀,她很早之前就说了,不过我跟乐乐瑜瑜都不信。”马欣摸摸下巴,“果然看女人也有技巧的么,以后娶老婆要小心呀,最好验明正身,不然好不容易娶了一个回去,一脱衣服,哇!悲剧了……”

&&&&“欣欣……”众人都一脸无奈的看她。

&&&&马欣笑笑不往下说了。

&&&&“这次其实也算是袁临提醒了我们。”白玉堂走到沙发边坐下,看了看门口的赵祯。

&&&&赵祯点头,也到沙发对过坐下,展昭拿着奶茶过来,“……算误打误撞,不过有个人可能比我更早发现。”

&&&&“你是说赵爵么?”白驰问。

&&&&展昭看了看白驰,突然将他拽过来按在沙发上捏脸,“驰驰,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聪明!”

&&&&“哎呀……”白驰让展昭狠狠捏了一通消了气,才被赵祯救走了。

&&&&展昭觉得没刚刚那么憋屈了,就转换了一下心情,道,“其实吧,之前,我和小白就怀疑李颖了。”

&&&&“为什么?”白驰不解地看展昭,“她很正常啊。”

&&&&“因为她将赵祯收到的恐吓信给了我们!”白玉堂道。

&&&&众人都不解,展昭看了看赵祯,“你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对她有所怀疑的吧?”

&&&&赵祯点了点头。

&&&&马欣盘腿坐在沙发上,问,“这是她作为经纪人职能范围之内的事情啊,有什么不妥?”

&&&&“就因为她是个顶级的经纪人,所以不妥。”展昭给众人解释,“她也知道大哥和大丁小丁的背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先跟他们商量,就直接将信息告诉我们呢?要告诉,也是大丁小丁暗中交代我们处理,对不对?!”

&&&&众人对视了一眼——这么说起来,的确。

&&&&“就算发现我们与赵祯关系密切,但这并不能证明她这样做就不有违常理。”白玉堂道,“从那天开始,我和猫儿就聊起过,李颖有些可疑。”

&&&&“然后呢?”白驰问。

&&&&“她有意地让我们关注袁临,引起了我们的第二次怀疑。”白玉堂接着说,“还记不记得那次她跟我们讲了关于袁临背景和过去的事情。”

&&&&“还有她提起之前和袁临身处一家经纪公司。”展昭微微一笑,“这其中都有一份微妙在。”

&&&&众人都点点头,洛天道,“的确有些不妥,但决定性的证据呢?”

&&&&“因为怀疑,所以我们玩了一个很简单的假设题。”展昭道,“首先,假设李颖身份特殊,那么他为何要待在赵祯的身边?目的何在?”

&&&&“对哦。”白驰也一直疑心这一点,“祯身上其实没有什么可打探的东西,莫非是通过祯来靠近我们?打听我们正在查的案子?”

&&&&白玉堂摇了摇头,“赵祯跟我们关系虽然好,但是他不直接参与我们的案件调查,另外,我们最近手头上查的案子虽然诡异,但并不牵扯太多隐秘。李颖为此在赵祯身边待了很久,她付出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肯定有更大的企图。”

&&&&“更大企图?”

&&&&“恕我直言。”展昭单手托着下巴,有些促狭地看赵祯,“你到目前为止遇到过的所有实质性威胁,出了几个单相思变态之外,大多跟一个人有关系。“

&&&&赵祯无奈地点点头,“嗯,的确。“

&&&&“他是为了赵爵来的?”赵虎坐到沙发的扶手上,“想要通过赵祯找到赵爵?”

&&&&“未必是找到他本人,而是……想要一些东西。”白玉堂一笑,“没看到赵祯说想起了什么要回老宅的时候,她眼里那阵兴奋的光么?”

