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三部 > 131狂医凶手26圈套

131狂医凶手26圈套

&&&&秋衣雯给众人带来了一条古怪的线索,而那位神秘跟踪者的身份,也得到了马欣的证实,竟然是原本在学校工作的医生……联想到那位主任之前的遭遇,真的和案件有关?

&&&&“这人叫什么?”展昭问马欣。

&&&&“我就知道他姓陈。”马欣耸耸肩,“我投奔公孙后就不在学校住了,很少去他那里,而且他很早就被开除了,因为骚扰女生。”说着,马欣还挺得意,“不过就算去他也不敢骚扰我,大哥会宰掉他!”

&&&&众人都耐心地点头,那神情——是啊是啊,有大哥了不起!更何况大哥还是小马哥。

&&&&“陈?”

&&&&这时,秋衣雯却疑惑地看马欣,“他不是姓岑么?”

&&&&众人都一愣,展昭走过来问,“你说他姓岑?山今岑?”

&&&&“嗯,他补牙的时候我看病历了,他还用里医保卡。还有他也自我介绍了好几次,说是叫岑文。”

&&&&“岑姓并不是很常见。”白玉堂等众人都想到了岑易——发现那具死尸的DNA和岑易相似却不匹配,公孙推算是兄弟。这人又姓岑,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对了。”公孙问秋衣雯,“你有这个岑文的东西没有?可以提取DNA的?”

&&&&秋衣雯摇了摇头,“他倒是曾经给过我他的牙齿,不过那么恶心,我丢掉了。”

&&&&“去他家也许能找到。”蒋平快速调出了一份地址,“之前那位教导主任做了记录的,而且家庭状况那一栏也的确是已婚,丈夫的名字是岑文。”

&&&&展昭和白玉堂相视一笑——有线索了。

&&&&“洛天,你和秦鸥一起去。”

&&&&“我也去。”马欣自告奋勇跟去,迅速将手中的报告塞给了公孙,然后逃也似的就跑了。洛天和秦鸥都有些奇怪,跟着走了出去。

&&&&白玉堂和展昭都不解地看公孙,公孙似乎是能明白马欣的不安,拉着两人到了远一点的地方,打开报告给两人看。

&&&&“当年鉴定空难人员的时候,是利用死者家属与遇难者遗体的DNA比对得,证实死的那个的确是郝灵,但是你们看秋衣雯的鉴定报告。”

&&&&白玉堂和展昭对着两份报告看了半天——竟然一模一样!

&&&&“秋衣雯真的就是郝灵?”白玉堂虽然刚才也猜测了一下,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真诡异的感觉。”

&&&&“可不是。”展昭将报告还给公孙,“她的脸能恢复么?”

&&&&公孙点了点头,“应该是可以的,你看以前的照片。”

&&&&展昭将两张照片比对到一起,“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啊。”

&&&&“这就是整容那人聪明的地方。”公孙笑了笑,“郝灵原本十分漂亮,脸很小,而秋衣雯也不错,但是与原来相比,脸偏圆、鼻子偏高、嘴唇偏厚,还有比较明显的下巴骨,眉骨的地方也稍微垫高了一些,脸耳朵都稍稍大了点。”

&&&&“嗯……被你这么一说,她都是在往脸上加东西,却没有减掉什么?”

&&&&“的确!通常的整容都是用削骨抽脂之类,把人脸往小了整,这个却越整越大了。”公孙一笑,“可见给她整容的那位执刀医生,考虑到了她日后可能会将那些都取出来,恢复原貌。”

&&&&“那皮肤不是会松掉?展昭的思维果然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了过去。

&&&&公孙让他逗乐了,“拉皮呗。”

&&&&展昭嘴角抽了两下。

&&&&“其实秋衣雯这样子就挺好看的……”公孙颇有些感慨,联想到蓝棋的死以及她给赵勤那通痛哭的电话。

&&&&众人都叹了口气,“也对,有些事情不想起来,过的反而更好。”

&&&&白玉堂让蒋平调查了一下秋衣雯近期的行踪,发现她最近都非常忙,大多数时间在出诊或者参加会议,并没有什么异常。

&&&&展昭下意识回头,就见坐在休息室里的秋衣雯有些无聊地四外看着,是谁给她整容的?给了她新的人生,让她忘记不愉快的过去……

&&&&“猫儿。”白玉堂问,“她有没有可能是假装的?”

&&&&展昭微微一耸肩,“如果她能做到自由控制这被催眠模式,除非她有赵爵那样的能力,或者……”

&&&&“或者什么?”

&&&&展昭回头看了秋衣雯一眼,自言自语,“那家伙,不会这么阴魂不散吧……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不过从手法上看,像是某种趣味很怪异,性格很恶劣的手法。”白玉堂从旁提醒,“而且算一算,郝灵出事是在三年前,那时候赵爵按理来说还没从特殊病房出来,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特殊病房根本对他不起作用。”

&&&&“嗯,他几乎是进出自由的状态。”展昭冷笑了一声,拿着电话想心思,似乎是考虑要不要打过去问一问。

&&&&这时候,电话却响了。

&&&&展昭就想砸了手机,心说不会又被猜中,可才发现响的并不是自己的手机,转脸看白玉堂。

&&&&“洛天?”白玉堂见打电话来的是洛天,就皱起眉头——刚到就打电话?

