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57幽灵凶手 25 伤痛

57幽灵凶手 25 伤痛

&&&&公孙靠在沙发上,锅里有煮着的汤,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他靠着里斯本软软的绒毛,小狮子趴在身边,下巴靠在他跨上,看着他手里的东西。

&&&&公孙看的是从扬帆家里找来的,他祖父和父亲留下来的日记,想从里头找出些蛛丝马迹来,最好是能帮白锦堂恢复记忆的。

&&&&白锦堂在他对面坐着,看着手里的公司资料。

&&&&一旁,扬帆正在给阳阳和秦易往嘴里送点心,两个小家伙在玩游戏。

&&&&陈瑜和陈老伯就在白锦堂他们身背后的沙发上看电视,就觉得……气场好强大哦。

&&&&大丁小丁不知道在忙什么,桌上放着笔记本,两人聚在一起写写画画。

&&&&白锦堂看资料的当间,看了公孙好几眼。

&&&&公孙始终认真看书,一直没抬头。

&&&&白锦堂微微皱眉。

&&&&公孙看着看着,就感觉小狮子抬起了头来,自己的前方,也挡了一个阴影。

&&&&仰脸一看,就见白锦堂站在他面前,低头看他。

&&&&公孙没动,跟白锦堂对视。

&&&&白锦堂低下头,双手撑在公孙耳侧的沙发背上,与他对视。

&&&&公孙眨了眨眼,继续跟他对视,没动声色。

&&&&白锦堂微微眯起眼睛,公孙手上拿着日记本,缓缓地伸上来,挡住了白锦堂,继续看,无视之。

&&&&白锦堂就听到自己脑袋里某根弦“蹦”一声断了,伸手,一把抢下日记,放到一旁。

&&&&公孙微微皱眉,看他。

&&&&白锦堂接着跟他对视。

&&&&小狮子仰着脸,好奇地盯着对视的两人。

&&&&白锦堂和公孙对视了好一会儿,才一屁股坐到了公孙身边,刚坐下,就听到“喵呜”一声。

&&&&白锦堂一惊,站起来回头一看,就见里斯本的爪子下面似乎有什么,伸手将它的爪子连同鬃毛一起撩开,就见鲁班和莉莉娅搂在一起,鲁班仰天躺着露着白白的肚皮毛,莉莉娅趴在它胸口,两猫正在相互舔毛,显然白锦堂刚刚压到它们了,于是它们就哀怨地盯着白锦堂,表示不满。

&&&&对视了一会儿,就听公孙轻笑一声。

&&&&白锦堂眼眉抽了抽,将里斯本的爪子放下,盖住两只猫。

&&&&公孙拿过日记想继续看,白锦堂皱眉,伸手将日记抢了下来扔到一旁,伸手将公孙抱起来,上楼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两人这种相处模式算什么意思。

&&&&大丁小丁还在忙碌着,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

&&&&扬帆给秦易和阳阳递上果汁,坐在那里发呆,秦鸥不知道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会不会遇到危险。

&&&&……

&&&&“嘭”一声,房间门关上,白锦堂将公孙扔到了床上,伸手扯开领带扔了外套就扑上去。

&&&&但是公孙双手托着后脑勺,睁着一双眼睛看他,没动。

&&&&白锦堂单手轻轻点了点他锁骨当中的凹陷处,看公孙,“你不怕么?”

&&&&公孙眨眨眼,问,“怕什么?”

&&&&“我对你做什么!”白锦堂回答。

&&&&公孙无所谓地一耸肩,“你原来每天都做,怎么可能怕。”

&&&&白锦堂眉头一动,难怪总觉得少了什么,原来少做了好几天!

&&&&想罢,伸手托起公孙的下巴,“那做吧!”

&&&&公孙一挑眉,“你谁啊?”

&&&&白锦堂磨牙,“你说呢……”

&&&&“你想起我是谁了么?”公孙冷笑。

&&&&白锦堂眯起眼睛,“做了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公孙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照你这逻辑,世上就没有强女干犯了!

&&&&白锦堂嘴角抽了抽,“你平时也这么说话?”

