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130狂医凶手25记忆

130狂医凶手25记忆

&&&&陈可晴神神秘秘地告诉展昭,一切都指向——复仇的郝灵。

&&&&展昭要细问缘由,当年在岛屿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可晴只是笑了一声,“我只能告诉你……”

&&&&展昭看着陈可晴的神情,就知道她是有所准备的。

&&&&“我不会离开警局的,保护我是你们的责任,另外,我要提醒你们一点。”陈可晴的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看着展昭,“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原本就应该属于我的,你们告不了我的。乖乖帮我抓住那个复仇者吧,不管她是郝灵还是鬼魂,我只提醒你们,如果不抓住她,你们的麻烦,会更多更多,也会死更多更多的人!”

&&&&展昭皱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走到了门外。

&&&&“猫儿?”白玉堂见展昭脸上似乎有些惶急神色,就预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展昭走出来就问白玉堂,“薛琴那里有人保护没有?”

&&&&“一直有。”白玉堂点头。

&&&&“打电话问问人还在不在。”展昭忧心忡忡的。

&&&&没一会儿,白玉堂接通了值班警员的电话,得到的消息是——薛琴还在,很安全。

&&&&展昭松了口气,回头看审讯室里的陈可晴。

&&&&“猫儿,她似乎有所图。”

&&&&“嗯,所以不能操之过急。”展昭点了点头,“能不能查一查,陈可晴家里的情况?”

&&&&“家族史和这次的案件有关系?”白玉堂皱眉,“她似乎和薛琴、余小凤一样,家庭环境都相当好。”

&&&&“可是并没有发现在从事什么家族事业啊。”蒋平跑去调查她们的背景了。

&&&&这时,法医室里头马欣磨磨蹭蹭走了出来,她手里拿着两张纸,边看边比对,眉头紧紧皱着,似乎觉得很不妥的样子。

&&&&公孙知道她是比对岑易尸体的DNA去了,见她的表情,忙问,“欣欣,结果怎么样?”

&&&&马欣仰起脸看了看众人,摇头,“符合是符合啦,但是有很细微的差异!”

&&&&“差异?”公孙皱眉,“遗传?”

&&&&“不像是父子啊。”马欣将数据资料交给公孙。

&&&&公孙拿到手中一比较,惊讶,“是兄弟啊!”

&&&&“亲兄弟?”展昭赶忙问了一声。

&&&&“对。”

&&&&“那死的那个是岑易还是岑易的兄弟?”白驰纳闷,“我之前看岑易的介绍,家族成员那一栏里头似乎并没有提及兄弟啊。”

&&&&白玉堂皱眉,“这么说,是有人杀了岑易的兄弟,造成岑易已经死了的假象,那真的岑易呢?人上哪儿去了?”

&&&&众人都茫然地摇头。

&&&&“我还找到个东西。”马欣对众人勾了勾手指,示意到法医解剖室去看看。

&&&&众人走进屋,只见岑易那位突然冒出来的兄弟的尸体已经解剖结束了。公孙看报告,和推测的死因基本接近,因为车祸而死的。“

&&&&“我觉得奇怪的是这里。”马欣指着死者右臂上的一块烫伤痕迹,问,“看看,眼熟不?”

&&&&众人看了一会儿,都点点头,异口同声,“和余小凤胳膊上,纹身的位置相近,大小也差不多,但是图案没有了,被烫伤取代!”

&&&&“这是用烫伤来覆盖掉纹身啊,很古老的洗纹身方式之一。”公孙低着头看,“可是有个很严重的问题!”

&&&&众人都等着他说。

&&&&“我之前也觉得奇怪啊!”马欣也跟着点头,和公孙一起端详那尸体的胳膊。

&&&&“什么?别卖关子!”展昭有些着急地催促两人。

&&&&正这时,听到身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按照疤痕的状况来说,这烫伤是在幼年时期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有纹身了。”

&&&&众人听到声音都一惊,连忙回头,只见门口站着两个人。

&&&&一个众人都认识,是打着哈欠的杨帆,他值班结束了,也不知道为何突然跑来。

&&&&而杨帆身边站着的另外一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有些人认识有些人不认识,白驰惊讶地叫了一声,“秋医生?!”