&&&&“什么?我马上到。”

&&&&挂掉了电话,白玉堂看展昭,“洛天他们刚到,发现教导主任死在家里了。”

&&&&“啊?”展昭惊讶,“不是有警察保护她么?”

&&&&“像是刚死的。”白玉堂一耸肩,对着心脏的地方指了指,“据说那种弩箭又出现了。”

&&&&“死了多久?”

&&&&“马欣说一个钟头以内。”白玉堂叹了口气。

&&&&展昭皱眉,“那就不是陈可晴干的了,是刺杀陈可风那个人么?”

&&&&“嗯,蓝西也说十字弩不一样。”白玉堂收了电话,“走,我们去现场看看。”

&&&&“你现在去?”展昭拉住他,“你别忘了,明天还要和马汉一起抓凶手的!”

&&&&白玉堂也的确是把这茬忘了,一想起来有些心理负担,咧嘴。

&&&&展昭见白玉堂难得紧张,觉得有趣,不料白玉堂一把拉住他,“猫儿,明天你也去。”

&&&&展昭睁大了眼睛,“你不怕我打到无辜群众或者打中飞碟,我倒是无所谓。“

&&&&“啧。”白玉堂无力地看他一眼,“谁让你摸枪了,让你帮我判断。”

&&&&展昭更不干了,“我才不,万一猜错了呢?”

&&&&白玉堂拍了拍他肩膀,“我相信你,你行的!”说完,很不负责任地拉着瞬间有了精神负担的展昭进入电梯。

&&&&很快,两人驱车来到了洛天他们所在的小区,上了楼,就见两个小警员蔫头耷脑地站在门口。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过去问他俩怎么回事。

&&&&“我们昏过去了。”两人都很沮丧,“突然就感觉脖子上痛了一下。”

&&&&白玉堂检查他们的脖子,发现上边有一个红色的小点。

&&&&“是针孔么?”展昭也看,“麻醉针?”

&&&&“麻醉针的话应该会察觉。”白玉堂指指嘴巴,“应该是吹箭之类。”

&&&&“这么原始啊。”&展昭点头,“和凯宾那个人鱼面具风格相似。”

&&&&两人走进了房间,就见血水都淌到客厅里了,尸体应该在卧室。

&&&&秦鸥正在翻一些旧的相册,洛天在看一本厚厚的笔记,马欣估计在房间里检查尸体。

&&&&两人先走到卧室门口往里一看,皱眉,刚才还想,一箭穿心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呢?现在看明白了,原来还割了喉咙。

&&&&被割喉的场景总是叫人不舒服的,血液瞬间喷射而出的速度和力量,类似于死亡倒计时一样的残忍刑罚。

&&&&白玉堂不解,“为什么一箭穿心了还要割喉?”

&&&&“确切地说,其实并不是这个顺序。”马欣摘下手套,“她是先被人割喉死了,再被一箭穿心的。”

&&&&展昭弯腰侧着头看,“箭身有一点点的弯曲。”

&&&&“是等人死了之后扎了一箭。”白玉堂不解,“多此一举啊,还是这羽箭有什么预示意义?”

&&&&很快,鉴识科的同事来了,开始采集现场的证物。展昭和白玉堂走到了外面,洛天将手中的笔记给展昭,“展博士,百分之百怨妇的笔记,我都看不下去了。”

&&&&展昭一挑眉,露出开心的神色来,他最爱的就是这种了。

&&&&捧着笔记看了起来,白玉堂则是继续在屋中环视,他不是展昭,不会通过细节去推测人的性格,但是会从细节推断房屋主人的某些特点。

&&&&伸手从墙上拿下了一把模型猎枪来,掂量了一下,放了回去,又打开抽屉翻了翻,找到一些图册。

&&&&“岑文似乎喜欢打猎。”白玉堂又翻出了不少关于射击的书籍,最后……在抽屉的最里边,摸到了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

&&&&白玉堂笑了,似乎找的就是这个。伸手将整个抽屉拿了出来,抽屉底板掀开,果然——发现抽屉底部排了一排子弹。

&&&&秦鸥正在看相册,一眼看到子弹了,惊讶地看墙上的猎枪,“那枪是真的?”

&&&&“嗯……”白玉堂拿出一颗子弹,递给秦鸥,“眼熟么?”

&&&&秦鸥拿来仔细看了看,“开花弹?”

&&&&“还有这个。”白玉堂又找出了两枚。

&&&&“子母弹!”秦鸥纳闷,又见白玉堂递给自己一颗子弹,惊讶,“这不是自制散弹么……”

&&&&“做子弹的高手。”白玉堂淡淡一笑,“这小子背景一定不简单。”

&&&&“有没有荷包蛋?”

