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四部 > 鬼船凶手22 忘怀与苏醒

鬼船凶手22 忘怀与苏醒

&&&&

&&&&阮文高被安置在灯光故意调制昏暗的审讯室里。

&&&&门口,sci众人都围拢了,除了送林若去见韩伟的赵虎和马汉。

&&&&连赵祯和白锦堂都来了,看看这位传说中洗白了又被鬼附身的毒枭阮文高,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这次,白玉堂没有进去,和众人一起在审刑室单反玻璃后边站着。

&&&&展昭和赵爵两人在审讯室里。

&&&&展昭坐在阮文高侧对面的桌边,赵爵正好奇地研究着墙上的摄像头。

&&&&白玉堂望了望天,展昭伸手拽了一把赵爵的衣服,示意他——正经点。

&&&&赵爵回过头,坐下,托着下巴望着桌子对面的阮文高。

&&&&阮文高此时状态和刚才差不多,白玉堂在外边看,确定他此时还是艾米利亚,有一股阴气,给人的感觉十分诡异。

&&&&展昭好奇,“你不跑?”

&&&&阮文高微笑,“还早。”

&&&&“嗯。”赵爵十分感兴趣地摸着下巴。

&&&&阮文高忽然很好奇地看着他,“其实……你不只是精神病医院的医生那么简单吧。”

&&&&赵爵继续摸胡渣,sci全体都对他的胡渣有些怪怪的不适应感,总觉得注意力没法集中。

&&&&白驰摸着下巴倒是认真,“留胡渣还蛮有男人味的哦?”

&&&&赵祯无奈地伸手摸了摸他脑袋,“不适合你,真的。”

&&&&……

&&&&“你身上有跟我一样的味道。”阮文高眯起眼睛看赵爵,眼神略暧昧,声音也略低沉,“鬼魅的味道!”

&&&&赵爵依然托着下巴,摸着下巴打量他,狭长的凤眼微微眯着,像极了一只正打量老鼠的猫,有那么一点点的算计,还有一些些的不怀好意。

&&&&展昭看了看赵爵,像是问——你想干嘛?

&&&&赵爵的嘴角忽然挑了起来,凑到展昭跟前,“你有没有试过梦魇?”

&&&&展昭皱眉,看赵爵。

&&&&赵爵眨一只眼睛,手指轻轻点了点嘴唇,“我最喜欢教训那种不听话的小鬼。”

&&&&展昭嘴角就抽了起来,傻样,装什么帅,胡子看着不顺眼!

&&&&白玉堂皱眉,按麦克风,“你俩玩什么?审讯呢?”

&&&&赵爵拿下耳麦,站起来,走到了单反玻璃前边。

&&&&镜子的两边都是赵爵,一边赵爵自己看着自己,一边白玉堂看着赵爵。

&&&&赵爵突然伸手一把拉住窗帘。

&&&&白玉堂皱眉。

&&&&却见赵爵伸出手,纤细修长的食指轻轻按在双唇中间,吐出一个让众人熟悉无比的“嘘”字……低头,嘴角带着笑容,抬眼,双眼是前所未有的邪恶。

&&&&白玉堂就皱眉——这一双眼睛,赵爵这种表情,他从来没见过。

&&&&众人本能地一愣,“哗啦”一声,赵爵拉上了窗帘。

&&&&“猫儿。”白玉堂有些担心,问展昭。

&&&&“没关系。”展昭说着,关掉了麦克风和摄像头。

&&&&蒋平拿下耳机看白玉堂,“队长,不合规矩。”

&&&&白玉堂就皱眉,正犹豫要不要开门进屋。

&&&&却听身后有个声音传来,“让他做吧。”

&&&&众人回头,只见包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站在审讯室门外的大门口,一身灰色的西装,单手插着裤兜,自言自语一般,“好久没见过了。”

&&&&“见什么?”靠在门口墙边的赵祯好奇。

&&&&“那个嘘么?”白驰问。

&&&&“那个表情。”包拯点上一根烟,“看来他很兴奋,很久没人能让他那么开心的了。”

&&&&白玉堂皱眉,回头看他,“你确定他是开心?”

&&&&包拯笑了笑,“和赵爵比起来,你们那位展博士还嫩点儿。”

&&&&众人都看包拯。

&&&&白玉堂皱眉,表示听着不怎么顺耳。

&&&&包拯一笑一耸肩,“让他见识一下也好,他那么聪明,可以学一点,不过千万别学坏。”说完,转身走了。

&&&&众人都愣在原地想包拯那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这时,白锦堂抬起手看手表,开口,“五分钟了,还有两分钟。”

&&&&公孙不解,“什么意思。”

&&&&“七分钟。”白锦堂道,“赵爵说过,黄金七分钟,给他七分钟,他能彻底改变一个人,从内而外,让他连自己姓什么都记错。”

&&&&公孙皱眉叮嘱他,“你以后离他远点!”