&&&&来的正是借牙科诊所给杨帆用的秋衣雯医生。

&&&&“嗨。”秋衣雯和气地对白驰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牙齿好了么,小兔子?”

&&&&白驰尴尬地捂捂腮帮子,好是好了,但是小兔子什么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秋衣雯,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

&&&&说句实话,在场SCI众人,此时产生了一个同样的念头——&一切的起因,似乎都是因为白驰看到了两张光盘,而《狂医镇》最初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也是从秋医生的诊所开始。换句话说这个案子的起点是在秋衣雯那里,怎么会这么巧呢?

&&&&“干嘛这么看着我?”秋衣雯颇为无奈地看了看众人,摊手,“我是跟扬帆来报案的。”

&&&&“报案?”白玉堂吃惊,“你被袭击了,还是别的什么?”

&&&&“嗯,怎么说呢。”秋衣雯仰着脸想了想,良久轻轻啧了一声,摇头,“总之是一言难尽。”

&&&&“到休息室坐下说吧。”展昭似乎对秋衣雯很感兴趣,赶紧引她到了隔壁的豪华休息室。

&&&&秋衣雯往沙发上一坐环顾四周,顺便接过白驰给她递过来的超豪华加强版奶茶,长长出了一口气,“这警局,还真是与众不同。”

&&&&白玉堂和展昭都在她对面坐下,SCI其他警员好奇地在门口等着,都听里边动静。大家都有些怀疑——会不会,秋衣雯就是郝灵?整容了之类?

&&&&“她的脸部的确整过容,而且还是大的整动。”公孙摸着下巴在一旁说,“大致还是能看出之前的生理和面部结构特征的。”说着,看身边发呆的马欣,“像不像啊?”

&&&&良久,马欣点了点头,“想的……有点。”

&&&&白玉堂礼貌地问秋衣雯,“你要报什么案?”

&&&&“嗯,偷窥和跟踪。”秋衣雯回答得还是比较从容。

&&&&展昭端详秋衣雯,“SCI是处理重大和特殊案件的,基本不太管这些情况……”

&&&&“我知道,我会来是因为SCI有你在这儿。”秋衣雯深吸一口气,“我之前一直没有自信可以过来,但是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可能要发疯了。扬帆告诉我,所有脑袋里和心理的问题,你都能解决。”

&&&&展昭微微一挑眉——扬帆帮着吹牛皮去了。

&&&&“我觉得我的脑袋有些问题。”秋衣雯忽然说了一句让众人都不太明白的话。

&&&&“你指哪方面?”白玉堂不解,“你是成功的医生、口齿流利思维敏捷,我不觉得你有什么缺陷。”

&&&&“不是缺陷。”秋衣雯笑了笑,“我知道我是秋衣雯,独身,很有钱,医术很高明,开设牙科诊所。”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心说——那不是很好?有什么问题么?

&&&&“你们可能觉得没问题,但是我觉得问题很严重。”秋衣雯无力地说,“历史是细节组成的,而我完全没有任何关于细节的记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别人。”

&&&&白玉堂和展昭都愣了一下,门口SCI众人也十分诧异——这秋衣雯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我父母双亡,但是我竟然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细节记忆,我的过去是一片空白,只有……”

&&&&“只有一个大纲,是么?”展昭一句话,秋衣雯抬起头,用力点头,“是的。”

&&&&而此时,还有一个人十分能了解秋衣雯的感受——靠在门边的白锦堂。

&&&&公孙回过头,下意识地抓他的手。

&&&&白锦堂微微一笑,一模一样的感觉——没有细节,只有大纲,仿佛是谁告诉你,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真是假,你自己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十分微妙,会有极度的不安全感,感觉自己像是□控的木偶一样。

&&&&展昭走到了秋衣雯身边,说了声“失礼。”就盯着她的眼睛看起来,良久,他问,“除此之外,还有任何问题么?”