&&&&“这是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一个地方,也是我们看出问题的关键点。”展昭道,“可以说,今天她的行为和她长期以来扮演的性格产生了误差。”

&&&&众人看白玉堂,白玉堂边喝咖啡边道,“猫的意思是她自相矛盾了。”

&&&&“哦……”众人都点头。

&&&&展昭瞥了白玉堂一眼,白玉堂笑着拍拍他肩膀,示意他继续说。

&&&&展昭回过头继续,“人的反应大多数都是潜意识不自觉地做出来的,如果要做一个与自己不相符合的人,就会变得有所顾忌,越自然就越不自然,特别是在掩饰自己某种强烈意图的时候。”

&&&&众人都琢磨,体会着展昭话里的意思。

&&&&“就好比说,李颖每次都在我们要她离开的时候离开,显得很聪明,然而在要她出现的时候又出现,似乎时刻准备着。”展昭笑道,“之前我们对她的一切都只是推测,抓不住她的马脚因为她聪明!然而……后来她着急了,越来越着急,最后露馅了。”

&&&&“为什么着急了?”赵虎不解。

&&&&“大概是因为,赵爵来了。”白玉堂笑着,看了看秦鸥。

&&&&秦鸥一愣,反应了过来,“哦……难怪赵爵把小易送到了我这儿,而不是带去保护起来,他是给了李颖一个信号,他来了。”

&&&&“嗯。”展昭点了点头,颇为赞赏地看秦鸥,“不愧是包局看重的人,聪明啊!”

&&&&“是我一直以来的疑惑而已。”秦鸥摇摇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将小易送过来,总觉得他教小易的那个理由很牵强。”

&&&&“没错,赵爵的到来,让李颖……不是确切地说是谢天朗着急了。”展昭道,“她急于想要脱身,而同时,你们不觉得赵爵的到来很巧么?”

&&&&众人都一愣,赵虎道,“别说,我一听赵爵来了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没大事他基本不会来,来了准得出事!”

&&&&“嗯!”展昭拿手指头点点赵虎,“虎子,你绝对是个聪明人!”

&&&&赵虎呵呵笑了笑,摸摸头,知道展昭是真心夸自己呢。

&&&&“赵爵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之前跟他通话的时候,也说了,他似乎很忙。”展昭笑,“然而却突然来了,就表示这里有特别的东西吸引他!”

&&&&“我们考虑了一圈,想到了很多点。”白玉堂道,“也许是幽灵凶手、秦鸥、赵祯的恐吓信甚想到了陈瑜父母的劫案……但是都觉得不像。”

&&&&“于是,你们怀疑李颖?”白驰问。

&&&&“我们怀疑,是我们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过的某个细节。”展昭一笑,“于是我们把赵爵上次离开之后,到现在为止出现的所有可疑点都罗列了出来,李颖是其中之一。”

&&&&众人都点头,心中琢磨——原来小两口每天晚上就琢磨这个呢,真敬业啊!

&&&&“与袁临的见面,李颖充分地露馅了。”展昭笑道,“首先就是袁临拿枪吓唬我们那次!”

&&&&“枪?”众人都一愣。

&&&&“没错,袁临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这是肯定的。”白玉堂道,“他拿出枪来吓唬谁呢?”

&&&&“他吓唬李颖?”众人吃惊,“袁临发现李颖的身份了?”

&&&&“我觉得他只是性格恶劣和想要试探我们的能力。”赵祯在一旁道。

&&&&“呵呵。”展昭微微一笑,“于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什么效果?”

&&&&“他俩原本应该是认识的。”白玉堂道,“都说了是一个公司的,但问题是,李颖是假扮的、袁临也是假扮的。”

&&&&“所以觉得尴尬,说话的语气和方式很生疏。”赵祯点头,“而且袁临拿出枪来的时候李颖吓得花容失色这一点也很怪。”

&&&&“随后,我们让她离去,她离去了。”展昭笑,“我们让他回来,她又回来了,赵祯隐瞒了袁临恐吓信的事情、有意透露给她袁临是警察……她的反应都太靠谱了。”

&&&&“嗯。”赵祯点头,“这恰恰说明她很着急。”

&&&&“赵爵的老宅里,必然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她想要但是又找不到的。”白玉堂道,“当然,最直接的证据还是她藏了武器之后的姿势变化。”

&&&&“于是,我们彼此确认了一下,是否懂得彼此的意思。”展昭道,“赵祯暗示我发短信给白驰,所以我就发了条短信。”

&&&&赵虎凑过去问白驰,“就你昨天看了之后,让我们去埋伏的短信?”