&&&&白锦堂微微挑眉,伸手轻轻摸公孙耳后,微笑。

&&&&众人默默转回头——没眼看下去了。

&&&&马欣倒数,“还有三十秒到七分钟了……”

&&&&话没说完,就见哗啦一声,窗帘拉开。

&&&&这时,就见审讯室的门打开,展昭走出来,摇着头,一脸的哭笑不得。

&&&&白玉堂不明白里面什么情况,透过玻璃,就见赵爵双手托着下巴,含笑看着对面的阮文高。

&&&&而此时阮文高的状态很有趣,他僵硬地坐在椅子上,脸上有惊恐的表情,却在跟赵爵对话。

&&&&“什么情况?”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望了望天,“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无聊的人。”说完,继续进审讯室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

&&&&见展昭终于打开了麦克风,众人赶紧听。

&&&&就见阮文高僵硬在椅子上,面部表情却是无比的痛苦,而声音变得很尖锐很细,有些像是女人,“你干嘛?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赵爵托着两腮,笑得眉眼弯弯的,边问,“关你一辈子好不好?”

&&&&“救命啊,你是疯子,放我出来!”

&&&&秦鸥眉头都皱起来了,“我怎么看不懂。”

&&&&洛天也不解地摇头。

&&&&众人都望向白玉堂。

&&&&白玉堂叹气,打开麦克风问,“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

&&&&展昭终于是开口,“他把艾米利亚关进笼子里,顺便把笼子扔进水里了。”

&&&&众人都望向白玉堂,像是说——给翻译成中文再说一遍行么?

&&&&白玉堂沉默良久,“估计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展昭无语地看着身边玩得很开心的赵爵,“你适可而止,别玩死了。”

&&&&赵爵无所谓地一耸肩,“反正她也说不出什么,不如问问另外那个。”

&&&&展昭皱眉,“另外一个?”

&&&&说话间,赵爵突然伸手,到阮文高眼前轻轻打了个响指。

&&&&清脆的“啪”一声之后。

&&&&就见对面的人突然全身一震,坐直了,回头看了看自己被拷在椅子上的双手,随后又抬头看展昭和赵爵。

&&&&窗外,白玉堂惊讶,“变男的了。”

&&&&白锦堂摸着下巴,“有点意思啊,眼神都变了。”

&&&&赵祯靠在墙边,抬着头看得也挺专注,“这样也行?”

&&&&展昭转脸,看赵爵。

&&&&赵爵坏笑着斜了他一眼,“你还嫩呢,乖,学着点。”

&&&&白玉堂就感觉是不是应该进去拽住展昭,以免他跳起来揍赵爵。

&&&&审讯室门口,众人也都面面相觑,估计要翻脸了,赵爵有意在挑衅。

&&&&就在众人紧张的时候,却见展昭非但没生气,还十分平静,他看了赵爵一会儿,突然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右手修长的中指在桌上轻轻地敲了两下,随后伸手,在阮文高眼前“啪”一声,一个响指。

&&&&……

&&&&再看阮文高,又僵直着不会动了。

&&&&白玉堂皱眉,“又变成女的了……”

&&&&同时,阮文高尖叫,“放我出来,我没法呼吸了!救命啊!”

&&&&话还没说完,展昭又伸手一个响指,阮文高又像刚才一样一震,安静了下来,一脸茫然。

&&&&白玉堂皱眉,“男的……”

&&&&白锦堂嘴角抽了抽,“这种方法会不会把人玩死?”

&&&&公孙也点头,“是啊,比我还变态,变来变去,变男变女。”

&&&&赵爵依旧斜眼看着展昭,不过脸上的笑意没有了,良久,挑眉,“行啊。”

&&&&展昭神色如常,“我学得很快。”

&&&&赵爵嘴角翘起,“小鬼……”

&&&&“你俩有完没完?”

&&&&白玉堂按住麦克风,压低声音。

&&&&展昭眨眨眼——哎呀,声音听起来不怎么高兴。

&&&&赵爵托着下巴对展昭使眼色——吃醋了!

&&&&展昭往窗户的方向看了一眼。

&&&&白玉堂开口,“问问他当年的事情,趁他现在还是个男的。”

&&&&展昭和赵爵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问阮文高,“阮文高?”

&&&&此时,阮文高低着头,似乎也在想心思,而且显得非常疲惫。

&&&&“我为什么在这里?”良久,阮文高开口询问,“你们是谁?”

&&&&展昭微微皱眉,赵爵也托着下巴扁着嘴,似乎觉得有些棘手。

&&&&赵祯好奇,“是不是玩疯掉了?”

&&&&白驰也担心,“不会吧……”

&&&&说话间,就见展昭和赵爵忽然一起站了起来,凑过去盯着阮文高的双眼看了起来,随后,两人又对视了一眼,脸上有惊讶之色。

&&&&“什么情况?”白玉堂纳闷。

&&&&展昭和赵爵都离开了座位,从审讯室里走出来。

&&&&“这人的记忆出了问题。”赵爵说着,对公孙指了指,“建议你给他做个详细的脑扫描看看有没有大脑损伤。”

&&&&公孙微微皱眉,“他的病例上并没有提到大脑受伤。”

&&&&赵爵一摊手,“可能被隐瞒了,他没有说谎、也没被催眠、没有人封闭他的记忆,但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公孙看了看展昭。