&&&&“我整过容。”秋衣雯继续坦然地回答,“而且还是大的整容手术,几乎将自己改头换面,但我完全不记得我曾经做过这种事情,更怪的是我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子。而且我也不认为现代医疗技术能如此发达……说句笑话,我曾经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外星人绑架过。”

&&&&“不是被外星人绑架,是被什么高人绑架过。”展昭站了起来,问,“你介不介意,做一个DNA鉴定?”

&&&&秋衣雯愣了愣,抬头愕然地看展昭,良久,“你觉得……我不是秋衣雯?”

&&&&展昭微微一笑,也不隐瞒,“嗯。”

&&&&马欣赶紧去拿了采集DNA的工具来,秋衣雯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展昭站起来走到门外,白玉堂就过来问,“猫儿,她……”

&&&&展昭低声告诉白玉堂,“很奇怪。”

&&&&“她是装的么?”白玉堂问出心中疑惑。

&&&&“不是装的,所以奇怪!”展昭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意思,“她真的被植入记忆。”

&&&&白玉堂皱眉,“这个要怎么植入?对方不是又跟赵爵他们有关系……”

&&&&“不可能是赵爵。”展昭摇头,有些不屑,“手法粗糙,且时效很短。赵爵对大哥是选择用一道锁封锁起某段记忆,当他想起来的时候会提出警告,让他昏厥,从生理上阻止他的大脑,这样是无伤害性的,十分高端。”

&&&&白玉堂干笑了两声,“难得听你夸奖他。”

&&&&展昭眼睛眯起来,“谁夸他了,再高端的手法也是犯罪!”

&&&&白玉堂望天点了点头,“继续,秋衣雯这个呢?”

&&&&“比较低端的手法,而且我怀疑实施心理控制的人,当年使用了一定药物,或者说是秋衣雯本身受到了比较大的刺激,没有自我思考能力。这手法,和控制凯宾去杀陈可风的手法如出一辙。”展昭抱着胳膊往屋里看,就见公孙正在给秋衣雯做检查。

&&&&“猫儿。”白玉堂始终想不通,“如果秋衣雯真的和这个案件有关系,为什么她自己主动上门来?原本就算我们对她有些怀疑,却根本无法将案件联系到她身上。”

&&&&“她不是说她被偷窥和跟踪么。”展昭笑了笑,见公孙出来,就问,“怎么样?”

&&&&公孙低声告诉展昭和白玉堂,“很奇怪,秋衣雯身上有大面积的烧伤,我问她怎么来的,她说不知道。而且烧伤部分处理得很好,还有植皮的痕迹。”

&&&&白玉堂失笑,“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啊,是不是该说技艺很精湛。”

&&&&“出了神乎其技还很负责,可以说,有个人十分细心、甚至是充满爱意地治疗过她。”公孙一耸肩,和马欣一起去实验室做DNA鉴定了。

&&&&展昭和白玉堂继续回去,在秋衣雯对面坐下,开始问正题。

&&&&“你说有人骚扰你,能说具体一点么?”

&&&&“嗯,好。”秋衣雯点头,“一个月前,有的男人到我诊所来补牙,后来他就经常来。我起先觉得他可能对我有意思,暗示了他几回我对他没兴趣,但是他还总来,我当时有些害怕,因为这个男的我虽然从来不认识,但本能对他有些恐惧的感觉。我胆子很大的,喜欢看恐怖片一般对人也没什么敌意,再凶的人我也见过,唯独这个人,总觉得不怎么好的感觉,想避开他。”

&&&&展昭托着下巴,认真听。

&&&&“后来,这个男人有一天似乎喝醉了,闯到我诊所胡言乱语,说些奇怪的话。”秋衣雯颇为无奈,“后来就动手动脚的……”

&&&&“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白玉堂觉得这点比较关键。

&&&&“嗯,说什么知道我的秘密,叫我不要再装了,他不会告诉别人的之类。”秋衣雯哭笑不得,“我根本不知道他说什么,但当时诊所就我一个人,他抓着我不放……幸好他的朋友追来了,跟我道歉后,把人强行拖走了。”

&&&&“他朋友长什么样子?”展昭从一叠照片中,抽出此次涉案人的照片,将秦天和岑易的照片放到她眼前,问,“这两个你认识么?”