&&&&公孙摸了摸下巴,“我对陌生人比较客气。”

&&&&“那看来我不算陌生人。”白锦堂眯起眼睛。

&&&&公孙一笑,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他鼻子,“你是谁?我不认得你。”

&&&&白锦堂抽了一口气,一根手指就要他命了,往上蹭了蹭,压住,道,“我想不起来你就不让我做?!我要是一辈子想不起来呢?一辈子不让做!”

&&&&“你想得美。”公孙道,“给你一年,你想不起来我就找别人了,老子大把大把人追。”

&&&&“你敢!”白锦堂眼眉一竖,“谁敢碰你一根指头我就剁了他喂狗!”

&&&&公孙伸手捏住白锦堂的下巴,“是么?随便你。”

&&&&白锦堂轻轻摸着公孙的腰,问,“你说,我要是硬来,会怎么样?”

&&&&公孙冷笑,“你试试看啊。”

&&&&白锦堂脸上露出些不善的笑容来,公孙一挑眉,白锦堂这样子就像只凶残的小豹子,真可爱。

&&&&“那我们试试?”白锦堂有些迫不及待。

&&&&公孙任凭他在脖颈一带亲来亲去,伸手捏住他鼻子。

&&&&白锦堂不满地抬头看他。

&&&&公孙挑挑眉,“有胆子你就来呀,你做了,我就跟你离婚。”

&&&&白锦堂就觉得脑袋嗡一声,脸色寒了下来,公孙也觉得自己玩过头了,看别处,小声嘟囔,“是你不好,连我都忘记,没良心。”

&&&&白锦堂听他跟在撒娇似的,杀气立刻消散,气氛瞬间缓和,叹了口气道,“谁知道撞到头会那么严重。”

&&&&公孙揉他脑袋,“所以赶紧想起来。”

&&&&“我其实已经有一部分记忆恢复了。”白锦堂翻身,靠在公孙身边,伸手从床头柜上拿来了打火机和香烟盒,打开烟盒往外一倒,出来的一根香烟两个杜蕾斯……

&&&&白锦堂一挑眉,公孙赶紧收了,“要死了你!”

&&&&白锦堂失笑,“我现在相信以前肯定每天做了。”

&&&&公孙不理他,伸手抢了他嘴里的香烟叼着,催促,“你刚刚说你记忆恢复了一些?”

&&&&“嗯。”白锦堂又找了一包香烟拆开,因为公孙严格控制他抽烟色数量,所以每天只有一两根,他抽出一根来叼在嘴里,说“只是很混乱。”

&&&&“什么意思?”公孙尖尖的下巴架在他胸口,白锦堂凑过去,用他的烟点了自己的,吸了一口,吐出烟来,“就好像前一刻的画面我二十多岁,后一刻画面就七八岁。”

&&&&“还是因为催眠么?”公孙皱眉,“我刚刚看扬帆他爸爸的日记,的确写到了一个住在加护病房的男孩子,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说你,而且也始终没有具体的线索。”

&&&&“没办法。”白锦堂一耸肩,“小昭不肯给我催眠。”

&&&&“他是为你好。”公孙道,“万一疯了呢?”

&&&&白锦堂一笑,“我现在感觉就要疯了。”

&&&&公孙皱眉,“赵爵真那么厉害么?那么小的时候封存记忆,现在还有影响……他现在就在这里,可就是说时机不对不肯给你解开。”

&&&&“我对他没有太深的印象。”白锦堂叹了口气,道,“对了……其实还有个变化。”

&&&&“什么?”

&&&&“我原先不是有点预知能力么?”白锦堂问。

&&&&“嗯。”公孙点头。

&&&&“现在好像增强了。”

&&&&“真的?”公孙坐起来。

&&&&“对啊。”白锦堂点头,“就好比说现在。”

&&&&“现在”公孙一愣,“你预知到危险了?”

&&&&白锦堂认真点头。

&&&&公孙推了他一把,“什么危险,说啊!”