&&&&展昭点头,同意赵爵的说法。

&&&&“那就把那个女的变回来问。”白玉堂说。

&&&&赵爵淡淡一笑,“里边那个根本不是真正的艾米利亚。”

&&&&展昭也点头。

&&&&“什么意思?”白锦堂没听明白。

&&&&“也就是说阮文高不过是个棋子,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展昭解释,“而且,你们看一下他的胳膊,我刚才看到的。”

&&&&白玉堂透过玻璃窗仔细看了看,就见阮文高的袖子因为挣扎而缩到了胳膊肘的位置,就见在他的小臂上,有一个圆形的蓝色印章,里边的图案依稀可以看到,是一把刀。

&&&&“他杀了林若之后,会用刀自杀是么?”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点头,“他脑中存活的那个艾米利亚的人格是不完整的。”

&&&&“不完整是什么意思?”白驰纳闷。

&&&&“也就是说和之前蒋楠见到的那个一样,是虚构塑造出来的。”展昭笑了笑,“正好阮文高什么记忆都没有了,没有记忆的人格通常处于极度不安之中,很脆弱,很容易就用艾米利亚的人格将他俘虏了,占据了他的意识之后,阮文高本来那个人格就被隐藏起来了。“

&&&&“唤醒了也没有用。”赵爵淡淡一句话,“如果真是颅脑损伤,永远都不可能记起来。”

&&&&公孙安排人手给阮文高做检查去了。

&&&&白玉堂叹了口气,空欢喜一场。

&&&&“其实也不一定。”展昭似乎看出了白玉堂的心思,“林若知道的,应该比阮文高更多……还有那位韩伟。”

&&&&白玉堂想了想,转身,“走,去医院。”

&&&&展昭笑着点点头跟上,赵爵也要跟,到电梯口,展昭踹踹他,“你跟来干嘛?没你什么事儿了。”

&&&&赵爵双眼眯起来,强行跟进电梯,跟展昭对视。

&&&&展昭虽然这一轮没处下风,继续跟赵爵呛着来,但是心下还是稍稍有些忌惮,刚才要不是机灵,还真是会被赵爵吃住,这人,的确是名符其实的天才。

&&&&展昭抬起头,就见白玉堂正看着自己。

&&&&展昭扭脸看一旁。

&&&&白玉堂摇摇头。

&&&&展昭抱着胳膊觉得白玉堂比赵爵还像个未解之谜,这人一点心理学常识都没有,不过读心术比谁都厉害!

&&&&……

&&&&此时,医院里,赵虎和马汉站在病房门口。

&&&&刚才他们带着林若匆匆赶来,看到韩伟已经在何盈等医生护士的帮助下彻底清醒了,现在医生正忙碌地给他做各种检查。

&&&&韩伟的意识似乎是清醒的,记忆也正常,但是暂时还说不到话也无法动弹,毕竟躺了那么多年,所有机能都要重新调试。

&&&&林若进到病房里,韩伟也看到了他,双眼似乎是亮了些,人也精神了一些。

&&&&林若还湿着呢,头发都乱糟糟的,这位贵公子大概人生头一回这么狼狈,不过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韩伟接受检查,林若脸上的笑容却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莫名还有淡淡的忧愁,让人看不懂的表情。

&&&&赵虎胳膊肘轻轻碰了碰马汉,“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马汉问。

&&&&“他俩配不配?”赵虎问得八卦。

&&&&马汉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你无聊不无聊?”

&&&&“我问正经的。”赵虎认真,“你觉得配不配?又没说从情人角度分析。”

&&&&马汉皱眉,回头看了看……怎么说呢,林若就算现在跟只落汤鸡一样,还是难掩他优越的先天条件,和骨子里的那份贵气。可韩伟……该说他太平凡还是太平庸呢?两个完全来自不同世界的存在,完全不存在配不配这种比较。

&&&&“真情实意还是虚情假意?所隐瞒还是坦坦白白?”赵虎人生第一次说话用了那么多四字成语。

&&&&马汉沉默片刻,“我把阮文高都能看成女人,你还是别问我意见了。”

&&&&“咦……”赵虎呲牙,“小马哥,这叫野兽的直觉。”

&&&&马汉见他嬉皮笑脸的也不想跟他耍宝,靠在门口继续看着房内两人的神情交流,微微皱眉。

&&&&“喂,什么问题?”赵虎敏锐地感觉到马汉似乎发现了什么,立刻问他。

&&&&马汉想了想,摇头,“说不上来。”

&&&&“小马哥,你不能这样啊!”赵虎忽然板起脸,“你已经面瘫表情障碍了,不能再加个语言障碍……”

&&&&话没说完,马汉一脚踹过去。

&&&&赵虎挪开一点点位置,躲开那一脚。

&&&&这个时候,两人却都定住了。

&&&&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皱着眉头继续看里边的情况。

&&&&赵虎低声问马汉,“你在想什么?”

&&&&“大概跟你想得差不多。”马汉看了看韩伟,又看了看林若,“你觉得问题出在哪个身上?”

&&&&赵虎摸了摸下巴,开口,“韩伟。”

&&&&马汉了然,“果然……”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