&&&&这时候,展昭捧着笔记走到了两人身后。

&&&&见他嘴角带笑,白玉堂知道他一定发现了什么,“有什么线索?”

&&&&“给你看一张合照。”展昭递给白玉堂一张老照片。那是一张众人玩CS丛林战的时候拍摄的合照。照片上两男两女。

&&&&白玉堂看了一眼,虽然比现在要年轻一点,但还是能认出来,“两个男的分别是岑文和岑易,而两个女的则是薛琴和陈可晴。”

&&&&白玉堂拿过照片,皱眉盯着看,“他们之前就认识,还有交情?”

&&&&“你猜,给他们拍照的是个什么人?”

&&&&“什么人我不知道。”白玉堂将照片递还给展昭,“不过我可知道薛琴手里的是什么枪。”

&&&&展昭微微一愣,看那把枪,很大很帅气,而岑文手里的则是此时正挂在墙上的猎枪……真枪?

&&&&“他们不是在打CS或者玩什么丛林野战。”洛天指了指众人身后的林木背景,“这里是真正的荒山野林。”

&&&&“他们可能是在打猎。”秦鸥指着薛琴手里的大猎枪,“这是狙击步枪,射程800-1500米,威力巨大,还可以发射穿甲弹。”说着,拿出刚才白玉堂给他的一颗子弹,“看,这是子母弹,和刚才打穿防弹玻璃的那枚一样!”

&&&&展昭惊讶不已,“有一个狙击手是薛琴?”

&&&&“猫儿。”白玉堂低声道,“岑易用的武器是十字弩,陈可晴也是用的十字弩,只是岑易的更大一点,像是手工的,陈可晴用的是她昨晚用的那个。”

&&&&展昭摸着下巴盯着照片发呆,良久,忽然换了个问题,“后边的背景眼熟么?”

&&&&白玉堂又仔细看了一眼,了然,“和陈寅用来分析出X岛位置的那植物照片很相似!”

&&&&“他们是在X岛上打猎?”马欣凑过来看热闹,“我看这身打扮,怎么像是去参加军事活动的?”

&&&&“照片在笔记里?”白玉堂问展昭。

&&&&“嗯,藏在了夹层里边。”展昭给白玉堂看笔记本的最后一页,那里有一个豁口,可见是展昭刚刚扯开取出照片的地方。这样藏照片十分隐秘,若不是展昭仔细,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

&&&&“拍照的人会不会是岑文的老婆?”秦鸥推断,“就是那个主任,然后藏起了照片?”

&&&&“应该是的,她言语中总觉得握住了岑文什么把柄。”展昭说着,轻轻一戳白玉堂的肩膀,“明天的狙击,不用去两个人。”

&&&&白玉堂看展昭,“为什么……”

&&&&“因为只会去一个狙击手。”展昭一笑,“但是如果你和马汉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杀死了那个狙击手,赵勤也就死定了。”

&&&&白玉堂神情严肃地想了半晌,“你是说,陈可晴是故意被我们抓住的?她和同伙设下了一个局,由她们绑架赵勤,引我们去医院。那个复仇者知道陈可晴被抓,就觉得可能载不动手可能就没机会手刃她了,所以一定会出现!陈可晴出现在医院的情报一旦透露出去,对方很有可能伏击。完美的借刀杀人。”

&&&&“不愧是白队长啊,反应快。”展昭满意地点头

&&&&洛天和秦鸥似乎也想明白了,同时叹了口气,“教导主任突然死了,等于是给我们提了个醒,巧合,还是有人帮忙?”

&&&&“也许只是百密一疏、或者报应不爽。”展昭一笑,“复仇者未必比那帮人聪明,却比他们执着,恨意也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深,再加上天意如此……”

&&&&“你是说秋衣雯突然来访?”

&&&&“没有人去骚扰她,她也不会来,因果循环还是有些道理的。”展昭轻轻拿着照片扇了扇风,似乎是在考虑什么。最后凑过去问白玉堂,“想不想再给小马哥点压力。”

&&&&白玉堂一笑,“只要不是我开枪,你爱给多少压力都没问题。”

&&&&洛天和秦鸥都有些同情马汉。

&&&&“明天照样行动。”展昭神神秘秘地说,“小马哥能打准就也能打偏,你觉得,能不能像打撞球似的打中另一把正在射击的枪的枪管,让子弹飞去另一个方向打中其他的目标?”

&&&&展昭说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马欣瞅了个空钻出门偷偷打电话给马汉,“大哥快跑,展博士想弄死你!”

&&&&马汉莫名其妙地挂断了电话,盯着手机发呆。

&&&&“小马哥,咋的了?”赵虎好奇来问。

&&&&马汉沉默半晌,伸手一拽赵虎的领子,“明天你跟我去。”

&&&&“为什么?”

&&&&“不知道,总有些不安。”马汉看他,“我需要你的狗屎运!”

&&&&“喔,小马哥,你需要我啊?”赵虎一嗓子。

&&&&马汉无语地摇着头就走了,赵虎被跑来问结果的齐乐逮了个正着,一把揪住他耳朵,“卖腐卖上瘾了你!”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