&&&&白锦堂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你煮的汤糊了……”

&&&&……

&&&&“去死吧你!”公孙用个枕头一把拍中了白锦堂,飞冲下床,出门奔楼下去了,白锦堂在房里摇头苦笑。

&&&&到了楼下,幸亏陈瑜已经把汤关了,还给他盛出来了好几碗。

&&&&公孙拿了一碗,对陈瑜道,“大家都喝吧,这个汤滋补,白驰教的。”

&&&&“你不喝么?”陈瑜见公孙只端了一碗,就问。

&&&&公孙鼻子皱了皱,一脸嫌弃,“这个是用猪和牛的肾脏炖的!”

&&&&陈瑜立马没了喝汤的勇气。

&&&&公孙端着汤上楼,推开门,“喝汤。”

&&&&进门,却看到白锦堂抱着头,躺在床上似乎很痛苦。

&&&&“锦堂!”公孙以前见过白锦堂这样,曾经还晕倒过,他放下汤赶紧冲过去,“你怎么样……啊!”

&&&&话没说完,被白锦堂拽住胳膊一把拉过来按到了床上,凑上来就亲。

&&&&公孙看他,就见他完全没有痛苦神色,而是一脸促狭——装得!

&&&&“你……”

&&&&公孙气得不轻,这人又来了!

&&&&白锦堂亲了公孙一口后觉得心情舒畅,笑道,“唉,什么汤那么香啊?”

&&&&公孙嘴角抽了抽,“牛和猪产生尿液的地方!”

&&&&白锦堂知道公孙是恼羞成怒了,讪讪地笑,“这么恶心,要不然别喝了吧。”

&&&&公孙微笑一挑眉,“嗯?不喝?”

&&&&……

&&&&白锦堂无奈,赶紧站起来,去桌边拿汤喝。

&&&&公孙愤愤地准备坐起来,却听到&“哐啷“一声。

&&&&抬眼一看,就见白锦堂单手支着桌子,一手捂着头,似乎相当痛苦,汤洒了一地。

&&&&“还来?”公孙看他,“喂,你别闹了……”

&&&&可是再看,就见白锦堂一头栽倒,痛苦的抱着头,似乎想叫却叫不出来。

&&&&公孙一惊,下床冲过去,“锦堂?”

&&&&白锦堂整个人都处于僵硬痉挛的状态,公孙就见他的手握成拳,指头发白,坚硬入铁。双目紧闭,牙关紧咬。

&&&&“锦堂!”公孙瞬间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喊,“来人啊!”

&&&&楼下大丁小丁赶紧冲了进来。

&&&&“大哥!”大丁进来帮着扶白锦堂。

&&&&扬帆也冲了上来,一看就道,“是痉挛,不用紧张,平躺拿氧气来!”

&&&&小丁赶紧去拿,扬帆给白锦堂急救,大丁赶紧打电话给展昭和白玉堂,毕竟众人现在都在保护状态。

&&&&而此时,白锦堂那急促的痉挛已经结束了,随后,就处于休克状态。

&&&&公孙脸色白如纸,坐在一旁看着。

&&&&扬帆给白锦堂做了仔细的检查,示意公孙没事了,众人将人抬到床上。

&&&&“他身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很奇怪,血压很稳定,各方面指数都正常。”扬帆道,“是不是有什么旧疾?”

&&&&“大哥以前也这样的。”小丁点头,见公孙一脸像是要死了的表情,赶紧安慰,“你也见过的,别急,一会儿就好了。”

&&&&公孙点头,走过去,在床边陪白锦堂坐着,抓住他的手。

&&&&不一会儿,展昭和白玉堂都赶来了。

&&&&“大哥……”

&&&&“嘘”扬帆示意众人小声,他睡着了。

&&&&两人过去看。

&&&&“怎么会这样?”展昭问公孙,“他是想起什么了?好像已经很久没突然晕倒了。”

&&&&公孙摇摇头,“都怪我逼他一直想。”

&&&&白玉堂拍了拍公孙的肩膀,“别这么想,很快会好的,说不定大哥就想起来了呢。”

&&&&“这倒是。”扬帆道,“这种短暂示意恢复记忆的时候,是很容易有剧烈的反应,而且他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别太担心。”

&&&&众人都松了口气。

&&&&随后,让公孙陪着白锦堂休息,众人退了出去。

&&&&白玉堂和展昭必须先回SCI继续工作,关上车门,展昭就见白玉堂脸色凝重。

&&&&“你想让赵爵将大哥的记忆锁解开?”展昭问。

&&&&白玉堂摇了摇头,“我想问我爸为什么要把大哥的记忆锁上。”

&&&&展昭一挑眉,问白玉堂,“你也觉得,这事跟你爸还有我爸有关?”