&&&&白驰笑眯眯拿出手机来,“哥发来说‘赵家老宅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你懂么?”

&&&&“于是呢?”赵虎眨眨眼,“这说明什么?”

&&&&白驰笑着回答,“祯的老宅有那个密室,很难找的,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我估计就是要我们去那里。”

&&&&“呵……”众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好个心有灵犀啊。

&&&&“还有啊,欣欣。”展昭突然问马欣,“要是大晚上的,我们三个带你去一个地下室,下面很黑,上面天黑,你怕,不想下去,会怎么样?”

&&&&“我死也会拉一个人在上面陪我的!”马欣认真道。

&&&&展昭点头,“嗯,但是李颖急着跟我们一起下去,于是,大晚上的赵祯一句话,她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因为之前我们彼此通气的时候,她也已经怀疑,我们是否拆穿了她的身份。”

&&&&“可是李颖的这次行动真的很冒险啊!”白玉堂似乎有些不解,“她为什么那么急呢?”

&&&&“呵。”马汉冷笑了一声,“如果他是谢天朗,那建国前就生了,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能不急么。”

&&&&“也是哦。”白驰忍不住皱眉,“好可怕!”

&&&&“大概……她有什么急事要处理吧。”展昭道,“我在怀疑,会不会跟我们遇上的三个案子之中的一个有关系。”

&&&&“三个案子?”马欣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嗯……幽灵杀手一个案子、莫名其妙的炸弹牵扯出陈瑜父母的一个案子、还有就是,赵祯被威胁,又是一个案子,这三个?”

&&&&“嗯……”展昭点了点头,突然盯着秦鸥看了起来。

&&&&“怎么了?”秦鸥有些不解。

&&&&“那天你给陈宓拆炸弹的时候,他除了向你示爱之外,还说了什么啊?”展昭突然问。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秦鸥,秦鸥有些无奈,展昭赶紧对众人说,“别告诉扬帆啊,都当做不知道!”

&&&&“哦!”众人都点头。

&&&&白玉堂问展昭,“猫儿,陈宓跟秦鸥说的话,有什么特别之处?”

&&&&“你想啊,干嘛要绑架陈宓?”展昭道,“陈宓是什么人?”

&&&&众人对视了一眼。

&&&&“哦……”白玉堂了然地一点头,“原来如此。”

&&&&“头儿?”众人都眼巴巴地看白玉堂。

&&&&“陈宓是拆单组组长!”白玉堂道,“他都拆不掉身上的炸弹,但是秦鸥拆掉了。”

&&&&“那正常啊。”马汉道,“警局里谁都知道陈宓技术上绝对不如秦鸥,秦鸥之前在警局可是传奇,这世上,没有他拆不掉的炸弹!”

&&&&秦鸥一愣……突然想起那天,陈宓的确也跟他说了这句话——这世上,没有你拆不掉的炸弹。

&&&&展昭和白玉堂看到了秦鸥的脸色,对视一眼,果然!秦鸥的价值在于——他的能力。

&&&&……

&&&&X监狱的特殊犯人室里,光线昏暗。

&&&&赵爵优雅地站起来,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拂过谢天朗比纸还要白的脸,抹去他脸颊上的冷汗,笑看着那人极度收缩的瞳孔,“痛苦么?”

&&&&清脆的响指声响起。

&&&&谢天朗猛地地回过神来,只觉得仿佛经过了一场浩劫,精疲力竭。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赵爵,“我说了什么?”

&&&&赵爵一笑,“我让你说,你觉得能隐瞒么?”

&&&&“赵爵……”谢天朗的脸色凄惨,似乎是到了末日一般。

&&&&赵爵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擦了擦手,挑起嘴角笑了起来,“六十年了吧?”

&&&&谢天朗呆呆地看着赵爵。

&&&&“真想不到,你也有成为弃子的一天。”赵爵脸上的笑容变得冰冷,“老不死的,原来你也会死,真叫人痛快。”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