&&&&秋衣雯伸手抽出岑易的照片,“这个就是那个人的朋友,他很友善,救了我一命后还来跟我道歉。那时候我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因为根本不是他的错,但是他却跪地跟我道歉。”

&&&&“你说他跪下给你道歉的?”白玉堂惊讶。

&&&&“是啊,搞得好像当时喝醉的是他似的。”秋衣雯笑了笑,“可能那个男的是他的好朋友?他担心我告他吧。原本我真的挺想报警告那人性骚扰的,不过后来想想,就算了。而且他保证说,那人再也不会来烦我了,之后也的确没再出现过。”

&&&&白玉堂联想到岑易的那个兄弟,就有些怀疑,“你能不能做一个那人的拼图?”

&&&&“哦,不用。”秋衣雯从包里拿出手机来,“那个男的之前一直在骚扰我,他还给我过一张照片,是偷拍的和我在一起时候的照片。后来他发给我了,我想着以后作为告他性骚扰的证据,所以一直没删掉”说着,照片找了出来,秋衣雯递过去,给展昭白玉堂看。

&&&&那张照片的确是偷拍的,那个男的感觉挺下流,与之前展昭和白玉堂的预期不同。他们觉得,若是岑易的兄弟,那起码也得长得好看点吧?但这男的看起来岁数不小,人还很猥琐,莫不是思考方向错了?

&&&&白玉堂还是让蒋平去搜索这个人。

&&&&展昭继续问秋衣雯,“后来呢?”

&&&&“后来,他虽然不来骚扰我了,但是家里却出了些奇怪的事情。”秋衣雯道,“我总感觉有人跟踪或者偷窥我,起先觉得可能自己被害妄想症了,但是后来我发现,家里和诊所都有被人偷偷溜进去的痕迹,我的电脑也被人打开过,似乎有人翻找了我的文件资料,还查看了信件。我越想越不安全!就在刚才,我从诊所出来之后又感觉有人跟踪,正好路过医院想起扬帆认识你们,就跑进去求助了,之后他送我来这里了。”

&&&&众人听了都觉得蹊跷——什么人跟踪秋衣雯呢?

&&&&白玉堂更加犯难,秋衣雯身份神秘,这份指控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信还是不信呢?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正疑惑,蒋平走了进来,“我查到那人了。”

&&&&白玉堂伸手接过蒋平印出来的一张放大版照片,“这小子有案底的?”

&&&&“嗯,多宗性骚扰还有一起□未遂,前后坐牢三四次了。”蒋平抱着胳膊,“还有啊……”

&&&&话没说完,外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马欣闯了进来,白了一张脸。

&&&&“欣欣?”洛天和马汉都看她,“怎么了?”

&&&&马欣一双眼睛盯着秋衣雯上下左右打量,满脸的不可思议。

&&&&身后跟着气喘吁吁跑来的公孙,他也是一脸的惊讶,“见鬼了真是。”

&&&&展昭和白玉堂正想问见什么鬼了,马欣忽然一把抽过白玉堂手里那张骚扰秋衣雯的男人的照片,“哎呀,我认识这人!”

&&&&众人都惊讶。

&&&&赵虎摸着下巴,“妮子你交游够广阔的啊,这种人渣也认识?”

&&&&“他是人渣没错!”马欣认真说,“这人原来是我们学校的校医院医生,后来因为骚扰女学生被开除,还坐牢了呢!重点是,上次被你们从青山火场救出来那个,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就是他老婆!”

&&&&众人都惊讶不已,一下子想到了那个疯疯癫癫,被锁进保险箱丢在火场差点活活烤熟的教导主任,纷纷皱眉——这几个人,什么关联呢?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