&&&&“没有他们的默许,赵爵不可能得手,你也说了,要将一个人的记忆彻底封存那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和很复杂的工序。”白玉堂道,“我不明白为什么看到大哥那么痛苦他们还是不肯给他解开。”

&&&&展昭沉默了一会儿,看白玉堂,“也许……知道了更痛苦,也说不定。”

&&&&白玉堂叹了口气,展昭拍拍他,“没事,公孙在他身边呢。”

&&&&白玉堂点了点头,“对。”

&&&&两人依旧心事重重但也无能为力,开车先回SCI&。

&&&&这一天,众人忙碌,而就在第二天凌晨的四点多,大丁小丁就听到二楼传来了公孙的叫声。

&&&&冲上去一看,就见公孙坐在床上,而旁边床铺空空,白锦堂不在了。

&&&&“我睡着了……他不见了!”

&&&&“公孙。”小丁见公孙情绪激动像是要崩溃了,就道,“别急,没人能在我们眼皮底下把大哥弄走的,除非是他自己走的!”

&&&&公孙一愣,才缓过些神来,看他,“他去哪儿了……还回不回来了?”

&&&&“他说了死也要跟你一个坟的,一定是有事情要处理!”小丁赶紧安慰公孙。

&&&&大丁打白锦堂的手机,但是手机在桌上,他打给了展昭。

&&&&展昭和白玉堂在SCI加班,忙到凌晨,刚刚在休息室的床上躺下。

&&&&迷糊中一听到小丁说的,展昭立刻清醒了起来,想了想,道,“叫公孙别急……大哥应该是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会回来的。”

&&&&“他起找赵爵?”白玉堂问。

&&&&展昭挂掉电话,摇头。

&&&&“不是?!”

&&&&白玉堂皱起了眉头,展昭却是又重新拿起电话,白玉堂就见他拨通的是赵爵的号码。

&&&&“喂?”赵爵接起了电话,声音清醒,展昭冷笑,这人难道不用睡觉么?

&&&&“喵咪,这个时候打来,十万火急么?”赵爵说话的声音还带着些笑意。

&&&&展昭却是沉默半晌,问,“你信不信命啊?”

&&&&赵爵一愣,良久,笑问,“出了什么计划外的情况么?”

&&&&展昭笑了,“赵爵,你害过无辜的人么?”

&&&&赵爵不语。

&&&&“别再害人了。”展昭道,“特别是那些无辜的人,如果你还有机会的话。”说完,没等赵爵回答,挂了电话。

&&&&赵爵拿着电话呆呆坐在床上,一旁的人问他,“怎么了?”

&&&&“呵,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赵爵将电话放下,抬眼,双眼里有淡淡的神采,通知允文,你们白家的小狮子,大概醒了。”

&&&&……

&&&&“我们去哪儿找大哥?”白玉堂已经起床了,一脸着急。

&&&&展昭却放下电话躺下。

&&&&“猫儿!”白玉堂去推他。

&&&&展昭道,“如果是大哥自己偷偷走的,你觉得他会想我们去找他么?”

&&&&白玉堂一愣,“可是如果有危险……”

&&&&“能对他有危险的人已经打电话警告过了。”展昭一脸的不高兴,抓住白玉堂,“睡吧,一会儿有人会叫我们去接大哥的,现在让大哥自己处理。”

&&&&……

&&&&许久,白玉堂才缓缓地坐到了床边,低声说,“猫儿……我知道他去找谁了。”

&&&&“别想了。”展昭闷闷地回答。

&&&&“如果大哥这次再出事,那害他的人就是……”

&&&&话没说完,展昭扯住他手腕子将他拽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他,道,“别想了!”

&&&&……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